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餮仙传人在88必发娱乐国际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92章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没想到对方的法术如此刁蛮,一时不察,竟然中招,玉安也没想到对方会使出这招,还以为对方下意识的痛声,也怪当时心中太高兴了,要不然也不能中了如此低级的法术。

    约等两秒头上的疼痛散去,玉安赶紧翻身起来看向对面。

    此时古争心中是又惊又怒,惊的是对方竟然有如此手段,连自己都没有觉察到,怒自己不知道防备,直接中了对方诡计。

    要不是自己心中觉得不对,自己就会被伤了心脉,虽然自己很自信对方根本击破不了自己的心脏,但是绝对会伤害到自己的本源,那样自己绝对原谅不了自己。

    要知道小虫送给自己的蝉衣已经激发了,没想到还是被对方给轻松击破了,那是对方专门破除防御的一种手段,这下没有小虫给自己维修那就用不了,才短短两天小虫送给自己的防护就已经损坏了,不知道小虫知道会不会懊恼。

    古争承认对方之前的攻击给自己造成了一种对方无法击破自己防御的年头,对方无时无刻在麻醉着自己,没想到自己就天真的上当了。

    过了几秒,眼中的强光渐渐散去,稍微适应一下,就看往被自己刚才一脚踢飞的玉安。

    此时的玉安一副狼狈的样子,头发都散落下来,精致的小脸还残留着刚才痛苦的模样,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可是古争心中的怒火确实越发忍不住,看向自己肩膀上的长剑,忍着疼痛,一点一点把长剑从肩膀处拔了出来,看着眼前带着自己鲜血的长剑,随手往地上一扔,”叮叮铮铮”长剑在地上弹了几下,便不在动弹。

    古争觉得肩膀之处还有些麻麻的感觉,摸了摸伤口,感觉手上湿漉漉的,竟然还在流淌着鲜血,转过去看去,发现有一丝黑色的气息在围绕着伤口,阻碍着伤口的愈合,竟然还有毒。

    这下古争笑了起来,反而没有之前那么慌张了,随手在用仙力先裹住不让它扩散,冒着还在滴血的肩膀,狞笑着看向玉安。

    玉安只感觉到古争身上的气势越发的高昂,有一种被远古凶兽紧紧盯住的感觉,好像自己就是那条被宰的羔羊,无力反抗,这种感觉哪怕在自己的长辈身上也没有发现过。

    这下玉安的脸上白的连一点血色都没有,心里惴惴不安,是不是考虑投降,要不然真害怕自己下一刻就会被对方杀死。

    看着对方狰狞的眼神,和那身上沸腾的气势,犹如面对着自己的教练一样,甚至比教练还要猛烈些,至少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想要杀死自己念头。

    不过心里刚出现这种想法,就被自己狠狠的仍在一边角落里去了,自己可不是遇见事情就退缩的,自己也可能就这窝囊的认输,这样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玉安偷偷的从背后仍在一个小旗,那个小旗落在地上就扎根迎风招展着,很是起眼。

    一改身上的畏惧,手里再次出现一把长剑,睁着恶狠狠的眼睛,凶猛的对视过去。

    不过潘璇一看到那个小旗,就不屑的说道,”还不如干脆利落的投降,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要知道对面一旦认真起来,你还有什么招数。”

    玉安根本不在乎,这样自己可以毫无顾忌的冲上前和对方决一死战了,刺客本来就要勇往无前,有死无生的态度才可以,不过这不是刺杀,只是一场比试,用不了死守着那些框框条条。

    古争那边刚把肩膀处理好,就看到玉安不知死活的还想要上来,看着那眼神,想要在自己身上还要咬下一块肉来,这次自己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古争直接一阵风一样冲个过去,带着猛烈的气势,在半路上身上突然涌现一股巨大的金光,异常明亮,照向玉安。

    玉安心里讥讽道,我玩剩下的你还玩,眼光一闪,一层薄薄的水波在眼中流淌,护住双眼,过滤那道刺眼的强光,这样对方那就做了白用功。

    果然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眼中就恢复了原状,看向对方离着自己还有些距离,自己也化为一道绿光风驰电挚冲往古争,看样子竟然想要和对方硬碰硬。

    不知道谁给了她那么大的自信,一个刺客也敢正面战斗,不过古争更是求之不得,既然找死,那就成全你。

    看到玉安不躲不闪,直接拿着手中长剑瞄准自己的心脏,想一击刺穿,寒光在刃面上流动闪烁,一看就知道锋利无比,不过也太明目张胆了吧,难道当古争当傻子吗?

