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仙师无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九十四章 黎兰芳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看到这自己都舍不得多用的天材地宝被鲛人一口吞下,半圣中阶修士脸上露出了肉痛的神色,但是很快又恢复了谄笑,毕竟东西都收了,想必这位也不再会为难他了。

    “咳咳……”一阵听起来十分刻意的咳嗽声从这修士侧面传来,他转过去一看,彷小南似乎忽然染上感冒了一般,捂住嘴轻咳不已,黎青夷也向他摊着一只手,鼻孔朝天,显得特别嚣张。

    “……也还要拜托青夷师侄和方道友,为我等被无辜连累的人说句公道话啊。”那半圣修士脸上挂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从怀中掏出一大一小两个瓷瓶,分别递给了彷小南和黎青夷。

    彷小南打开瓷瓶瞄了一眼,瓶中数颗丹药异香阵阵,令人神清气爽,从色泽和气味看,乃是能够在极端时间恢复全部内力的上品丹药归元散,之前在拍卖会上见过,一颗就拍出了数百元晶。

    他见黎青夷对着半圣修士给的小瓶也在咧嘴傻笑,便将瓷瓶收入怀中笑道:“道友不必担忧,这黎木贤确实是利令智昏,乌鸦尚知反哺之恩,一个修士却做不到抱有一颗感恩心态,就算是再多资源,也终究无法窥得大道。”

    那半圣修士笑道:“是极是极,这等狼心狗肺的东西,如何配当云梦泽长老会的长老。”

    说话间,远方湖面上,三艘飞行法宝徐徐接近,停靠在了沙滩上。

    一半圣中阶的女性修士,从最前面那艘为主的飞行法宝上徐徐落在沙滩上,快步来到了众人面前,在看到狼狈倒在地上的黎木贤时,她眉毛微微一抖,但又迅速恢复了正常。

    这妇人浑身盛装打扮,衣香鬓影珠围翠绕,雪白一张瓜子脸上幽眉弯弯、凤目含威,在娇媚的气息之间自有一分不可侵犯的威严流露出来,正是黎青夷和黎青雅的母亲、云梦泽黎家的现任家主黎兰芳。

    黎兰芳径直来到鲛人木恩前方,欠身施了一礼,道:“晚辈黎兰芳,代表黎家上下,恭迎木恩前辈回黎家指教不器弟子。”

    木恩微微点头,这黎兰芳摆出的恭敬态度令它很是舒坦,虽然现在实力下降到了神通境,但好歹也是高高在上的真圣,之前一着不慎被彷小南和黎青夷联手欺负,又被一个半圣上阶的黎木贤图谋性命,已然是十分不爽,现在有个识相的过来侍奉,自然是心情有所好转。

    黎兰芳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黎木贤,没有去管在黎木贤身边负手而立的彷小南,反而转向那半圣中阶修士道:“木贤长老不是在跟你巡查云梦泽西边湖面吗?这是如何了?”

    那修士忙道:“黎木贤不知在何处收到传讯后,便以救援和硬接木恩前辈为由,带着我们前来此处,谁料居然是对木恩前辈图谋不轨,还好方道友及时察觉出此人的狼子野心,将其拿下。”

    黎兰芳略微有些惊讶的看了彷小南一眼,没料到这彷小南区区半圣中阶,居然能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将黎木贤制服当场,与她心中所推测的事件发展颇有所出入,但黎木贤与她积怨颇深,此时就算再惨上个十倍,她也不打算追问详情。

    更莫说这一会,她已经基本上理清了对方的来路。

    黎兰芳向木恩欠身下拜道:“家中有如此叛贼,实在令人蒙羞,还请木恩前辈不要介怀,如何处置此獠,任凭前辈发落便是。”

    鲛人摆摆手道:“你看着办就是。”说罢也不管黎兰芳等人,径直往主船上去了。

    黎兰芳眼中一丝厉色闪过,一条白光从飘飘长袖中飞出,尚在昏迷当中的黎木贤还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已身首异处,身上法宝及纳戒转瞬之间已尽被黎兰芳收走。

    黎兰芳厉声道:“胆大妄为,辱及宗祠,十恶不赦。黎兰芳在此执行黎家家法,诛杀首恶,其余从者虽受蒙蔽,但未尽职责,罚阴水渊面壁十年。”

    那半圣中阶修士带着其余从属连连磕头领罪,心中却是乐开了花,眼下虽然要面壁十年,但毕竟还算是云梦泽黎家修士,已然要比小命被人夺走好多了。

    黎兰芳对彷小南微笑施礼道:“多亏彷道友目光如炬,出手为木恩前辈护驾,黎家上下对方道友感激不尽,还请道友移步黎家小憩片刻。”

    彷小南目光轻闪,方才对方说的是彷,而不是方,看来这位黎家主已经将自己的身份查清了,当下微微一笑,拱手还礼道:“正有此意,请家主带路。”

    说罢双方客套着随鲛人木恩身后一道上了飞行法宝。

    彷小南其实在黎兰芳果断出手灭杀黎木贤之时,心中就已经有了开始暗暗惊叹。黎兰芳乍一看只是一个处处都受黎家长老会掣肘的家主,只能够在长老会监督下不断为家族利益做贡献,但其能上位家主,其心思之缜密,出手之狠辣,绝非普通人能够比肩。

    要说之前那三个黑衣人中,两个黎木贤的人成功将鲛人消息传递了出去,由此引发出黎木贤暗算鲛人的一系列事件,那么剩下的那个忠于黎兰芳的人在被同伴灭杀之前会没有足够的时间通知黎兰芳么?

    黎兰芳要是已然知道了黎木贤要谋算鲛人血肉,为何不提前阻止,或者传讯警告黎木贤呢?

    只能说,黎兰芳坐视这一切发生,只有黎木贤犯下了这等大错,才有可能被下台,她才有理由借助这位木恩大人之名将其斩杀;否则一位半圣长老,怎么都不可能轻易被弄下台,在长老会中少了一个敌手,对她掌控整个黎家自然可谓是少了一份极大阻力。

    在那半圣中阶修士甘愿承担“受蒙蔽”的罪责后,再以家主执行家法的名义,迅速灭杀黎木贤,将隐患消除得干干净净,又用黎木贤的血展现了自己的威严,为众人埋下威慑的种子。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是将权力斗争用得出神入化,彷小南心中都快为她鼓掌叫好了。

    这能执掌偌大一个黎家的人物,果然是了不得。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