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最新章节列表 > 440.生自己的气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既不是恶魔,也不是圣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眯着眼睛,感觉着头顶传来熟悉的触感。静梓的小脑袋却仿佛是被这熟悉的揉搓而显得愈发迷糊起来。

    “不懂。”

    憨憨一声不懂,却是道尽心中迷茫。

    蓝随笑了一声,随即解释道:“不管你如何苍龙伏波,却也挡不住这世道人心如魔。”

    “不施加些狠辣手段,怕是这世上之人都以为你良善好欺。”

    嘴角划过一道无奈的苦笑,蓝随询问道:

    “这下你懂了吗?”

    “可是,这份狠辣是建立在普通人的鲜血上面。这样也没有错吗?”静梓努力睁大着眼睛,抬头望着蓝随。希望于自己眼中的泪水挣点气,不要那么快流下。

    就算是陌生人,但也会为他们可能遭受的一切而流下眼泪。

    该说,太过于良善,还是说什么好。

    如果是太平盛世,蓝随恐怕是已经陪这个丫头良善,甚至于是圣母一场也无所谓。

    可惜的是,现在的世界已然不太平。

    细细擦掉她不自觉从眼角划过的泪珠,蓝随说道:“如果说,有人会同样用这份狠辣施加在你们身上,那么我情愿背负这份杀人如魔的名头。

    让他们知道,有些人威胁不得。”

    静梓呆立了良久,小嘴张了几下,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是闭口未言,转身欲走。

    蓝随刚想要拦住,却是被熏给拦下。

    说道:“接下来的就交给我吧。”

    总有些话语,女人家说起来方便些。

    这般想着,蓝随也没有坚持。看着熏去追了静梓,随后看着这台阶底下满目血迹,不觉有些无奈。

    转过头来,看向板月慧和青灯行,问道:

    “你们洗,还是我洗?”

    对这样的话语,板月慧默不作声,青行灯却是翻了个白眼。

    明明是提醒自己与板月慧该做事了,把这山道好好清扫清扫。直说便是,偏生戏还这么多,喜欢问一句。

    青灯行提起长柄宮灯,在那血迹上轻轻一荡,本粘粘在白石阶上血迹如空中尘浮悠悠飘起。板月慧却是食指与中指一竖,山中无风自起,本被扔了一地的瓜子壳,核桃壳之类的小玩意飘浮而起。

    板月慧从口袋中拿出一垃圾袋来,空中垃圾尽入袋中。

    点点头,满意的看着这一幕。蓝随背着手朝道观而去,一幅老干部做派,

    “放心,她早晚会明白。”

    路过板月慧身边时候,陡然传来这安慰之语。

    蓝随回身望去,却只见板月慧正在那里一心一意清扫着山上垃圾。哪有方才安慰自己的模样。

    摸了摸鼻子,蓝随心中笑道:我这山上都是一些傲娇之人?

    座敷童子已经回到蓝随的肩膀之上,幼嫩的小手轻轻按着他脑袋上的穴道,帮他消除些疲惫。

    弁天拿出折扇在手中细细把玩着,米沛儿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吃着腰果之类的小食。让蓝随看得好生羡慕。

    “给我点。”蓝随伸手讨要。

    “不给。”米沛儿护着食袋子,不肯就范。

    “就一点。”

    “不给。”

    “那些零食都是我买得。”

    “已经进了我的袋中了。”

    “给我拿点会死啊!”

    “不给!”

    悠悠山道之上,传着如同俩小孩般的赌气之声,让人不觉莞尔同时,也为这俩小孩幼稚深感无奈。

    。。。。。。。

    人是早上而来,事毕之时幸未到午时。

    也是可怜板月慧和青行灯,不光要为蓝随装逼的举动而收拾后事。还不待喘口气的功夫,就上来做午饭了。

    虽说这山中瓜果蔬菜应有尽有,偶尔还能打些野味做成肉食。

    只是,原本是六七人的餐食,因为有了米沛儿的存在,往往变成了二十几人的食量。蓝随从山中寻得一十人环抱大树,伐倒之后,做了些横梁雕栋,还有最大一面却是做了一巨大餐桌。这才能勉强摆下米沛儿所食菜肴。

