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高魔地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就和断臂一样,这也是。。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交谈再次暂时的告一段落,因为绕着绕着,易嚣发觉这座迷宫似乎比预想的还要更加漫长后,他便开始专心的走在前面,寻找道路。

    这座迷宫的确有些特殊,能够迷惑住雅典娜,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能够迷惑得住易嚣。

    不过那是对易嚣的他来说的,如果换做以前的易嚣,此时可能会有些困难,甚至是思考有什么魔法来打破局面,但是现在。。

    易嚣利用银舌为自己赋予了无数魔法小技巧,这些小技巧附着在身,就像是无杖和无声施法一样,他随时可用。

    还是瞬发的。

    比如说,寻路魔法。

    甬道阴沉沉的,仅凭两侧的火把早已看不清周围的路面,所以易嚣在一个响指过后,几人的脑袋上方便顿时浮现出了一抹光泽。

    光泽来的十分突兀,没有任何发光体和光源,就像是弥漫乌云的天空被突然吹散出一个缺口似得,就那么凭空出现在几人的上空,随着他们的前进而不断移动。

    但即便如此,也只能照亮周围很小的一片范围。

    因为黑暗像是怪兽,在不断地吞噬着光线。

    这并非是错觉或者某种夸张的形容,而是的确如此,注视黑暗的时候,黑暗只是非常普通的黑暗,但只要视线和目光一离开,黑暗和阴影就开始翻滚,像是隐藏着什么怪兽,将光线一点点的吞噬掉。

    再次骤然回头,它们又会重新变成普通的阴暗。

    好似幻觉,又似真实。

    易嚣不为所动,表情淡然的走在最前面。

    甬道在他的眼中同样昏暗,学着奇幻世界中黑暗精灵的设定,易嚣同样利用银舌为自己的眼睛赋予了黑暗视觉,但是这种能力在这里似乎失去了效果,两旁的黑暗翻滚着,咆哮着,扭曲着,吞噬掉了光明,也吞噬掉了易嚣的视距。

    但,魔法为他指明了前路。

    前方很快就出现了三个外表一模一样的岔路隧道,用目光观察,看不出任何线索,就算是直觉在这里似乎也失去了效果。

    但是魔法却让它们在易嚣的眼中变得不一样,两旁的隧道是猩红色的,只有中间散发着白色光芒,代表着它即将畅通无阻。

    所以易嚣无视掉周围的鬼魅魍魉和扭曲沸腾,带着俩人缓步走入了中间的甬道。

    前行,左拐,回廊,阶梯。。

    继影响心灵的低语之后,他们步入了这座连雅典娜这种神性生物都可以干扰的迷宫,不过有易嚣的带领,他们的前行速度很快,步步高却接下来的路程中易嚣等人并没有再受到别的什么影响,很快,易嚣就似乎找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他在一处回形长廊附近徘徊了起来。

    “我能感觉到,它就在附近。”

    易嚣低声说着。

    旁边一个隐隐约约的模糊轮廓动了一下。。那是处于伪装状态下的雅典娜,不过她这一路上都十分警惕提防着周围,却一直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即便在此时易嚣说明了之后。

    这让她整个神都紧绷起来。

    战争与智慧女神的名头可不是她自封的,神王随随便便就赐予她,亦或者凡人赞美和颂扬几句,她就自诩为女神。

    雅典娜一出生便是战争与智慧女神,这个称号是随着她的诞生而诞生的,即便如此,孕育这个神名与称号的,也更多的,还是她一步步用鲜血与敌人的头颅,所累积出来的。

    希腊神系从来就不是什么和善的存在,即便希腊神系没有北欧的诸神黄昏,最后似乎是因为没有人类的祭祀和信仰逐渐陷入沉睡,但它们的崛起和消亡,也仍然伴随着弥漫整个苍穹的猩红鲜血。

