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侠武大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〇九六章 天外飞仙,亦有缺陷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铁扇公主从来都不是什么侠女,更不是女侠。即便是在大名府搭救贾氏,也只是因为她与贾氏同病相怜罢了。

    所以在生铁佛欺负了几个农民之后又与胖大和尚对战的过程里,她没有任何出手帮忙的意思,她只是想通过生铁佛和胖大和尚的对决来印证凡间武者的水平究竟如何,从而推测白胜的本领。

    然而当这祁十三诉说了他们祁家集的遭遇之后,铁扇公主终于怒了。金兵的残暴行径令人发指,说人神共愤绝不为过,铁扇公主虽然是超脱于这个俗世的神仙之属,却也有着凡人一样的情感,有七情六欲,亦有喜怒哀乐,听闻如此众多的女人被生铁佛等人这样蹂躏欺凌,如何还能坐视不理?

    铁扇公主暴怒,白胜就达到了他的目的。

    他并不是想让铁扇公主去杀生铁佛,他要杀生铁佛很简单,哪怕生铁佛练有金钟罩,又练成了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中最为霸道的大韦陀杵,他要杀生铁佛依然不费吹灰之力。

    他只是想让铁扇公主明白生铁佛是什么样的人,而这样的人正是你儿子红孩儿帮助的人,就算不说你儿子与生铁佛等人一样邪恶,至少也得落下个是非不分、善恶不明的评价吧?

    帮助生铁佛和金国人是错误的,何况他们还要杀我白胜?我白胜杀你儿子实属自卫,是迫不得已。

    这是他一直想要跟铁扇公主摆出的道理,只是因为此刻自己尚未表明身份,所以不能把这道理讲在当面,而从另一方面来讲,即使铁扇公主知道了他是白胜,他也不想亲口说出这番道理来,因为这会令铁扇公主产生两个想法:一是他在求饶;二是施恩图报。

    求饶也好,施恩图报也罢,都是白胜不屑也不肯为之的,好男儿顶天立地,走得正行的端,于情于理都不亏欠铁扇公主什么,岂能做出这样的事?

    我救你不是为了让你饶了我!这道理很简单,如果在殷墟地穴之中不救铁扇公主,那么铁扇公主此刻已经死了,何须向她求饶?

    我救你也不是想向你索取什么回报,如果你执意要杀我,那咱们就翻脸开干,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这才是大侠的风范与品格。

    但是他又不想让铁扇公主始终恨着他,或者说,即使恨他也不能认为他是邪恶的一方,是该死的一方,红孩儿杀他就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所以他认为必须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给铁扇公主说清楚,既然不能亲口说,就只能像现在这样,委婉地、策略地让铁扇公主自己去明悟。生铁佛是个什么货色,你自己看嘛。

    ……

    虽说白胜的用意不是借刀杀人,但是铁扇公主怎能袖手旁观?盛怒之下,飞剑已告出手。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生铁佛这边原本打得从容,只待百招开外便可占据上风,再寻机一击取胜,那几个农民跟两个公子哥的诉说他都听在了耳朵里,原本也没当回事,只道拿下眼前这个胖大和尚,余者再无高手,然而当他听到那姓铁的扬言要杀他的时候,他就没了这份耐心了,蓦然想起自己还有一批“手下”站在身后观敌掠阵,就说道:“弟兄们别看了,上去把那小和尚和两个书生杀了!”

    只是他刚刚说出这句话来,突然发现自己的面前多了柄明晃晃的宝剑,疾速刺向自己的心窝,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百忙之中收回格挡对手禅杖的双臂,使了一招“礼敬如来”。

    这招礼敬如来却不是大韦陀杵的招法,而是大金刚掌的起手式。

    这大金刚掌是昔日少林方丈玄慈的独门绝技,威力刚猛无俦,与大韦陀杵同属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同样的难以练成,如今少林寺中唯有新任方丈慧真练成了,而慧真恰恰是玄慈的首徒。

    生铁佛当然没有练成大金刚掌,只不过他曾经偷看过慧真修炼这门绝技多次,比着葫芦画瓢,倒也能够使出这招起手式,这一招用于此刻防御突袭而来的宝剑可谓是绝妙的应对,双掌合十,便将那宝剑夹在中间,那宝剑再也无法寸进。

    至此他心中不免得意,幸亏佛爷当年偷看了数门少林绝技,不然今天难逃这一剑之厄。

    虽然他练有金钟罩,但是他却不敢用心口窝去硬抗这一剑,直到此刻他兀自认为这一剑是对面胖大和尚使出的暗器手法。

    从三国再到隋唐乃至宋朝,这段时期里的武林高手多有身带两种兵器之人。对战之时往往是先用长兵器与人对敌,在对敌的过程中突出短兵器施以偷袭,便能取得意外的收获,什么鞭、锏、锤、挝、剑甚至判官笔都在这种短兵器之列。

