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千七百六十八章:暴走地禹玉前【大章】。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千七百六十八章:暴走地禹玉前。

    杜少甫正在自己的房间之中修炼着,但突然,他的双眸溘然一睁,望向了前方。

    也就是在他睁开眼的一瞬间,房屋之中弥漫起一股强横的气息,好似山洪一般,顷刻就挤满了整个房间。

    与此同时,一道略显苍老的人影呈现,从无边的光芒之中走出,站在了杜少甫的面前。

    看到这样的一道身影,杜少甫不由得就是一愣,愕然了片刻。

    然而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杜少甫不由得一蹦而起,向着这道人影扑去,张牙舞爪,破口大骂道:“老东西,你特么居然坑我!”

    他原本心中已经平息,但此时见到这人影出现之后,立马又是炸毛了!

    而这道出现的身影,自然便是禹清神国的皇祖——禹玉前。

    见到这个为老不尊,连徒弟都坑的老家伙,杜少甫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别激动别激动!小子你这是干什么?哎哟,别揪我胡子……”

    禹玉前连忙大叫,想要阻止杜少甫,但哪里能够阻止得了。

    此时杜少甫心中无名之火熊熊,一百万头羊驼在辽阔的草原上呼啸奔腾,只想一把掐死这个老家伙!

    他逮着禹玉前的胡须,愣是不撒手,揪得其痛得直哼哼!

    同时,杜少甫口中还一个劲地叫唤:“叫你坑我!叫你坑我!有你这么坑弟子的吗?老子不干了,我特么要叛出师门!”

    “哎哟……快撒开!”

    禹玉前痛呼不已,他的身上突然涌出一股沛然大力,猛然袭在杜少甫的身上,将之弹开,这才摆脱了对方的魔爪。

    “哎哟,痛死老夫了!”

    在杜少甫被大力弹出去之后,禹玉前兀自嚎叫着,旋即朝杜少甫瞪眼道:“臭小子,你就是这么对待师长的吗?信不信我一巴掌把你屁股给拍成一百零八瓣!”

    他愤怒不已,在自己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一介不朽强者,居然被这个斩真境的小子给揪下了一把胡须,这让他暴跳如雷!

    继而,眼看着杜少甫又要上前,禹玉前连忙跳开,站在对面气呼呼的。

    “就你个老东西这样还为人师长,连弟子都欺骗,我特么要是你,老脸都不知道往哪放!”

    杜少甫黑着一张小脸,怒气冲冲地盯着禹玉前,那目光一副恨不得把对方撕碎的样子。

    踏上修炼一途数十年来,他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大亏呢,叩拜之礼行过,拜了师父,竟然结果只是被人当猴耍了一遭,杜少甫心中实在愤愤难平!

    “臭小子,老夫怎么就坑你了!说过了让你做我的弟子,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老夫,就算是捅破了天,在你需要的时候,老夫都会帮你兜着!另外只要是老夫拿得出来的宝物,一定都舍得给你!为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禹玉前斜睨着杜少甫,如是说道。

    “我呸!你坑了我还有理了,居然如此的理直气壮!拿一个空的乾坤袋来唬弄我是吧,三岁小孩子也没这么好骗吧?”

    杜少甫不屑地啐出声,眼神之中充满了浓烈的鄙夷之情,毫不掩饰。

    这样的话,令得禹玉前的脸色霎时转变,只见他堆起了一片灿烂的笑容,笑嘻嘻道:“嘿嘿……乖徒儿,老夫怎会是那样的人?先前是为师准备不足,身上宝物所剩不多,这不找到了更好的东西,立刻给你送来了嘛!”

    在他听到屈刀绝所说杜少甫的事情之后,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千方百计地对这个弟子好。

    万一真如屈刀绝所说,他与少游一样,能够走到至高境界,那他老人家可就足以笑傲万世了!

    放眼整个三千大千世界和三十三天,恐怕也无人能够比得上自己的成就了吧!

