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侠行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找上门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奴隶的存在有着其必然性,在低文明程度时,无论是战争,饥荒,灾难等等都会造就一大批的奴隶,甚至在历史上人类文明有一个时期还被称之为奴隶制时期,虽然是奴隶制,但那确实是比部落制更加先进一些的文明制度,就人力资源而言,集中起来的奴隶比散放的各自求存的部落确实要更加先进。

    但是这并不是说奴隶就是合理的东西,特别是文明的进步,奴隶本身就属于野蛮的行径,在人类文明的进步史上,奴隶就渐渐从合理到犯罪。

    而郝启对于奴隶制异常痛恨,或许这个世界上一直都存在着剥削,但是剥削是剥削,奴隶是奴隶,那是将整个人的所有权力完全剥夺,将人类本身当成一件物品,作为奴隶就再没有任何权力可言,在奴隶主的眼中,奴隶甚至根本算不上是人类,这就是郝启最难以容忍的了。

    东离城确实如汤美所说的那样,充满着繁华气息,但这是一种虚假而扭曲的繁华,整个城市其实并不大,相当于一座大型城镇,整个城市内部的建筑与布局,依然还是类似二十世纪初期那样,也有高楼,也有繁华的街道,也有狭窄的小巷,整个城市中行人也比较多。

    但若是再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个东离城中并没有普遍意义上的贫民窟或者平民区,而且也没有民用店铺之类,只有大量的高档店铺,无论是饭店,还是礼物点,奢侈品店,或者是夜店之类,可以说整个城市都是享受级别的店铺所组成,除此以外,就只有大量类似广场一样的建筑群了,那里就是买卖奴隶的地方。

    “听说东离城由三个帮派管理,但是这些帮派其实是一些政府高管,富翁,或者世家武者所推出来的前台人员,真正的主使人其实都躲在幕后,但即便是这三个帮派,其帮主都是内力境的超强者。”汤美对郝启说道。

    自从二人离开了战场后,汤美其实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的打探郝启的信息,从名字,到身份,到武者实力等等,但是郝启并不没有对她的打探进行回应,汤美还以为是郝启戒心重,其实只是郝启不想让自己的麻烦牵连到她罢了。

    彼此的所处层次差距实在太大,郝启作为第三次冲击主角,而且还与世无双进行了一场改变世界局势的巅峰之战,可以说他就是站在这七海世界巅峰的人,一举一动都可以关系到这天下归属,而汤美呢不过是社会最底层的一员,没有武功,没有特殊能力,就是一个最为普通的人类,若是让她牵连到郝启的事情里,那怕对郝启来说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仇人,都可能让汤美死无葬身之地。

    汤美说的这番话其实也算是试探的一部分,因为她一直都在猜测郝启的武者实力,虽然她是社会最底层,但是七海时代那怕是最为普通人都会练武,谁能没个梦想呢万一自己是练武的天才,万一就领悟了内力呢一下子就从社会最底层成为了人上人,这样的事情没有人会不去尝试一下,而汤美显然也是其中之一,所以她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好歹也知道一些武者的信息,当然了,都只是最基础的信息,比如内力境,比如内力什么的,至于别的却是不知道了。

    郝启对此倒也并不在意,反正他是不会说出自己名字的,至于别的,汤美若是猜到也就猜到了,他也不会对此进行否认或者肯定,他此行只是要来解决五年前的一些后遗罢了。

    “如此说来,只要解决了这三个帮派,那么至少明面上的奴隶主就没了”郝启摸了摸下巴说道。

    汤美心头一凛,就将郝启的武者定位给定在了内力境,而且估计还是内力境中的强者,她斟酌着词语说道:“你估计没听清楚我说的什么,他们只是台面上的人物,那怕你们把他们的主使人都给杀了,但是幕后人呢随便再找一些人做他们的走狗就行了,这根本解决不了什么。”

    郝启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道理是这样,但是许多时候并不是光有道理就行,若光是有道理就行,那还要力量干什么还要牺牲干什么同样的,按道理来说,这种情况若要解决,该之间去找那些幕后主使人,但是一来我不知道幕后主使人是那些,既然名为幕后,他们一定是很小心的保护好自己的信息,我连幕后主使人是谁都不知道,那该如何去找他们呢

