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伊塔之柱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目标的下落与星门延期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两天。

    灵魂指纹的队伍已开始紧锣密鼓地为比赛进行准备——包括安排对策、调查对手、磨合训练,连方鸻也拿到了一份关于自己对手的情报——那沉甸甸的几页纸上全是关于六大公会的参赛者、当然还有一些小有名气的潜力‘黑马’的信息。

    表单上细细密密地标注出了这些人的技术特点、强项,甚至是所属队伍的风格,不过方鸻看了一下,上面几乎没有自己认识的人。也就是说大公会的一线新秀几乎全部不在这张列表上,甚至也有可能不在正赛的人员名单之中,只是他收起表格,并不意外。

    他想起苏菲不久之前说过,银色维斯兰之所以关注这场表演赛,其实是因为南境的局势,而非比赛本身。其他公会想必多半也是如此,对于它们来说大陆联赛是一个选秀的舞台,而非竞技之地。

    他其实怀疑奥丁让自己来参加这场比赛,也有这样的考量。

    只是不知道军方究竟有没来参加这场比赛,这也无从而知,毕竟星门港方面的行动一般不会公之于众。

    但相较起比赛而言,方鸻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

    上午他与其他人共同完成了训练之后,才找到灵魂指纹,表示自己要离队半天。灵魂指纹听了,不由微微皱起好看的眉头来,虽然下午是自由活动时间,但比赛将近,她并不希望队员在这个时候离队。

    她正准备问方鸻有什么理由,可正是这个时候,才看到木蓝和鹰嘴豆急匆匆从外面走进来。

    “学姐,有人找艾德。”

    “什么人?”

    鹰嘴豆脸色十分古怪,忍不住多看了方鸻两眼:“是、是苏菲小姐。”

    “苏菲?”灵魂指纹愣了一下,才想起这是谁:“银色维斯兰的那个小公主。”

    一旁木蓝大有深意地点了点头。

    灵魂指纹这才回过头来,问他:“你离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其实不全是,不过方鸻还是点了点头,毕竟背后的原因一时也难以说得清楚——而且他也不打算告诉外人。

    灵魂指纹却显得有点好奇:“那是你女朋友?”

    方鸻闻言差点一口水把自己呛死,不由大声咳嗽起来。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怪模怪样的干什么?”灵魂指纹皱着眉头道,但她还算通融,毕竟也是过来人,于是答道:“去吧,但入夜之前必须归队,艾德,你虽然不是我们Ragnarok的人,但我希望你一样可以遵守队中的纪律。”

    方鸻点了点头,每个队伍皆有自己的规矩,他既然在队中,就不会例外。请假离队,其实也实在是不得已为之,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而这件事还在他答应奥丁之前。

    灵魂指纹见他答应,也不再阻拦,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只是方鸻走后,木蓝却一脸神秘地靠过来:“学姐。”

    “干嘛?”

    “艾德他居然认识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你不好奇吗?”

    “我好奇什么?”灵魂指纹看着对方,问道。

    “那可是苏菲,不是吗?”

    “那又如何?”

    木蓝和鹰嘴豆忍不住互视了一眼,心想领队真是正经得过头了,Ragnarok虽也是十大公会之一,但他们是分会成员,而银色维斯兰那位小公主却是银色维斯兰总会的新秀。

    那可是明日之星,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前往第二世界,踏入顶尖选召者的行列。

    而那个行列之中,正有他们会长奥丁的名字——

    那可是第二世界啊,他们只能偶尔奢望一下的事情,而就算是他们面前这位Ragnarok的资深成员,他们的学姐前辈,其实也从未前往过第二世界。第二世界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名词。

    “可艾德怎么会认识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

    “他之前还说见过会长,难道他真是会长亲自引荐的?”鹰嘴豆忍不住说道。

    “不然呢?”灵魂指纹皱着眉头看着这两人。

    “学姐你真相信他的鬼话?”木蓝忍不住一拍额头,叹气道:“会长一年也有推荐好些青训营的新秀,总不会人人都见过他吧,事实上真见过会长也只有那些核心成员而已。”

    倒是鹰嘴豆忽然说了一句:“说起来我总觉得艾德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木蓝翻了个白眼:“鹰嘴豆你看谁都眼熟。”

    鹰嘴豆闻言也哈哈一笑,也不以为意。

    ……

    而方鸻出门一路来到大厅,首先便看到抱着长戟、杵在那里的茜,她似乎精神好了不少,正仰着头看着旅店的天花板出神。而他又左右张望了一下,才看到苏菲坐在一边,正向这边招了招手。

    “艾德,这边!”

    “苏菲小姐,你们来得可真快。”

    苏菲笑而不答,看了看四下:“Ragnarok可真有钱,住在这种地方。”

    方鸻心想你们银色维斯兰的队伍不也住在这里,只是你和茜独自行动而已,否则恐怕也是在这里入住。他才问了一句:“你见过银色维斯兰的人了吗?”

