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明王首辅最新章节列表 > 第653章 物非人非,旧故里草木深(求票)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昨天夜里下了一场阵雨,地里的杂草早上还是湿漉漉的,马车的车轮辗过时,上面的水珠便纷纷掉落,负责在前面开道的十名锦衣卫苦不堪言,靴子底下粘着几斤重的烂泥,裤腿更是被野草上的水珠打湿了。

    赵大头等十名五百营悍卒跟在马车后,倒也好不了多少,同样粘了两脚烂泥,不过作为百战老兵,更恶劣的环境他们经历得多了,所以对此并不在乎,一言不发地跟着车辙前行,用油布包裹着的燧发枪就扛在肩头上,彪悍的气息却是自然而然地外露,只要不是瞎了眼的蟊贼,断然不敢上前自找麻烦。

    随着日头的升高,气温逐渐变得炎热起来,杂草上的水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蒸发着。约莫走了大半个时辰,负责开道的锦衣卫终于停下了,百户韩大捷奔回马车旁禀报道:“大人,这里应该就是昔日沙坝村的所在了。”

    徐晋掀起帘子钻出了马车,当看到眼前的情景时不由心中一凉,这哪里是什么村子,分明就是一片荒郊野岭,入目所见尽是杂花生树,茅草长得比人还高,别说残垣断壁了,就连砖头瓦砾都见不到一块。

    初春和初夏随后从马车内钻出来,看着眼前的荒凉,脸上也是一片迷茫,这里就是自己小时候住过的村子吗?咋变成这样子了?

    徐晋不由皱了皱剑眉道:“韩百户,你确定这里就是沙坝村旧址?”

    韩大捷信誓旦旦地道:“没错,就是这里,属下已经反复打听确认过,这里确确实实就是以前的沙坝村,只是村子的人早几年就陆陆续续搬走了,村子也就荒废掉,所以才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为何半点痕迹也没留下?”徐晋并不以为韩大捷敢随便找个地方忽悠自己,但是眼前这片荒芜的野地实在太扯了,人走了几年也不至于荒芜成这样子吧。

    韩大捷连忙解释道:“大人,沙坝村以前都是些茅草屋,估计村民离开时连仅剩的木料都搬走了,所以才没有痕迹留下。”

    徐晋不禁暗汗,自己也是经验主义,竟没考虑到这一层,沙坝村都是些贫苦灶户,哪里住得起砖瓦屋,村子荒废了这么多年,那些茅草屋估计都腐烂透了,没有痕迹留也很正常。

    “姐姐你看!”初夏忽然指着不远处一棵缠满藤蔓的大树惊叫。

    初春微微一震,两姐妹深一脚浅一脚地奔到大树下面,用力撕扯攀缘在树身上的藤蔓。也不用徐晋吩咐,一众锦衣卫纷纷抽出绣春刀把缠在树上的藤蔓给清理掉,很快,一棵已经半枯的酸梨树便露了出来。

    “姐姐,这……这是咱们家院子那棵酸梨树吗?”初夏神色犹豫,眼前这棵酸梨树,跟儿时记忆中的酸梨树并不是很相似。

    初春此刻却是已经泪目了,点了点头道:“这就是咱们家院子那棵酸梨树,你看那根横杈,虽然已经干枯了,但是绳子勒出来的痕迹还在,妹妹记得么?”

    初夏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猛点头道:“记得记得,那是娘亲用捡来的破渔网所结的绳子,阿爹系上一根木头后做成了秋千,那木头还不平整,坐着老硌人了,不过人家还老是跟姐姐抢着玩。

    姐姐,这里就是咱们家的院子,就是咱们家的院子啊。阿爹!娘亲!女儿回来看你们了,女儿回来看你们了……呜呜!”

    初夏流着眼泪悲呼,两姐妹跪倒在酸梨树下抱头痛哭不止,正是闻者心酸,见者垂泪。

    徐晋暗暗叹了口气,一转眼便是经年,物非人也非。阴阳相隔,无疑是人世间最决绝,最难过的离别。父母在,人生还有来处,父母逝,人生便只剩归途,珍惜眼前人啊,且行且珍惜。

    徐晋行了过去在旁边跪倒,一言不发,只是张开双臂把两女轻轻拥入怀中。两名俏婢哭得肝肠寸断,泪水把徐晋的胸襟都打湿了。

    良久,初春才抬起挂满泪珠的脸,抽泣着低声道:“老爷,爹和娘亲的坟怕是找不着了,婢子想就在这酸梨树下为他们立一座衣冠冢。”

    徐晋立即回头对站在身后的韩大捷吩咐道:“韩百户,回城后便找一批工匠在此修坟,要用最好的石料,一应花费找二牛支取。”

