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里表世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八十六章:灾民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在拥有特殊力量的5级世界,一国气运是很重要的,国家强盛,气运镇压之下就国泰民安,国家衰落,妖魔鬼怪纷纷出世,就仿佛电影“倩女幽魂”里那般,在国家衰亡时连妖怪都能当上国师,将满朝大臣吃的只剩人皮。

    现在,龙脉被斩断后中国迎来了一场旱灾,从西安到宝鸡、咸阳、渭南、铜川……可以说整个关中地区笼罩在一片炙热之中,原本就是8、9月份最炎热的时日,不知为什么,变得比往年更热一些,而且先前数个月就滴雨未落,现在热量袭来,立刻陷入了最严重的大旱。

    地表温度绝对已经超过40度了。

    满是深深裂纹,仿佛布满无数伤痕的焦土上,看不见一根青草,井水干涸江河断流,树木早就被剥光了树皮,在炎热下干成枯材,大地没有一星半点的绿色。

    没有食物,人们还可以吃树木草根,吃野菜吃观音土,没有水怎么办?

    一处处乡村看不见一丝炊烟,满是破败荒凉的死气,乱坟岗中到处是新埋的黄土坟堆。既然活不下去,那就逃,背井离乡去找有水的地方去。一群群农民在旱灾下从家乡走出,在炙热的空气中,在烈日的暴晒下,在这荒芜的焦土上跋涉着。

    李二黑拄着棍子,艰难的行走着,他只觉得嗓子好像冒烟,舌头伸出来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却没有一丝唾液,脚底板在行走时早已经磨出了血泡,火烧火燎。

    他是李铁柱的第二个儿子,现在大旱无水,为了活命也不得不离家出走了,他的哥哥李大黑挑一根扁担,气喘如牛,从胸膛中扯着呼啦呼啦的声音仿佛破风箱,扁担一边正坐着两人的老娘,至于两人的父亲已经在逃难路上因为争水死掉了。

    兄弟两的老娘50多岁,但这个时代50多岁的农村妇女就仿佛未来7、80岁的老人般衰老,她脑袋上戴着一顶斗笠遮挡太阳,身材瘦骨伶仃估计还没有60斤重,蜷缩在担子挑的破竹筐中,另一边筐里放一些破烂家什的行李。

    这个老妇人一辈子在土地上劳作,安分守己,从来没想到都土埋脖子会有背井离乡的一天,看着道路上因为大旱不得不逃命的流民们,背着包的,拄着树枝的,同样挑着担子的,还有推独轮车的,一个个面黄肌瘦有气无力的样子,每个人脸上都是毫无表情的面孔,浑浊的眼睛。

    背井离乡,变成流民,可以说九死一生,但留下家乡也是死,不知是谁传播的消息,秦始皇复活了就在骊山,有始皇帝在,就能救出受苦的黎民百姓们,这些人也在心中多出了一丝生的希望。

    道路两边散落着倒下的尸体,一具具尸体干瘪缩水,被太阳暴晒成如同腐朽树根的干尸,烈日暴晒下行走的流民们不时有人倒下,看到这一幕这连名字都没有的李家兄弟老娘,只想掉眼泪,但在大旱中3天来只喝下两小口水的她根本哭不出任何眼泪,只得不断抹着干涸的眼眶。

    “扑通!”

    正在挑担的李大黑,突然脚下一软摔在地上,两只筐子歪倒了。

    “老娘!”

    李大黑挣扎着爬起来,旁边的李二黑也连忙扔开棍子,扶起甩出去的老娘,这个老妇人睁开眼,看到两个儿子枯瘦的脸,干裂的嘴,干涸仿佛枯井的眼睛再次变得湿润了,她吃力的说道:“儿啊,娘不行了,把我丢在路边吧。”

    “娘,你说什么!听说始皇帝就在西安,我们会把你活着带到西安。”

    “儿啊,娘不想你们给我这一把老骨头陪葬,没有水了,怎么能活着走去西安。”

    “这里还有水,还有半囊水。”