    “信你有鬼!”

    杜少甫翻了个白眼,哪还肯相信禹玉前的空口白话。

    并且,对方那一脸笑容可掬的样子,在杜少甫看来是那么的可恶,让人忍不住想要拿鞋底踩上去盖两个印记!

    “臭小子,你对为师就是这样的态度吗?”

    禹玉前白了杜少甫一眼,显然对他的态度不太满意。

    “我不管,反正这个师门我是呆不下去了!您老想收弟子的话,另找他人吧!给你磕的那几个头,我也不要你再磕回来了,就当敬老了!”

    杜少甫哼了一声,十分气愤。

    若不是这老家伙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他真的有种想将之痛揍一顿的冲动。

    不过还好,自己与空老已经做了交易,只等他恢复之后,就可以帮自己一雪前耻!

    想到这里,杜少甫心里也算快意了几分。

    他口中说着的同时,便是径直向门外走去,一刻都不想与这老混蛋多呆!

    “小子你看!”

    就在这时,禹玉前突然招呼一声,而后手中光芒一闪,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瓶便是出现在他掌中。

    当这个玉瓶始一呈现的时候,杜少甫的元神就蓦然一个颤抖,眼皮子也跟随着猛烈跳动起来。

    “嗷吼……”

    隐约之中,可以听得一阵阵凶猛的咆哮声从玉瓶里发出,释放出恐怖的威压,直透神魂,令人双腿忍不住发软,欲要匍匐在地。

    在那玉瓶之中,仿佛潜伏着一尊恐怖之主,能够压盖一方天地,令苍生战栗!

    “这是……”

    杜少甫前行的脚步一顿,生生停止了下来。

    他运转浑身力量,才将这恐怖的威压压制了下去。

    他目光跳动,带着极度的震惊之色。

    只是简单的一番感受,就让杜少甫瞬间明了,那玉瓶之中绝对盛装着了不得的宝物!

    以他如今的修为,居然抗衡起这宝物弥漫出的压力,都显得很是吃力!

    “嘿嘿……”

    禹玉前笑了起来,无比得意,他像是献宝一般将玉瓶举到杜少甫的面前,道:“乖徒儿,这才是为师送给你的礼物!”

    杜少甫连忙伸手去抓,快捷无比!

    开玩笑,光凭着玉瓶中溢散出来的气息,杜少甫就可以判断出里面的宝物必定非同凡响,如果不要的话,那可是得遭天打雷劈的啊!

    然而他的速度虽快,但却远远快不过禹玉前,被迅速躲避而过。

    “少甫我徒!只要你乖乖叫声师父,这一瓶青龙精血就是你的了!”

    禹玉前眯起了眼,定定地看着杜少甫,嘴角挂着笑意道。

    他可算是领教到了,这小子脾气大得很,想要将他压服,那就得拿出实打实的好处才行!

    “青龙精血?”

    杜少甫着实是被狠狠惊骇了一把,他眼神直愣愣的看着禹玉前手中的玉瓶。

    难怪,难怪光是那里面散发出的宝物就能够有如此恐怖的威压,原来是青龙一族强者的精血。

    说到青龙一族,杜少甫可是知之不少,小星星可不就是青龙一族的吗?她的父亲龙神,更是青龙一族的族长。

    要知道,龙神可是与三千大千世界之主差不多的人物,二人之间修为具体差多少杜少甫不知道,但龙神的实力毋庸置疑!

    只是不清楚,这个老家伙从哪里得到的青龙一族精血!

    而且凭那之中的气息来看,这青龙精血的血脉绝对精纯,并且还是从某位盖世人物所取得的,否则也不至于让杜少甫那般忌惮!

    杜少甫吞了吞口水,感觉喉咙有些发干!

    这样的宝物,是他梦寐以求的,早年他就想过从小星星的身上放出一些精血,来祭炼青灵铠甲!

