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宋疆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征服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因为韩侂胄一番支持叶青的话语,让站在石烈志跟前的汤硕,脸色则是越来越难看。

虽然有金人石烈志在旁边为他撑腰,但一下子要面对叶青跟韩侂胄二人,汤硕还是依然觉得自己有些势单力薄,有些无力去跟叶青与韩侂胄强辩。

何况,如今自己带来的禁军,已经被缴了械,被皇城司的禁卒,在百姓的叫好声中缓缓带离了现场。

看着那两具金人的尸体,也被皇城司的禁卒带走,汤硕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石烈志,而后扭头之余,则看见了正在信王妃旁边,劝说其离开的吕祖简。

于是汤硕此时也顾不得吕祖简是谁的人了,只知道吕祖简乃是大理寺的少卿,是他的手下,所以想也不想的便开口道:“吕少卿,依你之见,该是大理寺来审此案,还是皇城司带走来审此案。”

汤硕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话语中的语病,此时已经完全脱离了争执的本质,已经由叶青杀了金人的事情上,经过短短的时间后,变成了到底谁该来审理此案的争执。

石烈志不悦的看着毫不自知的汤硕,心中冷笑不已,也渐渐明白,汤思退之所以被赶出朝堂,并非是没有一点儿道理可言啊。

最起码就汤硕这样的草包,怎么可能给予汤思退在朝堂斗争之中以强有力的帮助呢!完全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草包蠢货!

吕祖简之所以没有从一开始便请信王妃离开,就是顾及到汤硕若是看到自己,会不会也强行把自己拉进这个,信王不愿意参与的漩涡冲突当中。

所以也是看着韩侂胄光明正大走到叶青跟前,给予叶青强有力的支持后,看着众人的注意力,都被放在了叶青跟韩侂胄两人身上后,这才急忙跑到信王妃跟前,希望立刻请信王妃回府。

此时看着汤硕迫切的望向自己,希望自己能够与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以此来维持大理寺的威严,心中则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因为在旁边的信王妃,在听到汤硕的话语后,立刻在他旁边低声的说道:“请吕大人三思,今日金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本宫不敬,又有轻薄芳菲之实,便是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他们有大理寺卿汤硕撑腰,支持他们为非作歹。所以还希望你莫要因为他乃是你的上官而屈服。想必信王他也不愿意看到,你因他是上官而向他屈服顺意吧?”

随着信王妃说完后,石烈志、汤硕等人,包括叶青跟韩侂胄,也是同一时间,把目光都投向了吕祖简的身上。

此时的吕祖简心中充满了紧张,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忍受着炙热的煎熬,想了下后还是咬牙说道:“汤大人,下官只是奉命送信王妃回府,至于此间发生的事情,下官还请汤大人明断便是。王妃请。”

说完后,吕祖简便急不可耐的请信王妃快快离开这是非场,在场的各位,即便是最不值一提的叶青,也非是一个人一件事儿就能扳倒的,今日之事儿,怕是朝廷要么赔偿,要么因此怪罪叶青了。

但不管是哪种结果,跟他都没有关系,他要做的,只是奉命把信王妃安全送回王府即可。

“信王妃乃是当事之人,此件事情未了之前,信王妃怎可说离开就离开呢?”石烈志向前踏出一步,意有阻止信王妃会跟吕祖简离去。

而叶青在石烈志踏出一步后,也顺势迈步向前,挡在了石烈志前方,注视着石烈志说道:“信王妃身份尊贵,岂可在此多做停留,何况这么一件小小的事情,又岂能劳尊贵的信王妃忧心?我大宋百姓与在下对此事已经看的明明白白,信王妃乃是无辜受之牵连,没有任何必要留在此多做停留。吕大人,还请您送信王妃回府便是。”

“叶大人这是要当众包庇、徇私枉法不成?还是你当我大金国的使臣,会像这个狗东西一样,因为你杀了两个人,我就怕了你不成?”石烈志突然厉声对眼前的叶青狠声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管你是龙是虎,到了我大宋就该依我大宋律法行事!就算你是龙,到了我大宋行都临安,你也得给我老实的盘着,是虎也得给我老实的卧着!当众欺侮、拦阻妇女,调戏宫女,没把你一同抓起来,已经是看在你身为金使的份儿上,给你留了几分颜面。若再不识抬举,就算是你大金国的皇帝在我大宋行都犯事,我也敢抓起来问罪行刑!”叶青面对满面怒气的石烈志,毫不相让、针锋相对着同样厉声喝道。

在皇城司禁卒离开后,又渐渐围拢过来的百姓,随着叶青的话音落地后,人群之中立刻传出了稀疏的几道喊好的声音,随着那几人的带头,一时之间,众百姓也跟着喊了起来。

“你金国可以抓我大宋二圣,我们自然也可以抓你们的皇帝……。”

“说的解气,这就叫报应!”

