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千七百一十五章:全部放倒【大章】。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千七百一十五章:全部放倒。

    “真的是阵法,我们不知不觉就闯进来了,这阵法端得是极为厉害!”

    原本贺知白等人还并没有发现异常的情况,但经过杜少甫的提醒之后,一番仔细的观探之下,才感觉到事情的诡异。

    在场都不是弱者,很容易就能够觉察到其中的可怕之处。

    “这不是一般的阵法,像是某种困阵,能够隔绝元神之力的感知,以我们的修为,完全在无所察觉的情况下,就陷了进来!”

    杜少甫的目光虚眯了起来,在他一番探查之下,发现自己的元神之力就像是陷入了泥沼里面一般,最多只能去到百里之外。

    这样的距离,对于杜少甫这样的夺神之境强者来说,也太不正常了。

    最为诡异的还是诸人的身后,空间一片缥缈,似乎是化作了一片混沌一般,只有朦胧的光彩闪现,根本看不到任何的景物存在。

    不过好在,诸人的肉眼还可以视物,前方的一切,还清晰地呈现在他们眼底。

    “杜兄弟,此处怕不是什么善地,我们要不要设法先离开再说?”

    贺知白目光从周四扫视而过,有些谨慎地说道。

    杜少甫的实力比他强了太多,隐隐之中,贺知白已经将其当作自己这一行的为首之人,行动之前想先听听他的意见。

    “这混元空间里,不是隐藏着诸多的机缘吗?这处阵法一看便知不凡,或许里面有着什么宝物也不一定,我们深入一些打探一番再说!”

    杜少甫想了想,如是说道。

    他的话刚说完,贺知白亦是跟随着点头,说了句:“也好!”

    事实上,他也想好好地探寻一番,不愿错过可能出现的机缘。

    “我们走!”

    杜少甫当先而行,身形急掠而出,贺知白十几人当即跟随而上。

    只是众人还未曾走出太远,就是见到数十道从远方身影飞速而至,将杜少甫一行人拦截了下来。

    “站住!”

    数十人里,为首一位青衣男子冷喝,用狠厉的目光看着杜少甫和贺知白,大声道:“前方诸神将府之人有重要之事要办,尔等在此止步,否则杀无赦!”

    在这男子说话的同时,其身后的数十人,亦是个个带着杀意,说不出的盛气凌人,仿佛只要杜少甫、贺知白等人再敢踏前一步,他们便会拔刃相向一般!

    “神将府办事?”

    贺知白闻言,不禁是升起了一些疑惑。

    他自己本就是出身于紫鸿神将府,在禹清神国内的地位算是极高,但却也不知道前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诸位!”

    贺知白没有强行硬冲,只是非常平和冷静地拱了拱手,问道:“不知前方是哪座神将府之人?”

    他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因为诸神将府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是一派和睦,还是先打听清楚状况再作打算较好。

    不过,他作为神国内的风云人物,对面的数十人里,显然有人将贺知白认了出来。

    只见那青衣男子的身后走出一人,附到其耳边,窃窃私语了一番之后,令得青衣男子眼中的冷色更重了几分。

    “你是紫鸿神将府的人?”

    青衣男子目视着贺知白,显出了几分忌惮,但却并没有露出任何恭敬的意思,硬声道:“不管你是谁,今日最好就此退去!”

    “哦?”

    贺知白英俊的眉毛一挑,心中更加的好奇了起来,问道:“十大神将府,到底是哪家有那么大的架子,在这混元空间里面,居然敢占地为王,设下禁处,难道是想坏了神国的规矩吗?”

    他说到最后,语气了开始有点冷了起来。

    混元空间乃是为禹清神国所掌控,任何人进来此地,都为寻找各自的机缘与好处,提升自身实力。

    可以说,在这里一切都靠实力说话,只要你有足够的本事,哪怕是将整个混元空间里的一切都纳为己有,也未尝不可。

    而在这时,却有人划下地界,不允许自己等人进入。

    只是神将府之间的实力本就相差无几,对方如此强势,亦是激起了贺知白的不满之心。

    他很想知道,到底是哪座神将府,居然会如此猖狂。

    最为重要的是,对方已经认出了自己的身份,竟然连一点面子也不给,直接就要赶自己离开。

    “一切规矩,都是强者才能够制定的!而里面的大人,你紫鸿神将府似乎还惹不起,所以我在这里奉劝一句,你们还是直接离去得好,免得惹祸上身!”

    青衣男子目光不动不摇,一动不动地盯着贺知白,又从杜少甫等人身上一一扫视而过,威胁的意思极为明显。

    “是吗?”

    贺知白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但还没等他开口说话,身后的十几名随从顿时不干了,立刻有人跳将出来,指着那青衣男子,喝斥了起来。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与我们家公子如此说话!”

    “看你们的装束,似乎并非其余九大神将府之人,居然狗仗人势,连我们紫鸿神将府都不放在眼里,是想找死吗?”