    另外,青龙一族最是擅长灵魂攻击,自己在灵魂方面的造诣还差了不少,若是得到这份青龙精血,对自己的修炼大有助益!

    他想也不想,直接就是摆出了一副笑容和曦的模样,恭恭敬敬地朝禹玉前行了一礼,口中亲切无比地唤了一声“师父”!

    笑话,这样的重宝放在眼前,如果还不直接屈服的话,那自己还是杜少甫吗?

    在他喊完之后,便是俯着身子,双手平举而起,放在了禹玉前的面前,等着他把玉瓶交给自己。

    这样的动作,使得禹玉前愕然不已。

    他本来以为这家伙还能稍稍硬气一下子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服软了,那一声师父叫得真是亲切非常!

    此外,杜少甫的动作也足够到位,都摆出这般恭敬的举动了,如果自己再不将玉瓶交给他的话,那可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这臭小子!”

    禹玉前无奈,他本来还想调戏这家伙一番的,但现在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一把将玉瓶塞给了杜少甫。

    “到手了!”

    杜少甫在握住玉瓶的一刹那,简直就是要爽翻了去,小心脏都不争气地扑通扑通猛跳个没完!

    青龙精血啊,这可是青龙精血!

    如此重宝,寻常人别说得到,哪怕是见上一眼都几乎没什么可能。

    青龙一族的强大,决定的他们的精血举世难寻,没有谁敢将主意打到他们的头上去!

    “这一瓶精血,应该足以让我完成青灵铠甲第二变,同时还可以借此在灵魂法则之上有所突破!”

    杜少甫心里乐开了花,说不出的快意。

    他本来还想,禹玉前这老混蛋又会坑自己一次呢,不过还好,自己算是赌对了,那一声师父没有白叫!

    “小子,这拜师礼也给了,以后你还嚷嚷着叛出师门么?”

    禹玉前没好气地看着杜少甫,来了这样的一句话。

    “嘿嘿……师父,徒儿刚刚说的都是气话,您老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忘了那茬儿吧!不能因为一些小小的矛盾,让我们师徒之间产生隔阂嘛!做人,相互之间应该有最基本的信任!做师徒的,更是要相互依赖,彼此互助嘛!”

    杜少甫嘿嘿地笑着,将玉瓶收起后,蹭到了禹玉前的身边。

    禹玉前抚着被杜少甫扯断了的胡须,不住地颌首,心底也是相当开心。

    甭管这小子是否真心实意,但最起码这第一步已经很完美,只要他甘愿叫自己一声师父,就什么都好说了。

    然而,禹玉前得意之态还没有维持两个呼吸的时间,就差点被杜少甫紧随而至的一句话给呛死!

    “不过呢,师父您老人家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啊!”

    杜少甫抿了抿嘴唇,认真严肃地对蓝袍老者道:“这青龙精血只是这一次叫师父给的礼物,可不能算是上一次的拜师礼!咱俩师徒归师徒,但这些事情还得算个清楚明白才是!”

    “你……”

    禹玉前猛地一瞪眼,差点就要暴走。

    这臭小子的意思他可是闹明白了,敢情是在说,这青龙精血只是这一次叫师父才给的礼物,拜师那一次还得另算?

    我擦他个大爷四舅姥姥的,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

    “小子,你过分了啊!”

    禹玉前强忍着怒火,语气深沉地说道。

    “诶,您老别生气啊,我这不是跟你商量着呢嘛!这次青龙精血确实宝贵,再叫您拿出一份价值相当的怕是也不可能了,但您老还是随便给上一件吧!”

    杜少甫腆着脸,笑容灿烂地说道,但这样的笑容落在禹玉前眼里,却是十分可恶!

    这就是一个贪心不足的小子,没脸没皮!

    “这就是拜师礼,你要就收着,不要就还给我,还想要别的东西,两个字:没有!”

