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踏天争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继续添堵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彰生尊者眼中满满的都是期待,定定的盯着蜂花尊者。

    蜂花尊者眉头微微蹙起,瞪了一眼在一旁帮腔的和真尊者,随后脸色有些微微发烫的,用敷衍的语气极不耐烦的道:“行行行,不就是做你的道侣么,我蜂花尊者什么世面没有见过,就你这小心眼念叨个不停,你快告诉我你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强!”

    彰生尊者闻言目光猛的一闪,满脸的喜悦之情,随后面容变得凝重和庆幸起来,开口道:“不是我变强了,是有人在帮我们!”

    蜂花尊者还有和真尊者一愣,这个可能他们也曾经想过,但想来想去,却觉得可能性不大。

    “谁?如果是我们火凤门的人帮助我们的话,他没有理由不说话,更没有理由藏起来暗中帮忙啊?”和真尊者奇怪的道。

    彰生尊者对此也是颇感奇怪,但还是坚定地道:“肯定是有人在帮我,因为最后的时候,我本来准备逃走的,但一个声音却在我的脑袋里面告诉我迎着天耀宗的修士冲上去,那个时候我浑身上下的力量已经点滴不剩,但我还是冲了上去,你们也看到了,结果我大杀四方,身体只能似乎拥有了施展不完的力量。”

    “那人和你说话了?那你应该能从他的声音之中听出来他是谁啊!至少咱们门派之中有这个能力的起码也是碑主境界,数量并不多,应该很容易就能辨识。”和真尊者连忙问道。

    彰生尊者却摇了摇头道:“没有,完全听不出来,对方似乎并不是用假声音和我交流,但声音我确实从未听过!”

    这样一来,蜂花尊者还有和真尊者都变得无语起来。

    “哎,你们说,那个帮助彰生的会不会是刚刚加入我们火凤门的方荡?”蜂花尊者忽然开口道。

    “方荡?开什么玩笑?那个杀了鸿洞碑主的家伙?他怎么可能有这样强横的实力?况且他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彰生尊者连连摇头,他心中对于方荡偏见极深,始终将方荡当成是个外人,甚至是一个害了火凤门的家伙,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是他的救命恩人?

    “管他是谁,反正这个家伙对我们没有恶意,说不定是天耀宗招惹的敌人,不方便出面,假借我们的手来铲除天耀宗的尊者。”和真尊者不确定的说道。

    “不错,现在去想这些也不过是浪费脑子,至少对方不是我们的敌人!”蜂花尊者也微微点头道。

    说着伸手搀扶着彰生尊者关切的道:“能随我们一起会火凤门么?需不需要我把你收入法宝之中?”

    感受到蜂花身上传来的淡雅香气,听着那温润关切的声音,彰生尊者觉得自己都要融化掉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在彰生尊者的脑海之中响起。

    “不要回去,一会你们还要去天耀宗门口转一圈!”

    这声音彰生尊者一辈子都忘不掉,彰生尊者兴奋地都要跳起来了,“前辈,你是我火凤门的人么?”

    那声音闻言一笑道:“前辈?也算是吧,你想要见我?”

    彰生尊者毫不犹豫的点头。

    “嗯,好!”随着这两个字出现在彰生尊者的脑海之中,尽皆着三人面前出现了一道身影。

    和真尊者还有蜂花尊者被吓得身形急退,蜂花尊者还不忘扯着彰生尊者一起急退。

    但彰生尊者却连忙道:“不怕,这位就是暗中帮助我的那位……咦?”

    “你是……你是……”

    和真尊者此时也看清楚了来人,一时间有些瞠目结舌。

    蜂花尊者却一口叫出来道:“方荡?竟然真的是你?”

    来的当然是方荡,方荡没能将厉方厉圆两姐妹收走,心中颇为不甘,所以准备继续在天耀宗外围转悠,给天耀宗再添点堵!

    彰生尊者此时有些尴尬,因为他不久前还曾经说过方荡的坏话,并且心中对于方荡极为仇视,谁能想到救他性命的竟然真的是方荡。

    方荡扫了三人一眼,随后看向彰生尊者,开口道:“一会你们跟我重回天耀宗!”

    三人此时齐齐点头,虽然他们心中都不想回去,但门中规矩森严,以方荡碑主的身份,对于他们的吩咐就是命令,就算这个命令再怎么荒诞,他们都是没有办法拒绝的!

