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牧神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三四一章 有贼惦记(第二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幽天尊只得打消与虚天尊血战的想法,纸船悠悠驶入土伯的眉心,那里,土伯的元神已经在等候他们。

    幽天尊泊好了纸船,小心翼翼的拴好,秦牧瞥了他一眼,心中颇为不快。

    药师低声道:“这里是幽都,幽天尊也是如此小心么?”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以前没拴好,就被人偷走了一艘。”幽天尊道。

    秦牧冷哼一声:“小气。不就是借了一次么?又不是没有还你。”

    幽天尊向药师认认真真道:“我的黄表纸也被那人偷了。”

    药师深有同感:“我们村儿的确有两个贼,见到好东西便走不动路,连我都被他们顺手牵羊过好多次。”

    他们走入土伯眼中的宫阙,土伯元神向月天尊见礼,道:“月道友伤势痊愈,恢复当年神采风范,可喜可贺。”

    月天尊还礼:“不敢。土伯仗义出手相助,月铭记于心。”

    “不必挂怀。”

    土伯声音宏大:“这次是牧天尊私自打开承天之门,让幽都与阳间相连,惊动仁圣王。他故意以仁圣王与他的交情来威胁,我不能看着仁圣王受损,所以也是被他胁迫,不得不出手相助,月道友无需记挂在心。这笔账,我已经给牧天尊记下了。”

    秦牧悻悻道:“土伯真是明察秋毫,处事公道。”

    “职责所在,不敢有半分懈怠。”

    土伯道:“各种账本,仁圣王都保管得很好,随时可以清算。”

    幽天尊点头,道:“保存的很好。”

    秦牧不想再提此事,急忙道:“药师爷爷,月天尊伤到了脸,你那里还有上好的药膏没?”

    药师心中纳闷,道:“有是有,不过你用造化神通给月天尊治疗便是,又不是太麻烦。幽天尊的伤势更重,我先为幽天尊疗伤。”

    秦牧叹了口气,气息委顿不堪,气若游丝道:“我也受伤了。这次伤势很重,只怕永远也恢复不了。”

    药师心中更加纳闷,秦牧没有了道伤,按理来说以他的医道造诣和造化之道的造诣,早就恢复到巅峰状态生龙活虎了,怎么还说自己受伤了,一副随时可能死掉的模样?

    “我伤到了眼睛。”

    秦牧长叹一声:“我的竖眼中原本是有各种宝贝的,结果与晓天尊一战,被他戳爆了脑袋,连我这枚眼睛也被炸得粉碎。其他的倒好说,天帝的蛋壳,太极原石,都很好弄,那些都是小东西罢了,不值一提。惟独令我耿耿于怀的,就是我那块玉佩。”

    药师醒悟,惋惜道:“那块玉佩是用土伯之角炼制而成,上面刻了一个秦字,你一直都很珍惜,从小就带在身上,从不离身。”

    秦牧眼圈一红,哽咽道:“我一直记挂着土伯的好,知道这块玉佩是土伯用自己的角给我炼制的,让我降服魔性,不至于为魔性所控制。我当年死而复生,就把这块玉佩放在竖眼中,化作虹膜。没想到却被晓天尊打碎……”

    他抬头看向土伯元神,眼睛泛红。

    药师也是一脸期待的看向土伯元神。

    土伯沉默不语。

    秦牧落泪道:“我这枚眼睛,被祖庭中的一位古老存在誉为最强神眼,正是因为有土伯之角化作虹膜的缘故!没想到就这样被晓天尊废了,从今往后就变成了普普通通的眼睛。”

    土伯依旧沉默。

    秦牧咬牙,道:“那位古老存在居住在大黑木中,每天修补大黑山,倘若有机会的话,我倒可以引荐引荐……”

    土伯面无表情,突然道:“我再给你一片,你看如何?”

    秦牧舒了口气,药师也暗暗舒了口气。

    土伯继续道:“不过不是白给,祖庭已开,我也可以到达祖庭,你既然有脸面,那就引荐我见一见那位存在。”

    秦牧心里直犯嘀咕,太易想要见什么人,直接便可以去见,而别人想见他却没有那么容易了。

    他若是不想见那人的话,就算站在那人面前,那人也无法看见他!

    谁知道太易会不会答应见土伯?

    “好!”

    秦牧面不改色:“那么我便舍了这张脸,为土伯引荐一下。不过,我要土伯之角中最强大的一片做虹膜!”

    土伯迟疑一下,点了点头:“可以。”

    秦牧大喜过望:“那么土伯可否与天公联系一下?我可以帮天公引荐一下那人。”

    土伯皱眉,牛尾甩了一下。

    秦牧解释道:“我竖眼里虽有土伯之角化作的虹膜,但还缺少眼瞳的前房,倘若能以玄都的宝物化作前房,一定会更加出色!”

    土伯道:“我可以知会天公一声,你先回祖庭,我与天公会在那里与你交割。”

    秦牧放下心来。天公肯定也有宝物,倘若他的竖眼能够集合天公土伯的力量,再加上太初蛋壳,太极原石,那么一定比从前更加强大!

    当然,更重要的是必须要弄到太易桶里的水,滴在眼睛上。

    幽天尊心中纳闷,土伯之角虽说可以再造,但最为强大的土伯之角却是以祖庭的大陆炼成的,即便是阴天子和开皇借走的冥都和酆都,也是后来用其他诸天炼成的角。

    土伯直接动用本源之角,为的只是去见秦牧老巢中的那个补山之人,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更古怪的是,土伯居然会答应联络天公,那个补山之人到底是谁?竟然能让这两位存在联袂去见他!

    月天尊和幽天尊的伤势都不算太重,药师为他们诊断一番,炼制灵丹,为他们疗伤。

    土伯元神则带着秦牧去看晓天尊的那尊神器御天尊,两人看着这尊庞然大物,土伯元神突然叹了口气,摇头道:“这尊御天尊用不了多久了。”

    秦牧微微一怔,不解其意。

    “晓天尊强行用这尊御天尊施展完美的天庭境界,带来的压力太大,神器御天尊肉身构造已经被破坏得七七八八。”

    土伯摇头道:“再用一两次,这尊御天尊便会完全碎掉,化作齑粉。不过,天庭境界的确强横无匹,假以时日,晓天尊炼成天庭,他便距离他前世的实力不远了。倘若他寻到他原来的肉身,那么他将超越从前。”

    秦牧张开眉心竖眼,试图看穿神器御天尊的内部构造,只是他现在的竖眼还未融合太初之卵和太极原石,又没有土伯之角,没有那么强大的目力。

    “土伯,天公有手段自保,那么你有没有?”

    秦牧闭上眉心竖眼,无法看穿一切的感觉真不好,他定了定神,问道:“天公藏身在十天尊之中,实力深不可测,以便应对将来的劫数,从而彻底从古神的束缚中跳脱出去。那么土伯你呢?你隐藏了什么手段?”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