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最新章节列表 > 1521 最后一个故事(十一)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只不过这男女看问题的角度到底是不同。

    林峥最为关心的还是这一年过去了之后,他的父亲林如海身体上是否有巨大的改变。

    所幸,一切无忧,若说曾经贾敏的去世让林峥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的话,那么林如海的存活于世,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惊喜了。

    在林峥的分析过程之中,只能将其一切归咎于林如海的这次婚姻以及他的高中状元了。

    因为这两件等同于改变了红楼梦的小半的进程的事件,可能就是林如海得以幸存的关键。

    觉得有必要让自己的家变得更妥帖的顾峥还没想好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呢,原本除了重大的事情是不会来外院找他们爷俩的竹阳郡主却是拿着一封白色的拜帖来到了公用的书房外。

    待到林如海将林峥叫到身旁,将这其中的内容展开的时候,林峥看着这字迹,眉头就深深的皱了起来。

    “父亲,这事儿,与我们林府不相干吧?”

    不是林峥冷血,秦可卿死了,关他们林府什么事情。

    若是荣国公府内的任何一个亲戚去世,他与父亲前去祭拜那是理所应当的。

    但若是宁国公府邸,这怕是隔得有些远了吧。

    只不过这话由他一个小辈来说不合适,抬起头来的林峥却发现林如海的表情却是有些过于严肃了。

    这让林峥不得不想起曾经在现实社会之中看到的许许多多的分析红楼的文章。

    在诸多的脑补帝的答案之中有一个十分惊悚的回答,那就是秦可卿的身份很不一般。

    竟是废太子的私生女,被现如今的秦家给收养的皇族遗珠。

    再加上他爹林如海如此的表情,已经屏退了众人的顾峥不由的压低声音脱口而出:“父亲,这秦可卿的身份莫不是有什么不妥?”

    “难道她是?”说到这里顾峥就往天上指了指:“遗留的血脉?”

    对于自家儿子的天马行空,林如海也是相当的佩服的,他原本那严肃的表情因为这一句话而变得极其惊悚了起来。

    “吾儿,你那状元莫不是撞大运得来的?这般无思量的话也能说的出口?”

    “这秦可卿哪里有什么问题,为父想的乃是陛下曾经与我说过的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微末小官林峥的表情极大的取悦了自己的父亲。

    这位绝对是帝王的心腹之臣的次辅就用平静的语调将其中的道理娓娓道来。

    “我们这次要去祭拜,悼念,不但要去,还要大张旗鼓的举家而行。”

    “至于郡主就不必了,一是身份贵重,他们荣国公府还没有这份儿荣幸,二是她本身也与那边的府邸没有瓜葛,去了反倒是羞辱皇家,不妥当。”

    “只你我加上黛玉三人,权当林府的重视,在送丧的途中,扎上棚子,请到上好的纸扎花圈,聊表我们的重视就罢了。”

    “至于你先前的分析,简直就是无稽之谈。这般的话以后在家中与我分说的时候也要注意一些,切莫让外人听到了。”

    “私自议论猜测皇家事,你简直是不想要命了。”

    “那!”顾峥真是奇了怪了!这贾府至于这么大张旗鼓吗?

    到了这个时候,林如海就不得不与其分析一番了。

    “若说道学问,为父也不敢说就比的过你,但是这前朝秘闻,本朝的官场做父亲的却是要比你看得通透。”

    “这四王八公,虽然已经有了衰败之势,但依然尾大不掉,是太上皇遗留在陛下面前最大的问题。”

    “贾家未来族长之妻,一族宗妇,地位分量足够让相同的人物前来悼念了。”

    “若是再加上现在皇宫内正开始得宠的贾贵人呢?那事情就更加的不同了。”

    “最后,也是情面上的事情,你可知那秦可卿的父亲曾任何职位?”

    “营缮郎??”顾峥尝试性的回答了一句。

    “是的,你只知这是工部正五品的小官,你却不知,这秦家的营缮郎与荣国公府你的二舅舅有着同事亦是引路人的关系。”

    “你那迂腐的二舅舅,之所以会无功无过的一直待在工部,怕是与秦家这位小娘子的父亲的提携有着莫大的关系呢。”

    “这三重的关系,已经值当与贾府有旧的老亲勋贵们屈尊纡贵了。”

    “至于我们林府,无论是看在亲戚的面上还是看在天子的面上,都必要郑重其事啊。”

    对于这事儿,林峥还真就没什么好说的。

    随着父亲一起嘱咐内院的嬷嬷们通知黛玉,将素色的衣衫给寻找出来。

    依照拜帖的要求,第二天一早就抵达了贾府。

    与外访的客人一同进了吊唁的棚子,上得几炷香,就与亲戚的队伍之中一同发丧了。

    这一路行来,骑在马背上的林峥那是暗暗心惊。

    四王八公但凡亲善一些的人家,竟是都在道路两旁设下了路祭棚子。

    家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竟是也派出来了两三位,维持着各自的棚子,端是十分的给脸。

