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侠行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不吝杀戮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郝启像个大爷一样,好吧,不是有句俗话吗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在通往总部的路上,郝启并没有多做什么折腾,不过这并不代表折腾不会找到他,事实上,从他一拳将那个小混混给砸翻之后,周围的数十名持械人员都围了上来,然后……

    满地的被砸翻的人,不过郝启并没有出手杀人,而是继续向前走去,从一开始的普通持械人员,到持枪械人员,乃至是开始出现持枪械的武者,郝启无一例外都是一拳砸翻,甚至对方都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就被砸翻在地,然后一路走来,直接走入到了帮派总部里……

    “哈还真是对不起啊,我以为你也是拦路的小角色,所以……”

    郝启打了个哈哈,坐在主座上,对着在他下方半跪着,正一手捂脸,一手撑地,同时用惊惧的眼光看着他的一个男子说道。

    毫无疑问,这个男人就是这个帮派的帮主,也是这个东离城中三名内力境中的一员,而郝启气势汹汹的到来,这个男人早就已经知晓,但是在他想来来者估计也就是一名内力境,因为每一拳都只是普通的直拳攻击,也没有什么特异表现,这样的人物估计也就是内力境依靠身体素质欺负普通人罢了,所以他在郝启来到总部大楼后直接迎了上去,但是出乎他预料之外的,郝启看到他后也是简单一记直拳,任凭他如何闪躲,甚至是动用了内力企图接住这一拳,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在郝启一拳打出的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变慢了,不,仿佛是静止了一样,连同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在那一拳的霎那间,他仿佛看到了死亡前的回影一样,然后当他回过神来时,这一拳已经把他的牙齿全部打了下来。

    草草草草草!这怎么可能是内力境那怕是悟神内力境都不可能,要知道他的幕后主人就是三神内力境,可是也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个男人所做的事情,那一拳中,他甚至看到了武道在其中闪烁,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在普通人看来就是简单的一个直拳,但是在真正懂行的人看来,这一拳中仿佛有一个新生的天地!

    这人……是神,是魔,是不可匹敌的存在,是远超过他想象的存在!!

    这名内力境倒是非常识时务,他直接低头说道:“大人若是有事直接说就可以了,何必来这一出呢”

    “呵呵,有事当然是有事,但若不来这一出,我说的话你会仔细聆听”郝启冷笑着说道。

    这男子倒是肯定的点头,半响后才说道:“那么大人此来是有什么要事呢”

    “事情可多了,不过首先呢,我饿了,我恩人也饿了,先给我们整治一桌好饭菜吧。”郝启挥挥手,直截了当的说道。

    男子这时倒是真愣住了……

    半响后,全城最有名的厨师所整治的一桌奢华料理就被摆了上去,在这时自然就有狗腿子暗示男子可以在里面下一些毒药,但是直接被这男子给扇了一个半身不遂。

    “愚蠢!别说是他那样的强者了,那怕是我也几乎百毒不侵,那怕是对我有效的毒,只要对我有生命威胁,我的武者预感也可以大体上感觉到,对这样的强者用下三滥的毒呵呵,你当我傻子吗”

    这一点男子非常清楚,郝启也非常清楚,所以他对端上来的食物根本不管不问,让汤美在旁边看得是目瞪口呆,好半天后才迟疑的说道:“你不怕有毒”

    “毒”郝启笑了一下,也不解释,只是看向那男子道:“说说吧,你的名字,职业,性别。”

    “姜成,我的名字,职业是森虎帮帮主,性别……男,大人,您就话直说吧。”姜成满脸无奈的说道。

    “好,那我就有话直说。”郝启点点头道:“为什么贩卖奴隶,我就这一个问题。”

    姜成顿时愣住了,他想了许多,郝启到底是谁,来此有何目的,是仇人还是和他背后的主人有仇又或者是邪修又或者是单纯的想要来拿一份干股林林总总,却根本没想到郝启的问题居然是这个……为什么贩卖奴隶这还需要回答吗不,或者说这有什么好回答的

    “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汤美,你也听听他的回答,很有意思。”郝启笑着对汤美说道,接着就看向了姜成。

    姜成本来还在心里嘀咕,但是他看到了郝启的眼神,虽然郝启在笑,但是看向他的眼神里却没有带上丁点问题,那眼神如同在看一个蝼蚁,不,是看一只死去的蝼蚁,就是这个眼神就吓得姜成立刻说道:“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这是我心里在想的,为什么买卖奴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啊,为什么要买卖奴隶……这还需要回答吗”

    汤美也看向了郝启,一时间也不知道郝启是什么意思,而郝启就边吃着东西边笑着说道:“这就是他的回答了,也是我认为很有意思的原因在里面……那么我想问一下,你们都觉得奴隶的存在是天经地义,那么你们也成为奴隶,如何”