    苏菲点了点头,笑眯眯地:“当然了,我可是他们的领队。”

    “啥???”方鸻一脸问号地看着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

    “本来银色维斯兰的队伍是另有领队的,”苏菲这才答道:“不过公会考虑到我在这附近,于是干脆便委任我了,反正我也有带队的经验,所以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可是对手了。”

    方鸻不由无语。

    倒是一旁茜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方鸻总觉得自己再开口,这位公主殿下就要开始从自己身上套情报了,于是赶忙岔开话题:“苏菲小姐,其他人呢?”

    “其他人已经到了,当然包括那位你心心念念的舰务官小姐,”苏菲大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我们待会就去与大家会合,对了,我比你们早入城两天,那件事也有眉目了。”

    方鸻闻言一怔,连对方的调侃一时也忽略不计了,连忙问道:“查到消息了?”

    苏菲点了点头。

    方鸻神情严肃起来,毕竟他前来梵里克,最紧要的一件事情其实并不是参与大陆联赛,而是眼下这件事情——调查那个从冒险者公会离开,前往南境的官员。

    对方在戈蓝德的冒险者公会之中调走了关于艾缇拉小姐的弟弟的雇佣者的信息,从那之后便销声匿迹,他们得到的最后消息,便是对方前往了梵里克。

    那之后线索便在此断绝。

    方鸻之前在与苏菲讨论拜龙教、龙火公会与阴影王座的事情时,也顺带将这件事告诉了对方,因此在他们之前,苏菲便先一步进入梵里克,开始着手于调查那个官员的下落。

    “找到他了吗?”方鸻这才问道。

    苏菲摇了摇头:“边走边说吧,否则一会让人看到你和我在一起,又是谣言满天飞了。”

    方鸻一愣:“什么谣言?”

    苏菲脸一红:“废话真多,走就是了。”

    于是便让茜拽着一脸懵逼的后者,从旅店大厅走了出去。

    离开旅店,苏菲才自己调查的前因后果详细说了一番,原来她之前按方鸻吩咐,把拜龙教在南方活动的信息传达给了星门港方面。而星门港方面虽然一时无法直接介入南境,但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干。

    事实上他们将一部分情报,通报了戈蓝德的工匠总会与冒险者公会,所以在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抵达梵里克之前,冒险者公会的高层其实已核查过消息,发现确有此事之后,开始介入调查那个官员的下落。

    方鸻听到这里之后,才问道:“所以调查有结果了?”

    苏菲点点头:“一般来说,冒险者公会的高层不会无缘无故离开戈蓝德,那个官员其实是以公干的名义前往梵里克的,因为备过案,所以查他的下落并不困难。”

    方鸻忽然反应过来:“公干?你的意思是他原本还打算返回戈蓝德。”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想错了,对方前往南方根本不是为了躲避他们,而是为了别的什么事情。

    “的确如此,”苏菲看了他一眼:“你们保密做得很好,那官员应当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露了马脚,他原本还打算返回戈蓝德的。”

    方鸻闻言一窘,他们哪来的什么保密工作,甚至连调查拜龙教这件事,也是在艾尔帕欣临时起意而已。

    不过或许也正是这种临时起意,才让对方全无察觉。

    他沉吟了片刻,很快找到问题的关键:“那么那官员前往梵里克,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聪明,”苏菲再欣赏地看了他一眼:“现在掌握的信息是,对方来梵里克应当是为了和一个人会面,从冒险者公会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个人只有一个代号‘永生者’。”

    “又是永生者。”方鸻皱起眉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了。他又问:“冒险者公会掌握了这么多信息,想必应当已经把那个官员找到了吧?”

    “那你可想多了,艾德。”苏菲答道。

    方鸻闻言意外地看着她。

    “对方离开戈蓝德虽有报备,但这不意味着他一举一动皆在冒险者公会监视下,事实上对方相当谨慎,在梵里克的落脚点也非常隐秘,”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说到这里,卖了个关子:“不过嘛……”

    “不过?”

    “不过银色维斯兰也不是吃素的,”苏菲答道:“因为有星门港方面的参与,所以我们公会也刚好可以介入其中,我利用公会的线找到了这个人的落脚点。”

    方鸻不由看了对方一眼,觉得自己这一路南下调查拜龙教以来最明智的决定,便是让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参与其中。

    若没有她的话,无论是军方还是冒险者公会,亦或工匠总会,皆不可能如此容易地介入其中,更不用说调动银色维斯兰——只不过虽然这是在调查邪教徒,但还是让方鸻有一种公器私用的感觉。

    只是苏菲看他神色,便开口打断他:“这可不是为了帮你们,艾德,这是《星门宣言》的约束。”

    方鸻一愣,随即才点了点头。

    苏菲这才继续答道:“对方在寒鸦街七十四号有一处私产并未公之于众,通过我们的人的调查,我发现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到那个地方‘小住’了。而且每一次皆是以公干的名字,停留的时间长则半年,短则两三个月。”

    “而且每一次皆是在秋夏之交。”

    方鸻听了这句话,不由感到有点耳熟——他忽然记起自己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么一段话,那是天蓝描述那位黑山羊商会的会长时说过的近乎同样的话。对方每年会到旅者之憩小住,同样皆是在秋夏之交。

    但黑山羊商会的会长卢恩-林修斯他们非但见过,而且在多里芬还与他们并肩作战过,即便是从时间上来看,也不太可能与这个官员是同一个人。

    方鸻不由心想这个时间或许是另有巧合,还是这个时间段本身便具有一定含义?