    这哪里是一个宗妇去世的规模,就连皇家的郡主也没这样的待遇啊。

    林峥忍着狂跳的眼皮,看向了身前的林如海,却见他的这位老父亲,却是一脸的果然如此,只是细细的端量着两边的人,完全没把他这个儿子给放在眼中。

    当林峥对林如海的这一行为产生怀疑的同时,一阵喧闹声就从他们的对面迎了上来。

    看马驾上的标志竟是北静王的仪仗。

    林峥与林如海还不曾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一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系着碧玉红带,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的人物从轿辇之中下得。

    对着前方宁国府众人参了一回。

    后又融到了周围路祭的队伍之中,径直朝着荣国府的诸位见礼。

    然后,因为对方身份贵重而下得马来的林峥,就看到了这位北静王与贾宝玉见面的名场面。

    这皆穿白的二人,乍一看过去,竟还有几分相像。

    就在林峥感慨红楼人物的钟灵慧秀的时候,这两个人竟是不避讳旁人的,开始掏玉。

    这北静王果真也就看着是个人物。

    待到他看完贾宝玉的那块宝玉之后,竟然毫无羞耻心的将玉亲手为贾宝玉带了上去。

    这还不算完,他竟然还替贾宝玉整理了一下彩绦,后又将手中的那一串儿红的耀眼的珠串直接套在了贾宝玉的手腕之上。

    这情景实在是太过美好。

    这若是一对颜值在线的狗男女的话,林峥最多被喂上一嘴的狗粮罢了。

    但是这却是两个脂粉气息一个赛着一个强盛的爷们组合,这就看得林峥鸡皮疙瘩四溢,眼皮子直抽了。

    这大概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北静王与贾宝玉恋恋不舍的分别了之后,竟是又问道:“林大人以及小林大人何在?”

    得了,硬着头皮上去寒暄吧。

    跟着林峥发誓,这绝对不是他的错觉,因为那北静王在见到了他本人了之后,他明显的感受到了对方的眼珠子就黏在了自己的身上,是怎么都拔不出来了。

    也是,相比于刚满十三岁的贾宝玉来说,自己这种已经年满十六的翩翩美少年才是风姿勃发的好年纪。

    再加上自己的状元郎的加成,以及林家超于一般人的好皮囊。

    林峥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配置点高纯度的迷魂香什么用来自保了。

    他忘记了,红楼梦的世界实际上是一个高危的世界。

    许多性取向笔直的男士们光想到了这金陵十二钗的魅力,却忘记了在集邮的同时,自己说不定也是旁人眼中的邮票。

    在红楼之中同性之间才是真爱啊。

    惊悚的林峥变得僵直不已,他各种拒绝的小动作,却让北静王笑的不能自已。

    大概是对于北静王这种要风得风的人来说,见惯了美人。

    所以,对于林峥这种十分抗拒的,他只不过稍一试探也就丢开手不再注意了。

    这让林峥很是松了一口气,随着众人将大殡的队伍送到了铁槛寺。

    到了这个时候,他与父亲总算是能从这件儿事里脱身了。

    在返家的途中,林峥总觉得自己仿佛错过了什么重要的剧情。

    当初自己闲着没事儿将红楼梦当成YY带入的书来看的时候,他可是列出来一大堆的可攻略的人物表呢。

    那么自己到底漏掉了什么香艳的剧情了呢?

    待到回到了林府,林峥都更衣睡下的时候,他突然就在黑夜之中翻身起来,一拍脑门将这段剧情给回忆了起来。

    “铁槛寺啊,智能儿小尼姑!!”

    “我去!便宜了秦钟这个兔爷,小双双还挺厉害,简直就是男女通吃啊!”

    “也不知道这智能儿的姿色如何,能引得秦钟在姐姐刚丧的时候就翻云覆雨的人物,想必一定是绝色吧。”

    这秦钟本身姿容就够迤逦的,还与那贾宝玉有上一腿,那这智能儿……

    阿弥陀福……

    罪过罪过,自己曾经也是一方大能,如何能在寺院这种神圣之地,行那种事情呢?

    这秦钟的道德实在是太过于败坏了,最疼他的姐姐刚去……

    哎,我唾弃他的灵魂!

    林峥绝对不会承认他这是嫉妒了。

    而这一晚上,他就没睡的踏实过。

    当他翻来覆去的醒来之后,只是木着脸,让入得屋内的仆役将他替换下来的衣服收走。

    看着身旁的几个比他年长几岁的大丫鬟羞赧的笑容,以及在他走后压低了声音的娇笑窃语,林峥觉得,自己应该要找一个媳妇了。

    作为一个胎穿的男儿,在这种世界之中为了冷霜守身如玉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同理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归到现实世界的情况下,他就勉为其难的找个媳妇?

    总觉得没那么简单的林峥还没去找他的父亲去商讨一下中自己的终身大事儿呢,反倒是被一更震惊的消息给惊的忘记了初衷。

    “什么叫做最近拘着点妹妹,少往贾府中走动?”

    “前一阵陛下不还是特意下了明旨,让四王八公的人们具都去宁国公府去吊唁吗?”