    姜成依然看着郝启的眼睛,只要那眼睛中的杀意没有落下,他就不敢停下嘴来,真是心里想什么就立刻说什么:“大人,我自然是不愿意成为奴隶的,而且我有能力让自己不会成为奴隶,也不会有人会让一名内力境成为奴隶,至于那些成为奴隶的人本就是弱者,无论是战俘也好,或者被人拐卖也好,或者被人欺骗也好,都是因为弱者才会成为奴隶,既然是弱者,在这乱世里,就该有他们自己的本分所在。”

    “是这么个道理。”郝启并没有否认,直接点头说道:“弱肉强食,从古至今从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食用的方式而已,但我也就借你的话来回答你好了,我比你强,强得多,你在我眼中就是蝼蚁一样的弱者,那我俘虏了你,让你做牛做马,你可心甘情愿”

    姜成本来想回答若是侍奉您这样的强者那自然是心甘情愿,以此来附和他之前所说的弱者论,但是郝启的眼神依然如此,几乎是生命中的本能,让他一下子抛弃了这违心的话语,因为他直觉到,这个时候只要一个回答不好,那他立刻就会横死当场,所以他立刻就把心里的话语说了出来道:“不愿意,我怎么能够成为奴隶呢那怕我弱于您,我也会想尽办法的逃跑,若实在无法逃跑,那就让您看到我的价值,让我再不用成为奴隶。”

    郝启就笑着对汤美说道:“看到了吧,虽然以弱者蝼蚁去衡量别人,但是真的发展到了自己身上时,那可就真是百般不愿意了,这就是你所惧怕的内力境武者,若是抛开那身实力不谈,其实他们的思想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趋吉避害,贪婪自私,己所不欲偏施于人,而连你也认为奴隶的存在是合理的,弱者就该有弱者的身份,这不过是他们这样的强者,武者,把谎言说了一千遍,一万遍,结果连你们和他们都认同了罢了。”

    姜成这时忽然问道:“大人是不喜欢奴隶存在吗可是您能做什么呢奴隶的存在是普遍意义上的存在,即便您实力强大,在这里把我杀了,把另外两个帮派的帮主也杀了,解放了这里的奴隶,但他们终究是弱者,迟早有一天会再成为别的强者的奴隶,而且整个蓝海现在都是这样的状况,您能解放一次奴隶,两次奴隶,乃至是十次奴隶,那您能解决整个蓝海的奴隶吗”

    被这么问时,郝启并没有立刻回答,反倒是微微沉默了一下,在汤美和姜成眼中就仿佛是无言以对,姜成立刻说道:“大人,我身后的那位大人势力极大,您若是有什么需求可以直接说出来,那位大人最喜欢结交豪侠勇士,是肯定不会亏待于你的。”

    “啊,抱歉啊,我想到别的事情了。”郝启笑了起来道:“我想到了伟力归于自身,与整体制度获胜的区别,没错,伟力归于自身自然就是我们武者了,个人的修炼有成,可以抵挡千军万马,若是实力足够,什么制度在其眼中都是渣,所以最容易出现暴君暴政,但是也不能否认伟力归于自身的某些优势,这优势就是可以完成某些梦想,至于整体制度取胜,类似于太古时代那样,人人在人格上处于平等,但是每个人其实都是制度的一个螺丝钉,人人都是制度的祈并者,要达成梦想真的太难太难了,一下子想了太多太歪了。”

    姜成一下子有些懵逼,他不知道眼前这名强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来找茬的吧对吧是来找茬的吧

    “至于你刚刚的说法,其实有一个很严重的错误,那就是错误估计了伟力归于自身的极限值,就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一旦伟力归于自身的存在修炼有成,什么势力啊,什么数量啊,什么多少人啊,乃至是全世界什么的在其眼中都是渣,因为他一个人的力量就比整个世界的力量加起来还要强大,这样的存在,你居然问他可以解放一次,两次,十次,不可能解决整个蓝海你是在开玩笑吗”

    郝启说着这话,越说气势越盛,到最后,姜成只能够跪在地上脑袋贴地,在无法感觉到这气势的汤美看来,这不过是姜成在恐惧,但事实上,是姜成现在连动弹一下都不能,他如同虫子一样被郝启狠狠摁在了地上。

    “恰好,我是一个不吝杀戮的人,所以不要和我讨论是否能够解决所有奴隶主的问题,我现在问你,你幕后的主使人是谁,什么样的势力,有多少高官或者世家牵连其中,你的上家全部说出来,你的下家也全部说出来。”

    郝启收回了气势,姜成这才抬头看向了郝启,虽然郝启只是微笑,但是那尸山血海的气息让他整个人都僵持住了,整个脑子都麻痹了一样。

    “我就让你看看,我敢不敢将整个蓝海杀成红海!”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