    “至于其二,那就更加简单了,关于奴隶,幕后主使人,那些既得利益者纵然罪该万死,那站在台面上的人呢这些狗腿子就是无罪的咯所以要解决奴隶的事情,首先找他们肯定没错。”

    事实上,汤美和郝启有认知上的问题,汤美所谓的奴隶问题,其实核心就是关于莲心的,她也只是想要找回莲心罢了,在她的认知中,以为郝启所谓的奴隶问题也是基于如此,所以她才提议去找高层,因为按照她的想法,郝启若真是一名内力境,那再心大的权贵都只可能客气以待,为其寻找回一个奴隶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没有人会愿意为了一个奴隶去得罪一名内力境。

    但是与她的自我想象不同,郝启可不是想做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可是想搞一个大新闻啊,这可是他的专长,从当初才开始在蓝海旅立就搞出了大新闻,之后一路火花带闪电,什么时候他不搞大新闻了,那才是要吓死不知道多少人。

    正因为如此,彼此所思所想的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然后带着各自的想法与目的,两人一同进入到了东离城中,而囊中羞涩的汤美打算在城边小巷中搭建她的帐篷时,直接就被郝启拉着去吃所谓的免费大餐,汤美还在莫名其妙,想当然认为郝启或许在这个城里有朋友存在,毕竟郝启是武者,武者身份高贵是想当然的,然后汤美就惊骇的发现,他们直接踏入到了三大帮派之一的地盘中去。

    东离城的三大帮派,都是从事人口买卖的大势力,其中最为弱小的一个是由奴隶商人所组成的一个势力,排行第二个是一只由乱军组成的势力,据说其后台还有一个恐怖组织与一个游击队组织,至于最强的那个帮派,其幕后主使人则是世家与政府高官,而郝启所挑选的就是这个最强的帮派,刚一进入到这个帮派的街区中,郝启就看到路边有零零散散的持枪人员,更还有一些高档次的妓院夜店之类。

    郝启也不在意,大步的向着这个帮派的总部走去,反倒是汤美越走越心惊,她终于忍不住站停着问道:“你想要干什么就这样大咧咧的走进去你认识这帮里的高层先说好啊,我样子可不好看,要身材又没身材,你想要把我给卖掉也卖不了几个钱,若真是这样的打算,我劝你早点……”

    郝启顿时失声一笑,他习惯性的揉了揉汤美的头发,虽然又油又腻,但是郝启真是一点都没嫌弃,他轻声说道:“放心吧,不是要卖掉你,是真的要请你去吃一顿大餐,不要那么重的戒心啊。”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汤美怎么可能放下戒心自蓝海剧变后,这五年里她已经看过太多太多的丑恶了,人心的丑恶让她已经非常绝望,所以她还打算要说什么,甚至是直接转身就走,但郝启在这时就说道:“就当再多相信一回吧,你有为了朋友而赴汤蹈火的勇气,我对此十分欣赏,那何不再多相信一回呢人生需要付出勇气的时刻不多,这或许就是转机与改变也说不定哦。”

    汤美用一种看精神病的目光看着郝启,而郝启也不见怪,只是坦然的回视,良久后,汤美才说道:“反正话说在前面,我可不管你与这些帮派有什么勾结,若是情况不对,我第一个转身就走!”

    “行行行,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我怎么可能恩将仇报”郝启笑着回答道。

    汤美则嘀咕道:“这个世界上恩将仇报的人还少了吗嫉妒也好,心怀恶念也好,恩大成仇也好,这个世界到处都是这样的人啊……”

    郝启并没有回答,他默然前进,走到这里,距离这个帮派的总部已经非常接近,他们二人终于被四五名帮派最底层的小混混给截住了。

    虽然是小混混,但这里是这个帮派的地盘,他们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笑嘻嘻拦住了郝启,为首一人就阴阳怪气的说道:“哟,农民伯伯来卖闺女了哦哦哦,看错了,年龄没那么大,那么是农民小伙子来卖妈……”

    最后那个妈字还没说出口,迎面一拳就打在他嘴巴上,这个混混整个人就被砸翻在地,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昏迷或者死掉,但是那满嘴的碎齿和鲜血,显然他未来已经不能够靠自己的牙齿吃饭了。

    另一边,打出这拳的郝启,笑嘻嘻的对他们说道:“不,你说错了,是你们的农民大爷来吃地主来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