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牧神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叩关南天门(第三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龙麒麟取下壶天瓶,用鸿蒙元液为屠夫治疗伤势,哑巴和瞎子嘿嘿笑个不停,哑巴比划手势道:“你的帝座级功法已经完成,为何不直接传给他,反倒一直逼他以刀入道?”

    屠夫又取出药师为他炼制的丹药,服下稳住散乱的元气,滋补神藏和天宫,摇头道:“你们懂个屁。功法是我创的,适合我,未必适合他。最好的老师不是教会他自己的功法,而是让他参悟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他抬头看着天空中正在思索刀道第一重天名字的秦牧,道:“我的大徒弟霸山不行,他在刀道上差了点意思,只能走偏门,战法合流,也可以成为大宗师,所以我能把我的功法传给他。但牧儿不一样,他能走的更远,所以必须要自己领悟。”

    他舒展一下身躯,眼角抖了抖,闷哼道:“就是这小子的法力实在太强了!他的精气神沉淀太久,而且这次游历带给他极大的好处,刀道迸发的时候,我差点以为我接不下去。”

    瞎子目光闪动,道:“他的剑道,是从村长的剑道第十重天起步的,以村长的剑道第十重天为基础,发展出自己的剑道。他的刀道,也是以你的天刀九法为基础,一上来便是刀道第九重天。这小家伙四十岁了便有这等成就……”

    烟儿提醒道:“公子说他刚满十岁。”

    “不要脸!好不要脸!恬不知耻!”

    瞎子、哑巴和屠夫破口大骂,很是兴高采烈的骂了一通,彼此心里都舒坦了很多。

    “修为有多高,其实要看眼界的,看道心的。”

    屠夫感慨道:“譬如说,一个老农一辈子种地,眼里见的心里想的都是种地,他便很难跳出这块地,一辈子只能做个农民。倘若他的目光不仅仅在这块地上,那么他可以发现外面有更广阔的世界,没有必要局限在一块地上。他走出那块地,便可以有更高的成就!”

    瞎子点头,道:“开拓自己的眼界很重要,磨砺道心也很重要。一个人局限在自己所处的行业中,最高的成就只是这个行业中的匠师,想要成为宗师,需要看的更广一些,更远一些,这样才能提升自己。”

    哑巴连连点头,道:“不局限于手边的事情,才能更进一步。牧儿的刀道立意比杀猪的高远,因此在刀道第一重天,便像是杀猪的刀道第九重天。”

    屠夫很是不爽,不过他的意思也是如此。

    秦牧先历练道心,眼界比他更高更广,因此才能在他的刀道基础上开创出自己的道路。

    这种传承让他很是欣慰。

    烟儿吃了一惊,向龙麒麟道:“公子的家长,眼光都是这么高吗?”

    龙麒麟点头:“因此教主经常回来,向他们学习。”

    烟儿吐了吐舌头。

    屠夫瞥了瞎子和哑巴一眼,道:“我的道,我传了,你们俩呢?”

    瞎子迟疑一下,道:“阵天宫倒是好说,但怎么让他领悟阵法之道,参悟出自己的阵天宫,便让我头疼了。”

    哑巴比划道:“铸造天宫也不难,难点在于如何让他参悟出自己的道路。”

    两人各自犯愁。

    烟儿疑惑道:“龙胖,他们参悟出自己的帝座功法很容易吗?我看历史中的那些人参悟帝座功法都是难上加难。”

    “历史上的人们之所以难,是白手起家,而且敝帚自珍,很少交流帝座功法。”

    龙麒麟解释道:“但延康不同,延康的帝座功法,你随便去一个学宫学院,都可以学到三四种。整个延康中,帝座功法有十来门,并不禁止别人去学。其他功法,那就更多了。”

    他迟疑一下,道:“现在可能帝座功法也更多了。倘若你有能力,甚至十几门帝座功法都可以学习。不过开创出功法很难,但修成帝座境界,那就难上加难了。想要修成帝座境界,仅靠功法不行。天庭中那么多帝座功法,但修成帝座境界的也是寥寥无几。”

    烟儿吐了吐舌头,延康里好像有一种莫名的氛围,这里的充满了蓬勃的朝气,一派欣欣向荣热火朝天的景象,与天庭的勾心斗角不同。

    当然,延康能有这么快的发展速度,其实还是与樵夫、烟云兮等天师有关,与开皇时代的传承有关。

    当初延康劫爆发之前,开皇时代的四大天师进驻延康,把开皇时代的变法成果传授给延康的各大学宫学院,医术、书画、铸造、阵法、剑道、刀道、建筑、设计、种植、养殖等等各个方面的成果,都被延康吸收。

    那时候是延康发展最快的时期。

    之后,延康劫爆发,秦牧把这场大劫扛了下来,保住了延康的基础,让变法成果得以保存,因此才能继续发展。

    另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烟云兮把延康变法的成果带到了无忧乡,期待无忧乡能吸收延康变法的成果,也走出一条道路来。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无忧乡并没有吸收延康变法的成果,依旧一片死气沉沉,直到秦牧的到来才让无忧乡重新振奋起来。

    最耐人寻味的是,第一个吸收延康变法成果并且推陈出新的,反倒是一直被无忧乡的人们埋怨的开皇。

    他开创出剑二十式,剑道又再上一重天,距离剑道的终极领域又进一步。

    “十年解书剑,西游龙汉城。”

    天空中传来秦牧的高吟,众人抬头看去,只见秦牧在空中舞刀,刀光交织如链,似电闪,似雷鸣!

    “叩关南门外,长刀取公卿!”

    他纵身一跃,从天空中坠落,收刀出现在屠夫等人面前,将神刀还给屠夫,躬身道:“屠爷爷,我已经知道我的刀道第一重天叫什么名字了。这一刀,便叫做叩关南天门!”

    屠夫哈哈笑道:“很不错,有点意思。刀,我把你带入门了,今后的路你怎么走,还要看自己。”

    秦牧郑重点头,灵胎神藏中,刀道天宫在重组,再度成型,越来越完整。

    屠夫并未传授他功法,只是引导他迈入刀道,这座刀道天宫只能靠秦牧自己来完善。

    屠夫教导方式野蛮直接,不是最好的老师,但也是最好的老师。

    秦牧闭上眼睛,刀道天宫中的一座座建筑拔地而起,神宫神殿在刀气纵横中形成,瑶池瑶台飞速造就,进而形成斩神台、玉京城。

    万千刀气在玉京城的中心壁垒叠加,化作一座刀道的凌霄宝殿!

    秦牧的灵胎眼角跳了跳,刀道的凌霄宝殿太强,想要参悟出刀道的极致跨入殿中,坐在帝座上成为刀中帝皇,可想而知要遭受何等的磨难磨砺!

    然而让他感觉到恐怖的是两道刀光所化的斩神台!

    那两道刀光,是刀中大道凝聚所成,无物不斩,锋利无匹,现在他的刀道元神尽管还在南天门下,但遥望这两道刀光,便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