    也可以说,任何一个神系的崛起,都伴随着血淋淋的陨落。

    来自外界敌人的,亦或者来自内部自己的。

    希腊神系崛起的年代正好是诸神并存的时期,在希腊神系崛起的时候,以太阳神拉为首的古埃及神系已经横行几千年,而在希腊神系崛起不久之后,更有北欧神系异军突起。

    最为知名的三大神系虽然年代相隔有些久远,但终究是互有衔接的,虽然说没有雅典娜大战瓦尔基丽雅的戏码,但想必也肯定会有摩擦。

    诸神的崛起从不缺少血腥,即便是雅典娜,她的赫赫威名,当年也是一刀一剑拼杀出来的。

    她的战斗素养从来都没有被落下,战斗的直觉更是惊人的灵敏。

    不要觉得诸神都就没有敌人,诸神是人类口中的称号,是他们称呼雅典娜这些存在的名字,虽然诸神也的确称自己为神,但他们很清楚,自己并不是所谓的,真正的,神。。

    和他们同样强大的存在也不少,所以他们才会有敌人,也只有这些东西,才配称得上是神的敌人。

    何况也不是没有比诸神还要强大,即便是诸神也难以对付的东西,比如说。。原本剧情中,差点将雅典娜开膛破肚的黑暗泰坦。

    。。那是极其惊心动魄的一场战斗,也是雅典娜记忆之中的最后一场战斗,虽然她最后侥幸活了下来,但也非常凄惨,在那之后,她的记忆就有些模糊不清了,然后逐渐陷入黑暗,但是对于这最后一次怆凉的战斗,她仍然记忆犹新。

    黑暗泰坦的长相看上去不像是多厉害,好似非洲版的深潜者,身高和个头也都比神灵矮了一截,和凡人差不多,但却是丝毫不弱于神灵的存在。

    没什么奇怪的,除了古埃及神系有很多动物脑袋的家伙,希腊神系和北欧神系的神灵都是有着人类外表的,只不过可能身高方面高了些许。

    外表无法代表什么。

    “外表无法代表什么。。”

    易嚣摸索着面前沉重的墙壁,低声说道。

    厚重的石块一个挨着一个的紧紧靠在一起,错落有致,甚至看上去有一种赏心悦目的规则感,它们的边角圆滑,表面泛着暗黄而沉重的色调,仅仅只是靠近,就让人感觉到一股古朴巍峨的气息。

    易嚣感觉自己的手掌似乎有些潮湿,石砖的表面有些湿冷,甚至在缝隙处渗透出了些许的水珠。

    它摸上去有些冰凉和粗糙,有着些许的劣质感。

    不太对劲。。

    易嚣闭上眼睛,开始思索,然后下个瞬间,他的脑海中,就如闪电般,瞬息划过一些破碎的画面。

    细鱼,泥鳅,水藻。。生命从它之中孕育,尼罗鳄的爪子踏在它的表面,它沉浸在冰冷的河水底面,一晃就不知道沉默了多少年。

    然后它被一双手捧了起来,与它一起浮出水面的,还有其他无数砂石粒砾,它们被粘合到一起,晾晒在地面,然后被捶打,夯实。

    奴隶们背扛着巨大的绳缆,拖动着比他们还要高大的巨石,一步步的,吃力的在沙漠中挪动着,鲜血汇合着汗水流淌下来,甚至将这片沙漠浸染的有些潮湿。

    巨石被巨大的杠杆和滑轮吊起,顺着甬道快速的落入地底,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漂浮在空中,挥舞着双手,将下方的巨石犹如积木拼搭起来。

    随着巨石一块块的被摞起,天空逐渐变得黑暗,四周的空气开始迟缓,甚至近乎停止了流动,它们紧紧的拥挤在一起,构成了一面面密不透风的墙壁。

    而当最后一块巨石砖被放下来的时候,周围似乎安静了下来,平静之中,它似乎隐隐约约的看到,在密密麻麻的墙壁最中心的位置,摆放着一尊灵柩,黄金打造的威严灵柩。

    那是属于法老王的。

    “咚!”

    它的头顶传来最后一声闷响,然后世界。。终于的永远安静了。

    金字塔建成了。

    它们被密封在地底,一眨眼,便不知道过了多久。

    “嘶!”

