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鸣凤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阵前论三天为限,国党內争论难休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这么说来,你是不打算答应吗?”

冯高眉头紧皱,对方话语相当简洁,实在是弄不清楚对方所思所想。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苏权神色平静的解释了起来:“毕竟这工厂并非只有我一个人拥有。我总得和别的人商量一下,不是吗?要不然,如何让他们愿意继续给这个工厂投钱?你说不是吗?”

“那什么时候能够给我答案?”冯高问道,感觉自己无法把握住对方的心思。

苏权笑了笑,回道:“至少也得一周吧。当初为了修建这钢铁厂,我可是找来了三四十位,为了表示公平,我总得将他们召集起来,然后商讨这事儿,不是吗?”

“一周?太长了,至少也得三天时间。”冯高有些害怕,若是拖这么长的时间,总感觉会发生意外。

苏权眉宇微凝,沉思了一下之后,方才回道:“好吧,那就三天。三天之后,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告诉你的。”

“那就好。”

冯高无奈回道,对方都这样说了,自己自然也没有手段去解决此事来,只能等着对方的回答。

“既然如此,那就三天之后再说吧。”

撂下这句话,冯高转身就走,苏权也似是早已经知晓此事,眼睁睁的看着冯高重新回到了工厂之中。

“就这样让他离开?”

见到冯高转身离开,王路有些诧异,一开始还以为苏权会大发雷霆呢。

“当然!若是不答应对方的话,那整个工厂不久彻底落入对方的手中了吗?若是将他们逼急的话,直接将整个工厂都给炸了,那不是可惜了吗?”

苏权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工厂,那直插云霄的烟囱正喷吐着浓烈的黑烟,就如同一道黑龙一样,始终盘旋在工厂之上,让人担忧无比。

王路叹道:“这倒也是,不过你们准备怎么办?接受,还是继续对抗?”

对于冯高,他也是不清楚对方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敢做出这些事情来,而且若是此事成功的话,只怕不仅仅是炼钢厂工人,其余人也要跟着一起,做出这种事情来了。

“不清楚。不过按照这里的规矩,只怕大概率是以和谈而告终。希望对方不要狮子大开口,能够顺利完成此事。”

苏权这才露出一些忐忑,之前的镇静乃是为了能够让人安心方才伪装出来的。

王路道:“好吧,希望这一切能够如期完成。”

这么大的事情,王路实在是害怕会出现更严重的伤亡事件来,所以当得知事情发生之后就亲自带人过来,幸好现在还没有闹出性命来,还在掌握之中。

能够按照着冯高说的那样结束,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工厂之外,王路和苏权两人各有心思,而在工程之中,所有人也是心思忐忑,直愣愣的看着门口,静静的等着一个人的回来。

“是冯高,他回来了。”

伴随着一个身形的出现,众人叫了起来。

自地上走来,这些工人们满是担忧的走上来,毫不掩饰自己的害怕,询问了起来。

“那王警长怎么说的?他有没有准备进攻?”

“苏权呢?苏权他没有把你抓起来吗?要知道,他可是议员!”

“对了,还有我们的条件呢?苏议员他答应了吗?”

“……”

一行人叽叽喳喳,就和麻雀一样,向着冯高询问自己的问题。

冯高一时间陷入众人围困之中,只好连忙劝道:“各位,你们先安静下来,一个一个来,这么多人我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那些工人立时闭嘴,整个大堂安静下来,唯有冯高的声音特别的清楚。

就这样,冯高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全数坦诚,没有任何的隐藏的,如今时候为了让这些工人信服自己,冯高只有采取这种将事情全部坦诚出来的方式,才能够换的所有人的尊敬。

“这么说来,咱们还要在这里待上三天?”有人问道。

冯高阖首回道:“没错。因为三天之后,苏权他们才会商议出来,是否赞同我们的条件。没办法,若要让对方在这么短时间内同意咱们的条件,实在是太困难了,必须要待上一段时间。”

质疑的声音不曾停止,又是有人问道:“若是这样的话,那这三天之内我们应该如何生活?”

“我看了一下厨房,里面存放的食物足够我们生活三天时间。”孙鹏回道。

在冯高走出厂房,去面对苏权等人的时候,他也没有懈怠,而是带着人熟悉厂中的状况,确保能够将每一个地方都给控制住,其中厨房乃是重中之重。

“三天?若是三天之后,对方拒绝呢?难道我们还继续占据工厂吗?”

虽是得到了解决,但是还有人会害怕,那苏氏一族为了商业利益违背诺言的事情不在少数,实在害怕对方可能会出尔反尔。

冯高回道:“当然如此,毕竟咱们这一次占据工厂的目的,便是为了能够改变工作环境,不是吗?若是无法达成条件的话,当然不会就此罢休,而是会继续坚持下去的。”

“那粮食问题,到时候应该如何解决?”

“这个,的确是有些难办。”孙鹏双眉紧皱,看向了冯高。

冯高自信回道:“所以我才要你们继续生产!那些军火乃是华夏军迫切需要的,他们定然无法拒绝,应该会在背后推动的。”

听到冯高这样说了,所有工人方才感到放心。

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那他们自然就会感到迷茫,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但若是有人类站在远方、点燃灯塔,为他们指引着方向的话,那自然会迸发出惊人的力量,这一点毋庸置疑。

除了这些之外,冯高还是有些害怕,又是说道:“当然,除了这些之外,我还有一些事情拜托各位。”

“什么事儿?若是我们能够解决的,定然帮你完成。”孙鹏笑道。

对于如何和那些达官贵族打交道,冯高明显要比自己厉害的多了。

冯高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之前看了仓库,发现有一套铅字印刷机还有一些墨水和纸张,所以就像将其利用起来,将我们的事迹印在上面,然后在长安城之中广文传播。可以吗?”

