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全能尖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72章 要死一起死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72要死一起死

    侦察一班的人都知道,李鱼对水这种东西有着无穷的恐惧。

    好像是在八岁的时候,有一次,李鱼和小伙伴们偷偷跑去河里游泳,不想遇到了险情,差点被淹死。

    从那以后李鱼只要看见水就会害怕。

    当然,长大后他克服了很多,进入军营后也特意进行了这方面的训练,所以一般情况下他好像没事儿一般。

    但藏在心底的那种恐惧其实从来没有消失。

    所以,今天,当那汹涌的冰冷河水从头浇下来,他压在心底的那种恐惧轰然又爆发了。

    “放开我!放开我!”

    惊恐之中,他拼尽全力挣扎,并不算高大的身体轰然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那个特大的兵竟然拿不住他了!

    哗啦哗啦哗啦。

    李鱼拼命地从瀑布下跑了出来。

    “嗯?”教官一愣,随即,整个脸都阴沉了下来。

    苏秦一看就知道不好。

    李鱼这样的行为彻底把教官惹毛了!

    “我必须站出来。”

    苏秦一下就做出了决定。

    霎时,他一步跨出,大喊一声道:“报告!”

    “说!”教官看了过来,眼神不善。

    苏秦也管不得那么多了,立即言简意赅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教官,李鱼小时候差点被水淹死,所以他对水有着巨大的恐惧,教官,你让我们帮他吧,我们一定用几分钟的时间帮他克服恐惧!”

    如果让教官亲自出手,那李鱼今天死定了。

    而且,大家的遭遇也好不到哪儿!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大家一起帮他!

    况且大家一起训练这个课目,成功的几率一定会大很多。

    教官被苏秦一说,愣了一下。

    他也是有决断的人,片刻就点头道:“好,那我就给你们一次机会,三分钟后我来检查,如果他还是那个样子,那就只能我亲自动手了!”

    “谢谢教官!”苏秦立即敬礼。

    这个时候,李鱼已经快要从水潭里冲出来了,尽管特大的那个兵拼尽了全力,但他依然难以制服把瀑布看成是地狱的李鱼。

    苏秦转身看着一班的几个兵:“兄弟们,李鱼的情况大家都知道,我们得帮她,兄弟们,上!”

    说毕他第一个冲进了水潭。

    其他人一怔,随后也都争相跟着跳了进去。

    苏秦一把抓住李鱼。

    李鱼一看是他,顿时控制不住,嚎啕大哭:“班长,我不训练,求你了,班长,我不训练这个课目了!”

    苏秦抓住他的肩膀,大吼道:“李鱼,你要是不训练,你就会被淘汰,你以后就不能跟我们在一起了,你想离开我们吗?还是说你本来就想自己单干?”

    “班长,我......”

    “李鱼,走,我陪你!”苏秦一把拽住李鱼,拽着就往瀑布下走。

    “班长,我不去!”李鱼惊恐的后退。

    “李鱼!看着我!”苏秦大吼,圆瞪双眼、怒目而视:“你他-妈到底是不是男人!去瀑布下能死吗?就算这是死,也有我陪着你,你怕个***啊怕!”

    “对,李鱼,就是死,兄弟们也一起陪着你!”于牧大喊。

    “我们陪你一起死!”

    “李鱼,走啊!”

    大家一起上来,三下五除二拽着李鱼就往瀑布下冲了进去,李鱼又害怕了起来,又想逃跑,但被兄弟们死死拽住。

    大家一起来到了瀑布下,一个搂着一个。

    巨大的水流从上直冲而下。

    冰冷的寒意席卷全身。

    尽管进来之前大家一个一个都士气高涨,可是被那恐怖的瀑布一冲,大家心中的勇气顿时就像那些水流一样四处飞散。

    有的兄弟自己就先腿软了。

    “兄弟们,咱们一起唱个歌,咱当兵的人,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唱——”

    苏秦大吼,他把全身的力气都爆发了出来,这才勉强能够让所有人都听到他的声音。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家乡,就难见到爹娘。”

    大家都奋力的张大了嘴巴,用力地唱。

    其实根本唱不出什么声音来,因为嘴巴一张,水流就哗啦一下灌进了嘴巴里。

    但大家还是拼命地唱。

    不是大家想唱,而是不唱的话无法对抗心底深处的那种恐惧和不安。

    “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头枕着边关的明月,身披着雨雪风霜。

    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为了国家安宁,我们紧握手中枪。”

    李鱼也在大家的感染下张开嘴吼了起来。

    不是唱,而是吼。

    但嘴里也吼不出来,于是就在心里高歌。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非常害怕,巨大而冰冷的水流从上面砸在头上的感觉特别让人无助,特别让人恐惧,但因为旁边有兄弟,但因为大家一起唱着歌,渐渐的,心中安定了一些,过了一会儿,整个人踏实了下来。

    “兄弟们,把手放开!”过了一会儿,苏秦又喊。

    大家于是把手放开。

    渐渐地,大家开始适应这种水流。

    又过了一会儿,苏秦又喊:“兄弟们,把手举起来,大家好好洗个冷水澡吧!”

    冷水澡?

    大家听了,都一愣。

    片刻,很多人都笑了起来。

    本来站在瀑布下是训练,但既然是训练,肯定就会很痛苦,可是如果转变想法,把这看成是洗冷水澡,心态不一样,感觉也就不一样了。

    “洗冷水澡咯!”曲飞喊了一声,随后开始举起双手,这里搓搓,那里摸摸。

    “洗冷水澡咯!”大家一起喊。

    在兄弟们的感染和带动下,神经紧绷到了极点的李鱼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李鱼,举起双手!我帮你搓澡!”于牧大喊。

    大家这般一闹,本是令人痛苦的训练竟然成了一种娱乐了。

    大家还是睁不开眼睛,大家还是无法说太多的话,大家还是一张嘴水流就会灌进嘴里,大家还是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巨大的水流冲得东倒西歪,但心态变了,一切的感受就都变了。

    李鱼也从刚才的那种状态中走了出来,渐渐适应,并且渐渐放松,到了最后,他甚至唱起了歌。

    “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

    其他人也都跟着唱了起来:“头枕着边关的明月,身披着雨雪风霜。”

    远处,教官和训练组的教员们目瞪口呆。

    大家搞这个课目的训练至少搞了四五年,可是像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侦察大队这几个兵是有点不一样啊!”教官喃喃自语。

    “是啊!”

    “尤其是那个苏秦,真的非常厉害!我好像又看到了一个砍山刀!”

    “嗯,是厉害,我看水平不比我们几个差多少!要是好好调-教一下,真的又是一个砍山刀!”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