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丰碑杨门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81章 十面皆敌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牛头低着头,像是一只鹌鹑一样进入到了帐篷内,进去之后,连头都不敢抬。

之所以这样,一则是碍于香姨的威慑;一则是因为作贼心虚。

香姨的帐篷里,有一张梳妆台,梳妆台上最耀眼的不是摆在桌面上的各色胭脂水粉,也不是一排七把的光彩夺目的梳子,而是一面半人高的铜镜。

烛光下,香姨在铜镜内的人影显得格外清晰。

香姨手持着一柄翠玉打造的梳子,正在细致的打理自己已经开始泛白的头发。

“说说吧,杨延嗣答应了没有?”

听到香姨的声音,牛头下意识打了一个哆嗦。

背对着牛头的香姨梳头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双眼下意识的眯成了一条线。

牛头的动作虽然很轻微,但是香姨还是通过镜子里的倒影,观察到了。

牛头局促不安的低声道:“杨延嗣没答应……”

香姨一边梳头,一边轻声问,“还有呢?”

牛头愣了愣,咬了咬牙,否认道:“没有了。”

香姨眼缝中浅浅的透出了一丝光芒,她的双眼也跟着睁大。

“是吗?”

香姨戏谑的问了一句,不等牛头回答,她摆了摆手,道:“今晚辛苦你了,你先下去吧。”

牛头慌忙的拱手道:“属下先行告退。”

出了帐篷,走了十几步,远离了帐篷以后。

牛头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他的后背,也已经湿透了。

短短的几分钟的会面,牛头像是在战场上厮杀了一次似的。

由此可见,牛头对香姨的恐惧,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牛头对于香姨的恐惧,是来自于曾经他亲眼见到过一次香姨处置不良人的叛徒。

香姨完全的继承了曾经南唐皇室的秘术,深得宫里一些大宫女的一些真传,惩治人的手段,已经沁入到了化境。

比如,香姨最喜欢的蒸刑。

她不仅可以把人给蒸熟,还能把蒸熟了的人,切成块,让不良人的人吃下去。

在牛头内心深处,他已经把这个女人和变态归为一类人。

这种反人类的变态老女人,她所用的刑法,已经超出了人类能理解的范畴了。

牛头不怕死。

但是他怕被蒸熟。

准确的说,他怕香姨,切下他的腿,蒸熟了,喂给他自己吃。

一想到香姨的恐怖,牛头的步子又加快了几分。

香姨奢华的帐篷内。

等到牛头走了许久以后,香姨依旧坐在梳妆台前梳头。

她一边梳头,一边低声自语,“小牛犊有了自己的小心思了,还真是难得……”

自语过后,香姨轻声吩咐道:“唤厉鬼过来见老身。”

她似乎在对空气话说。

可是过了没多久,就从帐篷外,走进了一个满脸刺青的女子。

香姨放下了梳子,转过头,问道:“厉鬼,把牛头见杨延嗣的场面,一字不漏的告诉老身。”

被唤作厉鬼的女子,声音沙哑的说道:“牛头并没用见杨延嗣,他只见了殇倾子,真正和杨延嗣谈的是殇倾子。”

香姨皱了皱眉,说道:“说说吧,都发生了什么事儿。”

厉鬼躬身站在香姨的面前,一字不漏的把杨七和殇倾子攀谈的过程告诉了香姨。

当香姨听到了杨七要她的脑袋之后,眼中闪过了一道冷芒。

“还真是不知死活,别以为老身不敢杀你。你们四个老鬼都过去,给老身盯紧杨延嗣。一旦他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就给老身杀了他。

老身要让他知道,在这个世上,武艺高强,并不意味着能横行无忌。”

厉鬼无声的点了点头。

香姨吩咐完了厉鬼以后,又眯起眼轻声道:“比起杨延嗣,老身现在更在意牛头的反常。依照殇倾子的性子,一定会毫不隐瞒的将他和杨延嗣的谈话内容告诉牛头的。

可是牛头为何要对老身隐瞒此事?

是因为心系旧主,怕老身暴起伤人,所以刻意隐瞒了此事?

还是说他另有所图?”