    禹玉前气哼哼地撇过头,甩给杜少甫一个后脑勺。

    他心里也实在肉痛,这青龙精血多么珍贵的宝物,这小子居然还不满足,还惦记着别的好处。

    事实上,若不是自己身上的宝物所剩不多了,自己上一次肯定就给他了。

    而之前那些东西,他确实是打算给焰藏空那老家伙的,多年的交情,看到对方落到那般模样,禹玉前也是心想着帮衬一把。

    杜少甫屁颠屁颠地转了一圈,又是凑到了禹玉前的面前,道:“您老身上有什么法则真器、混沌宝器啊之类的都行,我不挑的,随便给一件就好!”

    说着,他还眨巴了两下眼睛。

    “你给我走开!”

    禹玉前胡子直翘翘,根本不想理会杜少甫的死缠烂打!

    亏这小子敢开口,法则真器,还特么混沌宝器,你当那样的宝物都是地里的大萝卜,随处可见的吗?

    “再不行,一件极品神器也是可以的,还是没有的话,上品神器也勉强凑合啊!我不在乎好坏的,只在乎拜师礼的有或无!”

    杜少甫点着脑袋,跟小鸡啄米似的,非常肯定地说道。

    禹玉前直勾勾地盯着他,半晌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之后,方才狠狠地吐出一口浊气,白发杜少甫一眼之后,终于从乾坤袋里取出一物,扔给了他,道:“极品神器没有,上品神器也没有,这是一柄中品神器,爱要不要!”

    杜少甫从其手中接过一柄长剑,剑身修长精亮,散发着蒙蒙光芒。

    稍微度入一缕玄气,便可见得一片青光散发,令得周空都跟随着颤动。

    那剑刃之处激射出凌厉的锋芒,无声切割一切,将虚空斩出一道细小的缺口。

    “好剑!”

    杜少甫啧啧赞叹,这柄长剑比起自己的紫金天阙来,也相差不多了!

    或许对自己没有什么用,但可以给自己身边之人,或者让紫金天阙炼化其中的器魂,从而再度进化!

    他非常满意,随后亦是将长剑收进乾坤袋里。

    “臭小子,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禹玉前气呼呼地骂了一句,而后道:“这下你该满意了吧,拜师礼也给了,青龙精血也送了,该心甘情愿叫一声师父了吧!”

    他淡淡地瞥着杜少甫,原本的好心情也早已被这小子搅得烟消云散!

    禹玉前的话一出口,杜少甫又是不住地点头,眼神眯起,笑容可掬。

    只不过,在他微笑的同时,突然将手掌伸出,摆到了禹玉前的面前!

    “小子,你什么意思?”

    禹玉前怔住了,完全不明白这臭小子在干什么。

    “那个……”

    杜少甫手掌不移不动,另一手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弟子叫您师父是理所应当的嘛!师父给徒弟好处,自然也是天经地义的!”

    “你到底什么意思?”

    禹玉前不明白,既然你个做徒弟的喊老夫一声师父是理所应当,我这当师父的也已经天经地义过了,你为何还伸着一个巴掌放在老夫面前,像是个要饭的一样?

    不过很快,他像是终于搞懂了杜少甫的意思一样,扬眉问道:“小子,你的意思莫非是叫一声师父,老夫就要给你一样宝物?”

    他直直地看着杜少甫,想要从其眼中看出一些什么。

    “嗯嗯!”

    杜少甫一张脸笑得都堆到一起了,可劲儿点头。

    而后,他便是看到禹玉前的胸膛猛烈一阵起伏,几乎是要喷出一口老血来,脸色变得铁青铁青,鼻孔比平时大了三倍,使劲喘着粗气!

    在其额头上,一根根青筋暴突,就像地里肥壮的豆角一样粗!

    “滚!!!”

    好久好久之后,禹玉前整个人一蹦老高,喉咙之中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

    巨大的嘶吼声震得整个禹清神宫都在战栗,恐怖的不朽境气息散发之下,无数座宫殿都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叫唤,摇摇欲坠!

    神宫的上空,一大片空间更是直接坍塌,化作齑粉!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