    不禁古争这样想,连修罗那面也是这样想,想到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就要被对方给欺负,不少人觉得太糟心了。

    皇星剑一脸兴奋的说道,”璇姐,你等下看看,这就是安妹,哦,玉安最近炼成的功法,实在是奥妙异常,第一次保准对方吃亏,我从来没在这上面占过一点便宜。”皇星剑看着璇姐那奇怪的眼神,赶紧明白了什么,赶紧开口。

    潘璇看着在一旁激动的皇星剑,如有所思,或许真的有过人之处,赶紧盯着看看到底有什么值得称奇的地方。

    古争故意露出一个小破绽,果真那长剑哗然转向就从那个空档处钻了进来,然后直奔他的心脏。

    古争心里狞笑了一下,一只手闪电般抓住了剑刃,上面覆盖着厚厚的仙力,保证对方无法及时抽出来,往后一拉,想要把对方拉过来,把对方虽有的退路都给堵住。

    另一只手早已高高扬起,携带着雷霆之风,对着玉安的脑袋狠狠的拍了下去,看样想要把玉安拍成一团肉泥。

    玉安来回扯了几下,果然没有动弹,可是直接把手中的长剑一放,松开来,变戏法一样又有短剑出现手中。

    古争手上一松,竟然发现对方放弃了武器,可是已经晚了,身体已经被拽过来一些,眼看着古争的手掌就要拍在玉安脑袋下的,把对方的头颅打碎。

    突然,玉安整个人变身一道烟雾,冲进去那柄短剑身上,短剑光芒大胜,瞬间加速直接,在古争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刺在古争的心脏之处,只留下一个短柄在外面。

    对方在算计着自己,自己何尝不是在算计着他,正好将计就计。

    瞬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尤其是吴晓峰更加疯狂,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这边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古争这就死了。

    一片无声的气氛,毕竟是自己的同伴,为了自己这边战死,大家确实也很伤心,在那一招之下,这里没有人可以说能挡住,太诡异突然了。

    古争现在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只手抓着长剑,另一只手卡在半空,还想要压下去,可惜没有气力了,那把短剑还抹了一种可以短暂麻痹对方的毒药,连古争都没办法抵抗住,就这样僵持住了,似乎就这样被终结了。

    皇星剑看着一幕急忙说道,”这就是她炼成的什么身法,可以把自身融进特殊武器里,可以极大的加强的武器的性能,而且有着超高的爆发力,防不胜防,哪怕我知道这招,好多次被近身后也被一击秒杀,简直就是杀人利器。”

    当然那是切磋中,要不然皇星剑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璇姐也不敢相信,对方有这么强的招式,那么她要想刺杀谁那不是成功率很高嘛,不过即使这样璇姐也不怕,她也有她的自信,再快也要时间,自己发动无需时间,何必怕他。

    “难道没什么缺点吗?”璇姐面色一凝随口问道,这么诡异的招数肯定有缺点的,没有十全十美的招式。

    “还真有。”皇星剑仔细想了想,”我和她经常切磋战斗,他这一招首先消耗挺大的,好像一般用出来就根本无法在继续进行比试了。”

    皇星剑没有隐瞒什么,把自己所知道的统统说了出来。

    “还有这一招必须近身到一定距离才可以施展,因为我感觉可以在她进行转移的时候,我好像可以拦截到他,而且他的爆发很短,我曾经见过她练习,只能短短加速一点时间。”

    潘璇眼珠子转了转了,大概明白了,不过这虽然确定很多,但是出其不意确实是阴人的好办法,哪怕自己第一次碰见说不定都要吃大亏。

    不过这次好了,自己也不用上场了,接下来应该考虑怎么去寻找那让人头疼的东西了,连一点线索都没有,真烦人。

    玉安再次化为一缕青烟从短剑出来,落地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此时玉安感觉自己身体无比虚弱,感觉甚至一阵大点的风都能把自己刮到,这次真是拼命了,不过效果非常不错,也是值得。

    不过看着自己的成绩,那连一点血色都没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激动的露出一点红润的脸旁,玉安举起自己双手,放在胸前紧紧的握着,庆祝着自己的胜利。

    一脸得意的看向潘璇,自己苦练的移魂之术肯定会那娘们大吃一惊,看还敢不敢小瞧自己。

    不过回过头,并没有如期的发现那一脸的嫉妒或者羡慕,反而一副惊诧的样子。

    吓到了吧,这也不错,不管如何那娘们心里肯定会羡慕自己的,足够了,玉安心里喜滋滋的想到。

    不过看向其他人的时候,玉安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就是所有的人都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似乎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难道都被自己的绝招给吓到了,这下好了,自己名声也打出去了,自己会更加倍重视的。

