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千七百六十三章:师兄的师父【大章】。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千七百六十三章:师兄的师父。

    “禹师叔从灵武世界而来,怕是不会错过那小子的!只是不知道,杜少甫这个小家伙会如何选择!”

    屈刀绝嘿嘿地笑个没完,像是想到了什么极为好玩的事情一般。

    毕方古祖和人族古皇二人面面相觑,都是一脸懵圈。

    另一边,杜少甫在神皇禹太炎的带领之下,很快便是来到了一座宫殿门前落下。

    “父亲!”

    神皇推门而入,喊了一声。

    “太炎,你来了!”

    屋中,有一道蓝袍身影回转过身,此人眉长目明,身形有些消瘦,周身却自有一股气势,散发着蓬勃之势,极为浩大。

    “这是神皇的父亲么?”

    杜少甫一眼望之,便就是看出了这老者实力极为可怕,应该也是一位不朽境界的强者!

    只不过,随着观察,他心中也是升起了一些明了。

    “浑身气机外泄,似乎有些把控不住的样子!”

    杜少甫翻了翻眼眸,心底如此想到。

    他已经见过了不少的不朽之境强者,无论是最初接触到了空老,还是后来罗盘空间里的绝灵圣地老者,又或者是刚刚外面激战惊天的数千不朽境,似乎并没有谁人的身上如这老者一般气机外放得如此厉害。

    照理说,随着生灵修为愈加深厚,所能掌控力量的能力亦是会随之提高。

    越是强者,就表现得越加深邃,高深莫测,看之不透才对!

    但这老者却是恰恰相反,他光是站在那里,就像是一轮浩大的烈日一般,说不出的耀眼摄人,能够影响周遭的天地秩序!

    杜少甫知道,这种情况,应该是根基并不稳固的一种表现,无法做到收放自如,全身能量如臂使指!

    不过杜少甫并不怀疑这老者的强大,不管他是通过何种手段达到的不朽,但都绝对是一名可怕的强者,起码对于目前的杜少甫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但也正是因此,杜少甫心中也十分不能平静。

    一个根基不稳固之人,能够生生修炼到如此地步,必定是借助了无数的天材地宝,而要将这些从外得到的力量稳住,或许还有其他手段辅助也不一定!

    “小家伙,我父亲早已听闻过你的事情,你们聊聊吧!”

    神皇请礼之后,就是转头对着杜少甫说了一句,而后也不等他答话,直接转身离开大殿。

    “这……”

    杜少甫摸不着头脑,望着神皇消失,他有些手中无措之感。

    “小家伙,你就是杜少甫么?”

    这时,老者走到杜少甫的身边,用一种很诡异的目光盯着他。

    “晚辈正是!”

    杜少甫恢复了平静,点了点头,不卑不亢地道。

    既然这老者是神皇的父亲,杜少甫自然会持有礼数,不会坏了规矩,对老者很是恭敬。

    而这样的行为,让得老者不自觉地荡起一抹笑容,有几分猥琐的意思。

    这样的笑容,令杜少甫愕然不已。

    他盯着老者那苍老褶皱的脸庞,笑起来活像是酝酿着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一般,那一双眼睛微微眯着,闪烁着贼兮兮的光芒,让杜少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好,是你就好!让老夫来瞧瞧你的手段!”

    老者不住地点头,而后只在他说话之中,突起发难!

    只见他右手两指飞速并起,光芒凝聚变幻,霎时变成了一道犀利的剑罡,约有一尺多长,悍然向着杜少甫的胸口袭杀而去!

    这样的一道剑芒,看起来并不浩大,甚至极为普通。

    但以杜少甫的眼光不难看出,这小小的一剑之中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力量,杀伐凌厉,能够刺穿天地苍穹,斩断一切!

    无形之中,大殿中的规则秩序都起了玄妙的变化,一股股无形的力量被剑光所带动,向着杜少甫疯狂压迫而来!

    那可怕的波动,好似一座大山,又像是一方世界,亡命挤压,使杜少甫的呼吸都开始急促,如是承受着万钧之重!

    “绝霸领域,给我起!”

    来不及多想,杜少甫瞬间大喝一声,空间法则施展而出。

    “嗡……”

    空间领域迅猛铺展,顷刻之中就将整个大殿都包裹在内。

    看不见摸不着的状态之下,一道道奇异的线条纹络排列组合,交缠变幻,扭曲在一起,顿时束缚在那老者的剑光之上!

    同时,被带动的无形规则,亦是受到空间领域的干扰,如是撞上了一堵巨大而坚固的城墙一般,凶猛之势骤止!