    李大黑取出一个干瘪的皮囊塞在老娘手中。

    “娘,喝。”

    “儿啊……”老妇人抓着皮囊,浑浊的泪从眼眶流出在脸上冲出了两道沟壑,她连忙伸出舌头将泪水舔入口中。

    这是水,不能浪费。

    路过的流民有人看到这老妇人手中抓的皮囊,毫无神采的眼中闪烁出了狼一样的光芒,但见李大黑和李二黑两个人也算身材高大,孔武有力,只得熄灭了抢夺的念头。

    “哥,让我来。”

    “我来,等我不行了你再来。”

    李大黑咬牙再次挑起胆子,摇晃着上路,他只觉得无论双脚还是肚子里,都在火烧火燎,整个人似乎要燃烧起来,先前吃下去的一点麦麸玉米磨成粉做出的粗粮面饼,早就消化的一干二净,更要命的是半天多滴水未沾,又挑着担子行走,已经到极限了。

    挣命般的走着,他也没有一点点力气去关注筐中的老娘,只想在力气耗尽之前多走一点再让弟弟孙二黑接去,兄弟两活着将老娘带到西安。

    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听到远处的流民传来一阵惊呼。

    “水,有人在发水!”

    “水?”

    大旱之下最珍贵的无疑是水!立刻那些渴的几乎发狂的流民们,从身体中都涌起了一些劲力,红着眼睛加快脚步,有人甚至飞奔了起来。

    “水?哥,有水!”

    李二黑只觉得难以置信,不过这么多人都开始疯狂,总不能是假的吧,他连忙激动的看向老娘:“有救了,老娘我们有救了。”

    竹筐中佝偻的老妇人蜷缩成一团一动也不动。

    他的心中涌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李大黑也连忙将担子放下,颤抖的手伸向自己的老娘,扶起了歪斜的脑袋。

    枯黄的面孔,红肿的眼眶,这个死去的老妇人瘦如鸡爪的手中,紧紧抓着装水的皮囊,原本干瘪的皮囊居然变得鼓了起来。

    “娘,娘……”

    人已经死了,活人还要继续,兄弟两将老娘埋在路边,垒出了一个黄土堆,一步三回头的向人流涌往的地方赶去。

    一处棚子外挂着一个幡,上面写了三个大字:

    “饮水点”

    穿黑袍的男子站在棚子内,面前是几个装满净水的大缸,外面的流民们捧着皮囊,或破碗,走上去满满舀上后立刻伸头狂饮。

    这个男子当然就是琰罗,准确说是“秦始皇”。

    关中大旱,事实上从清朝末年到军阀混战到民国时期,到处都是各种灾难,饿殍满地,如果缺少粮食,秦始皇再有能力也不可能救流民,但缺水,金木水火土的五行之力中就包含“水”,做为皇帝也有人皇的责任,他在这里设了一个补水点,给流民们发点水,让他们能活着走到西安。

    当缸中的水舀尽,他就用水行之力,制造出水流将缸满上。

    “仙人,仙人来拯救我们了!”

    一个个流民对琰罗磕着头。

    “娘啊,你为什么不等一等再死……”

    李大黑和李二黑看到这大缸中的水,牛饮了一通后,看看半满的皮囊,兄弟两终于能哭出眼泪了,泪雨磅礴。

    “还是不行。”

    琰罗心中暗暗的盘算,他哪怕在这里设立一个补充水源的地方,又能救多少人?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一场旱灾的源头才行。

    另一边,本体与分身意识相通,已经下令五行盟行动起来,准备全力收容和救济流民,虽然西安也遭了灾,但由于前半年兴修水利,加上西安原本就八水环绕,水源充足,在特斯拉帮助下又建造了一个水库,所以城市的水暂时还不缺乏。

    另外要不要让秦始皇用信仰之力修炼?

    这些流民在死亡之际被救活,产生的感激和崇敬,这一种精神上的力量,比当初白莲教招收信徒收集的香火愿力多的太多了,一旦采用白莲观音经上的手段恐怕短时间就能弄到大笔信仰之力。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