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两百六十三节 第二轮3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必须是我自己吗?”陆五轻声的自言自语,或者说看上去像是自言自语。

    “是的,搭档,必须你自己。”高手在手机屏幕上显现出一行字来。“我很久以前就和你说过这事。现在,把你心中所有的仁慈和善良都收敛起来,因为你已经暂时不再需要他们了。按照地球上的哲学观点,一个人有着天赋的,不可剥夺的自卫权力。而你现在只是在行使这个天赋权力罢了。”

    “那么我们的时间……”陆五定下神来。

    虽然有点紧张,但是他意外的发现其实自己并不害怕。

    正如J说过的,很多事情,其实就是一层纸。捅破之前,会畏手畏脚,捅破之后,会发现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而已。

    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过去的他了。过去的他,只能说胆子比别人稍微大一点,看到尸体也不会害怕。但是现在的他……只能说人的经历决定了很多事情。

    “时间不多了,搭档。”高手在手机上显示道。“我们应该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还有,关于那个邮轮的事情也要注意一下。如我们计划的一样,关于看守所这件事情,对我们是一个优势。搭档,只要有术士的帮忙,这就不是一个困住我们的牢笼,而是一个保护我们的城堡!”

    这个安排已经做下来了……看守所的高层,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是继续把陆五关在单人囚室这里。当然了,他们自己觉得这只是一个很平常的惩罚措施,用来惩罚动手打架的人——诚如前面说的,过分的孤寂本身就是一种对人类精神上的刑罚——哪怕过年时也不放他出来。但是谁又能说得清楚,这究竟是高层自己的决定,亦或者是朱华用某种技术灌输进他们脑海里的念头呢?

    总之,暂时之间,陆五大可以离开这边,而不必担心被人察觉。

    “一天一夜的时间吗……琥珀现在在干什么?”

    “当然是学习呗,搭档。”高手回答。“你现在已经知道了吧,有老师和没老师的区别有多么的大。”

    高手所指的就是朱华的事情。要知道,琥珀是在不足一个月(事实上具体的学习时间根本没有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基本掌握了汉语(众所周知,根据无数老外的经验总结,汉语是世界上最难学习的语言之一)。哪怕她说起汉语来依然有着例如说话些生硬,发音有点不准等问题,但是任何人都要承认她确实掌握了汉语这门语言。但是朱华直到现在(陆五不确定她到底在地球上多久了,但是再怎么想,也在一年之上吧)依然算是个半文盲。

    是的,她已经能熟练的用普通话和地球人交流,但是在文字上她就差远了。前面说过,直到现在,朱华才认识几百个常用字,大概也就是出门坐个火车汽车不至于弄错站的程度。

    同是术士,两者的区别这么大(都具备第四律魔力,所以在学习能力方面差别不大),归根结底就是因为琥珀有陆五进行教导,而朱华必须自学。而且,为了掩护自己身份,她还无法光明正大的自学。事实上,正如高手说的,哪怕朱华想借书,她都不知道从哪里找起。

    不管是唱歌、跳舞、表演,甚至是一些业内的规矩,乃至于潜规则什么的,有老师教和没老师教完全是两回事。

    “放心,搭档。小术士在那边肯定很安全,你无需担心。事实上,这件事情上让小术士远离绝对是正确的。她的出面会让很多事情变得不可控。”

    “我们要走了吗?”

    “看看时间,九点钟出去。”

    看守所墙上的电子钟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走到了二十一点。

    今夜平静一如昨夜,完全有理由相信,明夜也会是如此的平静。至少在中国境内,例如越狱、劫狱之类的事情,珍稀程度近乎白鳍豚——众所周知,科学家们已经认为白鳍豚“功能性灭绝”了。

    仓室里的囚犯又已经睡着了。这段时间是年前最后一小段日子,看守所里的人员(当然,特指在押人员而不是管教)更新速度比往常还要快一点。关于那个神奇的“在押人员”,还有他神奇的纸箱的事情,目前还在仓室内部流传。但是新来的人已经完全不相信这种神话了。可以想象,再过上那么一段时间,最多几个月,那么除非相关事情的亲历人,否则就没人相信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再过上那么三五年,就算是大部分亲历人,也会觉得那是一种古怪的魔术之类的。