    “咦?空间法则!”

    老者眉头一挑,望着杜少甫的目光之中露出几分惊讶之意。

    随即,他体内力量再度动力,手中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这这下,只见那一尺多长的剑芒如是吃了一记大补药一般,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呼啸,变得璀璨的数倍,悍然而动,将杜少甫的空间领域纹络硬生生斩开,凶猛霸道的杀出了一条通道,一直延伸到紫袍青年的身前位置!

    “砰!”

    随之而来的,杜少甫亦是感觉到那股恐怖的挤压之力更甚,眨眼就侵入了自己的绝霸领域之中!

    “禁神之握!”

    杜少甫沉喝出声,手掌平摊开来,狠狠地一握,瞬间将一部分挤压之力抓得粉碎,不远处的空间直接崩塌,化作齑粉,潺潺而下!

    “不错!不错!”

    老者见此,大点其头,似乎是极为满意的样子!

    而后,他的力量突然再次增长,对着杜少甫汹涌而去!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杜少甫全力而动,体内玄气飞速运转,不停地度入领域!

    但老者的实力太强大了,尽管只是不动不摇地站在那里,似乎只是信手而为,但远远不是杜少甫能够抵御住的!

    漫天恐怖的压力宛如洪水一般,直接将杜少甫包裹!

    情急之中,杜少甫完整的雷电法则和完整的火属性法则连番施展,但都没能阻挡住老者力量的侵袭!

    “实力倒真是不错啊!刚刚突破斩真之境不久,居然就掌握了两种完整的法则,并且在空间法则上的造诣,也是极为的不同凡响!此子日后,大有可为!”

    老者啧啧赞叹了起来,看着杜少甫的眼神之中,尽是满意的神态。

    以他的修为和见识,自然是知晓对面这紫袍青年此时的实力,究竟代表着什么样的意味。

    相对于这三十三天内的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说,能够有此手段的都是不多,更关键的是,这小子才修炼短短几十年时间。

    这样的一比的话,不知道多少天骄人物在他的面前,都得黯然失色。

    当然老者很是淡定,有自己某一位弟子珠玉在前,这样的表现,还不足以太过令他动容!

    “的确是相当不俗了!最重要的是,他还掌控了一方神武世界,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老者喃喃自语,不停地点头。

    他已经动用了不少的实力,见到杜少甫有些疲于应对,而这样的试探也已经足够见证这小子的实力,正打算收回剑光。

    但下一瞬,老者的目光骤然一凝,杜少甫的动作让他怔住了!

    只见九道流光闪出,呼啸动空,直接对着那道一尺多长的剑光镇压而下!

    “轰隆隆……”

    九尊紫雷玄鼎霎时出现,镇溃八方,接连撞击在那道剑芒之上!

    不过眨眼工夫,在恐怖的力量冲撞之下,剑芒“砰”地一声炸碎,化作漫天的能量符文闪耀,引动恐怖的能量浪涛,冲击周空。

    但杜少甫的绝霸领域再度覆盖之下,这一切的动静霎时被压下,缓缓消散于虚空之中,湮没不见。

    “这……”

    老者见此一幕,不由得是愣住了片刻。

    他完全没有想到,那小子居然召唤出了九尊紫雷玄鼎,并且在自己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直接将自己的剑芒击溃!

    老者本来是想给这小子展露一些手段,好为自己接下来的想法打铺垫,谁知道会是这么样的一个结果。

    “九尊紫雷玄鼎,果然厉害!”

    老者赞叹了一句,也不多说什么。

    “前辈认识紫雷玄鼎?”

    杜少甫眉头一挑,连忙问道。

    这九尊神雷鼎乃是三千大千世界之主所留之物,来到三十三天之后,在混元空间之中召唤出来之时,根本没有人认得此物。

    然而这老者一见之下,就直接叫出了紫雷玄鼎的名字。

    难道说,他认识三千大千世界之主?

    “紫雷玄鼎老夫自然是认识的,那可是当年三千大千世界之主之物,曾名动整个三千大千世界!”

    老者瞥了一眼杜少甫,淡然地说道。

    只不过,他的神色之中似乎是在掩饰着什么,然而杜少甫并未发觉。

    “原来是这样!”

    杜少甫颌首,原来九尊紫雷玄鼎,曾在三千大千世界之主的手中大放异彩。

    只不过,那三千大千世界到底是什么鬼?与三十三天之间又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这个疑惑已经困扰了杜少甫许久,但却没有人能够替他解答。

    想到这里,他不禁是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只是最终却招来老者留给他一个后脑勺,还有一句听到耳朵都快要起茧子的话:“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知道,等你的实力足够,一切便会水落石出,现在不必多问!”

