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元炁纪始,赤子婴儿,大道之争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与赵公明一起认识了许多大罗同道,元育天尊便寻了一处灵光僻静之处,将自身的时间推至下一刻,只是时间一动,却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两重天地,把时间往下一刻一拨,这鸿蒙天地间便有了时间的概念,太易纪不在空无一物。

    洪荒世界也被推往下一个纪元!

    太初,始见气也……

    天地之中有了一种懵懂的灵机,元育以灵光契合随着宙光转动而萌发的灵机,便有一缕氤氲之气被炼化而出,如烟如雾,似元气与灵光混合动荡的样子,这氤氲之气缠绕着元育的指尖,呈现阴阳未分的状态,元育心里莫名知晓了此气之‘名’。

    先天一炁!

    元育感觉自己孕育的这一缕元炁,内蕴阴阳三才四象五行八卦之机,只消打散,便能转化阴阳,划分五行,乃是天地间万气的始祖,天地间气机无以计数,但依其属性,大约能归为一元之数,十二万九千六百种后天元气。

    以这一元后天元气为根基,追溯先天,依照自身道果法理重新组合,便能以后天返先天,先天返混沌,衍化混沌祖气,先天一炁。

    先天一炁,天地之根……

    元育将自己的先天不灭灵光与此气相合,灵气相合,性灵之光便有了物质载体,那一道元炁便有了大道依托,顿时融汇无穷玄妙。

    元育融合此气,才感觉此身之妙,如果说太易纪的大罗之身——先天不灭灵光是道性之纯,那么先天祖炁便是构成天地万物的本源物质。

    元育挥手一披,自身祖气便化为阴阳二气,随着元育的一个念头,衍化出了一座金桥,瞬间跨越无穷时空。

    这是元育记忆中的自己证道大罗之前,为了镇压宗门气运而炼就的一桩玄妙至宝,也是他平生所见的第一至宝,金桥能跨越时空,助他往来诸天世界,还能镇压界外虚空的风地水火,立在金桥之上,不但可以往来四方无量之地,瞬间即至,还能短暂的回到过去未来,立于桥上,一切神通风火雷霆都似桥下的一个波浪一般。

    如立不败之地。

    元育有一个从未对外人提过的秘密,他之所以能成为万象界,乃至附近无数诸天中唯一成就大罗的天尊,甚至于他从一个农家子弟,走到万界共尊的道君,都得益于他年少时捡到的一个金色碎片,那碎片能接引气机,带他穿梭空间,甚至能将灵气宝材打回阴阳二气的状态,重新组成灵物或者供他修行吐纳所用。

    正是因为这种把灵气打回阴阳二气的奇异神通,才让他修行路上不缺灵气和资源。

    后来他成道之后,便以这枚金色碎片为根本炼制那金桥法宝,也是他的本命法宝——元育金桥。

    即便成就大罗之后,元育心中也有一些无法说出的阴影——那就是年少时捡到的那枚金色碎片,一枚碎片就能造就他整这个大罗天尊,如是那法宝完整的形态,又有何等惊天动地的威能?

    若是没有昨日的那枚碎片,可还有他今日的道果?

    也是他道心坚定,这等挥之不去的魔念一直未能扰乱他道心,元育数次坚定自我,甚至在没有碎片的帮助下重新走过一次道途,才屡次斩杀心魔,走到了现在。但始终不能散去那一缕淡淡的阴霾!

    今日元育稍试祖炁,便能演化昔日那金色碎片完整的威能,不禁放声大笑,连道心上最后一点阴霾消散了。那金桥不过存世三个呼吸,便被太初的压力碾碎,太初纪元阴阳未分,所以祖炁虽然能转化阴阳二气衍化一应后天造物,却得承受整个纪元的压力。

    纵然有大罗力量的支撑,也不过能坚持一时二刻而已。

    如今太初有气,但这物质雏形却是混沌形态,元育金桥被压碎后,复还元育所炼的祖气氤氲。

    “原来这便是赵公明师兄所说的混沌魔神之胎……”元育感觉自己的气机随着太初纪那种萌发的灵机孕育的越来越强大,原先只是一缕的祖炁渐渐强盛起来,虽然还是小小的一团,甚至连混沌之色都是淡淡的……

    但太初纪元有无穷的时间供元炁孕育。

    “混沌神魔便是祖炁……”元育恍然道:“太初,气之始而未见形者。等到太始纪,阴阳交合,混而为一,自一而生形的时候,这元炁便会化形,成神魔之相。待到太素纪元,有形有质的时候,我等便成就了混沌神魔之身,拥有无穷强大的肉身,如同后世生灵一般了!”