    咚咚咚~

    接连十二声,均是大碗大菜摆在桌上墩在桌面上的声音。

    与平常东瀛的菜肴所求精致不同,这碗中均是大肉,大骨头,大菜,硬菜,吃的满口流油,香脆滑舌。

    再备上一整锅米饭,等着所有人来齐,蓝随才会宣布开饭。这米沛儿才会迸发出自己全部精力,战于这餐桌之上。

    只不过,今天有些意外。餐桌之上,到底是差了有俩人。

    静梓与熏,都没看见人影。

    蓝随捏着筷子,思付良久,才开口说道:

    “吃饭吧。”

    瞬时间,筷影勺飞,凌厉异常,却不见一点汤水滴落在桌面上。

    这饭桌上的功夫,均是被这米沛儿锻炼出来。在保持良好家教的情况下,又能让自己吃饱,如果没有一点功夫,只怕是会生生饿死在这里餐桌之上。

    半个时辰不到,碗盆之中已经是清洁溜溜。连碗中汤水,都被米沛儿泡了米饭,稍稍搅拌一下,香浓的油汤泡饭,软糯可口,咸甜适中。

    几口吃完,晃晃悠悠的从桌子上面站起,往着客厅中沙发上面一躺。再掰下茶几上放好的香蕉一根,几口吃完,拍了拍自己微微鼓起的肚子,不由感慨着:

    “今天吃得有些撑。”

    说着间,从自己大食袋中掏出一把腰果来,放在嘴中吃着。

    青灯行尽管已经是看见过这景象好几次,不过每次看见都深感这道观能养起这僵尸真是殊为不易。

    把碗筷收拾到厨房中,扔山泉水流入的碗池中洗刷着那些本就光洁透亮的大碗。

    看见那米沛儿一边打着饱嗝,一边还在吃着,嘴上忍不住嘀咕几句,说道:“那蓝随都没吃几口的饭菜都被你吃了进去,现在居然还能吃。”

    着轻声碎语终究是让米沛儿听了去,秀白的玉足一搭在蓝随的身上。

    问道:“怎么没吃?”

    “不想吃饭。”如同一条咸鱼般瘫在沙发上,蓝随说着应付话语。

    “那你想吃什么?”米沛儿不解问道。

    蓝随抬头望着天花板,想了几下,嘴中有些不是很确信的说道:

    “嗯,拉面怎么样?”

    听着这词,米沛儿一跃而起。双手撑着桌面,双眼放出夺目光彩。

    “这个不错啊!”

    听着这份兴奋劲,蓝随就感觉到一阵头疼,忍不住的单手按着米沛儿的小腹。一脸为难的问道:“还吃啊?”

    连忙双手捂着嘴,米沛儿面露难色,说:“别,别按,会,会出来的。”

    翻了个白眼,蓝随简直感觉心里飘过一声大大卧槽。

    懒得再待在这人身边,蓝随起身朝着厨房而去。

    剩饭剩菜在这道观食堂中是不可能会有的。不过一些面粉,蔬菜,还是有的。

    本来,拉面是需要用猪骨或牛骨,熬制的浓汤作为汤底最为浓香。现在是不可能熬制了,只能是用一些蔬菜作汤。

    拿些面粉揉捏好,放置一个小时醒面后,这才开始捏揉起来。

    捏面,拉面,一气呵成。

    正好锅中白水煮开,投面其中,拿的筷子搅和一下,放入碗中。浇上蔬菜汤底,荷包蛋盖面。

    端了三碗面出厨房。

    只可惜被米沛儿堵了门口,硬生生的从蓝随碗中咬了一口荷包蛋,喝了两口汤,吃了三口面。

    蓝随看着碗中如新月般的荷包蛋,半碗汤水,一撮面条,眼中尽是哭笑不得。

    端着三碗面来到后院中,蓝随也是估摸着时间的。

    正是饿困乏力之时,一碗清香拉面足够勾起那腹中馋虫。

    本把头埋在双臂间的静梓,也不禁抬起头来,偷摸瞧了一眼。见是蓝随断面而来,却又埋首臂中。

    把面条放在石桌之上,蓝随朝着正拿着一本古籍看得聚精会神的熏,问道:

    “好看吗?”

