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千七百一十章:不是一个爹生的【大章】。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千七百一十章:不是一个爹生的。

    第二千七百一十章:不是一个爹生的。

    杜少甫可不怕这骷髅老者,或许在之前刚进来此地的时候,自己确实不是他的对手,只能被动挨打。

    而现在,经过与血焰神莲的拼斗,老者的实力已经被削弱到了极致。

    他相信,只要自己全力出手,这副骷髅架子根本没有多少的招架之力,只能任自己蹂躏。

    想到这里,杜少甫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一方面,有机会夺到血焰神莲本体,另外,还能够将这老者狠揍一顿,以报之前的仇恨,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

    “握草你个大爷四舅姥姥的!竟然这样跟我老人家说话,臭小子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是吧?”

    骷髅老者继续大骂着,他确实是在虚张声势,否则的话,哪里容得这小子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地蹦跶?

    他恨不能一蹦三丈高,将眼前这可恶的小子拎起来就是一顿毒打。

    可惜,还真是被这紫袍小子猜中了,眼下他的实力被削弱到了极点,连剧烈一点的行动都难,更别说出手战斗了。

    老者只能作出一副暴怒的样子,以图将杜少甫给唬住,却不料对方根本不吃他这一套,铁了心要打血焰神莲本体的主意。

    此时此刻,骷髅老者那个愁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骂我,看来这把老骨头是真的不想要了啊!”

    杜少甫咧了咧嘴,举起一只手掌,紫金光芒缭绕其上,狠狠地对着火焰骷髅就拍了下去。

    他可不怕这家伙一下子就会被自己给拍死,这老家伙命硬得很,在这里耗了几万年都没死,肯定还有手段来应付自己这一击。

    只见杜少甫那手掌拍落之际,化成了一只光芒璀璨的光掌,携带着碾压一切之势拍落,狠狠地印在了骷髅老者的身上,一下子就将之拍成了飞灰。

    只不过杜少甫却是知道,这一击落空了,并没有真切击中骷髅老者。

    对方是一位掌握了极深空间法则的强者,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自己给击中的。

    “果然是老奸巨猾啊,之前口口声声要杀死我,这下子跑得比狐狸还快!”

    杜少甫撇着嘴角,出声讽刺到。

    在他的眼中,骷髅老者的骨架身影出现在了远处位置,空洞的眼窝正凶猛地盯着他,里面喷射出熊熊怒火。

    但很快,那火焰却是熄灭而去,被老者无可奈何地收敛。

    “小子,咱们谈谈条件怎么样?”

    眼看着杜少甫再次逼近,老者一挥手,急忙说道。

    “你都成这副鸟样子了,还有什么条件可以跟我交换?”

    杜少甫并没有停下脚步,目光从四周一扫,道:“在这里数万年,你的乾坤袋肯定早就被烧成了灰烬,什么家底都没有了,还能拿出什么宝物与我谈条件?要是你告诉我,让我跟你一起去你的家族、山门之类的地方,允诺我好处,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咱们现在都这样了,我很怕进入了你的老窝之后被真的被拍成渣渣啊!什么仇什么怨,还是就在这里了结比较好!用血焰神莲本体换得你的性命,这笔买卖似乎对你来说似乎并不亏啊!”

    杜少甫一边说着,一边又是到了老者的身边,又是再次举掌拍落。

    并且这一次,他已经勾动了空间法则,将周围牢牢地束缚住。

    或许以老者的手段可以再次从容逃脱一击,但杜少甫相信,就这么接二连三地来上几下子,对方会越来越虚弱,直到最后连躲避的力量都不会再有。

    到时候,一切还不都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小子别急!”

    老者连忙放声大喊,恨不能一口气把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小子,血焰神莲老夫是不能给你的!我早就与他融合成了一体,如果给你的话老夫怕是马上就要没了性命!不如你拜在老夫门下,作为老夫的弟子,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的好处!我看你在空间法则上的造诣也算不弱,而老夫在这方面的造诣比你要高出无数倍!如果有我教授的话,可以让你的实力很快地提升起来!这样一来,咱们两个谁都不吃亏!小子你看这主意怎么样?诶诶小子别急……我还没有说完呢……快快住手……”

    杜少甫可没有理会骷髅老者所说的话,直接上去就是一巴掌呼下。

    在老者施展出了空间法则逃走之后,杜少甫也是展开了扶摇一式,如影随形一般,眨眼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再次拍向那具骨头架子。

    骷髅老者急得嗷嗷叫,只能一次次仓促地躲避,根本无法对杜少甫出手。

    他的力量在急剧地消耗着,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要不了多久,就真的只能一命呜呼了!