厉鬼声音沙哑的低声道:“应该是另有所图……”

香姨挑眉,问道:“何以见得?”

厉鬼道:“以牛头的性子,如果心系旧主的话,他不会向您隐瞒此事。而是会坦白的告诉你,并且会向您求情。甚至会搬出公主,维护杨延嗣。

他很畏惧您的手段,所以他就算维护杨延嗣,也不可能跟您作对。

所以,他肯定另有所图,而且图谋甚大。”

香姨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理,那就派人去查清楚此事。老身很像看看,什么样的图谋,值得他冒险背叛老身。”

厉鬼再次无声的点了点头。

香姨沉吟了一下,补充了一句,道:“查清楚此事以后,就蒸了他。赐给所有的不良人。近日战事频频受挫,不良人中人心不稳,需要震慑一番。”

厉鬼没有说话,悄然的退出了帐篷。

但是香姨的命令,她却牢记在了心间。

厉鬼和其他的不良人不同,她和其他的三鬼,从小就是香姨养大的,也是香姨一手调教的。

她们可以说是香姨的影子。

她们的忠诚和执行力,都是其他不良人难以比拟的。

……

翌日。

清晨。

还在熟睡中的杨七被马面叫醒。

不用问,又是野乞部族的骑兵追来了。

杨七出了帐篷以后,立马指挥着伤兵员们转移。

等到杨七带着伤兵员们跟上大部队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队伍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原本看守他的一百不良人已经撤走了,全部护卫到了初醒和香姨的车架前。

取而代之的是四个脸上全是刺青的女人。

杨七在见到这四个女人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危险。

那是一种被毒蛇盯上的危险。

很明显,他昨晚告诉殇倾子的条件,已经传到了香姨的耳中。

香姨派遣了这四个危险的女人过来,是想给他一个警告。

警告她有杀死自己的本事。

对此,杨七并没用任何的反应。

从他昨夜向殇倾子提出条件的时候,他就没想着瞒过香姨。

他就是要让香姨感受到危险的临近,让她被危险的大幕所笼罩。

求生是人的本能。

当一颗救命的稻草摆在面前的时候。

所有陷入到危险中的人,都会试图去抓住它。

有些偏执的殇倾子不愿意去伤害香姨。

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不会。

复兴军的所有人、牛头、冯家兄弟,甚至跟随在香姨身边的不良人。

每个人都有可能对香姨发出致命的一击。

这就是杨七针对香姨致命的一招。

党项的伤兵员是很好的流言传播者。

新的一天逃亡落幕以后。

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

那就是拿下香姨的人头,他们这些人就有活的希望。

当复兴军摆脱了身后的野乞部族的骑兵以后。

立马找到了新的地方扎营。

酣战了一天的复兴军们,回到了营地里以后,看香姨和不良人的眼神都不同了。

连续逃遁了好几天。

六万复兴军,已经缩水了一半。

现在复兴军的人数,只剩下了三万一千人。

这其中还包括一万折家军将士。

严格的说。

十万的复兴军,经过了长时间的征战,已经死的只剩下了两万一千人了。

对许多复兴军的将士们而言,许多的同伴、兄弟、父辈,都一个个的倒在了他们的身边。

他们的精神在疲惫和亲人离去的双重折磨中,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现在只需要一个引信,就能点燃他们。

杨七的那句话,就等于抛出了一个引信。

复兴军今夜落脚的是一片山林。

刚入夜,山林里静悄悄的。

军营里也静悄悄的。

往日的喧嚣,在今夜没有出现。

整片营地,给人的感觉很诡异。

隐隐透着一股杀气。

杨七今日一反常态,特地在小山包上挑选一块地方扎营。

伤兵员们今夜似乎没有听杨七吹牛皮的心思,入夜以后,一个个都钻进了帐篷。

虽然他们帐篷里的灯已经熄灭了,可是杨七隐隐能听到帐篷里的窃窃私语。

杨七站在小山包上,望着山包下连成一片的营地。

黑漆漆的,寂静一片。

杀机四伏。

“今夜的春风,格外的清爽……”

杨七笑眯眯的看着为千百顶帐篷护卫在中间的那两顶奢华的帐篷,笑容很开怀。

马面在杨七身后,茫然的挠了挠头。

厉鬼四女,盯着杨七,目光闪烁不定。

杨七转过头,看着她们,笑道:“今夜的风景,注定精彩。你们也看出了危险,所以想杀了我。然后下去帮忙?”