    对于这样的话语,杜少甫只能表示无奈,怎么一个个的都是一样的腔调,天木神树老祖如此,伏一白等人如此,屈刀绝如此,这老者也是如此!

    “前辈找小子来,是有什么事么?”

    杜少甫不再继续纠缠,转而是这样问道。

    神皇带他来此,而后又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后来老者又出手试探,肯定是有什么目的才对。

    “嗯!”

    老者嗯了一声,先前那贼兮兮的笑容早已收敛而去,只见他负着双手,摆出一副傲然之态,道:“老夫禹玉前,小家伙你很不错,不知道是否愿意拜我为师!”

    说话之中,老者的眼睛一直盯着杜少甫,观察着他的反应。

    “拜你为师?”

    杜少甫愕然,被这样的一招打得措手不及。

    这自称为禹玉前的老者,为什么会突然要收自己为徒,任杜少甫历来聪明不凡,但这时候也怎么也想不通其中的关结。

    神皇的父亲,自己根本不认识啊,要说他们之间仅有的联系,应该也就是屈刀绝等人口中、自己那神秘的师兄了吧。

    “怎么,小子你不愿意么?”

    禹玉前上前一步,死死地盯着杜少甫,眼神之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这……”

    杜少甫不知道该如何是说,他根本不想答应,准备直接拒绝来着,但却被老者那样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

    从修为上来说,这老者并没有让杜少甫感到多么的恐怖。

    虽然他也是一位不朽境的强者,远非自己所能敌,然而其周身不自觉地散发出些许气机波动,说明对方的在修炼道路上并不是出类拔萃的那一种。

    杜少甫的荒古空间之中,还存在着一具火焰骷髅空老。

    而从空老的口中,杜少甫也是知道他与禹清神皇的这位父亲相识。

    空老曾告诉过自己,禹清神国的这位老祖,自身修炼资质并不怎么样,提起这一点的时候很是让空老嗤之以鼻。

    他的一切修为,都是靠无尽的资源堆起来的,硬生生给拔到了不朽之境。

    所以说,杜少甫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地方需要他的指点,真要拜师的话,还不如直接去找空老呢!

    当然,这些话他不可能说出来,毕竟要尊老爱幼嘛,不看僧面看佛面,禹清神皇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小子,你那是什么表情?”

    见到杜少甫支支吾吾的样子,禹玉前双眼一突,很是不满地吼道。

    这回换他感到不解了,正常来说,自己作为不朽之境的强者,想要收一位斩真之境为徒,对方就算不想答应,但也不至于露出不屑的表情吧。

    在坐忘之境强者不出世的情况下,不朽境可是三十三天最为强绝的存在了啊!

    虽然眼前这小子掩藏得很深,但那目光之中流露出的不情愿,还是被禹玉前敏锐地捕捉到了。

    这让老者想要暴走,恨不得给这小子的后脑勺来上一下!

    “前辈,晚辈已有师承,不敢拂逆家师之意,另投他人门下!”

    杜少甫无辜地摊了摊手,这样说道。

    拜师这件事,可草率不得,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情,杜少甫怎么可能去做。

    出于无奈,只好将自己师父的名义给抬了出来。

    “哼!”

    老者冷哼,极度不满地道:“你说的师父,是端木穹天那老小子吗?”

    禹玉前直勾勾地看着杜少甫,似乎想看他的反应。

    “这……您怎么知道我的师父是端木穹天?您认识他?”

    杜少甫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早年自己确实曾拜下一位师父,名叫端木穹天,得授天灵录,为自己在修炼一途之上增添了无尽的帮助。

    但是时至今日,杜少甫也未曾见过这位师父。

    自己没有与任何人提过这件事情,但却被禹玉前一口叫出,如何令他不惊。

    “老夫当然认识他!”

    禹玉前打了个响鼻,眼睛用余光瞥着杜少甫,冷冷地道:“说起来,老夫与那老家伙还有一个共同的弟子,也可以说是你的师兄!”

    提到“弟子”这两个字的时候,老者脸上不自觉地露出十二分的得意之色,一脸的褶皱仿佛都要化开了一般,春风拂面,有着无尽的骄傲!

