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侠行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涅槃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孙常浑身是伤,有拳伤,掌伤,刀伤,剑伤,拉伤,砍伤,扯伤,烧伤,冰伤……

    这些伤势放到一般人身上,这人甚至可能连动弹一下都不能就直接死了,那怕是放到别的心相境身上至少也是致命重伤,可是孙常却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眼前的这团火焰。

    “炎皇的火炎是特殊的,与别不同。”

    “当初他也是绝代英豪,更有大气运在身,心中又有大抱负,若是一切顺利,他也是帝之种子,只是奈何这其中另有内幕,多方大能算计,有皇,有帝,有大道,有天道,甚至还有……最后他成为了炎皇,继承了光明神帝的遗泽,但却耗尽了他那时的主角大气运,自是心有不甘。”

    “不过既然成为了四方四皇,他也算是有着一些作为,算是对得起他四方四皇的名头,只是当初他作为棋子时的被算计遗祸极深,虽得了光明神帝的遗泽,但却作为了光明神帝复活的载体,任凭他百般挣扎都是无用,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在数以万年计的时间中等待死亡,他的精神意志开始了变质,最终有了白家的剧变,而白家的遭遇所产生的诅咒与黑暗同时也侵蚀着他,这样一步一步,变为了现在的炎皇。”

    “但是不要小看他,自太古时代后现存的四大皇中,他是才情天赋最高者,只是被天花板束缚着,同时还有光明神帝的大隐患,而且他底蕴是所有皇者里最差的,种种加起来,造成了他现在的困局,但是……别小看他。”

    这些都是孙常在这东方乙木森的几天里,树皇……不,树帝告诉他的一些话语,而他只能够发出苦笑声,小看看炎皇?他这个区区的心相境去小看四方四皇的炎皇?

    或许树帝的思想还停留在远古时代吧?而且是停留在远古时代最巅峰的时期,因为只有那个强者英豪辈出的年代,并且知晓了逆天神相境和帝的存在,那些英豪们才会小看轻视成就皇级的存在吧?在这个时代,皇者早已经是天花板的存在,那怕是这个时代站在英豪巅峰的第一第二第三冲击以及他们的宿敌们,也都将其视为平生大敌,是需要用性命相赌去拼杀的对象,敢对这样的存在轻视?这真真是找死。

    在这数天里,孙常就在东方乙木森中与这些火炎交手,以树帝的说法是,炎皇的才情是四皇中的最强,那怕他被困于皇级,本身又无树帝的底蕴,所以无法突破而出,但是他已经将自身的武道演练到了极限,任何由他武道打出来的火炎都仿佛是生命一样,不熄不灭,自有灵识,如同化为了火炎元素生命体一样,在这东方乙木森中,高层自有树帝抵挡炎皇与冰皇,但是下层的这些火炎元素则肆无忌惮的破坏着东方乙木森,这些都是树帝的根基,孙常自然是与其敌对对战了。

    此刻,在孙常正前方的是数百头具现化而出的火炎元素体,而他的目光只是盯着其中一头并不起眼的人形火炎元素体。

    这些火炎元素体大多不成形态,这些是最弱的火炎元素,基本上燃烧片刻后就会自行消散,再之后就是各种兽形的火炎元素体,实力大多在内力境到内气境之间,数量庞大,但是基本上也没什么危害,真正可怕的是巨大人形的火炎元素体,体形在数十米到数百米之间,个个都有内气境神覆盖率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的程度,只要不被破坏,那么在孙常的观察下似乎可以永远存在。

    若光是这样,孙常也足以碾压这些巨型火炎元素,他可是无双无对的副团长,曾经也是威震七海的人物,但是这些火炎元素体里可不光只有这些存在,还有一种数量很少的人形大小元素体存在,这些元素体都呈武者模样,任何一个都有心相境的战力,虽然不是心相境,但是这些元素体的武艺精湛无比,十八般武艺都各自精通,甚至从武艺的精湛程度来讲,连孙常都无法与其匹敌,一个个都是大宗师样的程度。

    当孙常一拳打出,大量火炎直接被打散,只剩下大型元素体和那唯一一个武者元素体,这些大型元素体都咆哮着向他砸了下来,但是孙常的眼神死死盯着那唯一一头武者元素体,而这武者元素体举手成爪,一式看起来普通的爪功就向孙常面门抓来。

    “好爪!”

    孙常低喝一声,举拳就迎向了这爪,只是这爪看起来异常普通,就如同一个不会武的普通人抓来,但是晃动之间,这爪居然错开了孙常的拳头,以一种奇妙的轨迹线抓向了孙常的面门。

    返璞归真!