    被问及的林如海回的干脆。

    他朝着顾峥抛出了一个很值得深思的消息。

    “陛下允许宫内高位的女子可以回家省亲。”

    “得到了这个消息的同时,你贾府的表姐贾元春就被封为了贤德妃。”

    “可是宫中,既有贤妃,也有德妃。”

    “这位的处境怕是有些不妙啊。”

    “而前一阵内务府送过来的消息,上报回家省亲的人当中,具都是家在京都的勋贵子弟。”

    “至于在后宫之中有分量的几位,没有一位请报了归家的。”

    “我虽然不清楚其中的奥妙,却总觉得这次的省亲怕是有些不妥啊。”

    “这话为父是无法递到宫中的,只能托你给你外祖的家中传一个信息。”

    “若是没应承下来,还是莫要将贤德妃接回家中了。”

    “嗯!”

    林峥回答的很是痛快。

    省亲之事利弊兼有,但弊端却是大于利益的。

    再加上原书之中这大观园建造的张扬。

    林峥总觉得这世界上除了帝王,任何人都没有张扬的本钱的。

    所以,他应答的很快,当月沐休之日,就给荣国公府带了信儿。

    谁也不见,直接就入了贾母的内院。

    入得门内的时候,正是贾母与一屋子姐姐妹妹聊得正开心的时候。

    这听了声音的林峥实在是郁闷坏了。

    他自打十一岁入得荣国公府的时候就说过,他早就过了这七岁不同席的年纪了。

    可是他的这位外祖母就如同最没规矩的人家一般,但凡是见小辈的人,就没有个避讳的。

    想到这里的林峥只得在屋外让人通报一声,却被贾母身旁十分强势的大丫鬟给拽进了屋内。

    “一个小孩子家避讳什么?就算你是当科的状元郎,不也还是我贾家的外孙吗?”

    “她们是贾家的姑娘,也是你的妹妹,权当当成黛玉一般的相处着,还是说你有了身份高贵的新母亲,就不与我们这些低等门户的人来往了?”

    这帽子可不能扣,十分识趣的林峥低着头就做到了贾母身侧的空位置之上,扶着贾母的臂膀做了一个亲近的动作:“外祖母,这是在聊些什么呢?如此的快活?”

    这话算是问到了正点儿上了,这刚刚得了信儿的贾母怎么不给外孙家的宣扬一下。

    她很是亲昵的拍了拍顾峥的手背,将大姐姐贾元春的好事情与林峥分说了一下。

    怎么连老祖宗都觉得这是好事儿了呢?

    因想着父亲的嘱咐,林峥不得不憋到旁的姐妹们都离开之后才单独与贾母开了口。

    “外祖母,咱们家是不是应该低调一些,现如今大姐姐正在宫中受宠,若是我们荣宁二府太过于张扬,会不会传到天子的耳中,对元春姐姐的名声有些不利啊。”

    听到自家的外孙竟是如此劝。

    贾母那因为上了年纪而有些昏黄的眼珠子就转到了这个年轻的如同垂杨柳一般的状元郎的身上。

    她在这个孩子的身上,看到了一种不属于少年人的睿智。

    在心头一惊的同时,就将原本的兴奋劲儿给冲散了三分。

    “这是怎么说的?得宠了,外家使力气,这不是好事儿吗?”

    听着贾母尤不甘心的补充,林峥跟着叹了一口气。

    都说年龄让人的思路不清,最终造成了昏庸一词的产生,果真是至理名言。

    曾经多么明智的老人,却因为居于内宅太久,失去了政治斗争的敏锐性啊。

    张扬的人,自古到今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他们贾家又不是只管现如今的腥风血雨,哪管那死后的大浪滔天的孤寡之人。

    他们贾家的宗族数百号的人口,依附在两个国公府下近千人的大小庄户,本应该是谨小慎微的低调发展的大宗族,哪里有资格张扬过世啊。

    真不知道这四王八公的脑回路是如何的生长的。

    竟然还传出了类似于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诗句。

    这若是我为帝王的世界,第一个下刀子就是你们四大家族啊。

    深吸了一口气的林峥是无可奈何,只好将其中的道理掰碎了,揉开了与贾母分说。

    “外祖母,你可知晓元春姐姐是如何有资格省亲的?”

    贾母:……

    好吧,不知道。

    咱们继续说。

    林峥说:“就在宫内一定级别的嫔妃可以回家省亲的传闻从内宫之中传出来的时候,贾家的元春,贾贵人就突然连跳三级,得了一个贤德妃的封号。”

    “这级别是上去了,可是外孙却是从未曾听过这贤德二字的封号。”

    “但凡将这封号的事儿放在一边,光是想想这封妃的时候,就足够人心惊的。”

    “外祖母,你再想想,此次定了要回家省亲,并由陛下下了明旨的人家又有哪些?”

    贾母:……

    好吧,还是不知道是吧。

    林峥只能继续说道:“具都是四王八公的老亲家的姑娘,勋贵的女儿,而居于中宫的皇后娘娘,以及相应的清贵的人家,竟是没有一个在其中的行列。”

    “外祖母,孙儿这般说,你可是明白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