    “师兄……”

    杜少甫心里一咯噔,暗道怎么又是师兄。

    似乎最近在禹清神国连番接触的人,都是与自己那位师兄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而自己拜下的那位师父端木穹天,居然也是那位师兄的师父。

    想来那神秘的师兄,之所以会是自己的师兄,也应该是因为师父端木穹天的关系。

    看禹玉前的样子,对那位师兄貌似满意到了极点,稍稍一提起就是感到脸面有光,这让杜少甫越来越是疑惑,那到底是怎样的一位师兄,是哪一方的神圣?

    “没错,你那师兄拜我为师在前,因此才走向了修炼一途之极尽,睥睨当世,至高无上!”

    禹玉前昂起头,说起那位弟子的时候,鼻孔都是朝着天的!

    “不要脸!就您老人家这资质,真的能教出那样的弟子么?”

    杜少甫没有接话,只是摸着自己的鼻子,暗自腹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老者。

    他不得不怀疑,就算那位师兄最终真的如其所说那般不凡,恐怕最大的功劳也不是眼前这个老家伙吧。

    “小子你竟不相信我的话!”

    禹玉前差点暴跳如雷,直接一掌拍出,出手如电般快速,“啪”地一声抽在了杜少甫的后脑之上,清脆响亮,让他连躲避的能力都没有。

    怀疑自己可以,但怀疑那位让自己骄傲了无数年的弟子,那绝对没得商量,必须要出手狠狠收拾!

    “老家伙,君子动口不动手,咱说归说,你打我干什么?”

    杜少甫捂着脑袋,也是快要发作了。

    他一股狠气上来,真想跟这老者大战三百回合,把对方打个鼻青脸肿。

    只奈何禹玉前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哪是此时自己这小小的斩真之境可以对付得了的。

    杜少甫气乎乎,眉头都拧成了一团,白眼一个接一个地翻,但又拿禹玉前没辙。

    “小家伙,拜我为师,老夫可以给你带来想象不到的好处!”

    禹玉前抬起目光,斜睨着杜少甫,用傲然的姿态看着他。

    不管怎么说,自己想要收他为徒,就必须拿出做师父的气派来,不能弱了自己的威风才是。

    端木穹天那老家伙看上的小子,确实是很不一般,并且杜少甫这个小子还是自己那徒弟选中的人,自然有其不凡之处。

    所以无论如何,这个弟子今日都必须拿下,绝不允许他溜了!

    “刚见面上来就对我出手,这又抽了我一巴掌,特么的我又不是欠虐,拜你为师,天天让你打,给你过手瘾么?”

    杜少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满地道。

    这禹玉前许诺的好处,只是一个窗口承诺,谁知道能不能兑现。

    光凭着空口白舌一句话就让自己屈服,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就凭对方的修炼资质,如果没有无数资源堆积的话,怕是这时候会不会是自己的对手还不一定呢!

    拜他为师,自己图个啥?

    “小子,你还在怀疑我?”

    禹玉前瞪着杜少甫,恨不得把这小子屁股拍成一百零八瓣,说话之中伸手又要打人。

    那到底是什么眼神,一点也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啊这是!

    “自己有多少能耐,心里没点逼数么,还要收我为徒,也不怕误人子弟!”

    杜少甫赶忙跳开,嘴里嘟嘟囔囔,用极低的话语自语着。

    他一个劲地翻白眼瞟向老者,感觉这辈子能翻的白眼都在今天给翻完了。

    “小子你再说一遍?”

    禹玉前耳朵多尖,把杜少甫这一番话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拼命地喘气,感觉脑袋都要被气炸了。

    这小子太欠揍了,简直就是在找抽啊!

    “来来来,收弟子的事情咱们待会再说,让老夫先打你一顿撒撒气!”

    禹玉前吹胡子瞪眼,一把撵上去就揪住了杜少甫,恐怖的气机镇压而下,令他猝不及防,直接就像小鸡仔般被拎住了。

    如此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杜少甫脸都紫了,额头上的青筋胀得跟豆角一样粗,黑线一道接着一道往外冒。

    这老家伙翻脸也太快了吧,说好的君子动口不动手呢?他长这么大可还没有被人打过屁股啊!

    杜少甫想要反抗,挣脱老者的束缚,但一股股无形的力量加持之下,使他根本无法动弹分毫,哪里能够逃脱出去。

    情急之下,杜少甫哪里还需要思考,直接大喊了一声:“别动手,是别人说你资质愚钝,不是我说的!”

    “谁说的?”

    禹玉前这一下更加暴怒,老脸都气得通红,他一把将杜少甫摔在地上,怒道:“告诉老夫是谁说的,你要是敢哄骗老夫,讲不出个所以然来,今天就把你屁股拍成一千八百瓣,让你知道什么叫菊花开满山!”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