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巡狩万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三藏,悟空~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声音落下,无论在明在暗,气氛尽皆变得一片凝滞,孙悟空看着眼前的一幕几乎目呲欲裂,握着长棍的手掌因为愤怒和过于用力而暴起了一根根的青筋,楚烈心中叹息一声,双目微阖,心中除去手中长剑之外再无半点杂念,尘封剑鞘之中的圣剑剑锋之上,一抹极致的锋锐之气无声浮现。

若真到了那种情况,便也只能拔剑。

而在同时,那漫天无边无际的天兵天将也一个个摒住了自己的呼吸,手掌或是握在了兵器之上,或是掐起了法术灵诀,一张张弓弩更是已经张弓搭弦,箭锋直指那清俊的僧人,瞪大了双目,不敢眨一下眼睛,李靖胸膛中的心脏也高高悬,五指死死扣在了玲珑宝塔之上,只有那‘观世音’依旧眉目平和,再度含笑发问道:

“如何,金蝉子?”

“你可是要违逆佛祖法旨?”

一片死寂之中,那青石之上的白衣僧人缓缓起身,只是这一个动作,漫天的天兵天将尽数朝着后面暴退了数十米,天地之间霎时间亮堂了许多,而那僧人却似乎毫无察觉,面容平和,朝着天空之中的众神缓缓合十行礼,道:

“阿弥陀佛……金蝉子,谨遵我佛法旨。”

“呼~”

天空之中,那些天兵天将松了口气的声音几乎要形成一股劲风,而在暗处,孙悟空眼中最后的一丝侥幸也随之烟消云散,双目冰冷地俯视着下方,衣袍之下的肌肉缓缓绷紧,森寒道:

“楚烈,等一会儿,你配合俺老孙动手。”

“只消元神归位,这些杂兵,俺老孙一个人便料理个干干净净。”

楚烈微微颔首,双目睁开看着下方,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好。”

外界,僧人缓步朝着一旁让开,露出了一个被压在了这五指山下的身影,禁闭双目,却也有一股骇人的妖气弥漫,‘观世音’双目缓缓瞪大,看着那身影以及其上萦绕不去的灵性,露出了一丝贪婪之色,面上却平和慈悲,朝着李靖道:“阿弥陀佛,李天王,这五指山上有灵山法帖,非我佛如来之力不可揭开,我先去揭开这法帖,天王再去将那猴子肉身取了。”

李靖微微一愣,随即便也笑道:“原来如此,想必檀越功德佛也是因为如此,才说要有如来佛祖法印,之前许是我等误会,菩萨自去揭开就是,我等布下大阵,只一瞬就能将那妖猴擒拿。”

“阿弥陀佛,如此甚好。”

‘观世音’道了一声佛号,踏着佛莲朝着五指山飘去,往日里是为了考验取经人的诚心因而将那法帖置于山巅,此次却是单纯为了镇压孙悟空的一身本领,因而那佛印直接就在孙悟空左右,‘观世音’立于这法帖左右,右手缓缓抬起,手中绽出了明亮刺目的金色光芒,那道法帖受这光芒一激,同样绽出流光来,逐渐从那岩壁之上缓缓剥离出来。

李靖微微瞪大了双目,眸子里面浮现出了一丝狂喜之色,而孙悟空则是攥紧了手中长棍,道:“楚烈,看好了,你我等法印揭开时候,一齐冲出!务必要将俺的身躯夺回!”

“好。”

那一道佛印法帖最终彻底的剥离了墙壁,‘观世音’眼中浮现了贪婪之色,而李靖则是已然怒喝出声,身后天兵天将灵韵波动同归于一,布下了天罗地网,而孙悟空和楚烈即将跃起,天下之间众生百态几乎在这一刻得到了最为淋漓尽致的彰显,然而就在此时。

‘观世音’的身子却猛地一颤,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直接朝着后面倒射而出,砸在山岩之上,那力道竟无有一丝外泄,尽数倾泻在了其四肢百骸之上,忍不住张口咳出了大口的鲜血,凄厉怒喊道:

“金蝉子!!”

