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直播之工匠大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613章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应轩再也没能忍得住,哈哈大笑。

“笑吧笑吧,笑完了赶紧告诉我怎么办。”方毅揪着头发,吧哒吧哒抽烟。

“啊。”应轩慢慢止了笑,茫然地道:“那我又没谈过恋爱,我咋知道怎么办……要不,你去问问凯哥?”

方毅叹了口气:“问他?得了吧,师兄你离得远不知道,凯哥这回可摊上大事了。”

应轩总感觉,不管邹凯闹出什么事,他都能很容易地接受并习惯了。

因为只要一想起邹凯干过的那些个事儿,就直想乐,他忍着笑道:“他又怎么了?”

“这不是那天,凯哥不知道打哪听说了瞿姐想去支教什么的……”

邹凯这种性子简直就是一炮仗来的,当时就冲瞿家去了。

不过他倒也还算有点脑子,没直接冲进去找人,偷偷躲起来打电话给瞿哚哚。

看着电话一直响,瞿哚哚满心犯愁。

不接吧,这一直响也不是个事。

接吧,她现在真的没有想好。

想了想,她拿了手机起身走到了院子里,小小声地道:“喂?”

奇异的是,邹凯那边的声音也很小:“是我,你在哪?”

瞿哚哚故作不好回答的样子,压低声音:“我在外面呢,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挂了啊……”

“……”

说完这番话,瞿哚哚心里其实还颇为忐忑,邹凯这人不按常理出牌,她真担心他又说些有的没的。

在现在她没想清楚的时候,说什么做什么她都特别小心,毕竟两人这样的关系,稍微处理不当,极有可能留下遗憾。

结果,等了一会儿,她听到邹凯闷声道:“你再说一遍。”

“你信号不好吗?”瞿哚哚心下大定,声音缓和了许多:“我这边也不大好,就先挂了啊,喂,喂,你听得到吗,哎呀,怎么没声儿……”

一边说话,一边高高举起手机,渐离渐远。

这一刻,瞿哚哚达到了人生中的演技巅峰。

正在她为自己的演技出色而感到自豪,并准备伸手挂断电话的时候,头顶传来了一道阴恻恻的声音。

“是啊,信号不好,我们面谈吧。”

卧槽???

瞿哚哚的手顿在半空,僵硬地扭过头去。

目光相对,空气都凝固了。

好尴尬,上天能不能掉个陨石下来把邹凯砸晕,免了眼下这么尴尬……

瞿哚哚张大着嘴,半天没能组织一句完整的话出来。

“哼。”邹凯瞪了她一眼,手一撑,利索地从墙头上跳了下来:“在外面?不方便?信号还不好?”

每说一句话,就逼近一步,最后活生生把瞿哚哚给壁咚在了围墙边上。

瞿哚哚暗道倒霉,尽量避开他的目光:“这,我可以解释的。”

“行,你解释。”邹凯瞥了她一眼,目光无比锐利:“我告你,别给我瞎扯蛋,编故事我在行得很,你现在要想要我可以给你编十七八个来,你说实话!”

特么的,什么实话,这怎么说。

瞿哚哚咬了咬后槽牙,有些头疼:“你,你先退开,我都要站不稳了。”

“不行!”邹凯盯着她:“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清楚了,去支教是什么鬼,你又不是老师,刚毕业多久啊,你可拉倒吧,别糟蹋祖国的花朵儿了,你要真喜欢当老师,回头我给你整一教鞭,你天天抽我我都乐意得很!”

“……我呸!”瞿哚哚鼻子都气歪了:“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最讨厌你这样子说话了,动不动就开黄腔!”

“得得得,可算是说出真心话了,我给你鼓鼓掌!”邹凯装模作样拍拍手,一巴掌拍墙上,把想偷溜的瞿哚哚又唬回了原位:“你继续,还有哪讨厌我的,一并儿说了,我特么就是块石头我都给捂热了,就你个小没良心的天天跟我对着干。”

谁,谁跟他对着干了!

瞿哚哚如今一听他说话就感觉他各种开黄腔,当下小脸爆红:“你让开!”

“我不让!你把话说清楚,我邹凯走出去,那堂堂正正也算个富二代,你这么晾着我干啥玩意儿呢!”

“有什么好说的!”瞿哚哚被他逼得退无可退,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当下一脚踹他小腿上了:“你让开!”

“我就是不让!”邹凯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逼近一些,盯着她的眼睛:“你就说,你想不想跟我在一起,你要说个不字,我邹凯再缠着你我就是畜生!”

