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平天策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二十九章 传奇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噶尔丹法王微微一怔,旋即忍不住笑道:“大乘教派崇尚的教义是人人皆可成佛,只要一朝开悟,立地成佛,不管先前犯下多少罪孽,只要真正悔悟,放下屠刀时,便已罪孽清消,但我们密宗却是修来生,此生已定,此生的恶报是因为前生种下的恶果,而今生的苦修,便能为来生种下福报。”

    林意一阵无言。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经文解读不同,简直就是完全相悖,根本就是完全相反的教义。

    “虽然我们密宗修行者之间还不至于因为这教义不同而直接敌对,互相厮杀,但平日里是真的横眉冷对,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的,心中自然是将对方看成异教徒。”

    噶尔丹法王看着林意,道,“现在整个党项,甚至吐谷浑和西域一带的佛教也几乎分成这两大派系,一个修今生,一个修来生,至于你们南朝的佛教,却也是偏修来生。在我看来,要想教义互通也不是不可能,若有一名强大帝王做主修经,恐怕要不了几十年,便能互融,大不了便派使者佛团远去西域佛诞地求经,到时候一切教义皆按取经归来的佛团为主,那便再无争议。”

    林意看着这名密宗法王似笑非笑的面目,他微微沉吟便明白了对方这些话语之中真正的意思,道:“所以哪怕在你看来,无论是何种教派,虔诚的修行者自然遵从认定的教义刻苦修行,但教义本身,恐怕也代表着最高权贵的统治意愿。”

    “在我看来是一致的。”

    夏巴萤的声音响起,她此时已经安排好将领接收拓跋氏的降军,她走上前来,看着前方的死城,加入了这场对话,“真正慈悲的宗教,想着的自然是民众能够良善,安居乐业,而真正心怀天下的统治者,想要的自然也是平安盛世,民众能够良善。”

    “您有大智慧。”天光纳错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他的身体比起周围的修行者都弱,此时在迎面而来的寒风中,他的身体忍不住微微发抖,只是越是柔弱,越是如此平静的面对前方地狱般的死城,却越是有一种难言的神性光辉。

    看着他,想着今夜发生的诸多事情,林意沉默下来,他此时有些理解为什么皇帝萧衍要在南朝各地建立那么多的佛寺。有些时候,有些光辉的力量,不亚于军队的武力。

    只是两相比较,萧皇帝的做法和党项相比还是太过儒雅温和了些,就如拓跋氏的佛宗,在过往的很多年里,已经拥有了极为超然的地位,然而在南朝,那些宗寺的高僧对于寻常民众而言却还是太过遥远,民众更多尊崇的,反而是那些著书立传,开设学院的大儒。

    党项一带,书籍传播甚少,诸多的游牧民根本不读书识字,所以佛宗教派苦行僧大行其道,身体力行的布道便占主流,但在南朝,读书便去各种书院,看病便有诸多医馆,南朝的僧侣所承担的事情便远不如党项一带的苦行僧多。

    所以此时林意在心中权衡,他只是越来越觉得,萧衍身为南朝皇帝,恐怕的确有高瞻远瞩,也有足够耐心去用温和慈悲的手段慢慢改变这世间,然而凡事都要因地制宜,如此强求,恐怕收效并不会好。

    ……

    绝大多数人看见尸体自然就会觉得恐惧,但若是平时自己亲友的尸体,悲伤往往会压过恐惧,都会想办法尽量去迅速收敛,不让自己亲友的遗体失去生前的体面和尊严,这便是人性的光辉之一。

    绝大多数逃出生天的民众此时原本已经准备重新返回城中,去收敛那些不幸失去的亲友的遗体,然而就在此时,在城的另一端,一种异样的震动已经传来。

    升到高处的火焰浮屠上发出一声声警讯,一支大军已经接近这座大城的另外一端。

    “是谁的军队?”

    林意皱着眉头问道。

    眼下能够从这座城里活下来的普通民众恐怕已经不过十数分之一,哪怕他对于整个党项和这座党项的重城而言,他是个真正的外人,但这种惨状也让他心中极度的不舒服。

    “还不知道,但数量恐怕至少有六到七万。”夏巴萤冷笑了起来,“到底是谁的军队,等会就知道了。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此时竟然还想狂妄的和我们一战。”

    她现在的确有觉得对方狂妄的底气。

    因为林意的惊人发挥和噶尔丹法王的投诚,拓跋熊信这种丧心病狂的反击不仅没有造成夏巴族联军的死伤,甚至相当于一口气送了几万军队给她收编。

    现在哪怕不算这拓跋氏投降的几万军队,夏巴族联军的数量也远远超过对方。

    现在夏巴族联军虽然不可能直接占据整座城,将对方堵在城外,但在对方大军进袭之前,夏巴族联军已经足够围绕着这一侧的两道城墙稳固防线。

    之前这达尔般城之中的许多重要军械都集中在正门的这两道城墙上,现在外围城墙上的军械近乎全部损毁,但第二道城墙上的大多数军械却还完好,反而落在了她的手中。

    除非直接是南朝和北魏某位名将亲自统帅着精锐大军到来,否则她根本想不出党项有什么人还能战胜她和林意、天光纳错的联手。

    然而让她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听着她的回话,林意摇了摇头,道:“我不想这样等着再看他们到底是谁。”

    夏巴萤的眉头骤然挑起,此时周围的绝大多数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林意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然而她却已经听出了其中不同寻常的真正意味。

    “不管他们是谁,但在这种情形之下还敢继续前来,或许便也有其它厉害手段。”林意看着夏巴萤还不表态,便接着说道:“兵家必要时虽然寸土必争,但若是太过残暴,将来必定被人诟病,你既然志向远大,并非一时劫掠之徒,便一定要考虑此点。今夜已经死了太多人,我不想再死很多人。”

    “意思是你真的想单独冲阵,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夏巴萤看着林意,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猜你是这样的意思,但我总是觉得这是很疯狂且太过危险的想法。”

    周围的很多人都听见了夏巴萤和林意的这段对话,他们先前并不能和夏巴萤一样看出林意的真正想法,此时陡然听到夏巴萤如此说,他们之中很多人顿时发出了抑制不住的惊呼声。

    周围所有的密宗修行者也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林意,包括天光纳错和噶尔丹法王。

    然而林意的面容却始终平静。

    他看着夏巴萤道:“可以试试。”

    “难道他想要在今夜成为传奇?”很多人的脑海之中闪过这样的话语,然而几乎所有夏巴族的人却有马上苦笑着暗自摇头,因为他们明白林意早已成为传奇。

    那钟离一战,已经让他成为真正的传奇。

    “步行或是骑马都太慢,既然要做这样的事情,像你这样的人自然要有非同寻常的开场。”夏巴萤淡淡的笑了起来,“我用火焰浮屠送你过去。”

    林意微微一怔,他心中在这一刹那曾生出些疑惑,但旋即又释然。

    火焰浮屠似乎不可能逆风而去,但若是一名神念境修行者说可以逆风送他过去,这便应该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