    他想了一阵,才问道:“对方现在就在那个地方?”

    苏菲颔首:“我也是昨天才得到消息,所以你来得刚好——”

    “你是说我们去抓住那个官员?”方鸻不由有点意外,若是没有冒险者公会、工匠总会和星门港方面介入的话,他当然不作他想,无论如何也要抓住这个潜在的拜龙教官员。

    可眼下还轮得到他们出手?

    苏菲却摇了摇头:“不然你以为呢?现在南方的情势正紧张,我们银色维斯兰的势力范围也不在这个方向,能动用的眼线已是全部实力,否则调查一个南方的局势,还需要我亲自来一趟?”

    方鸻心想你亲自来南方不是为了完成奥尔芬双子星的交易么?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讲,而且苏菲说得也有一定道理——毕竟这件事本来也是他与艾缇拉小姐一直在追查,当仁不让。若真让星门港介入,有些事情他反而不好插手。

    “那我们现在就去?”方鸻问道。

    苏菲点点头:“等和其他人会和之后,对方应该还不清楚有人在调查他,眼下正是最好的机会——”

    “那么大家在什么地方?”方鸻这才问。

    “尖塔广场。”

    方鸻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前方那座入云的尖塔。

    ……

    “哈哈哈!”

    艾小小躺在长湖旅店双人间豪华的大床上,正大笑三声。

    她穿着睡衣,也不顾雅观不雅观,一下从床上翻过身来一脸得意地看向不远处的唐馨,正把手中的光页向对方晃了晃,一脸活灵活现的小表情:“当当当,看到了吗?”

    “糖糖,真是天助我也!”

    说罢又笑得在床上滚来滚去。

    唐馨没好气地看着这死丫头:“你就高兴吧,最好永远呆在这个地方,永远也回不去了。”

    “那怎么可能呢,”艾小小开心道:“这上面说得明明白白嘛,只是延期而已,延期一个月,哈哈,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去奥述帝国看看呢?”

    唐馨一巴掌拍在她额头上:“你没发烧吧,延期一个月,马上开学了。”

    “怕什么,这是不可抗力嘛,不可抗力。”

    艾小小嘴上如此说,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大抵就是听说学校关门那种高兴。

    但唐馨叹了一口气,与这个脑袋里面空空如也的小姑娘不同——也与她那个同样脑袋空空的表哥不同,她固然一贯对于星门之后的世界没什么太大兴趣,但对于自星门时代以来的一套规则与制度却十分了解。

    她知道观光客的由来。

    艾塔黎亚观光客制度的诞生,其实便是为了扼制当时愈演愈烈的偷渡现象,并由此形成了一套严密的条文。在规定之中,星门港的旅客的进入日期与回归日期历来是十分严格的,可以说这么多年来,从来没听说过旅客归期误的事情发生。

    这样的事件,可以说已经算是十分严重的事故意外了,也只有自己这好友还笑得出来。

    不过唐馨其实也没想太多,毕竟星门港存在了这么多年,是有过一些丑闻,但从来也没什么真正的大事故发生过。唯一算得上严重的,大约也只有几年前那次偷渡者事件了。

    但艾小小显然没察觉她的烦恼,还笑嘻嘻地说道:“糖糖,这次你可以安心陪我看比赛了吧?”

    “你就关心你的比赛吧,”唐馨没好气道:“当心别笑断气了。”

    但艾小小还没笨到家,总算是察觉出不对来:“糖糖,你好像有心事啊。”

    “是啊,看到自己的好朋友没脑子成这个样子,是很难开心得起来。”

    “嘻嘻,”艾小小毫不在意地一笑:“才不是这个原因,你是不是在担心伯父伯母?”

    这话显然说中了唐馨的心思,忍不住一皱眉头,她的确一直在担心自己的父母,自从进入艾塔黎亚之后一直便没联系上过对方。

    艾小小也认真起来,安慰了一句:“放心好了,没事的。”

    唐馨点了点头:“你那边呢,也没联系上?”

    艾小小摇摇头,毫不在意:“还没呢,不过正好,这样一来我们不就自由了吗?”

    唐馨才刚刚有些感动,闻言便立刻烟消云散。

    她只没好气地看着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