孙悟空身子猛地一颤,双目瞪大,在那烟尘之中,眉目清俊的僧人站在五指山之前,脊背挺得笔直,双目平静。

“佛前金蝉子,早在数万年前灵山法会之上便已死,我名唐玄奘……”

“金蝉子答应了,我唐玄奘不答应!还要多谢你揭开了悟空的封印……观世音……”

眉目清俊的僧人嘴角噙着一抹浅笑,只是身躯之上却逐渐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暗金色佛经,一个个放着光芒,几乎是要纂刻入了骨肉之中,‘观世音’勉强从那恐怖的一拳之中恢复了些理智,看着浑身上下被如虫蛊般的经文纠缠的僧人,寒声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唐玄奘……好好好,你当年跪在我佛身前,苦苦祈求了三年春秋,原来便是为了今天!!身披如来光明经,你竟也敢与我佛为敌,不怕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

清俊的僧人轻笑两声,双目似乎看到了过去的万年,看到了那个顽劣不堪的猴子,惫懒不堪,肥头大耳的二弟子,和那沉默寡言的沙和尚,略带怀念苦涩地道:

“弟子尽皆殒命,我这做师傅的却无能为力,早在万年前,我就已经死了。”

“死的干干净净,不过是为弟子挣得一线生机,苟活于世罢了。”

“你……放肆!”

‘观世音’脸庞浮现忿怒之相,单手竖起立在胸前,嘴唇微张开始以极快的速度默念经文,双目之中满是残暴戾气,而伴随着他的诵经声音,唐三藏的身躯猛地一颤,浑身三万六千经文同时大放光明,脸上再也维持不住那种平和的神色,猛地半跪在地,面庞狰狞,低低惨叫出声。

“李天王,尽管动手,唐三藏现在就是个废物!当年孙悟空依旧被紧箍咒困地死死的,何况是他一个和尚,现在他每每动弹一下就如同入了一次十八层地狱,再无还手之力!”

“这……”

李靖看着那清俊僧人痛苦挣扎的神色,随时敌人,心中却忍不住叹息一声,被紧箍咒困住的孙悟空他也见过,知道‘观世音’所言不虚,朝着前方微微一摆手,身后天兵天将擂鼓壮威,缓缓迫近,道道流光化为锁链,彼此交错连接,呈现天罗地网之势朝着那压在峰底的孙悟空笼罩过去。

锁链碰撞之音不绝于耳,漫天的黑云压下,天罗地网布好,其上纠缠有无尽雷光,彻彻底底朝着那山脉之下的身影迫去,这一幕李靖曾经见过,那一次桀骜不驯的齐天大圣以前所未有的光辉闪耀在了四方天界之中,可传说毕竟会迎来落幕。

“全体天兵天将!”

胸膛之中最后还有余温的血液令李靖猛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十万天兵停驻,托塔李天王微阖的双目猛地睁开,已经死寂了不知多少年的眸子之中再度暴起了令人恐怖的寒光厉色,那是大地仙神纵横之时,一方军神的桀骜,那是曾为救王命,以人之躯杀神夺药的猛将气魄,那是一个埋葬的梦想,最后的光辉,昂首怒喝道。

“以斩仙戮神之阵,全力出手!”

“让我等以最壮烈的方式,送齐天大圣孙悟空,归墟于此!”

天兵天将气氛微微凝滞,但是转瞬之间,一抹光辉便从李靖手中亮起,随即以堪称疯狂的速度朝着四面八方涌去,绵延数十里的黑云瞬间被这刺目的光芒所完全占据,每一个天兵天将心中都涌现了一种复杂而雄壮的感觉,那是亲手终结一个传说,终结一个神话一个时代的复杂,亲手参与时代变更那种壮阔之中的雄壮。

“孙悟空!”

李靖看着那蛰伏在山崖之下的身影,高声喝道:“齐天大圣!”

“一路走好!”

十万天兵在同一时间出手,看成是浩瀚的灵力波动搅乱了这整个世界的法则秩序,光芒强悍到了极限,却变得异常温柔,温柔却坚定地向五指山吞噬而去,李靖心中莫名浮现出了些许遗憾,可是就在此时,一道已经被折磨地跪倒在地的身影却猛地跃起,几乎是瞬移一般,直接出现在了那恐怖的光辉之前!



狂暴的光芒瞬间照亮天地,被楚烈按住的孙悟空身子骤然僵硬,呆呆看着那熟悉的身影在光芒之中,却一步不退,嘴唇张开,隐隐有如野兽獠牙般的尖锐探出。

“唐玄奘,你在找死!!”

