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道门法则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警示教育(为天明道长加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赵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道:“刚才听他们说,他们的箓职都是上三宫授的,总观也给他们分配信力么?”

江腾鹤点头:“大明天下都是道门的,当然要管他们的事,不仅管他们的箓职,各地散修世家修士也要管。唔,算起来,龙安府散修每三年一次的授箓大比就要开始了,你这位道门行走要准备忙了。”

“哦?”赵然顿感好奇:“授箓大比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

江腾鹤懒得费口舌,解释的任务交给了魏致真,保宁府的道门行走欧阳谷、都府的道门行走李腾信都是老江湖,各自寻了个安静的所在打坐修行,只裴中泞和赵然一样都是新任行走,饶有兴致的听魏致真讲解。

修士修行到了相应的境界,就可以通过授箓仪轨来获得箓职,箓职就是神职,有了箓职,修士才能沟通上天,借用天神之力。

授箓仪轨是需要消耗修行资源的,除了大量灵药、灵果、灵酒、灵食、符箓及其他材料之外,还需要消耗一笔信力,没有信力的贡献,授箓仪轨是无效的,是换不到箓职的。

修道者没有箓职,就无法借上天神力为己用,至少在符法这方面就是一块空白,体悟天地也好,单纯斗法也罢,就如一条腿走路,怎么可能走得稳,走得快?

可大明天下的信力都在道门手中,散修、世家该怎么办?难道不修行了么?当然不是,按照已故楼观上代祖师卢长老的话来说,道门把肉都吃了,不让天下散修和世家喝点汤,难道等着别人掀桌子吗?

因此,各地馆阁每三年或五年不等,都会拿出一笔信力来,专门为散修和世家授箓,给散修和世家一条可以不断向上修行的道路,以稳定天下修士之心。

当然,道门也不可能予取予求,不是说你散修具备了相应境界的修为,我就给你授箓,除了信力宝贵之外,还有其他原因,至于什么原因,就只能意会而不能明言了。

具体到华云馆,大概每三年拿出三个名额来,专供散修受箓。龙安府的散修门派有五个,世家有十二个,此外还有不少独门独户的散修,其中有受箓需求的不在少数。

那么多人想要受箓,名额却有限得很,箓职给谁不给谁呢?

道门对此有成例在前,也有几条公认的规矩,人品德行是其中之一,侍奉道门是否尽心,过去有没有响应道门的号召做过过力所能及的事……等等,都在考量之内,当然,上述标准是很难判定的,所以在相同条件下,大多采用斗法比试来选出受箓的人选。

这套规矩其实是很模糊的,按赵然的理解,只有粗略指导性意见,却没有具体实施细则。怎么评判?怎么选择?全由道门说了算。

赵然问:“那我这道门行走应该做什么呢?刚才老师说,接下来我得忙活……”

魏致真道:“这就是你的事,你不忙活谁忙活?”

“大师兄这是什么意思?是说这事儿由道门行走来决定吗?”

“不错,受箓的人选由你来决定,到时候上报长老堂,只要说得通,就可以给你上报的人选授箓。”

赵然闻言有点惊了:“大师兄,我这道门行走权力那么大呢?这个是不是有点过了?”

魏致真道:“没有这点权力,你以为区区一个黄冠境修士,能为散修门派和世家尊重?真以为挂个道门行走的名号就能通行天下而无碍了?真当散修界无人么?”

赵然点头:“师兄言之有理。”

虽说赵然表示懂了,魏致真却怕他理解不透彻,于是干脆举例说明:“就好像咱们华云馆几年前的上一任道门行走,实力实在太弱,看他们斗法能让你郁闷到吐血,这样的道门行走谁会尊重?长老堂不得不让他兄弟二人互相帮衬着一起行走,可依旧不够看的……”

赵然问:“大师兄说的是卓家两位师叔?”

魏致真皱了皱眉,语重心长叮嘱赵然:“小师弟,你以后说话一定要谨慎啊,须知祸从口出,这么指名道姓的说卓家两位师叔,是很不合适的。今后说话时还要委婉一些才是。”

赵然捂脸:“知道了师兄,以后师弟我说话的时候一定注意。”

魏致真又叮嘱旁听的裴中泞:“裴师妹,今日的话听过就忘,我这师弟性情耿直,有什么说什么,容易得罪人。但他都是无心之失,还请师妹谅解。”

裴中泞捂嘴轻笑:“知道了魏师兄,今天的话,我肯定不会到处乱说的。”

魏致真点了点头,续道:“就像我说的,卓家两位师叔实力那么弱小,凭什么能让散修界令行禁止?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原因就是能够决定受箓人选,说白了,这是道门给外出行走的馆中修士撑腰。”

赵然道:“那我要是选出来的人,不合适呢?”

魏致真道:“没什么不合适的,对于咱们华云馆来说,只要给出这三个受箓名额,让三名散修受箓,给龙安府地界上的散修门派和世家们一个向上的希望,这就足够了。当然,除非你挑选恶名昭彰的凶徒,又或者明显有失公允,那又当别论,相信师弟你也不至于此。”

赵然对此极为好奇,打破沙锅问到底:“收好处算不算?”

魏致真道:“这帮散修不是那么好招惹的,你这边收了东西,那边被人告上长老堂,到时候可别说师兄没提醒过你。我记得你曾经协助裴师妹的兄长擒拿过保宁府衡福馆出身的两位修士,是不是?”

赵然点头应“是”,裴中泞在旁边抢答:“我知道!是左云风和黄腾松师徒!我家兄长曾经跟我详细说过的,他们几个低阶修士联手,将一位大法师和法师擒拿归案,那一战当真是了不起!”

魏致真不屑道:“那对师徒也是修为不堪,拿下属于正常,谈什么了不起!知道他们为什么被赶出衡福馆吗?就因为黄腾松身为道门行走之时,收了散修的重贿,几年后被人家揭发了,把他老师左云风都牵扯了出来。此事当时在整个川省都闹得沸沸扬扬,引起了散修门派和世家的极大不满,因此被扫地出门。”

赵然心道,这个处罚还真是重啊……

刚想到这里,就见裴中泞满是担心的看着自己,轻声道:“赵师兄,魏师兄说的事情,你一定要留神啊,若是当真缺银子,就跟师妹我说,我这里还有些私房钱……”

赵然顿时一头黑线,整个人都不好了,没好气道:“裴师妹,我是那种人吗?”

魏致真和裴中泞一起摇头,表示赵然的确不是那种人,赵然刚舒了口气,两人又分别补充:

“师弟,真的要注意啊。”

“赵师兄,我这里还有三百两银子,现在就给你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