    “所以盘古之争,便会在太素纪开始!”

    元育祖炁初成,心里有无限的欢喜,元炁一成自然能感应天地间的所有气机,元育首先就能感应到在太初之中,有三道包容一切,无穷玄妙,如同大道本身一般的气机,元育只是稍稍感应,便有一种投身过去,融入其中高的冲动,吓得他赶紧稳定灵光镇压这种相合的气机。

    “这应该就是三位老师,我玄门三清的祖炁!”元育有些后怕道:“难怪有许多师兄道化先天灵宝,我等玄门弟子,都有参悟三位老师的大道,如今三位老师化为始元玄三炁,对于我们来说就如同大道源流一般。我成道于末法时代,那时天地间三位老师的大道痕迹已经被打碎,只是根基上免不得有些沾染,就有如此的冲动。若是那些全无自我之道,参悟三位老师自身大道成就大罗的师兄,只怕见到老师便如见大道一般,会不由自主的靠近,或向三尊转变吧!”

    元育心里庆幸自己大道不纯,掺杂了自悟的杂质,也是三清稍稍压制了自己元炁对诸般‘杂气’的纯化,若是三清放手,顷刻便能把沾染了三清大道的大罗的‘自我’炼化,一并徒子徒孙们全都炼成自己的化身。

    元始、太上联手压制了身旁只有一点先天道性,自我下线的灵宝天尊。避免他的玄炁将截教和其他上清道的大罗全给炼化了!

    元始天尊身旁围绕着诸多先天灵宝,太上倒是少了一些,只有灵宝天尊身旁最多,林林总总数百件先天灵宝,或者说道化大罗,环绕在灵宝大天尊的身旁,拱卫其尊,赵公明的二十四位师兄也在其中,一时间无数先天不灭灵光大放光明。

    元始叹息一声道:“我等的光明还是太盛了啊!大道之光,如此耀眼,免不了会灼伤那些靠近我们的弟子……”

    太上看着灵宝天尊,更是无奈:“灵宝还伤心太过,数个盘古纪都没有恢复过来……这个盘古纪也没有回来。当初灵宝治世,他那些徒儿最尊崇他,便是自家大道也以他的玄炁为正统,结果下一个盘古纪纷纷道化……那时灵宝便不再以道身降世,只化出通天教主之身,不再传灵宝道统,而是掺杂杂质,立下截教,偏离座下弟子的道途。”

    “还是那群古神算计之故……”元始天尊眼中寒光闪过:“若非他们算计,我等何至于忽略这等机要之秘?”

    “当初古神为盘古正统之时,大罗失我道化不分,那些古神后裔证道之后,以后天生灵的信仰念力,反塑其自我,古神乃是先天生灵,观念奇特,他们从道中来,先天本无‘我’,便认为自我乃是后天沾染的杂念,并不把自我当做自己的根本。”

    “而后天生灵以自我为根本……若是不已自我为念,失不失我也就不重要了!所以并无许多禁忌……每次开天辟地之后,古神化道而去,重新归复一念不沾的真我状态,然后再由后天生灵观天地种种自然现象,寄托性灵,祭拜自然,从而塑造古神自我,他们在由道而出,似婴儿降世一般,重新塑造自我意识。”

    “如此一来,根本无所谓失我之劫。”

    “每如赤子婴儿降世,受后天生灵心念浊染而化生,洪荒灭世后化道而去,复归婴儿赤子。”

    “这便是古神之道!”

    如此就算有一二后天生灵成道,也会被古神这种观念感染,化去后天杂念,洗去自我,成为古神。后来老子成道大罗,以自身自我为依凭,感染大道,使得古神之中最为强大的两个规则制定者元始天王和灵宝天王道染,化为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

    可以说是被老子拉下了水,塑造了人格自我,这人格自我以老子的人格自我为依凭,不在复归古神的赤子之心。所以才有了玄门三清……玄门三清组合之后,因为道途互补,老子以道立三清,元始和灵宝本就是古神之中的极强者,如此一来三人便轻取盘古正统,打算下一个盘古纪大兴玄门。

    那时后天生灵大罗尚未大兴,大罗之中以古神为主,所以三清根本没有大罗失我道化的概念,只因古神降世便是赤子婴儿,对于后世大罗无比重要的自我,对于他们只是后天杂念而已。所以三清治世,玄门大兴后就出了严重的问题。