    方荡也没有多解释什么,他也需要时间休息,毕竟刚才消耗了太多的力量。

    所以方荡径直跌坐在地上,目光收敛,恢复自身的修为力量。

    此时方荡身上散逸出一道道的生机之力,温润无比,蜂花尊者、彰生尊者还有和真尊者齐齐一喜,连忙收敛精神,汲取这一道道的生机之力,他们很清楚,这是方荡在帮助他们恢复修为力量。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一天的时间后,方荡张开眼睛,蜂花尊者还有和真尊者也在同一时间张开双目,这一天的时间,抵得上他们修行半年,可以说受益无穷。

    而彰生尊者依旧还闭着双目,片刻后才苏醒过来,彰生尊者感觉自己之前丧失的力量已经完全恢复,身躯也没了那种剧烈运动之后的撕裂感,同时,修为似乎精进不少,这一次受益最大的就是彰生尊者了。

    此时三位尊者都不敢在心中有一点轻视敌视方荡的心思,因为他们在这一天之中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方荡的强大,以方荡的修为,杀死他们或许就是手指一捏的事情。

    方荡开口道:“咱们去天耀宗转一转!”

    方荡说完当先带路。

    天耀宗内此时正紧张的忙碌着,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更多的则是提升尊者们的修为,他们需要更多的伪铸碑境界的尊者。

    时间就是生命,争分夺秒,在火凤门的修士们欺进天耀宗,在大战开始之前做足准备,毕竟,一旦和火凤门开战,那么接下来,天耀宗再想隐藏自己的实力就不可能了,火凤门不值一提,但在其他的十大仙门知道了天耀宗的实力之后,很可能会有门派因为眼红,或者是危机感而对天耀宗出手,到时候天耀宗就将四面楚歌,此时做的准备越多,以后面对敌人的时候便能更轻松一点。

    所以,此时整个天耀宗上上下下所有的修士都在忙碌着,天耀宗的大门每天都会开启两次,每一次都有大量的修士走出去,蚂蚁搬家般的四处搜刮生机之力。

    想要将一位尊者的修为从尊者境界提升到伪铸碑境界,需要消耗大量的真实之力,目前这四十多位准碑主所消耗掉的生机之力已经近乎于掏空了整个天耀宗。后面还有六十位尊者等待提升修为,可以想见,接下来的消耗依旧将是非常惊人的!

    天耀宗周围的那些门派此时吃尽了苦头,有些不甘心被这般盘剥,奋起反抗,结果直接被天耀宗吃干喝净,老实说,他们巴不得能将这些门派的骨髓都抽出来,只不过那些门派对他们足够恭敬没有借口下手罢了。

    好不容易碰上愣头青,他们自然不会放过。

    丁牟尊者是天耀宗之中的中上层修士,他是一个不太愿意走出门派去各个门派征收供奉的修士,对于他来说,修行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有时间的话,他宁愿在自己的房间之中日复一日的修行,毕竟身为一位尊者,已经可以在门派之中获取到大量的枯灭石用来修行了。

    但现在,他不得不走出天耀宗,去做自己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不过他并没有抱怨什么,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连数位长老都处于忙碌的状态之中,他自然也不应该继续关在房间中偷懒。

    “丁牟,这一次咱们两个的目标是灵生门,这个门派的修士数量不多,但正经有两个修为高明的家伙,若他们胆敢不交出足够数量的枯灭石,你可不要手软!你切记,千万不能手软,生死存亡之际,小心这帮饿狼反噬一口,我们要拿他们的修士性命来抽取生机之力,直到存满这个瓮为止!”

    说着桃庄尊者不知道从那里取出来一个制作粗糙的陶瓮来,但这陶瓮虽然看上去非常简陋粗糙,但却绽放着温润的光芒,显然也是一件法宝。

    丁牟尊者微微摇头一笑道:“你这家伙也不要太过分,做人留一线么,毕竟灵生门已经追随了咱们天耀宗五千多年,这五千年来,灵生门也一直恭敬有加,每年的供奉都没有缺少分毫……”

    还没等丁牟说完,桃庄尊者就已经连连摇头道:“啧啧啧,你这个家伙就是优柔寡断充满妇人之仁,灵生门不过是咱们天耀宗豢养的一头大肥猪罢了,咱们现在准备过年,缺衣少食,自然就应该对其下手,难不成咱们还养他一辈子?”桃庄尊者伸手摆动着手中的陶瓮,不以为然的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