“哦?您这是打算利用民意吗?”孙鹏心中一喜,对于此事颇为伤心,诉道:“你放心,有我在定然会完成这件事情的。”

冯高略感放松,回道:“那就好。你也知晓,咱们的对手非同一般,若是不打起精神来,根本就无法和对方对抗,明白吗?现在,只有让我们等待了。”抬起头来,他看着那清澈的天空,因为被那黑烟所笼罩着,这蔚蓝的天空透着几分阴霾来,让人感到心情讶异。

罢工这一步算是踏出了,但接下来的事情却更为棘手。

如何在对方的反击之下保护好自己,如何争取到足够的志愿者,如何逼迫对方答应自己的条件,这些都是相当严肃的事情,若是缺了一项来,自己的目的就不可能成功。

对于这一点,冯高相当清楚。

——————

工厂内,气氛相当严肃,一副即将上战场的模样来,苏府之内也是火药味十足。

“你们。你们怎么做出这种事情来?”凌飞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逼问着苏权:“你知道在这个节骨眼的时候闹出这种事情来,对咱们究竟是多么严重的打击?”

皇甫明也带着几分恼火,喝道:“要是此事处理不好,那咱们定然会遭到主公斥责。到时候,别说我是否能够挣取道主席之位,只怕咱们是否能够在议会立足,也尚且是一个问题。”

经过上次青云帮之事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主公对议会并非是没有关注,而是随时随地都有监视,若是稍微有些事情发生,便是雷霆一击。

而且每一次,都正好打在七寸之上。?

“我当然直到,但是我也没办法。”苏权解释道:“谁知晓那王权斌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提及王权斌的时候,苏权明显是透着恼怒,若非那人现在不在这里,只怕很有可能直接被撕成两半。

凌飞叹道:“哎。现在指责王权斌也无济于事,咱们还是先想想如何解决这工人罢工的事情吧。”

“罢工?你将这个称之为罢工!依我看,他们明显就是造反,必须要彻底打压下去。”苏权神色一凛,浑无当初面对冯高时候的轻松,反而是一副凶狠的模样来。

让自己在全城人之前如此丢脸,苏权对那些工人可没有同情心,之所以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来,也只不过是哄骗他人罢了,根本就算不得数。

“造反?那你打算怎么做?”皇甫明眉梢微挑,直接问道。

苏权嘴角微翘,笑道:“你们也应该知晓,我苏家和军队向来交好。那警察局也许忌惮城中百姓,不敢轻易出手,但是军队可不一样,只需要咱们将其定义为反贼,乃是受了蒙古亦或者是宋朝蛊惑,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将其剿灭了。”

“这个——”

凌飞听着有些不忍,又是问道:“那么,他们所提出的条件呢?”

“哼。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你莫非当真了?”轻笑一声,苏权带着嘲弄看了凌飞一眼,根本就不怎么在意。

凌飞深吸一口气,感到有些愤怒,喝道:“若是按照你这样子来做,只能解决一时,根本就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这又有什么问题?只要能够解决问题,帮我们度过这一次劫难就行了,其他的管他呢?”皇甫明不以为意的回道。

“唉。但是这样,和扬汤止沸有什么区别?这一次可以这样解决,那下一次呢?若是下一次的话,他们不和咱们谈判了,直接将高炉给炸了,那又该如何?”凌飞一点也不顾及彼此身份,对着两人便是斥责起来。

不仅仅是出于对生命的考虑,还是出于对未来的思考,凌飞相当清楚两人提出的方式,根本就无法彻底解决问题,反而只会将矛盾进一步加剧,纵然短时间内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但若是持续下去的话,只会导致更大的灾难。

若是整个炼钢厂彻底报废,这损失可就彻底的打了。

苏权嘲讽道:“那按照你的意思,答应对方的条件吗?别忘了,他们可是要求四个时辰工作制,若是这样的话,那我的炼钢厂还争什么钱?不管如何,反正我不会同意这件事情的。”

为了修建这炼钢厂,苏家投入的资金数以百万贯计,迄今为之还没有收回成本,要不然为何要如此压缩工人的工资以及成本呢?

不就是为了能够节省那么几个钱吗?

“哼。”

凌飞摇着头,双目之中透着担忧,口中也是解释道:“苏权啊苏权,一千的时候不是很聪明吗?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我知道你苏家为了这炼钢厂付出了许多,但是账也不能这样算啊!我问你,究竟是提高那些工人的工资损失多,还是等到炼钢厂被毁了,损失更多?”

“这个。”

凌飞明显一愣,脸上带着几分迟疑。

那冯高他也见过了,看似谦和的态度,其实相当的坚韧,不管自己如何威逼利诱,也未曾放下自己的职责。

虽然苏权的确仇视此人,但听到对方阻止了工人捣毁工厂的时候,还是感到庆幸。

毕竟,这炼钢厂若是被彻底炸毁,那他所有的投入可就相当于扔水里面,什么都挣不到了。

“没错。提高工人的待遇,的确会让你少挣钱,但是至少也挣钱了不是吗?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回本的。但是呢?若是这炼钢厂被砸了,那你的损失可就大了。到时候,你找谁来赔?”

听到这话之后,苏权这才稍微有些冷静下来,他仔细想了想的确如此,便阖首回道:“也许,真的应该如你所说,和对方和解?”只是一想到自己的钢铁厂就捏在对方的手中,苏权就分外的担心。

“哼。就那群暴民,他们当真愿意接受?”皇甫明不以为意,对这群工人依旧充满着鄙夷。

凌飞叹道:“不管如此,咱们还是暂时先不要动武,静观其变吧!”

7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