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天下剑宗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73章 夙怨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大佛在缓缓升起。

    道人与圆绝二人相识一眼,神色之中带着几份欣喜之意。

    两人同时朝着佛洞之外而去。

    李奇锋,恨长烈,烟罗三人也终于是长出一口气。

    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疑惑,李奇锋看向烟罗,缓声问道:“你就是孤狼?”

    烟罗的神色之中露出愕然,旋即摇摇头,说道:“我不是孤狼,孤狼是众多沙匪的头领,这白马寺的遗址就是他们发现的,我来就是为了这洞壁之上的画,为的是剑法。”

    李奇锋的心中虽然有着几份不信,但是他再未多言,将目光看向飞仙图。

    飞仙图之中共有三十六人,形态各不相同,有的双手合十,有的手持莲花,有的手捧花盘,有的扬手散花,有的手持箜篌、琵琶、横笛、竖琴等乐器,朝着一个方向绕窟飞翔。姿态多样,体态轻盈,飘曳的长裙,飞舞的彩带,迎风舒卷。飞天四周,流云飘飞,落花飞旋,动感强烈,富有生气。

    暂时看来,这飞仙图就是简单的一副图画。

    李奇锋看不出什么门道来。

    恨长烈也是注视着壁画,神色之中无比的虔诚。

    烟罗也是在努力的参悟着这壁画之中的剑法。

    李奇锋一直紧皱着眉头。

    许久之后,他闭上了双目。

    浩荡的念力席卷而出。

    念力附着在那壁画之上。

    瞬息之间。

    李奇锋的心中顿时生出了几份喜悦之意。

    这飞仙图居然是在发生着变化。

    这三十六人姿态不一,实际则是三十六招剑法。

    果然内有玄妙。

    此刻——

    李奇锋的脑海之中不断的演练着这套剑法。

    精妙,飘逸,玄妙。

    这套剑法给李奇锋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动若炸雷,静若处子。

    细细的的揣摩起来。

    这套剑法不就是他追求的剑法吗?

    去繁就简,威力强大,信手拈来,又是鬼神难测,一招变千招变。

    李奇锋的心中震惊无比。

    这绘制这幅飞仙的人不是一个修念力的高手,更是一个剑道高手。

    除去震惊之外,李奇锋的心中更是无比的兴奋。

    一直以来,他好像是站立在一座山峰的顶端,浮云遮挡住了他的眼眸,遮挡住了他的视线,使得他根本无法远处的风景。

    很多时候,他好像是被困坐在方寸之地。

    此时此刻,这一套剑法好像是让他看到了一丝曙光。

    清晨之时,破开重重迷雾的曙光。

    黑夜之中,无尽大海之上航行的帆船,看到了导航的灯塔。

    许久之后。

    李奇锋缓缓的睁开双目。

    眼眸之中欣喜之意难以掩饰。

    恨长烈与烟罗依然在认真的参悟着,看来是收获不大。

    轰隆隆——

    更为巨大响动传出。

    大地颤抖的更加厉害。

    又有着一座大佛出黄沙。

    沙匪顿时欢呼起来,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大佛与信仰与信念无关,只与内心之中的贪欲有关,这是巨大的财富,无人可以拒绝。

    圆绝站立在大佛之前。

    一座座木架被夹起。

    沙匪早已是寻来了许多工匠。

    绳索捆绑着大佛,这金佛巨大,无法带出,只能是就地溶解带出。

    老道士双手背负身后,注视这被吊起的大佛,神色之中很是平静。

    李奇锋潜伏在暗处,注视着沙匪的举动,内心之中生出几份不解。

    钱财终究是身外之物。

    无论是圆绝也好,还是这老道士也好,都绝不是贪财之人……他们如此大费周章的寻到白马寺的遗址,断然是不可能为了这金佛而来,恐怕是图谋的更多。

    正当李奇锋暗自思量之时,月色之下,一行人快速而来。

    带头的正是荣慧。

    此番悬山寺与天龙寺可是最先进入到这沙漠之中,对于白马寺遗址所在的位置他们也是十分的清楚,可尽管说如此,他们也是吃尽了不少的苦头,一直游曳在最外面的沙匪可是让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放肆——”

    见到那被高高吊起的大佛。

    荣慧顿时怒火燃烧,双目怒瞪,爆发出凶戾的气势。

    快步而出。

    荣慧刚猛的一拳砸出。

    顷刻之间,虎啸龙吟之声震彻沙漠之中。

    九龙九虎瞬息之间冲杀而出。

    威力恐怖无比。

    顷刻之间,一众沙匪顿时被狂暴的威势碾压之死。

    “杀——”

    “让这些亵渎佛的人都死。”

    荣慧的声音之中无比的坚决。

    悬山寺的弟子倏然而动。

    大开杀戒。

    ……

    ……

    “荣慧,你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啊。”

    圆绝玩味的声音响起。

    荣慧的目光落在圆绝的身上,瞬息之间,他的神色之中变得的无比恼怒。

    强横的气势顿时从荣慧的身上爆发出来。

    “你这个该死的叛徒,该死的叛徒。”

    荣慧的声音之中带着几份颤抖。

    圆绝的神色无比的平静。

    荣慧目光如剑,沉声说道:“你这个该死的叛徒,居然是做出了如此亵渎之事,你真的是该死。”

    圆绝笑了笑。

    注视这荣慧。

    “荣慧,你信奉不过是你自己的佛而已,我们笃信的佛法已经变质了,身在黑暗,心向光明,可是你们却是身在光明,心向黑暗,你们的所做所为都是罪恶。”

    圆绝的声音无比的平静。

    荣慧的神色之中却是无比的恼怒。

    “你这个悬山寺的叛徒,可恶的叛徒,你犯下的滔天罪恶根本令人发指,你却是如此坦然的前来声讨我,你是在找死。”

    荣慧的声音变得愈发的冰冷。

    圆绝自始至终保持着平静,与圆绝斯歇底理形成鲜明的对比。

    “真的是该死亡。”

    荣慧再次出声道。

    言语之间更为强大的气势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

    气势逼人。

    “荣师叔,稍安勿躁。”

    初心的声音响起。

    荣慧爆发出来的强大威势减弱了几份。

    “师叔,我们来是为了白马寺之中经文,不是来解决恩怨的,可不要因小失大。”

    初心的声音很是细微。

    荣慧点点头。

    神色之中忽然露出一丝笑意,缓声说道:“圆绝,今日我不想与你多争论什么,当年的恩怨,等到这白马寺的事情结束以后,我再与细算。”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