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牧神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男人的友谊(第一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蓝御田去了哪里?”秦牧问道。

    上次他去延康接哑巴瞎子等人去祖庭,便没有看到蓝御田,上上次去锻造断剑,也没有遇到蓝御田,因此心中纳闷。

    “蓝御田而今可以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当然更有可能是摸迷了路,不知道把自己弄丢到何处去了。”

    虚生花道:“我上次遇到他时,他处在迷路之中,正巧路过我这上苍学宫,因此才有机会与他坐谈论道,获益匪浅。当时他说,瘸爷爷和幽天尊他们已经不能教他了,他要尝试走一条自己的道路,来破披香殿。”

    秦牧与他并肩而行,虚生花道:“他各大诸天乱走一通,人又有点蠢笨,迷路事小,还有人在追杀他。不过我上次见到他时,发觉幽天尊在暗中保护,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秦牧松了口气,最关心蓝御田的还是幽天尊,有他在的话,肯定不会出现什么大篓子。

    当然,前提是蓝御田不要捅出什么大篓子。

    他有些头疼,蓝御田现在魂魄不完整,做事总有些愣头愣脑,有一出没一出的,不让人省心。

    “即便他稀里糊涂之下摸到天庭,我也不会感觉到任何惊诧。”

    虚生花道:“他的道路,与你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与你不同,你在红尘俗世中打拼,而他心无旁骛,更像是跟随着自己的道心在世间行走,去参悟大道的奥妙。你的境界,我尚可以看懂,但是他的境界,我已经看不懂了。”

    他心中有些失落,即便是能看懂秦牧的境界,他也不能模仿。

    秦牧已经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又无人能够相伴而行的道路。

    蓝御田走的道路则是代表着未来几万年甚至几十、几百万年修炼者要走的道路,当然这条道路也是曲高和寡,但毕竟还有同行人。

    而虚生花自己的道路,则像是对从龙汉至今这百万年来的修炼之路的总结与发扬。

    他承前启后,将来的成就也是非凡。

    秦牧留在上苍神宗,与他交流彼此所得。

    与虚生花交流是一件最快意的事情,他们二人都是当今世上难得一见的天才,底蕴深沉,见解非凡。

    他们一个生性跳脱,思维发散,一个生性沉稳,构思缜密,恰恰形成互补。

    秦牧与虚生花待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虚生花甚至连夫人孩子都顾不上了,京燕和虚梦晴来寻虚生花,都是被他打发了回去。

    京燕甚至怀疑,倘若把她们母女放在一边,把秦牧放在另一边,让虚生花二选一,只怕虚生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秦牧,而把她们母女抛弃。

    “有道友,还要妻子做什么?”她心中颇为不忿。

    在短短时间内,秦牧和虚生花便开发出许多新的神通,研究出许多新的道法。

    他们遇到一起,两个人的才情都得到了施展,并且比单独一个人研究参悟快了不知多少倍。

    这期间,虚生花还入道一次,让他的神通入道再进一步,秦牧羡慕不已。

    秦牧从虚生花那里学到他的大神通道域,对神通的理解更深,甚至连先天五太的神通道法都有些触类旁通的趋势。

    不过虚生花从他这里学到的更多。

    虚生花尽管才智绝代,风华无双,但是相比秦牧,他并不喜欢历险。

    秦牧认为危险既是机遇,他看起来机遇很多,但每一次机遇都是在大危险的情况下用自己的命博得的。

    他是用命去拼搏,虚生花则留在西土相妻教女,自然是比不上他。

    这次秦牧来到西土与他交流,他的收获最是丰盛,因此进入悟道的境界也是理所当然。

    秦牧把自己演化五大矿脉,打算把太极、太素、太始、太初和太易作为今后的五个境界的事情告诉虚生花,道:“我觉得,天庭这个境界并非绝顶,在天庭之上还有境界,应该便是先天五太,五大太境。”

    “现在的修炼体系,的确要改一改。”

    虚生花被他触动了灵感,有些兴奋,走来走去,思索道:“现在的修炼体系,并不包括这些东西,看来延康变法依旧大有可为!”

    秦牧循循善诱道:“祖庭就在那里,而今我也有一份领地,你若是在西土呆的无聊,可以去走一走。”

    虚生花大是心动,只是他妻小都在西土,上苍神宗也在这里,让他贸然离开家,他真的有些不舍得。

    家庭将他拴住了。

    秦牧继续诱惑道:“那里有太初矿脉,太极矿脉,太素矿脉,太始矿脉,还有混沌矿脉。当然,混沌矿脉已经被我一不小心毁掉了,但混沌之气在那里化作了一片混沌海,极为迷人。我这个人蠢笨得很,肯定不如你聪明,我能领悟出的,你肯定能领悟出来,甚至更多。”

    虚生花更加动心。

    秦牧不再劝说,道:“你若是想去那里,便去延康,我和皇帝在延康留下了一座灵能对迁桥,可以直达祖庭外。我在祖庭裂痕处留下了自己的封印,应该难不倒你。”

    他起身离去,虚生花殷切相送。

    秦牧提着灯笼远行,猛然一回首,只见虚生花还站在上苍神宗的山门前,遥遥相望。

    秦牧怔然,回忆这几日与虚生花一起参悟道法神通,想起虚生花的大神通道域,种种神通感悟纷沓而来,让他头脑中似乎有一座门户被打开,不由陷入悟道的状态之中。

    正逢清晨,雾气湿重,秦牧站在雾气中,远远看去,雾也朦胧,人也朦胧。

    京燕见虚生花还是站在山门前,走上前来,柔声道:“夫君,秦教主已经走了,你不去送一送吗?”

    虚生花遥望雾气中的秦牧,摇头道:“我与他是道心上的好友,礼数不必太多,反倒有些见外。”

    京燕悄悄的撇了撇嘴,看向远处的雾气,秦牧站在雾气中,陷入奇妙的道境。

    这一站,便是六七天,秦牧站在那里,虚生花也站在山门前,始终不曾离开。

    京燕来看他几次,不禁暗暗摇头:“奇怪的男人友谊……”

    终于,秦牧从悟道的境界中清醒过来,长声吟道:“虚形宾太极,携手行翠微。雷雨傍杳冥,鬼神中躨跜!虚道友,我去了!”

    山门下,虚生花抱拳躬身相送。

    秦牧遥遥躬身还礼,转身离去。

    待虚生花起身时,他已经杳然无踪。

    ----恭喜河浪宽昨晚喜得千金!恭喜恭喜!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