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7章 化险为夷与北境惊变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罗柏感觉自己又被套路了,但他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他原本的盘算是:先质问艾格,这家伙多半会如卡史塔克所说的一样——油嘴滑舌地尝试糊弄自己……那时,自己便会打断他的东拉西扯,狠狠敲打警告他一番。

    若是该说的全说完,其态度依旧不端正,对情况仍有隐瞒欺骗……那便不再留情面,从明天起公开支持影子塔指挥官,助其上位守夜人总司令。

    以丹尼斯·梅利斯特的稳重老练,再配上北境统治者出手对艾格影响力的打压和控制,必定能把持住赠地的局势。

    可谁想,这艾格像转了性子一样,自己都没来得及施压和摆脸色,他便像翻过底的酒杯似,一滴不留地把事情的整个起因、经过甚至他的内心想法全交代了出来,不仅如此……还果断认错,表示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态度端正到令人措手不及。

    于是,事情莫名其妙就从“北境守护约谈肆意妄为的守夜人首席后勤官并问责”——变成了“北境诸侯群策群力、一起想法给艾格这不省心的家伙收拾烂摊子”了。

    最要命的是,身为北境之主,罗柏大可以对任何人严加斥责,或是私人决定地支持谁、打压谁,却无权在台面上对一名宣过誓、不归北境管辖的守夜人军官进行任何形式上的正式处罚。

    能处置守夜人首席后勤官的,只有国王和守夜人军团总司令……而现在,史坦尼斯国王正忙于平叛,守夜人总司令又正在选——这意味着,除非自己撕破脸皮,不然,即使艾格坦白认错,也压根没人能来对他进行实质性的惩罚。

    ……

    这家伙,到底是真的一时糊涂犯了错,还是算到了这一点,主动示弱,好让自己无计可施?

    罗柏·史塔克强忍住挠头的冲动。他毕竟还是不够老练,当事情不按计划发展时,便显得变通不足起来。在战场上对付敌人简单,在政治上对付自己人,可就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

    虽然迷糊,但他起码还知道掩饰这一点:“好吧,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黑城堡的几位守夜人军官给我寄了封信,为什么我没收到?”

    “这个……”艾格满脸无辜:“长城沿线有十六座新启用要塞,让人住进去容易,但要训练鸟儿熟悉它们,并知道什么时候该飞往这些据点,即使对最聪明的信鸦而言,也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实际上,长城沿线暂时还只有七座山地氏族进驻的要塞设置了鸦笼——我们现在所处的冰痕城就没有,而之前的长夜堡,信鸦数量和可靠性,也还远远不足以保障通信顺畅稳定……我不知道黑城堡的几位大人是将信寄到的哪里,但您没收到,实在是正常的现象,绝非是我动了手脚。”

    这个解释还算有说服力,罗柏盯着艾格的脸看了一会,没找出什么破绽,最终只能放弃刨根究底。

    不管怎样,至少艾格在动兵包围黑城堡这一点上没有继续隐瞒和搪塞,在态度上,他算是过关了。

    “罢了,波顿大人说得也有道理,我们还是赶紧想办法,先把黑城堡的事给妥善解决了吧。”

    ……

    这句话一出,始终在旁持观望态度的葛洛佛和安柏两位伯爵松了口气。他们在直觉上倾向于支持艾格,但他毕竟是犯了事,在封君态度明了前,他们自然不肯为了些许间接人情就冒险替他出头,如今既然罗柏·史塔克有了不继续追究的意思,他们也总算能说上些话了。

    “当务之急,还是得先通知黑城堡那边的后冠镇部队,撤去包围,还被困者自由。”盖伯特·葛洛佛说道:“然后还得发声明解释情况,承认错误……当然,这一点,最好还是得由当事人回黑城堡后,当着其誓言兄弟们的面,亲自进行为佳。”

    “哼,动兵围了人家多少天,回去道个歉就算完了?”瑞卡德·卡史塔克明白大局已定,虽然不悦,却也清楚以自己的头脑口才没法再逆转结果,只能同样加入到善后事宜的讨论中来,为朋友多争取些优势:“现在赠地多了这么多人,对非守夜人的武装力量也得有明确的约束才对。守夜人总司令之位暂时空缺,士兵们便束手束脚什么都干不了;反倒是外来客无拘无束,可以满赠地跑,喧宾夺主……这叫什么事?我的意见是:既然来了赠地,就得接受守夜人律法的管理,哪怕山地氏族是朋友,亦不可纵容!”