    他双掌用力,只道阻住了宝剑向自己击刺的力道,便算是夺下这柄宝剑了,他又不善使剑,接下来便松开了双掌,使了招“渊渟岳峙”,去防对手的水磨禅杖。

    这渊渟岳峙已经是大韦陀杵的招数之一,他最擅长的仍旧是大韦陀杵。

    当年只因玄悲大师被人同样以大韦陀杵的招式杀死,导致少林寺的高僧们对这门武学不再看重——都被人偷学去了,而且还能用这门武功反杀本寺精研此道的高手,这武功还有什么价值?

    于是便降低了这门少林绝技的门槛,谁爱学谁学,这功夫已经外泄了,总不能连本寺弟子都不让学。所以生铁佛才得以修炼这门绝技。

    不然的话,即便是少林弟子,也得是品学兼优者才能获得修炼七十二绝技的资格,以他生铁佛在少林寺里的考评,不论是人品还是武功,都无法跻身前茅,更不要想沾上少林绝技的边。

    只说他松开了双掌恢复到大韦陀杵的招式,却愕然发现,那柄剑并没有如同他想象中那样落向地面……

    敌方袭来的暗器,接到手里之后它的力道就已耗尽,松开手之后它只能自由垂落向下,然而这柄宝剑却再次向他的胸口挺刺过来!这他娘的是咋回事?

    近在咫尺,突然再次发力!

    在这个时候再想变招防住宝剑已经不可能了,别说他生铁佛只是凡俗之间的一个武林高手,就算是神仙也躲不过这样的一剑。

    大惊之下,最后的应对是在抗住了左右连续的两下禅杖的同时,身体原地疾转。

    他知道不论自己转得有多么快捷,也快不过这当胸的一剑,但是即便是被宝剑刺中了胸口也要转,转身便可以卸去宝剑上的力道,如果这宝剑真的能破开自己的金钟罩,只需如此卸去它的力道,那么即使自己受伤也不会致命。

    不得不说的是,生铁佛的应变能力的确很强。在江湖中兴风作浪、祸害百姓多年,几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与追杀他的武林好手发生的战斗远远多于少林寺的高僧。

    实战最能锤炼武者的应变能力,若是只论应变能力,说生铁佛已经超过了他同辈的佼佼者慧真禅师也不为过。当初若不是完颜兀露那招腹底绝户枪武林罕见,若不是金雀开山斧有其特殊的加成,那么完颜兀露和金兀术也奈何不了他。

    而此时此刻,这一转的结果就是,剑锋入肉,却没能洞穿他的胸肌。

    只不过饶是如此,他也知道对手远非自己能敌。

    不论这柄宝剑是不是胖大和尚发出的,他都不具备与之对抗的功力!

    这样的剑法,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飞剑,另一种是擒龙控鹤。

    而且不论是这两种的哪一种,能够这样使剑的人都是世间的传说,而在此之前,这样的传说只涉及两个人,一个是剑仙吕纯阳,另一个,正是自己煞费苦心想要对付的白胜。

    吕洞宾就不用说了,人家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仙人,只说白胜,在延州教军场那一战,白胜就曾经以擒龙控鹤手法操控一柄山一样雄伟的冰刀追杀西夏第二高手李若兰,这场战斗已经被目击者传成了神话!

    虽然听到这段神话的武林人士大多不信白胜有这么大的本领,他生铁佛也是不信的,三人成虎,江湖人最善于夸大其词以讹传讹,反正别人没看见,就吹呗。

    但是此刻,他已经不能不信了,原来世上真有这样的武功,真有这样的高人!而且不是白胜。

    他早已经打量过场边的数人,并无白胜在内。

    这样的武功就是有胜无败啊!

    你打不着人家,人家却能操控着宝剑刺你砍你,这还有法玩么?

    多年的江湖经验再一次促使他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跑!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多么简单的道理?

    至于那几十个正在扑向那个小和尚和两个公子哥的金兵,去他娘的,佛爷才管不了那许多,先保住自己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他甚至想都没想,转身就跑。

    直到生铁佛转身跑出去三四丈,鲁智深才反应过来,这多出来的一柄宝剑是怎么回事?

    他全神贯注运使疯魔杖法,根本就没注意这柄宝剑是从哪里来的,而当他使到“声东击西”这一招的时候,却发现生铁佛反应异常——不仅不出招格挡左右连续砸击而来的禅杖,反而双掌合十,这是干嘛?要跟我叙一叙大家同属佛门么?

