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牧神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三三五章 放逐晓天尊(第四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一根琴弦从他的脖子后飞出,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

    连续十根琴弦分别从晓天尊的咽喉、额头、下颈部、眼睛、胸口、腰肢、命门、髋骨、膝关节、踝关节处切过!

    晓天尊头盖骨飞起,身体其他部位纷纷被狂暴的气血冲开,随即又强行和龙在一起。

    承天之门中,土伯的巴掌狠狠拍下,将他的肉身一巴掌拍得粉碎,化作一滩浆糊!

    月天尊松了口气,幽都中的土伯也是松了口气,幽天尊从幽都来到树下,见状也是松了口气。

    就在此时,晓天尊血肉蠕动,再生,探手抓住元木,将元木抡起,这一刻无比恐怖的威能从元木中爆发,诸天震荡,万界轰鸣!

    整个元界有上万个诸天世界,这些诸天世界中的生灵即便如何愚钝,也感觉到这一夜(天)不同寻常。

    他们所在的诸天在飞速移动,群星混乱,大地震动,火山喷涌,飓风呼啸,大海怒潮翻滚,海啸连连!

    他们却不知道,这是一尊天尊以莫大的法力催动元木,元木移动诸天所造成的惊人破坏!

    呼——

    元木一击将幽天尊扫飞,人在半空,吐血不止!

    晓天尊一击得手,以元木为剑向月天尊刺去。

    月天尊飞速后退,她的身形在一个个空间中跃动,霎时间穿过一重重诸天避开元木的攻击,但是令她震惊的时,诸天万界的空间一片混乱,无论她穿过多少个世界,元木的树冠始终在她面前。

    唰唰唰——

    元木无数枝条如剑,疯狂暴涨,向她刺去,月天尊催动空间神通,如同一曲急促的琴律,与刺来的元木树冠碰撞!

    然而晓天尊这一击动用的剑法却是来自延康,是经过延康国师和秦牧改良之后的剑法,从剑十四到剑十九,应有尽有!

    即便是月天尊精通空间之道,面对如此凌厉多变的剑法也是抵挡艰难。

    轰!

    她的身形撞穿一个个诸天世界,从这些诸天世界上空飞过,而在她身后,则是数以百万计的青绿色剑芒,在天空中如同一条条飞舞的蛟龙,长度可以横贯一座座诸天,惊人无比!

    月天尊侧头,嗤的一声,一根元木枝条从她的脸颊边刺过,留下一道伤口。

    眼看她要抵挡不住,这时土伯的攻击来到晓天尊身后,这只大手变成拳头,要将晓天尊再度轰碎!

    晓天尊抽回元木,元木的根须凝聚,如同一个无比庞大的黑色大锤,一锤迎上土伯的拳头。

    两人的力量爆发,遥在幽都的土伯皱眉,他巨大的拳头浮酥,化作一块块大陆裂开。

    “老兄弟,你不真身降临,根本不是我与地母的对手!与你隔界一战无趣得很,不如来一场真正的对决!”

    晓天尊咆哮,元木根须为锤,贯穿承天之门,狠狠砸向土伯。

    土伯眉心第三只眼张开,动了真怒,右手裂开所化的无数大陆飞回,又组成手掌,探手一抓,消失已久的冥河再现。

    土伯一抖冥河鞭,正欲与他一搏,突然漂浮在幽都的另一尊神器御天尊张开眼睛,注视着他。

    土伯心中一惊:“我女儿注意到这里了!”

    他提防着虚天尊的神器御天尊,元木大锤已然狠狠砸来。

    眼看晓天尊便要得手,月天尊突然出现在晓天尊的上空,头下脚上,如同急速坠落的仙子,衣带飘飞,十指挥动,铮铮铮,一根根光弦四通八达交织成网,将此地完全封锁。

    更多的光弦穿插交错,形成无数个空间断面,如同迷宫。

    “晓天尊,今日我放逐你!”

    月天尊的手掌落在第一根弦上,琴音的第一声响起,突然所有光弦一起震响,五音十二律一起爆发!

    无数空间断面混乱,狂暴的空间乱流呼的一声将晓天尊连同元木一起卷起,送入空间深处!

    唰唰唰,一条条粗大无比的根须从混乱的空间中激射而出,扎根在元界的大地上,混乱的空间中琴音十二律错乱,然而却无法将元木彻底打入混乱空间。

    晓天尊站在元木上,沿着根须狂奔而来,眼看便要从混乱空间中跳出,突然幽天尊提着马灯出现在这个混乱不堪的空间洞口前,灯光对着晓天尊一照。

    无比恐怖的力量冲击晓天尊的元神,将他的元神打出肉身!

    晓天尊怒吼,强行拉回元神。

    幽天尊咬紧牙关,死命催动马灯,灯光越来越明亮,然而晓天尊的元神却硬生生顶着马灯的冲击,一步一步接近自己的肉身。

    而在根须上,晓天尊的肉身也迈开脚步,一步一步沿着粗大的根须向前走来。

    月天尊降落在这个空间洞口前,裙摆四下铺开,席地而坐,宫殿遗迹飞来,缩小成一张古琴。

    月天尊在洞前弹奏,无数道攻击如雨般落在晓天尊的肉身和元神上。

    晓天尊唳啸,突然现出三头六臂,元神也现出三头六臂,肉身元神随破随聚,掉一块长一块,让月、幽两大天尊都震撼莫名!

    “赤皇明皇合体,也未必能做到这一步!”两人心中同时暗道。

    晓天尊硬撼两大天尊攻击,一步一步的向外走来。

    “土伯呢?”月天尊高声道。

    幽天尊咬牙:“被虚天尊绊住了!”

    月天尊心头一沉,土伯无法真身降临,也无法出手相帮,仅凭他们两位天尊,只怕无法流放晓天尊,甚至说不定会被他杀出混乱空间,将他们重创!

    “牧儿,不要去!”

    药师的声音传来,月天尊和幽天尊心中一惊,突然只见无头的秦牧飞身而至,手中的桃木发簪指向正要冲出混乱空间的晓天尊。

    晓天尊心中一惊,身躯飞速后退,元木一条条根须飞速从元界的土地中收回。

    他连人带元神、元木一起,被送入混乱空间,不知所踪。

    月天尊松了口气,直起身来将古琴立在一边,飘袖向前一拂,混乱空间的洞口顿时消失,空间恢复平整。

    秦牧依旧指着那混乱空间的洞口,威风凛凛,只是脖子上没有脑袋。

    药师急忙飞来,检查秦牧的脖子,埋怨道:“你现在脖子上到处都是晓天尊给你留下的道伤,还四处乱跑!”

    “我没事!”

    秦牧硬着脖子,胸腔中传来声音:“月儿,我的那块蛋壳呢?给我蛋壳,我把晓天尊送回蛋里去!”

    “晓天尊已经被月天尊放逐了。”

    药师无奈道:“而且,你不要对着空气说话,我在这里,月天尊在你身后。你这个伤,有点难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