听到这话,厉鬼四女还没有什么反应,马面已经快速的挡在了杨七的身前。

厉鬼四女中的厉鬼,冷声道:“一切都是因你而起,只要杀了你,一切都会平息。”

“哈哈哈……”

杨七朗声笑道:“大势所趋,就算你们真的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什么。香姨今夜一定会死,而且会死的很惨。”

厉鬼眯着眼,沉声道:“香姑姑算无遗策,不会有事的。别以为你挑动牛头三人动手,就能拿香姑姑如何。就凭他们三个废柴,还不是香姑姑的对手。”

杨七摇头,说道:“算无遗策?如果真的算无遗策,南唐就不会亡国了。如果真的算无遗策,南唐后主和小周后,就不会受辱而死了。”

杨七指着山下,说道:“你们好好看看,真的只有牛头三人动手吗?十面埋伏,四面楚歌。这山下的营地里,所有人都想拿到香姨那个老婆娘的脑袋,献给我,换取一线生机。”

厉鬼瞳孔一缩,凄厉的喊了一声。

“杀了他。”

她已经通过杨七的话推断出来了。

杨七从头到尾就不是谋划着让某个人去杀香姨,他是鼓动了所有人,对香姨动手。

十面埋伏之下。

香姨必死无疑。

为今之计,唯有灭了杨七,然后趁着山下的战斗还没打起来之前,快速的带香姨和初醒公主逃跑。

事到如今,再说什么掌控这支军队的话,那就是个笑话。

因为杨七已经掌控了这支军队的人心。

面对厉鬼四人的袭杀,杨七丝毫不惧,他甚至都没有动手的意思。

马面一脸紧张的守在杨七的身前。

就在厉鬼四人手里的匕首快要杀到杨七面前的时候。

突然,从她们身后的帐篷里响起了弓弦震动的声音。

一道道的箭矢从帐篷内射了出来。

以有心算无心,任凭厉鬼四人武艺再高,当场就被射杀了两个人。

帐篷里的党项人也真狠。

几乎是几十支箭矢一起射了出来。

有几道箭矢甚至擦着杨七的身边飞过。

“杀!”

一轮箭矢射出以后。

帐篷里的党项人,手持着长刀,从帐篷里杀了出来。

扑向了仅剩的另外两人。

厉鬼和另外一鬼也够果断。

在发现了伤兵们袭杀以后,果断的放弃了杨七这个目标,一起开始扫清伤兵。

“嗖嗖嗖~”

厉鬼二人,像是两只穿花蝴蝶在伤兵中翻飞。

凡是被她们匕首伤到了的伤兵,无一例外,都倒地不起。

“喂毒了啊……怪不得被她们盯上的时候,总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杨七感叹了一句,暗自摇头。

厉鬼二人杀人速度非常快,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有十几个伤兵倒在了地上。

倒不是说她们武艺有多了得。

主要是她们匕首上的毒药够毒。

“再被你们这么杀下去,我可没办法跟殇倾子交代啊。”

杨七原本并不打算出手的,不过伤兵伤亡太大,他不得不出手。

他记得伤兵里有几个跟殇倾子关系不错的。

他既然要收复殇倾子,那就不能在殇倾子心里留下疙瘩。

随手从一个伤员手里夺过了一柄大枪。

杨七抡起大枪。

“走你……”

“嗖~”

“噗呲~”

大枪飞舞而出,一下刺穿了厉鬼的胸膛。

厉鬼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胸膛的大枪。

“再来。”

又一柄大枪被投掷了出去。

另一鬼也死在了杨七的枪下。

不得不说,杨七的射术一般,可是这投掷的功夫却是一流。

几乎用百发百中来形容也不为过。

搞定了四鬼,杨七把打扫战场的重任交给了伤兵,他自己把目光投向了山下。

因为借着月光,他看到了三批人马,正在快速的靠近最中间的帐篷。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