    然后他就看见了生铁佛手中多了一柄宝剑,看到这宝剑的同时他先是吓了一跳,心说生铁佛从哪弄出这么一柄剑来?刚刚想防备生铁佛用剑抢攻之时,却发现这宝剑是剑柄向外的,这是他直娘贼的什么怪招?

    再往后,生铁佛陡然松开宝剑,格开了他的“声东击西”之时,他还暗暗喝了声彩,这淫僧人品不端,武功着实了得,慢了半拍居然还能防住左右两翼。

    然后他就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明明生铁佛的双手已经松开了那柄宝剑的剑身,那宝剑却刺入了生铁佛的胸膛。

    这是什么道理?

    鲁智深几乎是所有梁山好汉之中唯一的一个没有见过白胜武功的人,他这辈子就没见过传说中的擒龙控鹤一次,只听说过当初丐帮帮主乔峰曾经隔着数尺抓起了地面上的一柄钢刀,就觉得这已经是世间擒龙控鹤的极限了,再无他人会使。

    所以直到生铁佛转身跑了,他都没反应过来这宝剑是身后的两名公子哥之一所操控的,梁红玉也只告诉他那两名公子哥是友非敌,要他不可莽撞得罪。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再想去追生铁佛已经来不及了。鲁大师一身功夫可谓不弱,但是他有一个重大缺陷,就是不懂轻功。

    别看轻功这一词汇在武侠小说中频频出现,却并不是各家各派都有轻功传承的。许多门派认为轻功是梁上君子所练,终非正道,故而不屑于研究;也有许多门派认为轻功只不过是逃避躲闪的技能,只要把内力和招式练好,便能无往而不利,练习逃跑的功夫干什么?

    林冲的父亲会不会轻功没人知道,反正林冲的轻功是跟周侗学的,所以鲁大师不会轻功也很正常。

    鲁大师不会轻功,生铁佛却是会的,少林寺自有少林独门轻功身法,虽说一条胳膊一条腿换成了铁的,轻功大打折扣,但是再怎么打折的轻功它也是轻功不是?

    是轻功,鲁智深就追不上。

    只追了几步,就发现越追越远,于是便不追,返过身来协助梁红玉去杀那几十个“少林淫僧”,这边梁红玉当然不会让白胜亲自出手去对付几十名武功泛泛的敌人,她一力承担了这个任务也是绰绰有余,等到鲁智深加入,杀起人来就更是干脆麻利,那几十名假扮和尚的金国武士尚且不知道生铁佛已经跑了,就稀里糊涂地变成了糊涂鬼。

    生铁佛亡命疾奔,铁扇公主却没打算放过他,以神识操控宝剑追在他的身后,有如附骨之疽。

    生铁佛也算是手段了得,继续狂奔也不回头,只凭听风辨器,一真一假两条铁臂反手拨打,竟将身后宝剑的数次击刺尽数拨开,愣是一下都没挨上。

    之前被宝剑刺中实属猝不及防,而此时他已经知道了这宝剑的厉害,再挡起来竟然悉数挡过。

    眼见飞剑奈何不得生铁佛,铁扇公主就急得跺脚,一边以神识锁定生铁佛的身影继续施以攻击,一边转头看向“福金妹子”,“兄弟,快!指点我刺他哪里!”

    不到万不得已,她都不想动用芭蕉扇,但是既然不用芭蕉扇,就只能向“妹子”求援。

    前文提过,就是神仙飞剑也有缺陷,缺陷就是没有剑法,如果胡刺乱砍也能刺伤砍中敌人,那么人世间的武林门派也就不用研究什么剑法剑招了。

    自打大名府之战过后,铁扇公主便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缺陷所在,更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还得依靠“福金妹子”的指点才能刺中敌人,所以此时便向妹子求援。

    不料这一次福金妹子却不再配合了,非但没有提示击刺生铁佛身体的部位,反而微微摇头道:“铁兄莫要着急,且听小弟一言,小弟认为,咱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放长线,钓大鱼……”

    “什么放长线钓大鱼?”铁扇公主急切之下,一时领会不了“妹子”的意图,便即追问。

    白胜笑了笑,没有立即回答铁扇公主的追问,转而看向祁十三问道:“那和尚前去的方向是不是祁家集?”

    眼见凶僧战败逃跑,几十名党羽尽数伏诛,祁十三此时已经对这两名公子哥敬若天人,当即答道:“恩人说得极是,那淫僧的去路正是祁家集方向。”

    白胜点了点头,这才看向铁扇公主,“铁兄,咱们何不跟上去,把那些祸害良家妇女的人渣全灭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