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通天神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帝国学院的余孽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开!”

    萧七月如一个大力士,爆表的一声可怕的咆哮,吱……嘎……

    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棺材盖居然给扯开了一条缝。

    “开了开了,一二三,开开开!”楚白和寒山重都兴奋的大叫开了。

    此刻,天才们看到了希望,垂死之人一旦看到希望,那种爆发力是惊人和恐怖?

    天地震荡。

    开!

    开开!

    开开开!

    嘭!

    棺盖给彻底扯飞,轰然一声,一道光华闪过,顿时,亮瞎人眼。

    被扫中之人全都给震得飞了出去,包括寒山重和楚白,这两个家伙还没来得及看到棺中之宝就晕过去了。

    当然,也有七八个天才一片血肉模糊,成了开启棺材的牺牲品。

    轰隆隆!

    整个皇都秘境都开了锅似的震了起来。

    就是守在外边的楚天穹以及一干特等侍卫们都吓坏了,呆呆的看着天空。

    要变天了吗?

    因为,皇都秘境的上空居然出现了一道诡异的旋涡,那旋涡如山岳般大,有多高谁也预测不到。

    楚江山都给惊得跳了出来,他脚踏灵光,破空冲向了天空。

    空中的旋涡在旋转着,扭曲着,居然凝成了一条龙影状物。

    “我大楚真龙显身,国之大幸啊!”国师张平衡一看,马上拜伏于地。

    “摆祭坛,拜天!”楚玄基一看,惊喜的叫道。

    不久,鼓号齐鸣。

    皇室车马壮行,上万人直奔祭坛而去。他们要去拜祭那条已经失去神髓的星辰针,虚有其表的擎天柱。

    不晓得楚玄基知道了会不会气得吐血而亡?

    “天要亡我帝国学院吗?”正躺在床上的康院长大人狂吐了一口鲜血。

    “大楚还真是踩了狗屎,居然能引动真龙显身。如此一来,恐怕更会人才辈出。”唐副院一脸阴霾的望着天空。

    “萧七月有消息吗?”康院长问道。

    “还没。”唐强郁闷的摇了摇头。

    “小鹰王指令,暂时蛰伏,养精蓄锐,以待东山再起。”康院长道。

    唉……

    仅剩下的几个管理层人员都在心里叹息,一片极度的失落……

    帝国学院被三大势力合围,逃出来的学子加导师还不到一千人。

    而且,高手都受了重伤,地这种糟糕的状况下想要东山再起,除非山河到注,日头打西边出来。

    萧七月也是一脑的晕乎,在即将晕倒的一瞬间,看见棺材中跳出一个什么物事。

    这厮想都没想,一把扑上死死抱住,彻底晕倒。

    星辰在变,时光流逝。

    轰隆隆的巨响不断在皇都秘境之中响起,而高空之上那道龙影越来越清晰。

    最后,突然破碎消失。

    萧七月醒了,好痛。

    他摸了一下脑袋,还好,能动。

    往四周看了看,顿时一愣。因为,已经换地方了。

    什么时候居然给冲到海边来了,至于青铜棺才,龙骨山,包括寒山重、楚白以及蚯人都不见了。

    双眼下落,发现怀中死抱着一物。

    镇龙石!

    想了想,有些明白了,它应该就是棺中之物,哪来的主子?

    一出来就给自己死死抱住了,幸好没被它搞死。

    不过,细细的审视,萧七月大吃一惊。

    因为,镇龙石中那条龙纹图腾不见了。

    这厮赶紧全身检查了一番,更是讶然。

    此刻才发现,自己身体居然给一条铁链五花大绑一般的缠绕着。

    什么意思?

    我被绑了?

    萧七月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可是活动了一下,发现能自由活动,并没有任何的束缚。

    而且,在巨瞳和因果眼下,周遭十里范围都没有任何强大的存在。

    难道是高手故意设套?

    这时,丹田中那片星空划过一道流星。

    萧七月发现,那道流星有点像是一条龙,它拖着长长的尾巴闪过。

    顿时,一片星空灿烂。

    星辰渐渐聚拢,不久,星空之中那道流星居然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青龙。

    一道光束打在龙身上后,外篇上哗啦啦的翻动着,不久,出现了一篇文字。

    星空链!

    星空之链,前身是远古青龙。

    瞬间,萧七月感悟到了。

    料必是这条链龙给武林国的高手用镇龙石镇住了,因为,在晕迷的一瞬间,萧七月同时看到了一片幽兰爆开。

    而幽兰就是从棺材中爆出来的,那气势太强大了,比冷傲天培养的八品幽兰更强悍更恐怖十倍,百倍。

    而镇龙石中的龙之精髓突围出来后,整座龙骨山收缩,最后,凝成了寻条星空链。

    “呃呃,你还睡啊?”萧七月伸手摸了摸玉兔的耳朵。

    “别乱摸!”玉兔突然醒来,跳将而起,一脸愤愤的盯着萧七月。

    “怎么,摸一下又不会少了什么?”萧七月感觉好笑。

    “你手脏!真恶心。”玉兔一边说着,一边往地下呸着,拚命的晃着耳朵在毛上擦巴着,好像给一坨屎粘了似的。

    “我手脏?我说,你一只兔子能高贵得过我们人族吗?”萧七月有些恼了,觉得被一只兔子羞辱,有些没面子。

    “那可不一定,那得看是什么人。如果是小姐的话当然算人了。”玉兔一脸轻蔑的看着萧七月,差点没把这家伙直接给气得‘挂了’。

    “你高贵,你再高贵也只是一只兔子而已。”萧七月噎了半天才讲出一句话来。

    “我是玉兔王族,你算什么东西。”兔子一脸高调。

    “我叉!小爷我今天就要摸遍你又怎么样?”萧七月彻底给激怒了,手一动狠狠的抓过兔子,从上往下摸了个遍。

    “摸完啦?”玉兔冷冷的盯着他。

    “这个……”萧七月冷静了下来,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欺负一只兔子,讲出去有些丢人。

    “我……你个牛氓!”玉兔骂道。

    “摸一下就成牛氓了,随你怎么说吧。”萧七月耸了耸肩膀。

    “我是玉兔公主!”兔子道,眼泪都流了下来。

    “啊……这个……不好意思……我不晓得你是……母……的……”萧七月彻底无语了,有些作贼心虚。

    心里直安慰自己,她就一只兔子而已,又不是人。

    滴嗒滴嗒……

    玉兔哭了,这兔子哭起来,再加眼红,那是相当的渗人。

    “别哭别哭,这个,对不起对不起,我向你道歉……”萧七月赶紧打躬作倚。

    “小姐……他欺负我……”

    “别啊,我已经道歉了……”

    “道歉就有用了吗?我是女的,被你那个了,今后叫我怎么找人。”玉兔哭得更凶。

    “操,你还找人,找公兔还差不多。”萧七月心里说着,挤着笑脸,一脸尴尬。

    “你唤醒小姐,我就原谅你。”玉兔擦干了泪,改主意了。

    “好好好,唤醒唤醒,一定唤醒。”萧七月什么也不想了,忙点头,先搞定这哭娘们再说。

    “嗯……好……我记起来了,当时棺材中飞出了一片幽兰,有点像是那天攻击我们彼岸之舟的蓝色。”玉兔道。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