‘观世音’猛然尖叫出声,随即直接捏出了一道法印,梵音唱诵之音骤然大作,僧人身躯之上三万六千经文猛地大放光明,如虫般扭曲不定,可是哪身影却如同是双脚生根了一般,死死地钉在原地,一座金身虚幻佛像笼在他的身躯之上,将他已然无力的身躯支撑着站在原地。

可支撑着他的,又岂是这区区的佛陀金身?

“咳咳咳……看起来,成功了啊……”

僧人的双目已经茫然,只是嘴角却浮现出了快意而纯粹的笑容,身上佛陀金身猛然大放明光,强悍至极的力量甚至在瞬间将处于脱力的十万天兵骇地动弹不得,就连身上的那刻满了周身的佛经也被瞬间压制。

他是如来弟子!

他历遍千百劫难!

他是一方佛陀,得享数万年香火不绝!

他是唐玄奘,

不是金蝉子……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音从那佛陀金身之上传来,李靖神色微怔,随即便不敢置信地看到那金身之上瞬间被密密麻麻的裂纹占据,一滴泪水从金身脸庞滴落,下一刻,伴随着清脆的声音,整座佛陀金身瞬间崩灭,数万年香火化为了澎湃的力量,灌入那僧人身躯之中,回身双掌重重按在了五指山上。

“保护弟子,将弟子带离绝境……也是作为师父的职责……”

“悟空,这一次换为师来保护你了……”

轰!

整座五指山瞬间狠狠颤抖了下,这以如来法力凝聚的巨山缓缓开始崩塌,而李靖看着那毫无半点遮掩的背影,眼中浮现出了一抹肃杀,怒喝道:

“攻击!”

轰轰轰!

天罗地网之中,一道道凝实的流光激射而出,朝着那并不宽阔的背影射去,唐玄奘的身躯猛地颤抖了几下,但是按在了五指山之上的十指却越发用力,带着旃檀功德佛的全部力量,猛然怒喝一声,这如来的绝学杀招瞬间崩灭成了无数的齑粉,清俊的僧人浑身经文再度开始流转,探手将孙悟空的身躯抱起,随即朝着东方直接抛出,强悍的佛力涌入,孙悟空的身躯朝着他数日前察觉的方向激射而去,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咳咳咳,悟空,接下来,交给你了……”

噗呲!

一道恐怖的流光在瞬间贯穿了他的身躯,僧人嘴角的轻笑骤然僵硬,被楚烈按住的孙悟空身子狠狠地颤抖了下,而那激射而出的‘齐天大圣’也在瞬间消失不见,楚烈不知为何,刚才本能觉得不能让孙悟空现在出去,但是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必拦着了……

楚烈叹息一声。

现在,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也无人能够杀地了他。

处于绝对暴怒状态之下,拥有旃檀功德佛万年香火的齐天大圣。

下方的唐三藏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崩碎金身之后,他已经重又变回了那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和尚,只是啊……又不知多少次想起了过去……

他在盘腿读经,悟空与八戒在胡闹,一旁的悟净在准备着斋饭,那曾经以为是最艰难的日子,现在却是最怀念的……

‘师父,你管管这泼猴……’

‘嘿,呆子,有胆再说一次?’

‘大师兄,二师兄,勿要打闹了,师父,斋饭已经备好,先用点吧……’

八戒又来告状,悟空呲牙笑着威胁,悟净苦笑着作和事佬,他多想他睁开眼睛,一切依然如故,一切依旧如通过去,这仿佛行尸走肉般的万年岁月,不够是午后的一个噩梦。

耳畔又听得熟悉的声音在唤道:

“师父,且来用些斋饭,休息休息再上路,灵山路远,还有许久要走……”

眼角一滴浊泪混着鲜血,划过他污浊的面庞:

“嗯,好……”

噗通——

唐三藏的身躯无力摔倒在地,‘观世音’至此才停下了诵唱,满脸寒霜,冷声道:“糊弄我等揭开佛祖法帖,不惜破碎金身也将那猴子躯壳送了出去,唐玄奘啊唐玄奘,不曾想还有如此城府!”

“嘿,还剩下一口气,我便把你带回灵山,听候发落!”

一边冷笑,一边探手去捉唐玄奘,而就在此时,一道刺目金光直接从天而降,势如破竹般将‘观世音’的手掌重重钉在了地面之上,气浪如龙暴起,弥留之际的唐玄奘似乎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

如梦一般:

“休要动俺师傅”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