    “卡史塔克大人所言有理。”这个提议罗柏倒是真心赞同,他点头,“我回头便会派人知会各山地部族:他们是北境子民,主动来长城协助防守我很高兴,但既然来了,就要和守夜人一样遵循守夜人法律,决不可因为拿谁的钱吃谁的粮,就不论是非对错地替其卖命……再有这样擅自集结调动兵力胡来的,以谋反论处,我会亲自过问!”

    罗柏感觉这是自己能抓住——来警告艾格、让他明白自己是认真的——的最后机会,说到末两句时,已经是努力做到声色俱厉:“而你,现在立刻派人回黑城堡,让你的人撤回后冠镇,别再动什么歪脑筋!公开声明并道歉的事,过后再谈!”

    绑上自己手脚,这点算是击中艾格要害了,偏偏这条规矩合情合理,严格来讲是自己先前钻了空子。做戏做全套,他自然没法在这节骨眼上出声反对,只能做出一副完全认错并接受处理的乖顺模样,连连点头,毫无异议。

    ***

    全在预料之中,他现在就会老老实实按罗柏所说,派人回黑城堡下令撤兵……而受命的下属也会收拾东西迅速出发。但……离开冰痕城后接下来的事,就会和北境贵族们想得有点出入了:传令队可不会像约恩·罗伊斯一样日夜兼程地拼命赶路,他们会走几里路喘一口气,到一个据点便休整一会……路上还会有人摔伤、肚子疼……总之是发生各种意外,延误了行程。

    他根据艾莉亚的准确消息,临场果断放弃了原先准备的说辞,但已经安排好的后路,却无须做任何修改。

    撤兵的命令会在两到三天后传达到黑城堡,围城部队会花一天时间撤走,其中最精锐的、有守夜人身份的,还会在詹姆·兰尼斯特带领下动身往东海望——去增援已经住进要塞、控制住港口的“卸粮队”。

    就算黑城堡之围一解卡特·派克便马上起身返回自己的主场,艾格也至少已经拖住了他一个多礼拜……只要第一批贷款粮在此期间成功卸船并运到最靠近东海望的山地民要塞入库,自己就算没白折腾。

    诚然,自己过后回到黑城堡,多半还要进行一次公开的解释和道歉……普通人大概会觉得“向对手低头道歉”是件没面子的事情——当然事实上也确实有点——但:自己动兵包围守夜人总部,却逼得身经百战的黑城堡守军不敢应战,事后还没受到实质性的惩罚,更未被强迫退出守夜人总司令选举。

    凡是有点头脑的人,都该明白到底是谁赢了。

    ……

    一通破事在巡视团侍卫们吃早餐的时间内便全部结束,艾格指定去送撤军调令的小队在罗柏所派罗德利克爵士的监视下急匆匆地上了路……而开会替犯错的他“擦完屁股”的北境贵族们,也在用完餐后,照原计划开始了他们对冰痕城的检视。

    新赠地民,七大王国习惯于称他们为“野人”,而他们自称“自由民”。然而,现在面对着北境贵族的这帮人,样子既不野蛮也不自由——最大胆、最强壮或凶残的,大部分已经折损在了对抗异鬼或追随曼斯·雷德进攻长城的过程中;而活下来的人中,稍微有些头脑和担当的青壮,也早早前往了后冠镇寻求工作为族群谋生存……剩下来的,基本都是老弱病残……不,连老、病、残都没有,只有妇孺和少量留守的战士。

    他们衣衫褴褛、饥肠辘辘,在守夜人后勤部的努力运作下才勉强维持着“既冻不坏、也饿不死”的现状。北境五大家的贵族们全副武装——尤其戴好了头盔,小心翼翼去拜访这帮“危险”的塞外来客,见到的却是一帮畏畏缩缩、连和他们对话都说不利索的饥民。

    那种恐惧、麻木和毫无希望的呆滞眼神,罗柏从父亲讲的故事中听说过:在凛冬或战乱中,当存粮即将耗尽、春天或和平却迟迟不降临的时候,缩在临冬城外避冬市镇里的领地百姓,眼中基本就是这副光景。

    (所谓野人,褪去距离感和传言的面纱,也不过就是一帮生活在塞外的农民罢了。)

    不止一名北境贵族心生此感,而这正是艾格想要的效果。不过,此番所有人可都是本色出演,没有丝毫虚假——艾格做的,仅仅是在事前向这帮新赠地民传达了一个并不算谎言的信息,以激发这种状态罢了:一旦让北境贵族发现他们不安分乖顺,便会把他们全赶回长城北面去。

