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牧神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三三四章 封印(第三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晓天尊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秦牧这一击突如其来,是他所不曾预料到的。

    他原本想趁此机会,折服月天尊,打垮幽天尊,让土伯知难而退,不敢再有异心,以他而今的实力,足以办到!

    倘若能够折服月天尊,打垮幽天尊,让这两大天尊投靠,那么在十天尊之中他便无需隐瞒身份。

    以他的实力,让火天尊臣服,让私生子琅轩效忠,不在话下。

    再加上古神一脉,天公土伯不敢与他相争,玄武、青龙、白虎轻易收服,其他天尊还有谁胆敢与他作对?

    太帝,只会继续躲藏,否则出来就是死路一条。

    昊天尊,也只能乖乖做儿子,祖神王也只敢骂他老爹,不敢放肆,被他当做刀使用来限制天公,虚天尊用来限制土伯。

    开皇秦业,还是只能乖乖的缩在无忧乡里,不敢露头。

    至于帝后与元姆,还是只能乖乖的做他的女人,不敢再有二心!

    形势一片大好,只需要降服这两位天尊,他便可以重临帝位!

    然而秦牧这一击,却让他感觉到惊惧,这一击施展出来,让他觉得自己的元神悸动,大道嗡鸣,不由自主的想要返回蛋壳之中。

    他身上的物质也在变化,让他几乎难以压制。

    他的肉身不属于原来的他,只是一具转世身,然而他的元神却与肉身是一体的,元神和大道被印向秦牧的那只眼睛,连带着他也飞向秦牧的眼睛。

    更为关键的是,秦牧一举抽回神器御天尊中的他的法力和神识,让神器御天尊失控!

    神器御天尊才是他目前最为强大的武器,甚至比他现在的肉身还要强横许多,失去这具神器,让他立刻陷入被动。

    “牧儿,干得好!”药师大喜。

    嘭——

    秦牧的头颅突然炸开,脖子以上不翼而飞,血浆扑了药师一脸,药师呆滞。

    伴随着秦牧脑袋一起炸开的还有秦牧的那枚竖眼,包括秦牧眉心中暗藏的灵胎神藏。

    灵胎神藏处在神通者和神祇的眉心之中,晓天尊一指戳爆秦牧的竖眼和脑袋,他这一击的力量太强,也秦牧的灵胎神藏也承受不住,跟着炸开!

    竖眼和灵胎神藏炸开的一瞬间,不知多少宝物漫天飞舞,有一块块太素神石、太极神石、太始神石、太始原石!

    还有一座座堆积成山的祖庭神金神矿,一张大弓,半块太初蛋壳,以及两块太易蛋壳和混沌之气。

    又有一个圆滚滚圆坨坨的太始之卵也跟着飞出。

    除此之外,还有神眼中爆出的太极原石,被打碎的秦字大陆,以及元姆夫人的水晶棺,水晶棺被打破,元姆夫人的尸身也跟着飞起。

    元姆夫人的尸体已经诞生了尸妖,一直以来被魏随风的封印镇压,而现在顿时脱困,欢天喜地的便往外跑。

    至于其他宝物,更是数不胜数,让人眼花缭乱。

    晓天尊一指爆开秦牧的脑袋和竖眼,这才松了口气,收回自己的法力和神识,探手抓向自己的蛋壳,心道:“我的蛋壳无论如何一定都要得到……牧天尊其他的宝物也不坏,这小子,搜刮了这么多宝物!还有那个神卵中的道友也在他那里……”

    他的神识和法力涌向身后倒伏下来的神器御天尊,手掌则将秦牧脑袋里爆出的所有宝物笼罩。

    眼看他便要得手,突然天旋地转,秦牧所有的宝物被月天尊直接挪移,藏在空间深处,一时片刻间晓天尊也无法寻到这些宝物被藏在哪里。

    而他的神识和法力正要涌入神器御天尊体内,原本站在神器御天尊肩头的幽天尊立刻一张黄表纸贴在神器御天尊的后心上。

    幽天尊轻喝一声,黄表纸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顷刻间便将神器御天尊贴的满满当当,全身上下到处都是黄表纸。

    晓天尊的神识和法力无法钻入其中,心头一跳,顿知自己被秦牧暗算了这一记,完全失去了先机。

    呼——

    土伯的断手拍来,飞在天空中的那些断指滚动,又回到他的手掌上。

    晓天尊面色阴沉,长啸一声,反手迎上土伯的大手。

    他的脑后一座座天宫浮现,座座天宫相扣,珠联璧合,组成一片大天庭!

    这座天庭中的天宫多达三十五座,三十五座天宫组成的天庭让他的法力暴涨,尽管是不如神器御天尊那般强大,但也非同小可,绝不逊于昊天尊与太帝一战时展现出的实力!

    然而与土伯的手掌碰撞的一瞬间,他还是感觉到无可匹敌的力量传来,迫使他不得不向前迈出两步。

    他借势冲向元木,只要元木在手,便相当于他以巅峰时期的地母元君为神兵。

    地母元君无法发挥出自身的实力,其原因连地母元君自己都不清楚,而晓天尊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地母元君是祖庭中诞生的一株大树,天地灵根,被造物主们以太古瑶池中的鸿蒙元液浇灌,汲取了祖庭的天地灵气灵力,因而孕生出生命,成为地母。

    她得天独厚,是最为强大的天地所生的神祇。

    然而也是因为元木实在太高太大,太古时代的造物主们有了元木崇拜的风俗,于是祭祀这株元木,让万万计的造物主的祭祀之力集于地母的身体之中。

    因此地母虽是天地所生,但又汲取了造物主的祭祀之力,变得道行不纯。这是限制地母自身的最大原因。

    天帝太初当年也被这样限制过,这种祭祀之力固然可以让受祭者快速成长,获得强大的力量,但也会造成受祭者的大道不纯粹,甚至影响到思维意识,影响到自身的判断力。

    比如太帝当年英明神武,后来接受祭祀之力后,便屠杀自己的种族。

    不过,作为卵生古神的天帝太初,祭祀之力也是同样是来自太初矿脉的太初神石和太初原石,元木倘若落在他的手中,他便可以将元木的威力发挥到极致,甚至比地母元君自身的实力还要强横!

    地母的实力倘若完全发挥出来,绝对不弱于天公土伯这样的存在!

    就在他的手掌即将抓住元木的一瞬间,土伯和幽天尊的攻击接踵而至,晓天尊脚下的阴影中,幽天尊像是镜子中的他,与他一起迈步行走。

    两人同时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晓天尊的手掌已经触碰到元木的树身,然而下一刻他便发现自己的元神跌入幽都,来到幽天尊的身边。

    幽天尊的手中提着马灯,灯光大放,一道光柱轰在晓天尊的元神上!

    轰!

    幽都之中恐怖无比的波动传来,幽都中所有的魔神魔王惊惧异常,四散而逃,那股恐怖波动的中心,晓天尊的元神叱咤,硬撼幽天尊的一击,强行脱离幽都返回自己的体内。

    然而迎接他的是月天尊的一根根琴弦。

    月天尊的琴弦已经将树身缠满,每一根琴弦的另一端与月天尊的十指相连,第一根琴弦拨动,晓天尊来不及做出反应,这一根琴弦便已经从他的咽喉下划过。

    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