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二十五章 剑菜色苟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千受小橘生来就是要做大事的人,而且他此生最尊敬的人就是其母,千受里剑。

    而鸿运老祖居然当着千受小橘的面,说他母亲的不是。此事已然惹恼了小橘,“呵呵,我有一门神通,唤作大橘已定。老东西,你大约没见识过。虽然你用红色的大网收走了我的橘子,可也在无形之中为我创造了便利。接下来等待你的将会是我的疯狂报复。”

    “我随母亲的姓氏,至于我的父亲是谁并不重要,而且我也不想知道。那个男人,应该很失败,否则也不会被母亲给杀了。”千受小橘暗道。

    小橘同学当然不是凭空而来的,他也有父亲的。可千受小橘从他母亲那里听说了,他的父亲已经死了,是被千受里剑亲手杀掉的。

    “母亲完全没有理由骗我。”千受小橘冷笑道,“鸿运老祖,我想和你合作,纯粹是想利用你而已。可你不识相,反而侮辱我的母亲,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我。”

    轰!

    忽然,那红色大网里的橘子迸发炽烈的光芒,而且网也破了。

    鸿运老祖奇怪道:“我不是已经镇住它们了吗,为何橘子还会作妖。多半是千受小橘在搞鬼,小东西,老祖我不但要收了你,还要收了你母亲。”老祖的胃口更是不得了,想连千受里剑一并收了,也是没谁了。

    “先杀了鸿运老祖再说。”无衣剑客暗道,他也看出来了,老祖不得人心,而且实力还在千受小橘之上。所以年轻的剑客才会动手,无形之中,他已经和千受小橘联手了。

    少年郎,心比天高,姬姬丈六长。

    轰隆隆。

    浮在无衣剑客上方的庄园向着鸿运老祖撞了过去,而庄园里的那一株株长相滑稽而且怀旧的植物,它们开始叫嚣,极力奚落老祖。“老头,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束手就擒吧。”

    “鸿运老祖,见了我家主人,你还跪下。”

    “自己斩去项上之颅,难道非要我家主人动手吗。”

    “给你脸的话,你还是要把,否则,你连狗都不是的了,我家主人岂会饶了你。”

    庄园里的植物们恶狠狠道,都在打压鸿运老祖。

    与此同时,一钱内部的世界,那些想要巴结老祖的植物也有了动作,“拦住庄园。不能让它接近老祖。”

    “外来的植物,也能与我目叶城的大佬相比吗。”

    “你们大概都是滑稽大帝的走狗,不得放肆,还不退下。”

    “想要杀老祖,也不问问我们吗,你们能过的了这一关吗,小辈!”

    一钱内部世界的植物,自诩名门植物,极是看不起庄园里的植物们,“都是些什么东西,长得好奇怪,也没多少威力,并且显得很滑稽。要是滑稽大帝见了你们,也会亲自动手,将你们都给除去。”

    “别忘了我。”七里香笑道,“鸿运老祖,貌似你恨不得人心,大家都恨不能杀了你,当然,有些不长眼的植物除外,它们倒是很看中你。”

    罐子!

    七里香扔出一个罐子,那罐子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打造出来的。

    呜呜呜,罐子里传出悲啸之声,而鸿运老祖听了,惊道:“里面关了多少人,七里香,你是要入魔道吗。怎敢祭炼魔器。”

    “你说我入魔,我就是魔了?”七里香笑道,“老祖,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单以你一人,还不足以混淆视听。”

    呼。

    罐子怒旋而出,激起数千丈高的香风,而风中却传出了肃杀之意。

    “不可大意,我总觉得这罐子有古怪,而且他还有一口石锅,那锅是用命运石铸造而成的。”鸿运老祖小声道,他为人谨慎,不会掉以轻心。

    “好好好,你们都冲着老祖来。”蓦地,鸿运老祖冷笑道,“我若不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手段,你们只会蹬鼻子上脸。”

    啪!

    鸿元老祖双掌合在一起,旋又打开,而一团红色的光华飞了出去。嗤嗤嗤,嗤嗤嗤,数十万道红线犹如蚕丝,向罐子缠去,就像是在织布。

    “你失道寡助了。”千受小橘喜道,“自作孽,不可活。”

    轰!