    这不是谁的错,而是人类的生物本质决定的。科学家早已经证明,虽然人类很多经验和智慧都依靠自己的记忆,但是事实上人类的记忆却是不可靠的。只要有合适的诱导因素,人类的大脑天然就会“发明”记忆,而且将其视为真实。

    陆五回过头,看着身后的高墙。

    前面说过,那是一面高峻的,顶上布满铁丝网的墙。正常情况下,哪怕没有看守的阻挠,靠着人的力量(而不依靠工具)穿过它是简直就是痴人做梦。但是在术士面前,这一切就和纸糊的差不多。事实上,正如前面说的,第三律术士就具备飞行能力。当然这种飞行能力本质就是用自己的魔力托住自己,飞的又慢又不灵活。可是那是无可否认的飞行能力,地面上的障碍根本就毫无意义。

    陆五就是这样,就轻易的离开了高墙。

    不只是轻易离开,更重要的在于里面的人根本不会知道。是的,不仅今夜不知道,明天,后天,都不会知道。大概直到开庭审判的时候,法警带着公文来提人了,他们才能意识到人不见了。哪怕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看守所这边也不会意识到这是因为某种超自然能力的影响,而会觉得这是因为偶然,以及他们自己工作失误之类的原因。

    越接触,越是明白术士们的强大。他们也许看起来像是人畜无伤的小猫,但是实际上却是有着尖牙利齿的老虎。

    哪怕是第七律的魔力,也就是陆五接触过的,那种能够让人产生无法克制睡意的力量,尽管在魔力范畴内,它是最弱小的力量。但实际上也是有着强大的效果和广泛的应用方式。比方说,朱华就可以用这一手(这是高手说的)很轻易的给别人下暗示。不敢说百分百的控制一个人,但是确实可以轻易的影响一个人的思维。

    而且平心而论,例如下暗示这种事情,真正强大的术士是不屑于去学习掌握,也根本不需要去学习掌握的。别的不说,第六律魔力就能轻易的创造出拟真的幻觉,比暗示这种手段更好用。

    陆五原来觉得几千个术士能够让地球上神不知鬼不觉的一夜更换所有权,但是现在又觉得,其实根本不需要这么多。

    所以说,如果不是有着收集神能的任务,其实琥珀根本不需要陆五。或者说,在学会地球语言文字,掌握生活常识之后,陆五对琥珀就完全没用了。

    对于这次越狱,无论是高手还是陆五,都是早有计划而且做好了相应的准备。现代社会,做这些准备真的再容易不过了。看守所之外不远就是市镇,还颇为繁华。更妙的是,这边还有相当多的中小旅店。花上几千元钱,就能在小旅馆定个房间,并且把准备好的东西放里面。

    不需要太长的时间,陆五就换上了一套衣服,坐在出租车上,往住处开去。

    现在需要完成计划行动的最后一步了。

    他手里放着几张照片,和一些打印出来的地形图。

    第一张照片是一栋别墅。一栋规模颇大,四层楼,造型别致,位于乡村,至少也是位于城郊的别墅。

    第二张照片则是一座旧工厂,属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制造的那种老式工厂,说不清楚是什么工厂,占地面积很大而且内部结构相当复杂。工厂是停工的,里面都是锈迹斑斑的设施以及陈旧的建筑,让人想起传说中的底特律城区。说起来,此类工厂大部分早就被政府改造成住宅区了,但是这一座显然是因为某种理由而保留下来。

    第三张照片则是一栋大楼——位于市区中心,不管是造型还是内部构造都平凡无奇的那一种。楼下就是宽阔的马路。

    这就是目标藏身的三个地点。嗯,因为哪怕到现在,对方还在道路上不停的转移,尚未决定藏身之处。他估计是用这种办法想要迷惑那个并不存在的跟踪者。但是他再厉害也想不到高手的存在。高手直接通过中国电信监听了电话,所以就直接知道了一切。

    让人深为感叹,神确实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

    大概十二点左右,出租车终于到了陆五的住处。下车后,陆五毫不意外的看到窗户透露着灯光。阿呆显然在里面上网……嗯,好吧,这是它应得的酬劳。

    “搭档,小心。”耳机里响起了高手的警告。“那边有人!”

    路灯下,有着一个陌生的身影,在这个夜晚无人的时刻还站着。无需任何理由,陆五本能的就明白,那个人在等自己。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