    易嚣深吸一口气,骤然睁开眼睛,将手抬了起来。

    通过他看到的过去,这里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他那来自冥冥中的第六感,却在不断地对他诉说,这里,并没有那么简单。

    就是在这里。

    “就是这里。。”

    易嚣缓缓的说着,仿佛在自语。

    这是回溯魔法,他通过魔法的力量看到了属于眼前这面墙壁,这些石砖的过去,以前易嚣就喜欢使用这种手段,只不过以前还需要魔杖或者咒语作为辅助,而现在,他只要抬手触碰,然后心念所至便好。

    不过通过魔法回溯来的情景来看,这里好似没有任何异常之处,大金字塔下方的确放着东西,但却是一尊灵柩,法老王的灵柩,仅此而已。

    活着的法老王对易嚣来说都没意义,更何况死了的。

    只是这一次,哪怕没有达斯坦之前所说的话,易嚣也感觉到了一股明显的不同寻常的地方。

    的确有些不同寻常。。甚至到了易嚣都无法解释清楚的程度,因为他只能感觉到这里不太对劲,其余的,他也说不清楚。

    “不对。。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易嚣摸索着墙壁。

    虽然易嚣只是在很普通的轻声低语,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经过周围的回廊折射与发酵之后,这种声音听上去就仿佛变了一个样子,阴沉,扭曲,如同一个疯子的呢喃和呻吟。

    湿冷的低语不断回荡在甬道之中,让雅典娜开始蹙起眉头。

    是的,最开始的时候,她还没有察觉什么不对,但在易嚣指出来之后,她却觉得周围越来越越冰冷,就好似。。有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盯上了她一样。。

    不,这不是她的心里作用。

    雅典娜感觉这一切有些熟悉。。

    是的!很熟悉!因为这正是她最后的记忆!在面对那些黑暗泰坦的决战之前。

    这不是被什么危险的生物盯上了,而是她嗅到了自己的。。死亡气息。

    雅典娜缓缓将双刃弯刀从背上解下,她的动作悄无声息,就像是一只猎豹,双刃弯刀在她的手中折换着各种角度,与她修长而充满爆发力的身躯结合在一起,充满着一种奇异的美感。

    仿佛从浮雕壁画中走出来的远古文明,雅典娜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沧桑的感觉,这是属于她的战舞,战争与智慧女神的战舞。

    它被雕刻在罗马巨柱的浮雕上,被铭刻在众神宴会的壁画里,被咏唱在史诗般的神话诗歌中,也刻印在雅典娜的本能。。与基因里。

    在那。。

    黑暗之中,雅典娜的双瞳骤然亮了起来,就像是野兽捕食前的一瞬间。

    双刃弯刀交错挥舞,雅典娜单脚蹬在地面,属于神灵的爆发力瞬间冲击而出,整个人仿佛飞跃式的跨越无限的距离,瞬间冲到甬道角落里的一处阴影前。

    她仿佛展翅的太阳,金色的战甲从伪装披风下显露出来,骤然爆发的光泽似乎能够照亮整个金字塔,也让她面前的怪物变得无处可藏。

    “死!”

    雅典娜发出一声爆喝,双刃飞驰而下。

    “当!”

    躲藏在阴影中的怪物显然也不简单,面对雅典娜仿佛黄金般的神性光泽,它似乎根本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哪怕有些措不及防,它也仍然在反手之间同时架住了雅典娜的两把双刃弯刀。

    “天真。”

    但是雅典娜的嘴角却露出一抹狞笑,她右手的弯刀在一瞬间仿佛打起了旋,与她的身体同时开始飞舞,仿佛在空中跳起了一场闪电与雷霆的战舞,方寸之间,便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终究是贴近到了那个怪物的面前。

    “还是要。。”

    “死!”

    雅典娜单手握刀,然后凶悍的向着下方的怪物,直捅下去。

    “扑!”

    闷响传来,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雅典娜能够感受到温热的鲜血挥洒在她脸上的气息,似乎还带着它主人的心跳般在缓缓跳动着。

    在她逐渐扬起的狞笑中,雅典娜眼前不知道到底是光芒还是黑暗的情形开始消散。。接着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然后她看到。。

    。。。

    易嚣平静的看着雅典娜。

    他单手握住她左手中的双刃弯刀,握着刀刃,不过易嚣的手心却没有丝毫鲜血流出。

    而另一只也挡在左侧,似乎是想要拦下她右手的双刃弯刀,但却终究没有挡住。

    他默默的看了一眼雅典娜右手几乎全部捅进了他腰子里的双刃弯刀,然后与逐渐懵逼的她对视了起来。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