    守卫长城、对抗异鬼,当然不可能靠这帮浑浑噩噩的可怜虫……但身居高位的各大家族领袖都清楚:世界虽然不由平民们主导,却离不开底层民众的构成和支撑。若塞外民这整个群体,都能有冰痕城这一地的居民的状态,用他们对赠地进行填充,供养支持真正的长城守军,或许真是可行的选择。

    ……

    对长城的巡视行程还未过半,自然不急于下定论,各忙各的事,七国最北疆短暂的白昼转瞬即逝,天色暗下来,厨房顶上很快又冒起了炊烟,在缓缓笼罩向大地的夜幕中,又有新的来客抵达了冰痕城。

    也是从西面而来,也是全身黑衣……但和约恩·罗伊斯不同的是,影子塔指挥官并不是孤身一人,也未显出风尘仆仆之色,身体和精神状态相当良好。

    丹尼斯·梅利斯特当初果断卷铺盖离开黑城堡,是判断卡特与艾格之间的冲突较量早晚会搞出乱子,所以早早远离是非之地,生怕牵扯其中晚节不保。事实证明他猜对了,而且乱子远比他先前想象的要大,大到……他生出了“自己或许能从中渔利”的想法的程度。

    在黑城堡被后冠镇军队包围的当日,他便通过信鸦得知了消息,并迅速选好了人手,打算派出沿长城一路向东搜寻北境贵族们并报信。如果这消息能触怒罗柏·史塔克,扳倒艾格·威斯特,那自己便是毫无悬念的下一任总司令。

    巧的是,就在同一天,深林堡方向也传来一条新的重磅消息,愈发加强了梅利斯特“胜败在此一举”的直觉……这下,他再也坐不住,亲自带人上了路。

    他们不像约恩·罗伊斯那般不要命地赶路,速度倒比路程更远的前者慢了几分,但总算也在今日彻底天黑前赶到了冰痕城,不用再考虑明天的行程了。

    ***

    丹尼斯下了马,把缰绳交给下属,站定在冰痕城的场院前向四周打量。

    口中呼出的水分遇冷形成阵阵白雾,从随处可见的北境士兵来看,自己到了目的地——这场下任总司令的选举已经拖了太久,最终却要被一场外部变故逼迫到必须立刻出结果的程度,也真是世事难料。

    他深吸口气——无论结果如何,事情都将在今晚画上句号。

    很快有士兵靠近询问盘查,一番问答交涉后,丹尼斯意外得知:已经有黑城堡的人先一步把消息送到,这次赠地兵变的详情,罗柏多半已经知晓,说不定都讨论出处理结果了。

    “啧——”

    丹尼斯皱起眉头,沉思一会,打算先去找老朋友去探探消息,再决定下一步动作。

    他迅速改变计划,问清北境诸侯的住处后,目标明确地向主堡行去,先进了卡史塔克家的居住区。

    ……

    “嗬,丹尼斯!”瑞卡德·卡史塔克惊奇叫出声来,“你怎么来了?”

    外人很难想象:卡史塔克伯爵这样为人豪侠尚义、性格也直来直去的糙汉子,会和圆滑世故、谨小慎微从不犯错的丹尼斯·梅利斯特这么亲密……但正应了一句话:君子和而不同,两人性格上的差异丝毫没影响他们的关系。事实上——早在四十多年前,丹尼斯还没加入守夜人时,他们就已经在一场比武大会上相识并成了朋友。

    丹尼斯·梅利斯特摘掉御寒的盔帽,笑吟吟道:“想老朋友了便来拜访,需要什么理由!”

    “哈哈,不需要不需要,长城是守夜人的地盘,你这个指挥官自然是想去哪便去哪,轮不到我来逼逼。”卡史塔克伯爵粗犷地一笑,迅速想起什么,摆摆手,赶走了屋子内的侍从和族中小辈,待房门关上,才重新在椅中坐下:“如果你是来通报黑城堡所发生之事的,那你来晚了,早上约恩·罗伊斯已经把一切情况都说清楚了。”

    “听说了,他是几个月来第一个重新踏上墙北土地的守夜人。一天一夜,从黑城堡硬生生赶到了冰痕城,真不愧是青铜约恩。他至今仍坚持认为艾格·威斯特害死了他的小儿子,脾气和身子骨一样硬。”丹尼斯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忍不住吐槽了一番。“罗柏·史塔克反应如何?”