    又是一声巨响,而之前破网而出的数百个橘子,缓缓升起,并且凝为一只巨大的橘子。“我就要施展我的神通,大橘已定。”千受小橘暗道,“你完了,老祖。”

    空中,一只超大的橘子像是一座山,轰然镇下,登时,四方云动,杀气迸腾,并将鸿运老祖给罩在下面,好似笼子里的鸟。

    “你们一起上吧。”鸿运老祖道,“都是无用功,还是杀不掉老祖我的。”

    呼。

    鸿运老祖右掌拍出,九个圆轮旋了出去,每个圆轮只有脸盆大,颜色各异,闪烁着毒光,明显的碰不得。

    “九转彩轮。”白发少女奇怪道,“鸿运老祖怎会这门神通,如果本座没记错的话,它是彩色苟道人的神通。”

    彩色苟道人,为人孤傲,不屑与人为伍,更不会与人Gao基,他一向独来独往,钱道人想不通,为何鸿运老祖会彩色苟道人的神通,“难不成他们之间有基情?没道理,说不通的。”

    哧哧哧,哧哧哧!

    九个彩轮,齐齐旋转,将那只巨大橘子带来的杀气都给斩去了,同时,橘子皮也被彩轮给刮去一层。

    “分。”鸿运老祖喝道。

    呼!呼!呼!

    一青,一白,一黑,三个圆轮飞出,却是斩向七里香、无衣剑客、千受小橘。“小辈,你们已经活到尽头了,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谁也逃不掉。”

    老祖已经动了杀心,连千受小橘都要杀了,什么千受里剑,也是该死的女人。

    而白发少女已经对千受小橘动心了,自不会坐视老祖杀了他。“不管你与彩色苟道人有什么关系,本座钟意的小鲜肉,你杀不掉的。”

    刷。

    白发少女手腕一摇,一道银光旋出,赫然是从一枚银币发出的。

    “钱道人,你不自重,老祖也留你不得。”鸿运老祖怪笑道,“你又不是不知我的手段,还敢来添乱,哪来的自信。不要以为你修炼了返老还童神通就能有恃无恐,老祖杀你,也不费多少时间。”

    呼!呼!

    鸿元老祖念头甫动,当即有两个圆轮飞出,旋向白发少女。

    “本座与你再无任何关系,欠你的都还清了。”白发少女道,“你还倚老卖老,惹人讨厌,真是老不死的东西。”

    “不,你欠他的没有还清。”另外一道声音响起。

    “铜秀儿!”白发少女怒道,“你敢背叛本座。”

    “并非背叛,而是遵从我的本能。”铜秀儿道,“你为了还清鸿元老祖的旧情,不惜剜掉我的双目。也因为此,我才看清你的真面目。”

    一钱的器灵已经下定决心,要与钱道人反目为仇,而且她还恨自己没有早些认清钱道人的本来面目。分明就是那道貌岸然的小人,不管是基老还是女人,都是小人作风。

    “你找死。”白发少女怒道,她不允许器灵背叛她。所以听到铜秀儿在说什么,钱道人简直气疯了,甚至怀疑她听错了。”

    但凡本座能给你的,同样能收回。白发少女冷淡道,“铜秀儿,本座不会给你机会的……”

    啪嗒!

    一只手按在了铜秀儿的头颅上,“上次取走你的眼睛,这次要你的命。”白发少女道。

    “这次你要不得了。”铜秀儿淡淡道。

    自信,铜秀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砰的一声,白发少女的手被弹开了,哧哧哧,她的手掌好似被烧糊了,“嗯?”钱道人轻声道,“铜秀儿,你是如何做到的,本座应该夸奖你才是,因为你终于伤到了我。难得啊,王道人都没做到的事情,可你做到了。”

    “哈哈哈。”铜秀儿笑道,“你错了,钱道人,你以为是谁指点我的。”

    “你是说王道人?”白发少女笑道,“你开什么玩笑,本座与王道人可是有过命的交情,我们曾是基老,现在更是成了女人,生死与共,可不是你几句话就能毁了我们之间的感情的。”

    虽说如此,白发少女还是攫来数十枚钱币,让其排开,护在她身前。

    兴许王道人真的背叛本座了,白发少女暗道。

    嗤!