    放下手中之书,长出一口气,熏说道一声:“说尽人间繁华,道尽人间沧桑。”

    看见书籍上红楼二字,对于这样的说法点头赞同。

    这本书他年少时看过几篇,可惜还未看见那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就被老道夺了书去,说这是坏书,年轻人不能看。

    蓝随可谓一脸懵逼,只想说岛国三百女优,我观之已有九九之数,如何看不得。

    可惜,这话还是为能说出口来。

    再之后,他也没有去看过。既然老道说不能看,那便不看算了。只不过这本书名头太响,多少听闻过其中故事。

    好似食尽鸟投林,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这些佳句名言多少听过一些,尽管这话不是雪芹先生所著就是。

    把面放在熏和静梓面前,说道:

    “吃面吧,家里面没有什么好材料了,幸好还有些面粉蔬菜之类。”

    细细把手中书籍收拾好,熏夹起面条来,吹拂几口热气。放入口中,嗦嗦的声音,连带着面条上的汤汁尽如腹中。

    “你下面一直以来都很好吃。”

    “呵呵~”

    蓝随听这话都不知道是喜是悲了。如果说熏这小娘皮不懂种花家语也就罢了,偏生现在玩弄文字已经是一个炉火纯青的境界。

    再说出这种有歧义的话语,蓝随脑筋不想歪都不太可能。

    暂且不去理这小娘皮,蓝随吃着米沛儿的残羹剩面,熏则是开始平常其煎好的荷包蛋,筷子轻轻一戳,嫩滑的蛋液随之而出。

    小舌头舔上一品,再吃一口面条,也是美滴很。

    俩人就这么吃着,丝毫不顾及还有一碗面就这么凉在那里。同时,咕咕咕的奇怪叫声,从两人开始吃面时候就这么一直在叫着。

    蓝随那碗面实在是没什么好吃的,才吃过不到两口就要见底,如果不是存着和熏与静梓一同吃的想法。那面条再就被吃完。

    看静梓还俯在桌上,那面都快冷了,都没有动,蓝随也只能是停上一停。转目往向熏,眼神示意,“你的劝导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熏眼神回道。

    “不怎么样是怎么啊?”

    “就是不怎么样。”

    放下碗筷,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蓝随用着筷尾敲了下静梓的脑袋,说道:“要怄气也先吃东西。再不吃这面就凉了,到时候只能倒掉。我可不会去下第二碗”

    听着这话,静梓伏在石桌上的娇躯一抖。

    悄咪咪的露出丝丝眼缝来,看向蓝随。那小兽般弱弱的眼神,似乎是在说:我就这么吃,好像很没面子,要不你哄哄我?

    这小眼神一瞧,蓝随的心都快要化了。恨不得把这小静梓抱在怀中好生哄着,再顺便捏揉一番。

    可是,也不能让静梓这养成了习惯。

    只能是心中狠下心来,粗声粗气的说道:“吃面。”

    “不吃,我就端去给米沛儿吃去了。”

    “别!”

    听见这威胁,静梓连忙抬起头来。

    再看蓝随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有些无地自容,却又把那碗面把在手中,拿起筷子呼啦呼啦的吃着。

    可是,吃着,吃着,眼中的眼泪水珠儿不觉中掉落在碗中。

    熏拿出手帕细细的擦拭着静梓的小脸,说道:“怎么哭了起来,他给你的面不好吃。”

    蓝随嘴角一抖,发作不得。明明是一个锅里面煮出来的面,也没见你说不好吃。

    “不是。”

    静梓摇了摇脑袋,说道:“就是因为很好吃。”

    手中的动作不停,碗中的面往嘴中扒拉着,面容上的泪水却也不停,说道:“明明我在伤心,也在怄气。

    但,这面怎么就还这么好吃。”

    闻言,蓝随一阵哭笑不得。

    这傻孩子。

    好吃的东西就是好吃啊。特别就是在伤心的时候才要吃些好吃的。

    没有笑话静梓,蓝随拿起自己那点面条与静梓和熏一同吃了起来。蔬菜的清香,鸡蛋的焦香与嫩滑,再加上劲道的面条。

    真的十分好吃。

    过的几分钟后,三个碗同时放下。

    蓝随拿出自己的手帕给静梓。见得她用来擦嘴还不算,居然还用来擤鼻涕。

    “喏,还你。”

    静梓把手帕递回来。

    蓝随看着一团乱七八糟的手帕还能怎么办,只能是收好放入衣兜之中。

    随后,笑问道:“不生气了?”

    “还生着呢。”静梓瓮声瓮气的说着。

    蓝随问道:“还怪我会杀害无辜?”

    “不是。”

    静梓摇了摇头,说道:“是生我自己的气。”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