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牧神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二二四章 大喜临门(第二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胡梦蝶身躯摇摇晃晃,终于倒地。

    “阴天子的确大有本事,连弟子都这么出色。”

    秦牧收剑,面色凝重。胡梦蝶之所以在他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并非是因为他的修为强,其实胡梦蝶的修为还是比他深厚。

    他能够斩杀胡梦蝶,靠的是他几乎将阴天子一脉的神通道法研究透彻。

    而且他在轮回之道上的造诣也直追阴天子,即便如此,修为上的不足还是迫使他不得不以梦境来吸引胡梦蝶,使其不得不耗费法力来破梦境。

    直到最后,胡梦蝶耗尽修为,这才死在他的剑下。

    “胡梦蝶所炼制的无妄城,也是大有想法,是一件不错的宝物。”

    秦牧抬手,无妄城飞起,又化作一个木桩,这木桩只有三百六十五重年轮,应该只是元木上的一根枝条,能够被胡梦蝶炼到这种程度,也着实是非同小可。

    当初地母元君交给秦牧一根元木之芯,多达五千万重年轮,倘若以胡梦蝶这种炼制方法祭炼,威力之恐怖,不可想象!

    “仅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元木的威力。晓天尊深不可测啊——”

    他心中对天庭十天尊的实力更加警惕,昊天尊拼死地母元君,晓天尊霸占元木,这两人恐怕是十天尊中的绝顶存在!

    嫱天妃收回太帝肉身,也是无比恐怖,但能否压制这二人尚未可知。

    他向前走去,他已经参悟出轮回之道,虽然尚不完整,第十七座天宫轮回天宫也不曾完全建立,但是这是由他的底蕴决定的。

    他的轮回之道相比阴天子更加完整,阴天子可以炼成轮回天宫,是因为他的天资天分有限,只能参悟出这么多,草草的炼就天宫。

    而秦牧精益求精,根底太好,想要炼得更加完美,因此反而更加难以炼成轮回天宫。

    “天庭的大营快要到了。”

    秦牧向前看去,只见一座座神城的虚影耸立在太虚之中,从太虚幽都中看去,只有灰色,看不到人影,只能看到一个个不断移动的生死神藏。

    生死神藏是人体的第六大神藏,任何人开启生死神藏,便可以明悟生死,知道自己的寿元还剩下多少。

    然而生死神藏打通幽都,因此也导致了一个可怕的后果,那就是可以从幽都入侵其人的生死神藏,让对方莫名其妙的死掉。

    这也是天庭对幽都势在必得的原因所在。

    倘若掌握幽都,那么天下间便再无人能够反抗天庭!

    太虚幽都是秦凤青所建,也拥有幽都的一部分特质,因此能够在这里观察到神魔和神通者的生死神藏。

    不过,天庭大军的生死神藏都有封印,从太虚幽都中看去,符文光芒闪烁,应该是精通阵法的强者提防来自幽都的袭击所设立。

    除此之外,那一座座神城中各种杀阵气焰滔天,即便是在太虚幽都中也感觉到无比凶险,令人望而却步。

    “我潜入城中颇为不易,还是再走近一些,直接现身。作为牧天尊,火天尊虚天尊他们不至于在万军面前直接灭掉我。”

    秦牧抬脚正欲向前走去,突然只见前方樱花缤纷,草长莺飞,整个世界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让幽都有了其他色彩。

    那樱花树林中莺歌燕舞,音律悠扬婉转,又有潺潺水声,还未看到那里景象,秦牧眼前便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片清澈池塘,岸边是诸多女子抚琴曼唱,池塘中有妙龄女子扬起池水露出白皙手臂,五指如白葱。

    秦牧失笑,迎着樱花林走去。

    他分花拂柳,闯入这片旖旎之地。

    没走几步,便见樱花树上挂着几缕衣裳,纤薄如蝉翼,柔软似蚕丝。

    秦牧停步看了看,继续前行,突然一件衣裳从树上滑下,落在他的肩头,秦牧摘下衣裳,却是件白色的肚兜儿。

    他捡起肚兜放在鼻边嗅了嗅,一股清香。

    秦牧将肚兜捏在手里,肚兜团成一团,轻薄的似乎没有任何重量。

    他又向前走了两步,只听乐声清晰起来,几排红瓦白墙的房子出现在眼前,还有竹子扎成的篱笆,不高,只到胸口。

    篱笆里面便是一片清池,许许多多女子在池塘边嬉戏,有的赤着脚穿着湿漉漉的短裤跑来跑去,有的坐在池边抚琴,有的怀抱琵琶,还有的烈焰红唇,樱桃小口衔着葡萄,压在另一个白衣少女身上嘴对嘴去喂那女孩吃葡萄。

    而那女孩身上的白衣已经湿了,闭着眼睛从那红唇少女的口中接过葡萄。

    秦牧隔着篱笆张望,却见清池中红裳铺满了池塘,一个女子从红裳中冉冉升起,露出半个身子,噗嗤笑道:“堂堂牧天尊,何故只敢在外观望而不敢进来?”

    池边的女子纷纷扭头向外看来,笑道:“牧天尊威名在外,竟是个登徒子,只敢看,不敢进。”

    秦牧哈哈大笑:“阴天子真是懂得享受,竟然有这么多佳人相伴。我看这株红杏,只怕要探出篱笆外了。”

    池塘中红衣冉冉升起,如同烈火,那女子白隙的足尖在水面轻轻一点,红裳缠身,落在池边的宝座上,其他女子涌来,或侧躺,或偎依,聚在她的四周。

    秦牧推开篱笆走了进去,稍稍观想,宝座自现,在诸女对面的池边落座下来,笑眯眯道:“我尚未成亲,不知道阴天子能否割爱?”

    那红衣女子抬手掩一掩胸口,衣裳却从秀腿上滑下,露出一截修长白净的长腿,咯咯笑道:“牧天尊倘若能看得上这些庸脂俗粉,那便尽管挑了去。不知道牧天尊看中了哪个?”

    秦牧抬手一指,那红衣女子笑道:“我可不行。我年老色衰,蒲柳之姿,而且还是冥帝的帝妃,难入天尊法眼。”

    秦牧笑道:“青青子吟,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阴天子倘若不割爱,那么我只好干掉他,强夺夫人了。”

    那红衣女子噗嗤一笑,玉指如白葱,芊芊指来,笑道:“天尊为女子杀害天庭重臣,难免会被人狠戳脊梁骨呢。妾身不愿做这个让天尊背负骂名之人。”

    她与秦牧隔着一个池塘,但玉指却直接来到秦牧眉心。

    秦牧面带微笑,坐在那里不动。

    红衣女子的指尖即将来到他的眉心竖眼时,秦牧张开眉心的眼睛。

    那女子玉舞妃的葱葱玉指突然炸开,血肉消融,只剩下一根骨头!

    玉舞妃又惊又怒,怒喝一声,霍然起身,红衣如火!

    而她四周,那些娇滴滴的女子也纷纷腾空而起,落在她的身后,英姿飒爽,手持各种神兵利器,杀气腾腾,屹立在她的天宫之中!

    秦牧哈哈大笑,身下的宝座轰然崩塌,化作齑粉:“男人三大喜事,升官,发财,死老婆!阴天子看来要大喜临门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