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全能尖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93章 不正常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93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是新的一天了。

    凌晨五点,特大的起床号准时响起。

    哗!

    苏秦掀开被子翻身起床,随后嗖的一下跳下床,稳稳落地。

    “班长,今天不用出早操,你忘记了?”李鱼探出头轻声说道。

    “我知道的,不过睡不着了,我出去溜溜。”苏秦低声回答。

    尽管两个人的声音很小,但其他人还是都醒了。

    不是被两个人的谈论吵醒,而是大家都形成习惯,一到早上五点生物钟就会叫醒大家。

    “算了,我也起床吧。”于牧第二个起床。

    “我也起了!”王纯也道。

    “我也起,我得加强一下训练了。”曲飞附和。

    “不是吧?难得有这么一个可以睡睡懒觉的机会你们都要放弃?”李鱼大惊。

    林雨没说话,只是一翻身从上床跳了下来。

    “艹!”李鱼骂了一句,然后咕囔着也起来:“天生的劳工命,有福都不会享!”

    “你会享你干嘛要起!”曲飞白了他一眼。

    “谁叫咱们是兄弟?你们在操场上要死要活,我一个人睡在这儿享福?我过意得去吗?”李鱼咕哝。

    大家嘀嘀咕咕地说着话,一起朝外面的操场上走去。

    果然,特大的那几个兵——参加对抗演练的那几个也都没有休息,而是准时早操。

    “特大这些傻-逼!有福都不会享!”李鱼又骂了起来。

    “别骂了,我们还不是跟他们一样,你骂他们不就是骂我们自己!”于牧开口。

    “我就是骂我们自己,尤其是我,好好的富家大少不当来当什么兵?还要当侦察兵?绝-逼是脑袋被门夹了!天天五点多就要起床晚上还要训练,连女人是什么样子都快忘记了,妈的!”李鱼嘟嘟囔囔。

    扑哧。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从某种角度来说,当兵的人真的都有点傻。

    军人的待遇的确还可以,可是那是拿命换来的,如果只看收入,人家保镖的收入就是军人的几十个倍!

    况且当兵几年,退役后一身伤病,有很多人甚至直接残疾,如果不是傻,谁会这么干?

    大家就是傻!

    但是。

    但是大家愿意!

    “今天怎么说,七圈半还是五公里?”王纯问。

    早操一般都是热身,所以强度不会太大,大家平日都是一个七圈半,然后搞搞其他。

    但今天大家似乎准备改变目标了。

    “五公里吧!”于牧提议。

    “对,就搞五公里,咱们要向特大看齐!”曲飞道。

    “咱们是该加油了,不然连特大那般龟儿子都干不赢!”李鱼也点头。

    苏秦笑笑:“好,那就五公里搞起!”

    搞完五公里,早操已经已经过去了大半,但大家并不停歇,又接着搞了其他课目。

    吃完早餐,休息了大概三十分钟,苏秦便一个人走出了宿舍,来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

    他把上衣脱了。

    还不等他开工呢,身后就传出了轰然笑声。

    “我艹,班长,你一个人跑这儿干嘛?还把衣服脱了?光天化日搞自-摸,合适吗?”王纯一阵大呼小叫。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苏秦撇嘴。

    这家伙的脑袋瓜到底怎么长的啊,怎么满脑子都是那些思想,能不能正常一点?

    还不等苏秦做好准备,王纯忽然跑到他身前,手一伸就往他胸口上摸。

    “王纯,你干什么?”苏秦吓了一大跳,急忙后退。

    大家虽然是一个班的兄弟,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可是被一个男人摸这种事情苏秦还是无法接受!

    他可不搞-基!

    王纯见他反应剧烈,不但没有一点点的羞耻之心反而笑得越发欢乐了:“大家快来看,班长的胸长大了好多了耶!”

    他故意把那个耶字拖得老长,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王纯,你不会是受刺激了吧?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点不正常啊!”李鱼打趣。

    王纯唉的长叹一声,故意捏出一个兰花指:“不是我要改变,是这个世界——他让我不得不改变——我本来把薛大美女当成了这一生唯一的女神,可是哪儿知道人家却抛弃了我投奔了班长,后来,我遇到了李鱼的姐姐,我惊为天人,我从此决定为她厮守终身,可是哪儿知道,她是一匹烈马,而我的世界里却没有草原.....所以,既然上天没有给我机会,那我只能改变自己,从此不喜欢女生,只喜欢男人!”

    他娇羞的朝苏秦眨了眨眼睛:“班长,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唯一的神!”

    哇——

    大家看得直反胃,差点就吐了。

    “王纯,你再给我搞幺蛾子,老子弄死你!”苏秦怒喝。

    但那家伙把兰花指一翘:“来啊,班长,来啊,菊花都已经洗干净,就等你了!”

    “我艹!我受不了了!”苏秦急忙一把抓了衣服,落荒而逃。

    其他几个兄弟也都哇哇哇的怪叫,真的要吐了。

    大家一窝蜂逃离。

    “这家伙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啊?”苏秦一边跑一边问。

    “我也觉得不对劲!”李鱼也道。

    “好像是昨天晚上出去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有点怪怪的了!”林雨道。

    “不会是失恋了吧?”曲飞道。

    失恋?

    大家齐齐停下脚步,都一脸愕然!

    这家伙什么时候谈恋爱了?

    曲飞挠了挠头:“我也不太确定,只是有一次我听到他给某人打电话,声音温柔得不行,还叫人家宝贝。”

    宝贝?

    大家都一阵鸡皮疙瘩。

    这时。

    王纯追了上来,脸上笑嘻嘻的,似乎并没有失恋的感觉:“喂,你们等等我啊!”他一边追一边喊。

    大家于是都不再议论,停下等着他,然后一起朝另外一个地方走去。

    到了地方后,大家各就各位,各自按照自己的规划训练起来。

    苏秦还是按原计划进行。

    先热了一下身,然后拿起一块木板啪啪啪的拍打起自己的身体。

    起先不敢太用力,只是轻轻拍打,待得身体发红,全身发热,他这才加大力度。

    啪!

    啪!

    啪!

    他一下又一下的拍打身体。

    先是手臂,然后是胸口,最后是背部!

    咔嚓。

    当他用力去拍打腹部时,那块木板竟然从中间咔擦一声断开。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