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牧神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晓未苏,你退下(第一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林轩叹了口气,道:“我若是要学,必须以剑十九式应劫剑,破去我千辛万苦修炼的天宫以及七大神藏,这股重压之下,谁能幸免?谁有你那么强横?肯定会被压死。”

    他顿了顿,继续道:“而且普通人只怕也修炼不了。任何人在武者境界时,都没有如此雄浑的元气可以开辟混沌,在脑海中开天辟地,建立一个小宇宙,更别提聚集体内的灵气灵力形成灵胎了。”

    “你是何等强大?但你也是目前才拥有建立这个修炼体系的能力,其他人,谁有如此雄浑的本钱?”

    秦牧微微皱眉。

    林轩道:“你这门功法,若是想要传出去,想要流传下去,那么只能缩减,降低入门的难度。而降低难度的话,后世的人便不会像你这般强大。”

    他想了想,道:“即便是那样,也会比神藏天宫体系强大许多。”

    秦牧慎重考虑片刻,点了点头,感慨道:“你说的没错,我是太强了一些,还以为其他人与我一样强,却没想过我是霸体。”

    林轩脸色一黑,按住道剑剑柄,恨不得拔剑砍他,随即缓缓松开,哼了一声:“若非我打不过你……”

    终于,秦牧将先天一炁学会,大术数道域他却炼不成,请辞道:“我正打算去一趟西土,见过虚生花。”

    林轩道主眼睛一亮,很是矜持,彬彬有礼道:“倘若虚生花向你挑战,你一定要尽全力,不可给他可趁之机。”

    秦牧会意:“我理会得,你尽管放心。”

    林轩道主松了口气,殷切相送,把秦牧送出老远这才恋恋不舍的返回道门。

    秦牧挑着灯笼前行,不知不觉间来到元界中心,元木葱葱郁郁,笼罩元界半壁江山,晓天尊的天宫漂浮在树冠中,御天尊则漂浮在一旁。

    秦牧正欲从元木旁边经过,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叫道:“牧天尊留步!”

    秦牧停下脚步,转身看去,却是天狱的主人左少弼闫少青。

    闫少青像是头一次见他,上前见礼,道:“牧天尊,晓天尊想见你。”

    “晓天尊想见我?”

    秦牧沉吟一下,抬头看向晓天尊的天宫。

    闫少青看着他,心中惴惴。

    他并非是易于之辈,他的神识造诣是天庭中明面上最高的存在,十天尊都期待着他能够开创出一门帝座级别的神识功法。

    当然,天庭中最低有三人的神识造诣超过他,只是隐藏在暗处。那就是太帝嫱天妃、宫鋆宫天尊以及宫天尊与天帝之子琅轩神皇。

    这三人隐藏身份,不显山露水,因此明面上还是左少弼闫少青的神识造诣最高。

    闫少青的神识修为虽高,但太粗糙,曾经便着了秦牧与江白圭的道儿,差点没能从神识幻境中走出来。

    后来他还是听从秦牧的建议,前往延康学习延康变法的成果,这些年来颇有成就,距离帝座境界也越来越近。

    “晓天尊,应该便是那个在涌江上伏击鬼船的神秘强者。”

    秦牧低声道:“我让他知难而退,他怕被太始之道和不易神通困住,所以离开了。他来见我,为的肯定是鬼船上的东西。除了帝后娘娘的肉身之外,恐怕还有绝无尘的肉身,嗯,应该还有那支羽林军,毕竟他是古神天帝的转世身嘛……”

    闫少青毛骨悚然,想要堵住耳朵,不去听他的话,心中暗暗叫苦:“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我要死了!”

    秦牧瞥他一眼,继续慢吞吞道:“五万羽林军,都是远古的天才,稍加训练,战力肯定突飞猛进,会成为他的一大臂助。而帝后娘娘的肉身可以威胁帝后,至于绝无尘的肉身,嘿嘿,当年他没有得到绝无尘便被昊天尊他们杀了,自然是要睡一睡的……”

    闫少青心中绝望,双腿完全没了力气,噗通一声坐在地上。

    秦牧弯腰下来,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左少弼至今还没有自封南天门,断去神桥?看来你是并不打算投靠延康了。所以我也就不必给你活命的机会了。”

    闫少青眼角乱跳,抬头道:“我愿自废神桥,投靠延康,还请天尊给个机会。”

    秦牧笑道:“这有何难?我适才以神识封印此地,即便是晓天尊也无法看破,他不知道我们在说些什么。”

    闫少青瞠目结舌。

    秦牧提着灯笼继续前行,悠然道:“不过,你知道这个秘密,倘若你不反叛天庭,那么我便告诉晓天尊,妍天妃,你还是死无葬身之地。”

    他转头,眨眨眼睛道:“我帮你守住这个秘密。”

    闫少青面色如土。

    秦牧哈哈一笑,挑着灯笼离去。

    闫少青连忙高声道:“牧天尊,晓天尊要见你,你不去吗?”

    “不去!”

    秦牧的声音远远传来:“我乃是天盟的五大元老之中的牧天尊,晓天尊是我师侄,最低也要叫我一声道兄,让我去见他?他来见我还差不多!”

    闫少青骇然。

    秦牧挑着灯笼前行,万水千山从他脚下一晃而过,他闲庭信步,但是有月天尊的灯笼在,即便脚步很慢速度也是快得吓人。

    突然,一道光芒从后方追来,追了他半日,这才将他追上,挡在他的前方。

    光芒散去,晓天尊面色阴沉,看着秦牧一言不发。

    秦牧微微一笑,收起灯笼,悠悠道:“晓未苏,我不是你的臣子,你有求于我,便前来见我,竟然让我去见你,你好大面子。”

    晓天尊冷冰冰道:“牧天尊,别忘记了取你的性命对我来说只是一弹指的事情。你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秦牧哈哈大笑,突然面色转冷:“你杀我需要一弹指,我杀你则只需要动一动嘴皮子。陛下,你转世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

    晓天尊眼中杀机大作。

    “你是来寻帝后娘娘和绝无尘的肉身,真是可笑,堂堂的天帝,居然利令智昏到这种程度!”

    秦牧淡淡道:“我给你帝后肉身,给你绝无尘肉身,你还能拿去威胁妍天妃不成?妍天妃早已不需要这具肉身了。至于绝无尘,你也只是拿她当成一个玩物而已。为了这两件东西,你便要得罪我?”

    晓天尊冷笑道:“为何不能说为了这两件东西,你便要得罪朕?”

    秦牧轻笑道:“帝后可以舍弃她的肉身,然而你却不能。我能破解鬼船,也能破解凌天尊的神通。得罪了我,你的肉身别想取回来!”

    晓天尊眼角一跳。

    秦牧拂袖道:“你退下吧。”

    晓天尊咬牙,迈步离去,来到他身后时突然停步,侧头道:“牧天尊,你已经不再是我所能掌控掌握的了。你成长得很快。”

    秦牧淡然道:“拜你所赐。延康劫时,我从你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晓天尊微微一笑,飘然而去,悠然的声音传来:“然而,你并不懂得何谓大势。只要延康还在,你便始终无法摆脱我的掌控!”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