    “说出你们的来历,我们倒是想知道,在禹清神国之内,什么样的势力居然如此小觑我紫鸿神将府!”

    ……

    十多名随从冒是带着怒意,大喝开声,不停地喝问。

    他们可都早就看了出来,从对面数十人的装扮之上,就可以判断出他们并非是诸神将府之人。

    在神国内,除了一干神将府的强者,竟然有人敢于这般不给自己家公子的面子,连他们这些随从脸上都感到无光。

    他们很想知道对面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看来禹清神国这潭水有些深啊!”

    一旁,杜少甫一直不曾开口说话,只是听着这些人之间针锋相对。

    很快他就推测出,怕是在禹清神国内部,最起码是在那十大神将府之间,绝对是存在着不小的罅隙,甚至有些隐隐敌对的意思。

    “杜兄弟,此事你看怎么办?”

    贺知白回头看了看杜少甫,如是问道。

    “一切照贺兄的意思来就好!”

    杜少甫知道,贺知白是在给自己面子,事实上他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对于这个长相与千古玉极度相似的年轻人,杜少甫心中也慢慢地生出了不少的好感,关键是对方还帮助过自己。

    在混元空间里面,以自己的修为,应该还不会惧怕任何人。

    所以,若是贺知白想要在此大闹一番,杜少甫也愿意奉陪到底。

    “好!”

    贺知白认真地点了点头,他自然是知道杜少甫是在挺自己,有一位比戴玄铭还要厉害的强者在自己身边,他心中胆气也更甚了几分。

    “呵呵,如果我们从这里闯进去是惹祸上身的话,那今日这个祸,贺某还就惹定了!”

    贺知白冷声一笑,大改往湿润如玉的气质,变得极为的凌厉慑人。

    这才是一位强者在对敌之时该有的样子,那白衫猎猎,绷得笔直,衬托得他安逸一尊神人当世而立,令得杜少甫也有些刮目相看起来。

    “最后奉劝贺公子一句,别要不知好歹,免得丢了身家性命!”

    青衣男子的脸色变得极度的难看了起来,再次重申了一遍。

    “哪里来的跳梁小丑,速速给我们家公子让路!”

    “让开,或者死!”

    贺知白都已经表明了态度,他身后的一干随从根本都不需要吩咐,直接一个个身形横冲而出,向着前方的数十人杀将而去。

    他们早就忍不住了,这些人的狂妄,激出了诸人心中的怒火。

    十数道身形横空而起,发出璀璨的光芒,犹如一团团炽烈的火焰熊熊燃烧。

    无尽的炽热气浪冲出,充斥在每一寸空间里面,令得这片地带的温度急剧升高了起来。

    “拦住他们!”

    对面,青衣男子一挥手,身边的数十人亦是闻声而动,朝着十多位紫鸿神将府的强者拦截而去。

    在这些人的身上,全都冲出了一道道莹绿光芒,如绢帛般铺展,缭绕在虚空之中。

    看到这些莹绿光芒的出现,贺知白和杜少甫二人同时一挑眉,表示有些意外的样子。

    “木属性法则么,应该与北宫家族没有关联吧!”

    杜少甫心中暗暗嘀咕,这样想着。

    早前自己在杜家祖祠内的石棺中沉睡时,正是因为北宫家族的四名年轻人出手,才使得自己能够那么快地恢复过来。

    他来到三十三天之后,也在想着什么时候去到那个家族,上门道谢。

    但杜少甫也知道,北宫家族的根基乃是在皓极玉完天,而这里则是无上常融天,估计面前这些人应该与他们关系不会太过于深厚。

    “长青谷的人,胆子倒是不小啊!”

    一旁,贺知白轻轻而道,语气携带着几分冰冷之意。

    还没有等杜少甫表示疑惑,贺知白就直接开口,向他解释道:“杜兄弟应该不知,这长青谷乃是禹清神国疆域内的一座山门势力,在整个禹清神国内也算是不弱了。我知道他们一向与定元神将府之间走得很近,但似乎从来没有如此张扬过,非常的低调,与我们家族的关系也并不恶劣!却是不知道,他们此次为何如此张狂!”

    贺知白的眉头皱得极紧,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这样说的话,事情似乎有些古怪啊!”

    杜少甫亦是开口,作出了这样的推断。

    贺知白闻言不停地点头,表示认同。

    他也觉得事情非常的不对劲,照理说,禹清神国内最强的势力当属皇室,再往下便是十大神将府。

    这样的强悍存在,没有人敢于随意招惹!

    一个长青谷再强,也绝对不敢于将紫鸿神将府这座庞然大物不放在眼里,即便他们背后靠着元定神将府,也一定不行!

    从刚才那些人的言语之中,贺知白发现,今日之事透着说不出的蹊跷。

    长青谷的人一反常态,敢于得罪紫鸿神将府,个中透着太大的古怪。

    “莫不是里面出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以致这长青谷的人受到了那元定神将府之人指使,在此布下防线,阻止外人进入?”