    “一开始自然是很生气,但后来……唉,说来话长,你先坐,喝点暖的热热身子,我慢慢解释。”

    听得出,事情没向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丹尼斯拧着眉头坐下来,接过卡史塔克递来的温热红酒,耐心地倾听起来。

    瑞卡德·卡史塔克一介粗人,叙述能力一般,但毕竟是接受过些教育的贵族,挑挑拣拣,不丢重点,半晌后总算是把今早那场莫名其妙就被变了味的兴师问罪,给还原给了丹尼斯听。

    “艾格和史塔克家的关系实在太好,罗柏对他根本狠不下心来,再加上有卢斯·波顿这家伙在旁撺掇……竟连这么大的事,都被他安然混了过去。”卡史塔克长叹了口气,“你这回过来,恐怕是要白跑了。”

    运气好混过去的?丹尼斯不觉得,虽然没亲临现场,但他基本能想象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当真是危机公关的好手段,不得不服。

    只是,不知道艾格到底是怎么说服卢斯·波顿帮他的?

    “绝不会白跑,这点你放心。如果仅仅是为了帮卡特他们告状,怎么犯得着我亲自跑?那也太掉价了。”来迟了便是来迟了,多说无益,丹尼斯缓缓摇头,“我此行来还有另一件要事——传递北境西海岸的紧急军情。铁民在攸伦·葛雷乔伊的率领下再次进犯了磐石海岸和溪流地,目前已经包围了菲林特之指,再次威胁到深林堡,北境告急。”

    “啥,这帮狗娘养的,又来?!”卡霍城离西海岸千百里远,卡史塔克自然不担心自家遇险,但北境诸侯向来同气连枝,谁家遭了难大伙都得帮忙,这一来一去消耗了粮食资源,接下来的凛冬便会很难过,他自然紧张。“这帮强盗之前不是去劫掠河湾地了吗,怎么又跑回来了?北境这一穷二白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吸引他们?”

    “这不是我们该考虑,深林堡那边只有飞影子塔和黑城堡的信鸦,黑城堡被围,这消息便只能由我转呈罗柏·史塔克……而北境守护一旦得知消息,必然会中止眼下对长城的巡视,带你们赶赴西海岸领兵对抗铁民,那时候,就又没能镇得住场子的人在赠地了。”

    “我们一走,便谁也压不住艾格了。”对领主而言,保护封臣自然比考察赠地优先级要高,罗柏·史塔克的反应根本不用猜。卡史塔克虽然糙,但也迅速想清这其中关键:“可惜了,这回他闹出这么大的事都没抓住机会扳倒他,后面……就更没机会了。”

    “你们对长城沿线的巡视,没发现什么问题吗?”

    “问题不少,可都不是什么大事,你不得不承认,艾格这小子,确实把赠地安置计划搞得有模有样,到目前为止,罗柏对后冠镇、长夜堡和冰痕城的状况都还算满意——不,算了不和你绕圈子了,老实讲吧,事实是赠地状况之好远超罗柏预期,他十分满意。”卡史塔克苦着脸说道,“我虽然不喜欢艾格,但毕竟不能昧着良心没事找事,更别提——葛洛佛和安柏两家都倾向于他,而卢斯·波顿那老东西更是像吃错药一样拼命替他说话,我就算有心,也不可能以一敌三,单独左右罗柏的想法。”

    满怀着期待赶到冰痕城,却连罗柏面都还没见到,翻盘的希望便已破灭……饶是以丹尼斯的涵养肚量,也掩饰不住遗憾。他长长地出了口气,神色变化几番,视线飘忽离散了几分钟,再次汇聚成一点时,表情坚定起来。

    “情况我基本了解,多谢你了,瑞卡德。”丹尼斯·梅利斯特从椅子里站起来,向卡史塔克伯爵告辞:“现在,我要去和未来的守夜人军团总司令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把这场该死的竞选——在今晚结束掉了。”

    “你打算投降了?”卡史塔克惊诧地问道,“这可不像你,艾格这回干的事会让他在黑城堡支持率大跌,你还有机会的。”

    “若铁民不来袭扰北境,你们的巡视继续进行,我确实还有机会,但现在嘛……何必自欺欺人?我使尽浑身解数,或许能把选举再拖几个月或一年,但那么做损人不利己,万一异鬼趁机来袭还会酿成大祸,有何意义?”丹尼斯一边说着,一边毫不犹豫地重新披上大衣走向门口,“我前天离开影子塔,骑马出大门那一刻,便在心里发誓:绝不再以总司令竞选人的身份回去。若这回能借艾格发兵包围黑城堡的事扳倒他,便以‘当选后不叫停赠地安置计划’为条件,说服艾格放弃竞选转而支持我。要么,就退出竞选,说服他接受我有条件的支持……现在的事实就是,他瞒着北境守护发动了一场兵变,居然还能毫发无损,我自问没这个本事。既然不是对手,那何不趁着他还不知道铁民来袭的消息,筹码还在我手上时,多争取点利益?”

    ——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