    这一只火炎元素的爪功武道居然是返璞归真!

    眼看着这一爪就要抓到面门,孙常打出的直拳却没有任何变化,没错,这火炎元素体的武道极强,但是他是谁?铁拳无敌孙常!他的拳系武道……也是返璞归真啊!

    后发而先至,在这爪到达面门之前,孙常的直拳已经打在了这元素体的胸膛上,一拳迸发,拳力凝而不散,呈现螺旋状贯穿而过,只是一拳,这火炎元素武者的胸膛中拳处就开始了疯狂旋转,大量火炎被吞入其中,一拳之后,这火炎元素武者已经被打得消散不见,只剩下他拳头正前方一团螺旋旋转的火炎团。

    看似轻松,但是孙常的脸上却出现了一条抓印,这抓印深可见骨,若是再深一些,他的整张脸都会被彻底抓开,返璞归真境界的武功,已经可以打破武者间阶级的差距,某种程度上来说,武功到达返璞归真之后,甚至可以以非神相境去击杀神相境,虽然只有极小极小的几率可以做到,但毫无疑问的,这是武功以凡人杀神的境界。

    “这次是爪吗?好爪功……”

    孙常沉默了半响,他意识中正在模拟刚刚那武者元素体所发出的爪功,这是他几天来一直常做的事情,吸纳这些拥有返璞归真武功境界的底蕴,这些元素体的武功各种各样,拳脚掌,刀剑枪,可以说十八般武艺都是精通,天知道炎皇到底会多少种武功,而且每一种武功都达到了返璞归真,甚至极偶然的个别元素体,孙常还敏锐发现了某些武功有超脱返璞归真境界的迹象。

    由此就可以知晓炎皇到底有多强了,其才情之恐怖简直是非人级别的,这和武者的实力层次无关,那怕是皇级强者也不可能凭空将某种武功进阶为返璞归真,这些全都是炎皇自身的底蕴功底,光是这个就不容任何人小视。

    孙常静默半响,接着又闪身到了其余几处,连续击破了至少六处火炎元素体集群,其中包括这个的武道元素体一共只有两只,两只的对拼都给他造成了伤害,让他不得不回到“安全点”去休养。

    所谓的安全点,是在这森林最核心处的一颗巨大树木,那树木内部可以让他安全休息以及获得补给,在那里还可以听到树帝的声音,只是到今天为止,树帝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而在天空上的火炎云层已经降到了巨大树木的树冠顶端,眼看着就要压下来,炎皇明显已经占据了绝对上风。

    当孙常再一次来到东方乙木森最中央的巨树中时,这一次他的呼唤并没有任何回应,树帝的声音消失了,莫名的,孙常心中有一种极度的惊恐,仿佛即将有什么大恐怖的事情发生一样,不由自主的,他再也顾不得休息,直接顺着树身就向树冠处冲去。

    在那上方,三人正在彼此对峙着,其中一个冷峻无比的青年正虚空而立,他浑身上下都是冰晶结成,整个人看起来若虚若幻,神色还略有些呆滞。

    又一人看起来仙风道骨,容貌英俊帅气,只是那脸色充满着残忍的狰狞,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狰狞,普通人恐怕光是看到他的表情都会被吓傻,特别是那双赤红色的眼睛,从中透露出不似生灵一样的大恐怖,那是死亡,是毁灭,是死寂,是无法想象的恐怖,而在他身体周边悬浮着大量的火炎虚影。

    还有一人似男又似女,容貌可以用绝色来形容,是一种中性的美,这人的表情充满着慈悲,用一种怜悯样的目光看着那残暴得不似生灵的炎皇,而在这美人的周围则悬浮着绿意,如水如叶。

    “炎皇,你实不必做到如此地步,这一步踏出去就再也没法回头了,到时候生死都不操于你手,这却又是何必呢?我也知道你所受之苦,但是……”绝色美人淡淡的说着,那怕情况已经极为严重,但是他(她)的情绪似乎依然平静无波,仿佛即将陨落的不是自己一样。

    炎皇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了几声他才冷声说道:“你知道?不,你不知道,没有人知道……当初我本可以踏出这一步,南方赤帝,这本是大道注定,但是他们做了什么?嫉妒英才,陷害忠良……我本一心为了人类联合政府出力,为了人类大局退让,一心一意想要拯救人类于大破灭,可是我得到了什么?陷害,背锅,审判,乃至是流放……即便如此,我也无怨无悔,能做便是该做,这是我那时的信条,为此错过大运,甚至被阴谋算计,最后不得不得了光明神帝遗泽而顺天成皇,成了这炎皇。”

    “即便是如此,你看我成了炎皇之后可有什么改变?除了练武,我什么时候不是巡视四方与外,保护七海世界的文明能够顺利发展,保护人类的平安上万年之久,结果呢?得到的不过是上古十大门派的觊觎,甚至连我的分身投影都被其捕捉了两次,你看我可有做出什么过激之事?虽然也有反击,但都是克制了又克制,我心中所思所念难道不是人类?”

