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主宰漫威最新章节列表 > 一二九章 相持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此等强将,以青壮击流贼,屡屡以少胜多,古之名将也不过如此。眼下虽然只是一个暂代的千户官,但如今大明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强将,青云直上铁板钉钉。

    想他陈永福自己,呕心苦战,也不过自副总兵擢升总兵。虽说有了这等强将,击破流贼解围开封似在眼前,但此人大鹏同风一朝起,他这河南总兵怕是压不住风头。

    陈永福五味杂陈,便在所难免。

    离开周王府,陈永福上马,高名衡坐轿,一路无话,到巡抚衙门前,高名衡从轿中下来,陈永福正待告辞,便听高名衡道:“陈总兵入内一叙。”

    陈永福自不能拒绝,下马与高名衡入了巡抚衙门,有侍从奉上茶水,高名衡屏退闲杂,这才开口道:“你是河南总兵,本官是河南巡抚,皆有守土之责。当下时局日艰,闯贼久围开封,援兵踌躇不至。北边鞑酋日益嚣狂,年初松山、塔山皆没,宁锦全失。如今出了个强将,正如周王所言,功赏却是少不得。这等人物,便须得笼络,此时万万不能见罪。否则一怒之下立了山头,岂不是比那闯贼还要凌厉?”

    高名衡作为一方封疆大吏,沉浮宦海,什么不明白?大明朝自土木堡之后,文官便高高在上,但今时不同往日,天下纷乱,就须得倚重武夫。他虽恨武夫粗鄙不良,如左良玉之流。但便是左良玉之流,比起流贼也不差几分,皇帝不也容得下么?

    左右豺狼起时用鹰犬,豺狼灭时烹走狗而已。

    暂时且任他嚣狂,等时局稳住,回过头来有的是手段收拾!

    “周王之言,乃是金玉良言。”高名衡又道:“本官意欲与你联名上书,为他保些好处,指头缝落下些人情,总不是坏事。此人不是暂代千户官么?那你我就先给他落实喽,非但落个实职,还要给他提拔喽。他不是屡战屡胜么,千户官太小,给他个卫指挥使又如何?如此你我也有提拔之力,不算白做一场,皇帝知道了,也落个好处。否则什么都不做,你我岂非眼瞎失职?”

    陈永福听了,不禁心悦诚服。

    若真如此,恐怕的确还能捞些好处。毕竟有提拔之力,此人就是河南总兵体制下的一员,嬴翌立功,作为他的上官,陈永福和高名衡自然也有功。

    正是花花轿子人人抬,自己得了好处,又交好一个强将,岂非一石二鸟?

    不过陈永福却踟蹰了一下,道:“若此时便予卫指挥使加身,待朝廷圣旨下来,莫非又是一镇总兵?”

    高名衡如何不知陈永福担心,却笑了起来:“遍天下能打的没见几个。如今出了个能打的,皇帝肯定着紧。要使其领兵击闯贼,闯贼势大,擢为总兵理所当然。何况。。。之前那小将所言,他已经有兵马过万,若不拔为总兵,该如何区置?况且其功已足。左良玉不是战死了么,湖广便没了总兵,正好空出个位置。”

    陈永福听了,不免露出一丝喜色。

    他只道嬴翌是他辖区的将官,若再提拔,他这个总兵又该何去何从?高名衡一句话,便打消了他的忧虑。

    高名衡捻须悠悠道:“流贼若毒瘤,数十万百万计,便是破了闯贼,却未必能擒杀之。何况淮南还有献贼、回贼?擢其为湖广总兵,正是用到好处。”

    于是两人联名奏报,道是早知嬴翌擅战,因其功拔擢为卫指挥使,如今正与闯贼牵制,但缺兵少粮,请皇帝朱笔区处云云。

    便叫人八百里加急,摸出开封城,往京师而去。

    。。。

    张石离了开封,避过许多流贼,轻骑简从,夜半三更终于赶回了襄城。朱炳琨等三位部将早在帐中等候。

    听过张石叙说,朱炳琨等人都沉吟起来。

    片刻后,郑五道:“要把他们送走看样子有些难啊。”

    朱炳琨道:“是我想差了。周王封地便是开封,不到万不得已,他怎会离开封地?巡抚高名衡自谓守土有责,我看他是看到希望,不愿意走了。”

    “那该如何是好?”郑九瞪目道:“不如杀之!”

    郑五瞪了他一眼:“休要信口胡言。”

    然后道:“老朱,你我不擅计谋,这等事还是请主公决断的好。”

    朱炳琨叹了口气:“也罢。那就不管,只管跟流贼练练。才几日,麾下的将士又跃跃欲试了,刘芳亮不是在朱仙镇吗?我们去会会他。”

    郑五也有意动,但却道:“主公千叮咛万嘱咐,以练兵防御为主。。。”

    朱炳琨大笑:“击贼不也是练兵?只不需大战,你我三人轮番去练练,实践一番也是好的。毕竟精兵不是练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主公不也这么说嘛。”

    郑五顿时心动:“这样也好。小战而不大战,只要不触及闯贼底线,权当作练兵也好。这里四部兵马,每两日出一部,去朱仙镇练练就是。”

    嬴翌对麾下将领并没有过多的限制,往往提出一个战略方针,至于具体的事,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只要不违背他的战略意图,其他的皆可。

    也算是一种调动将官积极性的手段——嬴翌并不怕麾下的将官失控,在人道方案形成之前,他也许还有些担心,但如今则不然。

    随后数日时间里,朱炳琨等人良好的执行了他们的练兵之法。每两天派出一部两千五百人,奔袭朱仙镇,骚扰、袭击,将刘芳亮整的坐立不安。

    而张石的夜不收部,则全力运转,监控着周围的一切变化。一旦李闯有动静,朱炳琨这边便能立刻反应过来。

    刘芳亮屯兵朱仙镇,人近十万。但绝大多数都是附从炮灰。闯贼围开封已久,开封矢尽粮绝,闯贼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老营管吃管饱,普通的流贼也只吃糠喝稀。如炮灰流民附从之流,每天能喝的上一碗清汤米粥就已是了不得了。

    这种人再多,又有什么用?

    襄城一部兵马只两千五百人,但皆精壮悍勇。外围的流贼再多,也是一冲即溃,如此连许数日,搞得刘芳亮的主力老贼,也人心惶惶了。

    刘芳亮屡次想要追击,但等他率领主力老贼杀出来的时候,往往已经跑了。

    只有一次缀上,却被炮火给打了回来,寸功没见。

    刘芳亮无可奈何,又不好向李闯请援。毕竟只是骚扰,并非大战,折损的也多是附从和普通的流贼,不伤筋骨。

    只是太过恶心,令人邪火乱冒。

    刘芳亮觉得如此被动不是办法,思来想去竟主动出击。将三千老贼作一营马队,在襄城县、许州至朱仙镇这一片地面上,与嬴翌麾下的兵马你来我往,搞甚是热闹。

    但不到七八天,刘芳亮就收止了这种愚蠢的行为——只几天的时间里,他麾下老营就被蚕食掉了一半!

    刘芳亮的心痛的是一绞一绞的。

    嬴翌麾下也不是没有折损,尤其郑九新立的这一部兵马,轮番三次也折损了三四百人。远远比不上其他三部。

    毕竟其他三部训练更久,征战更多,军功反馈过真灵数的将士也更多,战力强了不止一筹。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