    杜少甫喃喃而道,如是猜测着。

    他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因为诸人此刻所处的地方,乃是一座阵法里面。

    而若这是一座古时遗留的阵法的话,说不定还真有着天大的机缘也不一定。

    “先解决这些人再说,不管里面有什么古怪之处,到时候进去一探便知。”

    贺知白抬起头,眼里泛着异样的光彩。

    在他和杜少甫的注视之下,前方的战斗异常激烈。

    虽然在从人数上来说,长青谷占了太大的优势,不下于五十人的样子,数倍于紫鸿神将府的十几位随从。

    但是,长青谷虽然处在上风,但却并没有占到太大的优势,未曾出现一边倒的碾压之势。

    在那数十人里,也只有以青衣男子为首的数人,有着归虚境界圆满的修为,平均实力完全比不上贺知白的一干随从。

    所以一时之间,他们根本很难取胜。

    甚至,在十几位带着怒火而战的年轻强者手下,不断有着一些实力偏弱的长青谷之人负伤。

    “一起出手,速战速决吧!”

    杜少甫身形一闪,先于贺知白而动,直接杀向了人群之中。

    他想也不想,猛然一挥手之下,便是出现一大片炽烈的火光,宛如火浪一般袭杀而出。

    “呼呼呼……”

    恐怖的神火撼空而动,熊熊燃烧,直接将那青衣男子和其他数名长青谷之人包裹在内。

    明烈的火光冲霄而起,烧红了天宇。

    青衣男子等人浑身腾出的青绿色光芒,在这样的火光之下,霎时便是现出了萎靡之色,不少人脸色顿时难看了三分。

    “好强的火属性法则,哪里冒出来的强者!”

    青衣男子身形飞退,同时体内的气机更加快速地转动了起来,在身外布下一层又一层的防御,抵消着杜少甫的火焰之力。

    刚刚一触碰之下,他就感受到了那紫袍青年的强悍。

    那可怕的火属性法则之力,使他的神魂都在跟随着悸动。

    “万物分五行,相生亦相克!而火属性力量,则是木属性的克星!”

    杜少甫知道,在自己火属性法则的压制之下,长青谷的人一时间有些害怕的意思。

    其实也正是因为法则属性上的相克,太虚神将府的十多人才在五十来位强者的围攻之下,还保持着不败的局面。

    “你们是拦不住我们的,还是让开吧!”

    杜少甫轻轻而道,他的右手手掌轻握,像是握着一根长鞭一般,将一根粗长的火链抓在手里,狠狠地抽击而出。

    “呼呼……”

    火焰长鞭在虚空中划过一道神异的弧度,发出尖锐的呼啸之音,直接就是袭在了青衣男子的身上。

    一层又一层的莹绿光芒,眨眼间就被这样的一鞭抽碎,化作了碎片,符文横飞。

    “噗……”

    青衣男子被抽飞,喷出一口猩红的鲜血来,脸色顿时苍白了下去。

    他的身躯就像是一只折了翅膀的小鸟,从虚空之中跌落而下。

    仅仅是承受了杜少甫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击,就受到了极度的重创。

    “师兄!”

    长青谷的其余数十人莫不惊骇,这个紫袍青年的实力实在是太强悍了。

    稍微一比较就能够看出,他的修为超出了青衣男子太多太多,二者完全就不是在一个层次之上。

    数人横空而起,飞速的冲向了那青衣男子,在其即将坠到地面之时,将之接住。

    “夺神之境!”

    青衣男子再次吐出一口闷血,眼神惊骇得无以复加的地步。

    一番接触过后,他心中当即便是肯定,那紫袍青年一定是一位夺神之境的强者。

    别说是他一个人,就算是此地长青谷的所有人齐上,也绝对不是那人的对手!

    “给我把长青谷的人全部放倒!”

    这时候,贺知白也是加入了战圈,在人群之中肆意冲撞着。

    他亦是归虚境界的修为,但却已经达到了圆满巅峰的地步,不是长青谷众人所能够比拟的。

    只见他手里握着一把通体火红的长剑,似是一尊盖世凶主一般,每一剑落下,都有一位长青谷的弟子应声而落,从虚空中掉下。

    在另一边,杜少甫亦是没有停止手里的动作。

    将那青衣男子一击而退之后,他挥舞着火焰长鞭,疯狂横扫,一扫之下,便是一大片的人影被抽飞出去。

    狂猛的火属性能量在虚空中激荡,死死地克制着长青谷的木属性奥义之力。

    一时间,场中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再加上贺知白的十数位随从不停出手,长青谷的数十人,不过几口茶的工夫,就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呜咽痛呼不止。

    “公子,这些人要不要都给……”

    身形站在半空,一位下属来到贺知白的身边,眼珠子一瞪,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一群小鱼小虾米,翻不起多大浪花的!我们先走吧,真想进去看一看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宝物出世,竟然令得元定神将府如此重视!”

    贺知白的神情恢复了以往的温和平静的模样,轻轻开口说道。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