    “结果呢?我得到了什么?哈哈哈,光明神帝的复活祭品?从头到尾被算计的可怜虫?一个被困于时间间隙里的精神病!?你不知道,你们都不知道!!你们的每一秒钟都只是一瞬间,但是我的每一秒钟都是在光明神帝那病态的呢喃中,在他所沾染的罪孽中,在那最终战场反科学家的疯狂与无逻辑中用百倍千倍的时间度过,那些话语述说着我的末日,人类的末日,未来的恐怖,我将要变成的东西,以及死亡之后的悲惨……明白了吗!?”

    “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啊!”

    炎皇咆哮着,从他身上若有若无的冒出黑色气息来,这黑色气息看起来极为微弱,但就是这若有若无的一丝黑色气息,只是一出现,周围的一切都显得虚无飘渺起来,孙常瞪大了眼睛都无法看穿这虚无飘渺,他可是任何虚幻都无法遮掩的心相境啊,居然无法看穿这虚无飘渺,这是什么原理!?

    好在这个时候树帝有了动作,也不知道他(她)做了什么,一道绿意过后,炎皇散发出来的那些漆黑气息就此消散不见,而炎皇那无可言语的暴虐居然在这时有了极少许的减弱,那仙风道骨的英俊容貌终于第一次露出了真面目。

    炎皇深深的看着树帝,半响后才说道:“经过了两个时代的沉淀,看多了人,事,物,品尝尽了这世间的百态,我是终于明白了,只有所谓的弱小才需要顾全大局,只有所谓的弱者才需要退让退避,之所以不能够打破一切的阻碍,颠覆一切的阴谋诡计,解决所有的算计埋伏,原因只是因为自己还太过弱小罢了,若是我也有像霸王那样的盖世之力,这天地反我又如何?连同这天地多元一起打灭就是……”

    这一刻,炎皇的容貌再也没有丝毫的暴虐,只有平静,深邃,以及足以匹配他皇的气度。

    “这就是我的决心了,也是我唯一的生机,树帝……你不杀人,人就杀你,此是大争之世,树帝……请你去死!”

    话语过后,从东方乙木森的天顶之上就有无穷火炎直落而下,自天顶一路燃下,燃到了树冠上,然后顺着树冠向下继续燃烧,而那树帝就叹息着,在这火炎里化为了绿意消散不见,唯有整个东方乙木森响彻了一个声音,浩大,如道……

    “吾自混沌来,历经千辛万难却于此遇劫,此是吾大劫,也是吾大幸,唯涅槃归来方能得道……”

    “炎皇,此果另有所属,我虽即将涅盘,却也不得不再守卫这片刻。”

    与此同时,整棵支撑东方乙木森的巨树,虽自树冠处就燃烧崩裂,但是其树身却迸发出无比璀璨的绿意来,在这绿意之下,东方乙木森中的树木草叶全都化为绿意滚滚而来,凝聚于树身中央,化为一颗果实,绿意环绕,阻挡了所有火炎侵蚀这果实。

    这果实混成天地间,似大似小,似有似无,虚实之间,先天地而生,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那怕只是看着这果,孙常就仿佛进入到了顿悟之中一样,种种武道尽皆呈现于其脑海之中,浑身气息迸发,似乎就要在这里立地成神,成就逆天神相境一样。

    “道果!是我的!”

    炎皇的声音响彻这天地,漫天火炎化为一只巨大无比的火炎巨手直压而来,顶着那绿意向这颗果实抓去,只是这绿意也不知是何存在,居然硬生生阻挡着火炎巨手靠近,虽然被一分一分的灼烧消散,但是短时间内这火炎巨手居然抓不到果实。

    就在这时,一道裂痕虚空破碎,在那裂痕后呈现出虚无之色,接着三个人影从那虚无中直穿而入,为首的一人长发赤身,浑身肌肉纠结,只是站立在那里,周围的一切火炎都彻底消散。

    这长发男子看着这处火炎燃烧的东方乙木森,再看着已经消散不见的树帝本体,还有那颗绿意盎然的果实,他的神色就是狂怒,还有一种斯人已逝的惆怅。

    “蝼蚁,我准许过你们抢夺这道果了吗?”

    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