    “好的,大人!”韩大捷连忙答应道。

    初春却是急了,连连摇头道:“老爷,婢子爹娘只是一介草民而已,那受用得起这个,只要堆一座土坟就行了。”

    “这就么行,要么不修,要么就修最好的,就用石料修吧,墓堂也铺上石板,省得一头半月就长满了杂草。”徐晋斩钉截铁地道。

    初春初夏如今虽然还是丫环身份,但日后总得给她们一个徐府姨娘的身份,伯爵的老丈人修一座不大的石料墓地应该也不算逾制。

    “老爷!”初春感动不已,眼泪禁不住便又流出来,初夏更是不顾四周目光注视,激动地反抱了一下自家老爷,以此来表达谢意。

    徐晋轻拍了拍两名俏婢的后背,两女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接着便在酸梨树下摆开了香烛和果品,进行祭祀。

    徐晋也上了一炷香,并且敬酒三杯。尽管初春初夏只是侍妾,但毕竟也算是自己的女人了,给她们父母上炷香也是应该的。

    正在这边忙着祭拜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分明是亲兵赵大头的声音。一众锦衣卫立即警惕地抽出绣春刀把徐晋三人护在中间。

    稍顷,只见赵大头从茂密的草丛后面提了一名蓬头垢面的家伙过来,随手就丢到一众锦衣卫面前,骂骂咧咧地道:“老子刚才在那边解手,嘿,发现这鸟东西鬼鬼祟祟地往这里偷窥,估摸着不是什么好鸟,便顺手逮住了。老韩,审问一下这厮什么来路吧,这是你们的老本行。”

    韩大捷立即撸起衣袖狞笑道:“好说好说!”

    “咦,原来是你这臭乞丐!”韩大捷还没动的手,手下一名锦衣卫却是先认出来了。

    “嗯?你认识?”韩大捷皱眉问那名手下。

    那名锦衣卫冷笑道:“这家伙昨天在城里就企图骚扰初春姑娘,只是被我们拦了,今天竟然鬼鬼祟祟地跟到此,胆子倒是挺肥嘛。”

    徐晋不由面色一沉,目光望向初春,后者点了点头,眼睛却是好奇地打量地上那名乞丐。

    韩大捷锵的抽出了绣春刀,架在那名乞丐脖子上,凶神恶煞地喝问道:“说,什么来路?跟着咱们有什么目的,敢有半句假话,老子要你脑袋。”

    那名乞丐满目恐惧,战战兢兢地道:“大爷饶命,小的只是路过,路过啊!”

    “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老子看你手脚健全,要不给你卸掉一条腿和一只手,这样子行乞应该更容易得手。”韩大捷说完作势便要砍掉这名乞丐的左腿。

    那名乞丐差点吓尿了,急叫道:“大妹二妹,救我!”

    韩大捷不由啼笑皆非道:“今日就是喊天王老子来也救不了你。”

    初春初夏却是蓦地变色,惊疑不定地仔细打量那名乞丐。

    韩大捷的刀就搁在大腿上,那乞丐估计也是怕得要命,焦急地道:“大妹二妹,我是你们五叔,茅大中啊”

    初春初夏对视一眼,脱口而出:“五叔!”

    徐晋皱了皱眉,示意韩大捷把刀收起,冷喝道:“站起来。”

    徐晋久居上位,那股气势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找抵挡的,乞丐乖乖地站起来,大气也不敢出。

    徐晋命人取出水囊洗去乞丐脸上的污垢,然后问道:“初春初夏……”

    徐晋本来想问两名俏婢此人是否是他们的族叔,不过话到嘴边便打住了,因为没有必要再问,两女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五叔,真是五叔!”初春和初夏眼圈又红了,惊喜地行了上前,也不嫌乞丐身上脏,激动地抓起乞丐的手。

    这名乞丐亦是红了眼圈,激动地道:“大妹二妹,真的是你们,真的是你们。昨日在城里五叔便觉得大妹有些眼熟,可是又不敢认,所以今日偷偷地跟着你们出城,当见到你们竟是来了沙坝村,五叔便知道肯定是你们俩了。天可怜见的,五叔总算找到你们俩姐妹了。”

    两名俏婢骤然见到亲人,激动得都在微微发抖,初春抹着眼泪道:“五叔,你……现在住哪?村里其他人呢?”

    茅大中神色不自然地咧了咧嘴,初春初夏都不由鼻子一酸,看样子五叔这些年过得并不如意,都落泊到在街头行乞了。

    “别哭别哭,傻丫头,五叔好着呢,看到你们过得好,五叔就放心了!”茅大中说着擦了擦眼角,显然也是真情流露。

    初夏吸了吸鼻子,转身对着徐晋道:“老爷,这是婢子的本家族叔!”

    徐晋微笑拱了拱手道:“茅大叔,在下徐晋。”

    茅大中目光一闪,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还礼道:“见过徐公子!”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