话音末尾,他嗓子都有些破音了。

屋子里的瞿爸瞿妈听到动静都走了出来,一瞅他们这架势,瞿爸就想上前,却被瞿蓓蓓拦住了。

“爸,这种事情,我们不好插手的。”瞿蓓蓓往那边看了一眼:“感情这种事,还是由他们自己决定的好。”

“这臭小子在欺负哚哚!”瞿爸捋袖子:“嘿哟,这欺负我老瞿家没人啊,瞧我揍不死丫的……”

瞿蓓蓓死死拉住他:“你这一过去,他们的事更加扯不清了,爸,你跟我进来!”

这边的动静,邹凯不是没听到,但他选择漠视。

他专注地盯着瞿哚哚,固执地要一个答案。

这一次,他没有嬉皮笑脸,没有插科打浑,他目光执拗,唇角紧抿,眼角甚至还有些泛红。

瞿哚哚只抬头看了一眼,心都咯噔了一下。

有,有没有搞错,她是不是看错了,邹凯居然,居然……

她心烦意乱,挣了挣却没挣脱开来,虽然不痛,但这个姿势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你,你先松开我。”瞿哚哚缓和了一下情绪,声音平静了些。

邹凯深吸一口气,也慢慢松开了她,甚至还退了一步。

这个距离,让瞿哚哚感觉轻松了一些,她撩了一下耳边的散发,垂着头道:“你要我说实话,我其实也说不好……其实……说出来不怕你笑话,以前我对陆大师产生过好感,在我的想象里,我的男朋友应该是他这样的,帅气,有能力,和传统工艺有关,能帮到我家,最好是能对我接下我爸的这一大摊子事有帮助,而且又和我有共同语言……”

听到陆大师这三个字的时候,邹凯脑袋嗡的一声,差点没吐出一口血。

他脑袋里忽然响起了一段BGM: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哚哚喜欢安哥?这尼玛什么狗血剧情,特么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想过这个可能性。

要真是这样,他还搞屁啊,争个锤子争,自己洗洗睡吧!

还好,瞿哚哚夸了陆子安一万字之后,又把话题拐了回来:“但是后来我看到曼曼,我就想明白了,我对陆大师只是崇敬,却和爱情没有关系,那些也只是我自己的幻想而已……

所以后面我就降低了标准,觉得找一个没陆大师那么厉害,但是对我好,性情相投,稳重又大方的人也挺好的……”

邹凯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说话。

因为这样的人,他们身边真的……太多了。

尤其和陆大师走得近,周围都是搞艺术的人,除了有些人才华卓绝性格古怪之外,大部分人都还是挺正常的。

而在这些人里面,混出一定名堂的,都有点年纪了,性情要多稳重有多稳重。

“可是我跟他们一相处,就感觉他们都挺精的。”瞿哚哚有些烦,踹着脚下的草:“那种感觉很奇怪,他们的眼里明明写着我是个小姑娘,又蠢又乖,随便哄哄完事,嘴里却在说着各种好听的话,他们大概觉得我不懂,但,我真的看得出来。”

她从来都不是养在温室的花,虽然长得嫩了些,但是脑子也长了的。

尤其跟着卓鹏混了这么久,该锻炼的也都锻炼出来了,那些人的花花肠子,她看得一清二楚。

如今很多小姑娘喜欢大叔,可她们不明白,男人的喜欢标准,其实是一成不变的。

十几岁的少年,喜欢二十几岁的小姐姐;

二十几岁的青年也喜欢二十几岁的妹子;

三十几岁的男子还喜欢二十几岁的女孩;

四十,五十,六十几岁的男人更喜欢二十几岁的小姑娘!

瞿哚哚见过的人越多,心里也就越纠结。

因为这些人,她一个都看不上。

她想要的是一段完美的感情,一段幸福的婚姻,而不是某人的踏脚石,她也不是别人贪新鲜的玩意儿。

“对,他们都是有预谋有别的想法的!”邹凯马上表忠心:“我不一样,我的目的特别纯洁!我就奔着你这人来的!”

又来了!

瞿哚哚翻了个白眼儿:“别贫,我没说完。”

“OK,老婆说的都是对的!”邹凯下意识又贫了一句,见瞿哚哚又想生气了,连忙手在嘴上从左拉到右,以示已经拉上拉链。

看他这么皮,瞿哚哚差点破功,到底是忍住了:“嗯,后面我就转念想了一下,觉得,大叔不靠谱,太精明了,其实年轻的男孩子也……”

邹凯两眼放光,死命点头,拿手指着自己,恨不能大吼出声:看我看我看我啊啊啊!

偏偏瞿哚哚紧锁眉头,嘟囔着:“然后也有年轻的小男孩儿追我,不知道为什么,也感觉哪里不对劲……”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