    他们培养的第一批大罗渐渐失去自我,即将道化,如果任其道化,日后以赤子婴儿降世浊染自我,那么这些大罗全都变成古神了!当时后天生灵的大罗已经知道自我的珍贵,宁可在漫长的失我之中维系最后一点执念,化为无欲无求,只有最后一点执念因缘的道化之身。

    也不愿意被重塑自我,浊染后天,变成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

    所以他们宁愿坚持最后一点情感执念,化为先天灵宝,陪伴对他们来说有意义的人。

    如此,洪荒才有了先天灵宝,而这些人寄托的执念,大多是教导他们的三位老师,执念维系乃是双方的,这些大罗们十数个盘古纪也未曾消去的执念,同时也牵扯着元始和灵宝,让他们保持着后天生灵的‘杂念’,不归大道之身。

    于是元始和灵宝在一次次盘古纪轮回中越来越像‘人’,甚至有更多古神也被拖下水,洪荒世界进入了后天生灵的时代。

    也是这个时代,自我才有了意义,有了重要性。

    三清因后天之情,而镇压自身的道光。

    元育却也感觉到冥冥之中,极远之处有一点莫名的感应,有一处对自己极为重要的存在,似乎自身有某种缺陷,需要夺取那物补全一般。那物的气机似乎也是先天一炁。

    他心里有些了悟,当即转身道:“还得去问公明师兄才是。”

    元育锁定了冥冥之中一点赵公明的气机,自家挪移过去,忽的想到什么,一身冷汗就冒出来了,“这太初纪不比太易,太易纪元乃是一切之无,只要不想,两个大罗是绝不会见面的,便是冥河老祖这样的大神通者,也只能将自己的灵光变为无定之数,借助机缘巧合,撞他们的缘分。

    但现在太初纪有气,乃是一切物质的根源,又有了时间空间,冥河老祖想要找到他们,只需要一念之间就可以了。

    “得请三位老师庇佑才是……”

    元育如此想着,迎上了已经变成一团吞吐气机,借太初灵机孕育的祖炁的赵公明,元育打了一个招呼道:“公明师兄……我太初炼气时感到祖炁似乎有缺,这是为何?”

    赵公明眉头一皱,便有些惊疑不定:“竟然如此?”

    “祖炁乃是元炁根本,能衍化一切元气,创造一个宇宙的便是一道祖炁。”

    “故而祖炁虽然有强有弱,有诸如三位老师这般无穷玄妙,可为洪荒根本的始元玄三炁,也有一些只能开辟较小的世界,大道薄弱的祖炁,但绝不会有缺陷,有缺陷便无法成就祖炁……师弟你感应祖炁有缺,定是和别人有了大道之争。”

    赵公明道:“我等大罗虽然道果圆满,但并不代表根基唯一,那鲲鹏祖师,便是以倏忽二帝的道果为根基的,若是根基中掺杂了别人的根基大道,那么练就的祖炁也会性质相近。如此一来,就被被篡夺的可能。”

    “定海珠那二十四位师兄,就是根基重合,所以只能合起来炼成一道祖炁。”

    “我昔日见师弟灵光并未和其他大罗有感应,便知道师弟是能炼成自己的祖炁的,毕竟师弟自己的大道圆满,炼成祖炁性质也不会与人相近到引得祖炁合并的程度。现在看来,师弟的道基之内,还是有一丝别人的痕迹,才导致你们有所感应,那人便能以这一点根基,把师弟的祖炁炼化。”

    “那样师弟便失了混沌神魔的跟脚,只能先以先天灵宝的身份降世,等待时机破碎灵宝,转世为生灵,或者以灵宝为主身,分身历世。”

    元育惊骇道:“便是那昔日的金桥残片了!”

    “莫非他还能以此来夺我道果?”

    “那倒不是……”赵公明道:“这点根基,师弟日后重新经历成道历史的时候,大可自己转换过来,无非是把昔日的机缘,换成自己布置下来的机缘。大罗道果也是夺不去的,先天不灭灵光不坏不灭,无灾无劫,不可篡夺,但元炁是太易纪之后所炼,他夺走你的元炁,便如同吞噬了一尊正在孕育的混沌神魔,夺取你的天地正统之位。”

    “这样你便丧失了大罗游戏的最大优势,没了混沌神魔的跟脚。”

    “当然,师弟你也可以反过去夺取他的跟脚……但那位与你有道争的大罗,也是我玄门中人,所以师兄我只能调解,无法助师弟自保或夺取他的跟脚。”

    元育脸上阴晴不定,思考良久才抱拳道:“还请师兄为我调解一二!”

    赵公明回礼道:“自当尽力而为……若是那人不肯呢?”

    元育脸上便显出了坚定:“那只有我两之间见个高低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