    咦,天色已经暗了吗?我记得这里永远都是一个样子,没有日夜之分啊,那地上的一片阴影是怎么回事。

    玉安不解的抬头一看,一个人影出现在面前,遮挡着自己,这个人的衣服还有点眼熟,对了,是郝大人的,难道是郝大人看着自己的出色表现特意来表扬我的吗。

    可是为什么挡住自己头上,玉安真的是一头雾水,按理说大家不是应该欢呼自己的胜利嘛,玉安趔趔趄趄走出去,这才抬头看起来。

    这一看,自己的嘴巴也是长的大大的,感觉能塞下一个鸡蛋,身子也不顾风度的跌倒在地,失魂落魄的看着上面。

    玉安竟然再次看到了那个被自己捅死的古争,带着那可笑的兔子面具,飞在空中,那一双手掌已经往下拍了下来,现在正被郝大人的手牢牢控制着。

    一滴滴冷汗从玉平的额头上下了下来,落在地上悄声无息的融入地下,自己也不傻,在看到古争的一瞬间,自己也知道了怎么回事。

    看向那个仍然一动不动,身上散发着无穷威势的”古争”,自己为自己的小聪明付出了代价,原以为自己是黄雀,没想到到头来自己确实那个螳螂,被眼前一个诱饵吸引住了,自己还浑然不觉。

    幸好自己之前扔出了小旗,告诉了郝大人自己需要随时救援,要不然自己都来不及投降就会变成一滩血肉吧。

    自己还傻乎乎的做那些动作,还得意的朝着那边炫耀,不晓得自己在别人眼睛就是一个笑话,羞得的安平都要钻进地缝里面了。

    “古道友,你可不要做傻事啊。”郝大人虽然看不透面具,也猜的出来古争脸上的表情肯定不满,不过了为了自己人,还是出声了。

    “我当然知道,放心吧,有你在我又能玩出什么样子的花样。”古争深吸一口气,脸上仍是一怒容的样子,自己那里听不出来对方的威胁之意,可是自己又能怎么办?

    之意上前杀了他,恐怕没有出手就已经死在这位郝大人之下吧,就是现在,如果自己有一丝乱动,古争都相信很多人都会下死手。

    “知道就好。”郝大人松开古争的双手,两个人从天空下来,古争冷哼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防护罩在郝大人进来时候已经打开,这样古争一路顺畅的回到了队伍中,来到吴晓峰的面前。

    看见吴晓峰还是一副伤心欲绝的面容,没从自己的死亡的情绪中走出来,觉得自己交了这个朋友是非常值得的。

    不光吴晓峰,就连其他人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这短短一段时间给他们的打击已经足够大了,从险象环生到最后的”死亡”,在死而复活,一举扭转战局,信息量十分巨大,一时半会都没有反应过来。

    古争动了动肩膀,现在那上面已经愈合了差不多了,自己体质又不是一般人,对别人足以致命的毒素,在自己身上的效果就差强人意了,所以自己才能恢复的那么快。

    摆了摆手在吴晓峰的面前,”醒醒,别睡了,在睡天就亮了。”古争小小的开了一个玩笑。

    “我说老弟,刚才你差点吓了我了,我真的以为你死了。”吴晓峰趁着扭头把眼角的一滴泪水抹去,然后双手狠狠的排在古争的肩膀上,”我说你这强的高手怎么会栽在这里,原来是你自导自演的,下次麻烦提前告诉自己好吧。”

    那点小动作哪能够瞒得过古争,不过古争没有说什么,只是指着自己的伤口,那肩膀被拍的是一阵痛入心肺,古争疼的嘶嘶叫唤,”老哥,慢点有伤。”

    吴晓峰这才讪讪的收回自己的手,不好意思的说道,”习惯了,习惯了勿怪。”

    这边众人才仿佛回过神来,纷纷聚集在古争旁边,好奇的看着,要知道刚才大家都以为古争死了,没人知道古争是什么时候留下的替身。

    现在场上的替身已经消失不见了,玉安也被皇星剑从地上拉了回来,玉安还没从刚才的打击中回过神来,有些失神的坐在一旁,只有皇星剑在陪着他,好好安慰着。

    潘璇越发对古争感兴趣了,那确实是一个高手,自己也没有发现古争什么时候脱的身,真实一副好大的局面,要不是郝大人及时出手,恐怕安平已经死了。

    潘璇紧紧看着在那边的古争,仿佛要把那面具看穿一样,十分想要了解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是啊,古大哥,就说说呗,让我们白白受到那么大的惊吓。”吴秀这边拿着特供的疗伤药水,轻轻的滴在古争的刚才受伤的地方。

    一股股清凉的感觉从伤口处传来,感到伤口在极速的痊愈着,感激道,”谢谢吴秀妹子。”

    “谢什么,大家才应该谢谢你,要不是你,大家谁上去都要失败,可以说你拯救了大家。”吴秀轻轻的笑道。

    “快点,老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要不说出来大家都憋在心里,十分难受。”还是吴晓峰那大嗓门说着。

    古争一看周围都是一副想要知道的表情,轻轻的咳了一声,这才说道,”大家知道我之前被她的一把长剑洞穿的事情吧,那是真的,真是一丝防备都没有,还好我运气不错躲了过去。”

    众人一阵撇撇嘴,反正自己是躲不过,可是没人打扰古争,还想着后来发生了什么。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