    骤然间,一道彩线射来,晃眼处,绚光迸滚,而白发少女也睁不开眼睛。崩!崩!崩!崩!那些挡在她前面的钱币全都炸开了,被一道彩线给劈碎了。

    “彩色苟!”白发少女道出一人的名字来。

    彩色苟,那与鸿运老祖齐名的恶人,亦是目叶城的绝世凶人。

    而鸿运老祖使用的“九转彩轮”神通正是彩色苟道人的成名绝技,“为何老贼算计本座。”白发少女困惑道。

    “因为王道人已经成了贫道的小妾!”赫然间,道人的声音响彻起来。

    哎呦,本座草哦。白发少女一口血吐了出去,“王道人真是……让人侧目呐,之前她还说自己成了女人比习惯,转眼睛就投靠了彩色苟道人,并且还成了人家的小妾,这等雷厉风行的做法,简直是本座的楷模。”讲真,钱道人还有些敬佩王道人的手段,“不愧是和本座一时瑜亮的道友。”

    “纳尼,王道人也要来了吗。”王奴惊道,“还有,彩色苟道人又是怎回事,这老道怎么与王道人混在一起了,他们貌似不怎么搭配?”

    王奴还不想与王道人相见,毕竟还不是时候。

    哧哧哧,哧哧哧,彩光迸扫,一道人缓缓而来,此人相当飘逸,头发也是彩色的,“贫道彩色苟,各位,你们大约听过贫道的芳名。”老道笑呵呵道,貌似人畜无害,一点都不危险的样子。

    “鸿运老祖,你从贫道这里交换了一门神通,即是九转彩轮,可惜,你至今没有修炼到大成,废物,你就是老废物。”彩色苟道人居然大声数落起鸿运老祖。老祖也是极要面子的人,可听到彩色苟的训斥,出人意料的没有反驳,只是表情有些不自然。

    “贫道既然来了,什么大猫小狗都给退下了。”彩色苟道人笑道,“贫道的小妾,也就是王道人,她之前还是基老来着,只是返老还童之后,变成了女人,当真是国色,贫道见了喜的不要不要的,也不管她之前的基老身份了。”

    颜狗,彩色苟道人也是颜狗,看脸的。

    “这道人好生厉害。”

    “那是,他可是彩色苟。”

    “彩色苟吗,老道也活着啊,哼,他来了,恐怕鸿运老祖都不是他的对手。”

    “王道人呢,王道人哪里去了,也该现身了,再藏起来就没啥意思了。居然成了彩色苟的小妾,不知道王道人怎么想的。”

    “能屈能伸,王道人也是可怕的人。”

    “能在目叶城呼风唤雨,哪个人是简答的角色,何况他是王道人。”

    “彩色苟不是更厉害吗,连王道人都敢收了,我是不敢的,哪怕我变成真正的人也不敢。”

    因为彩色苟的到来,之前那些准备投靠鸿运老祖的植物都开始犹豫了,似乎彩色苟是更好的选择,更值得它们效忠。也不能怪这些植物是墙头草,毕竟它们也是身不由己,只能依附强者才能活下去。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鸿运老祖释放出去的九个彩轮,全都裂开,因为彩色苟道人来了。

    “可恶,老道非要让我在众人面前出丑吗,他还是那么坏,就喜欢一个人出风头。”鸿运老祖暗忖,他也不愿意与彩色苟撕破脸。

    “我本以为九转彩轮很容易就能练成,哪知道那么困难。”鸿运老祖叹气道,“兴许是我不适合吧。”

    “贫道就让你看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九转彩轮。”彩色苟道人喝道。

    “纳尼!老道这是要打鸿运老祖的脸吗。”

    “他不但破了老祖的九转彩轮神通,还要让他见识一下正牌的神通。”

    “有想法,我喜欢老道。他比鸿运老祖还不要脸,咱就是稀罕这样的老东西,越是不要脸越是活得久。”

    “还好之前没有投靠鸿运老祖,你们看,老祖的脸色不要太难看,分明是被彩色苟给气到了,哈哈哈,换成是我,也会生气的。”

    “没办法,谁让鸿运老祖比不上彩色苟来着。”

    数百株植物都在起哄道,在老祖与老道之前,他们已然做出了选择。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