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韩娱是一种病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72章 蝴蝶之死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天晚上,金竟成把韩佳人哄睡着后,钻进了书房写起了第十一篇短篇小说。

    三天前的7与15日,《J-You文艺》发表了他的第十篇短篇小说《时间的岛》。

    现在他得写出第十一篇短篇小说交给姚意涵了。

    一个人关在书房里,一边品着半杯红酒一边寻找灵感。

    半个小时后,金竟成便坐在电脑前打起了字。

    他给他这第十一篇短篇小说命名为《蝴蝶之死》。

    ……

    尹宣儿是一个农村的留守儿童,父母在她几岁时就离婚了,母亲改嫁到了大城市,父亲也在大城市打工。

    年仅十三岁的尹宣儿,是个刚上初二的学生,跟孤寡爷爷生活在一起,然而爷爷患着老年痴呆症,所以尹宣儿不得不一边上学一边照顾爷爷。

    沉重的生活环境让尹宣儿变得很内向孤僻。

    这天老师讲课讲到了诗歌,尹宣儿突然就爱上了诗歌,觉得诗歌很美很动人。,

    于是她开始大量看诗,看多了诗后她便萌生出了写诗的念头。

    她开始在沉重的生活中寻找诗意,比如村外小河边的一棵柳树,比如树叶缝隙间泄露下来的阳光,比如学校里一个长得漂亮的音乐女老师,这些以前不被她所关注的细节,现在都让她感到了诗意,都想写进自己的诗里。

    可是,她接连发现了很多诗意,却是怎么也写不出诗来。

    这天她在田野散步,突然看到了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她再次感到了诗意,于是快速跑回家,气喘吁吁地写起了一首题为《蝴蝶》的小诗:

    我只是小小一只蝴蝶,有着自己薄薄的两片翅膀

    虽然我羡慕飞鸟的羽翼和孔雀的羽毛

    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我也能飞翔

    这首诗写完,尹宣儿很满意也很开心,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传来噩耗,她的父亲死了!

    她父亲在大城市的一个工地做工人,这天父亲一个不慎被砸死了。

    刚刚写出第一首诗歌,却遇到了这种现实中的悲剧!

    尹宣儿带着老年痴呆的爷爷一起去大城市,去给父亲收尸,将父亲火化。

    开发商推卸责任,说事故是尹宣儿父亲自己不小心导致的,所以只给了很少的慰问金。

    尹宣儿带着父亲的骨灰盒坐车回村,司机和售票员却不让她上车,说骨灰盒晦气。

    无奈之下,尹宣儿和爷爷不得不徒步行走,可路程实在太长了,足足有两百公里,才走了几十公里,爷爷就累昏迷了,于是尹宣儿不得不临时找了家破旅馆住下照顾爷爷。

    祸不单行,旅馆的老板娘是个恶毒的妇人,发现尹宣儿身上带着一笔钱财后,便故意勾引尹宣儿爷爷,两人上了床,衣服脱完后,老板娘故意让人拍下了照片。老板娘以这些照片为威胁,抢走了尹宣儿的慰问金,说睡了她要给钱,并且威胁说尹宣儿如果报警,她就将这些照片公布出来。

    尹宣儿不想让爷爷出丑,也害怕这位老板娘,没敢报警。

    尹宣儿继续带着爷爷上路,每当爷爷走不动了,她就用自己小小的身体背着他走,很累很辛苦。

    离家还有几十公里路的时候,这天晚上,一辆路过的货车停在了她身边,货车司机说看她可怜,可以带她。

    尹宣儿很开心,以为遇到好人了,于是带着爷爷坐上了货车。

    可是,等到火车把她送到村口的时候,货车司机突然说要付钱。

    尹宣儿掏出了身上仅剩的一点钱给了货车司机,货车司机不满意,要求给更多。

    尹宣儿给不了,货车司机便提出可以靠身体来给。

    尹宣儿明白了他的意思,骂他是混蛋。

    货车司机愤怒之下,将她扛了起来,扛进了村口附近的一片田野,将她强一暴。

    过程中,老年痴呆的爷爷在路上傻傻地笑着。

    过程中,她看到了一只蝴蝶在身边翩翩起舞,月光照在这只蝴蝶的身上,她却觉得很冷很冷。

    货车司机离开后,她艰难地从地上爬起,一边走向村外的小河,一边在心里写下了自己的第二首诗,也是人生中的最后一首诗,这首诗就是《蝴蝶之死》:

    我只是小小一只蝴蝶,有着自己薄薄的两只翅膀

    可为什么生活像个石头重重地砸在我身上

    太可怕了呵!翅膀断了,我再也不能飞翔

    我讨厌这个世界,它没有给我美丽的花朵

    却亮出了一把尖刀,刺进我的身体,刺穿我的生命

    当晚尹宣儿就跳湖自杀了……

    ……

    显然,这不是一篇用来消遣的短篇小说,它散发着人文气质、承载着沉重主题。

    小说关于“诗”,也关于“蝴蝶”,而诗与蝴蝶是对美好的向往。

    一个生活环境如此糟糕的花季少女,渴望以写诗的方式发现美好,释放自己压抑的情绪。

    然而生活比她预想中的还要糟糕还要沉重,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她是那么的痛苦和无助。

    她的第一首诗叫《蝴蝶》,表达了她对美好的向往和对生活的渴望。

    她的第二首诗就变成了《蝴蝶之死》,表达了她对生活的失望和对世界的愤慨。

    她诗意浅白、技巧朴拙的两首小诗,共同构成了她这个花季少女的生命悲歌。

    她自杀了,她的死也象征着诗歌死了,诗意死了,人世间的美好死了。

    然而金竟成却是在用这样一篇小说来召唤死去的诗意和美好,召唤人间的真善美。

    这篇小说也是金竟成对少女性一侵、留守儿童、孤寡老人等等社会问题和人性道德的一次用力的探讨。

    而金竟成写这篇小说灵感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熔炉》,一方面就是带韩佳人去看的蝴蝶花。

    结合这两方面,金竟成就能写出《蝴蝶之死》这种深刻的人文小说,可见他的文学创作能力越来越强了。

    金竟成写完《蝴蝶之死》后,自己感到满意,却也感到悲痛。

    自己写出来的小说,让自己感到悲痛,可见这篇小说确实很有感染力。

    金竟成又花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将《蝴蝶之死》仔细修改了一遍,然后便传给了姚意涵。

    姚意涵还没睡,当即迫不及待看完了这篇小说,然后忍不住给金竟成打了个电话。

    她说:“社长欧巴,你这篇小说,内容很有诗意,行文也很有诗意,却能在诗意中探讨沉重的人性道德,你以‘蝴蝶’为名,以‘诗’为载体,却在写实社会,而且写得很深刻。不过……虽然你写得很好,我却不喜欢,很不喜欢,因为它太沉重太压抑了,我看了心里发慌。”

    “心里发慌就对了,这样的小说就是让人心里发慌的,不发慌又如何能反思呢?何况现实有时就是这么残酷的,不是我们想忽视就可以不存在的。”金竟成回应。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