“金贼窃我国土,还我河山。”

随着人群中的高呼声越来越多,越来越高涨,四目相对,同样带着浓浓杀气的石烈志跟叶青,此时才不约而同的缓缓往后退了一步。

韩侂胄被叶青的一番话语,震撼的整个人都有些恍惚,看着叶青额头、脖子与石烈志额头、脖子之上,同是青筋毕露的样子,他完全相信,若是有朝一日真有那么一天,说不准这个叶青,真的会把金国的皇帝给抓了治罪。

而就是这么一番看似意气用事之下言语,谁也不曾想到,在多年以后,真的被叶青做到了,甚至真的就在公堂之上,对大金国皇帝进行了审讯与刑判。

钟晴同样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缓缓抬起头,望着那高大、狂妄,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豪迈之势的背影,她敢肯定,自大宋朝立国至今,自大宋二圣被金人俘虏去北地,后宫嫔妃被金人糟蹋那一天起,怕是大宋朝没有一个人,敢当着金国使臣的面,说出这么一番振奋人心,又让人替他捏了一半冷汗的豪言壮语!

钟晴仿佛感觉到自己整个心房、整个人都在因为叶青的那一番话在颤抖,望着那高大、不可一世的背影,心中莫名的悸动之余,却是有种心醉神迷的感觉。

石烈志阴沉带着杀气的目光,缓缓从叶青那同样充满杀气的眼睛上移开,随着石烈志的视线扫向人群之中,所到之处,原本还高亢、高呼的百姓,瞬间又变得是鸦雀无声。

“好!很好!说的很好!”过了好一会儿,随着人群安静下来,再次把目光投向叶青后,石烈志沉声缓缓说道:“今日之耻我石烈志记下了,你叶青杀我随从之事,今日我不追究,更不会向你们的皇帝说哪怕一个字!但……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为你这句话付出代价!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随着石烈志说完后,钟晴没来由的心口一松,她很担心,若是两人再如此针锋相对下去,今日必然会有一个要倒下去的,看着转了性的石烈志,只是对着叶青说出了狠话,她心里开始祈祷着叶青,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再跟石烈志对峙了,还是先平息事件,从长计议以后该如何是好才对。

但显然钟晴的愿望要落空了,就在她希望叶青一个字也不要说,就让石烈志带着金人跟汤硕赶紧离去的时候,叶青又让她气愤的开口了。

“石大人,我家乡有句话,我觉得应该奉送给今天的你。”叶青在准备扭身离开的石烈志回过头望向他时,低头笑了下后又抬起头,目光闪过从未有过的认真跟坚定,直视石烈志,一字一句道:“那就是: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唱……征服!”

听完叶青的话,石烈志眉头皱了皱,显然他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看着叶青那认真跟坚定的眼神,当下还是冷笑了下道:“那我就拭目以待,在这之前,我会留着你的狗命,让你出使我大金国。”

汤硕看着石烈志带着张玄素等人离去后,看了一眼叶青跟韩侂胄,又望了望不远处的信王妃跟吕祖简,目光再次回到叶青的身上,冷笑道:“叶青,今日之事儿,石大人说他不会告诉圣上,但我可是会一字不差的禀奏圣上!好自为之!”

随着众人的离去,钟晴不顾吕祖简的阻拦,带着宫女芳菲来到叶青跟韩侂胄跟前,先是向叶青道谢,而后看了看宫女芳菲怀里的文房四宝,欲言又止的又看了看叶青,最后则是叹口气,刚走了两步后突然扭头说道:“叶大人,皇太后让你送本宫的香皂,你明日可会送来?”

“……?”叶青先是一愣,而后急忙说道:“是,臣明日便亲自给您送过去。”

看着钟晴与吕祖简离开,旁边的韩侂胄则是笑了笑,而后看着叶青道:“叶大人真是打的好算盘啊,今日之事儿,怕是信王以后便会对你刮目相看了吧?你看,这连信王妃都急不可耐的向你要那香皂,对了,什么时候也送我一些?家里的夫人家眷天天念叨,但无奈根本买不到,只有宫里给的有限的几块儿,我连试用都不行。”

“没问题,就冲你今日出言帮我……。”

“我不是帮你,而是我帮我大宋朝廷而已,金人虏我二圣、窃我半壁山河,如今在我大宋行都还如此横行霸道,若是都像汤硕那般鼠辈,我大宋早晚要亡于金人的铁蹄之下。所以,今日我出言相助,实则是想要替我大宋朝廷,守住像你这样有热血抗金之志的豪杰!”

“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叶青看着一家酒馆的招牌,对着韩侂胄刚指了指,韩侂胄则是已经率先迈步走了进去,淡淡说道:“择日不如撞日,地方虽然差了一些,但只要有酒助兴就好。”

“奉陪到底。”叶青也朗声笑道,随后跟着迈进酒馆里头。

“不醉不归!”韩侂胄看着桌对面的叶青,举起手里的酒碗豪爽道。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