    “老家伙,自己交出血焰神莲,然后给我道歉认错,我会考虑留你一命的!”

    杜少甫大叫着,直接追着老者不放。

    他并没有施展出多么强横的手段,就是这么一次次举起手掌,一次次拍落下去。

    他知道无法击中老者,也乐得保留自己的力量。

    并且到了后来,杜少甫干脆站在原地不动了,老者刚一从空间之中现出身形来,杜少甫就是一道雷霆招呼过去,劈斩而下,惊得他连忙躲避。

    “老夫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就遇到了你这么个滚刀肉?”

    老者心中有苦难言,话语里带着说不尽的苦涩意味,道:“可是血焰神莲本体真的不能给你,否则老夫就死翘翘了啊!”

    他也算是看出来了,杜少甫并没有杀他之心,否则对方全力出手,自己这时候早就消耗殆尽了。

    “你个老东西都想要杀我了,难道还天真的以为我会在乎你的死活?”

    杜少甫轻哼,仍旧是不紧不慢地召唤出一道道雷霆,纵横劈杀,逼迫得老者狼狈不已。

    但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些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二人都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而后有无尽的乱石从高空之中纷落而下,砸进了火焰海洋里面,但都在一瞬间被焚成了青烟,徐徐飘散。

    然而这般动静,却同时吸引了二人的注意力,杜少甫和骷髅老者不约而同地止住了动作,抬头望向上空洞口的方向。

    “小子有人来了,快让老夫躲一躲!”

    骷髅老者急促地说道,旋即也不再惧怕杜少甫,反而是直接飞到了他的身边。

    “老家伙你躲起来干嘛?难道来的是你的仇人?”

    杜少甫疑惑转过眼,看着他问道。

    “你个天杀的小子,以老夫眼下这样的状态,只要是有点实力的都能对我造成威胁!而我又身怀血焰神莲本体,任谁见了都不会轻易放过的!”

    骷髅老者大急,拽着杜少甫,连忙问道:“小子你有没有空间法则,快让老夫进去避一避!要是被人看到了血焰神莲本体,很可能到最后你也无法得到!”

    “这……”

    杜少甫无言,不得不承认老者说得很有道理。

    如果来人实力太强的话,真的有可能会让自己损失血焰神莲本体。

    而老者之所以寻求自己的庇护,乃是为了保全性命。

    他没有多作犹豫,迅速将荒古空间张开了一个缺口,呈现在虚空之中。

    “这是……好厉害的空间手段,好像还蕴含着时间法则,了不得的宝物啊!”

    从荒古空间波动出的气息之中,老者顿时获悉了其中的玄妙之处,忍不住惊讶地大叫了起来。

    空间法则再加上时间法则,这两中至高力量融合在一处,哪怕是以骷髅老者这样的实力,都感到很是心惊胆战。

    他认真地瞥了一眼眼前的紫袍青年,一瞬间心里转过无数的想法。

    看来这个年轻人,来头可是不小得很呐!

    “老东西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进去!”

    杜少甫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破口骂道。

    “进!”

    骷髅老者从愣神之中缓了过来,身形一闪,就钻入了荒古空间里面。

    随之而动的,是无尽的火焰力量,亦是一同被带了进去。

    紧接着,这熔岩空间里恢复了清明,最初的景象呈现,一切都可以用肉眼观察得到。

    在杜少甫的脚下,是滚滚翻腾的岩浆,冒着火光在跳跃。

    炽烈的熔岩中,有几片碧绿的荷叶飘浮着,随着岩浆的翻滚而起伏。

    杜少甫不急不慌,挥出一道光掌,将之采到了手中,放进了乾坤袋里。

    “来的是什么人?”

    杜少甫将荒古空间收起后,目光投向了上空,可以看到那洞口之处有十多道人影。

    贺知白还有另外六人都在,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陌生的面孔。

    此时,洞口处的禁制屏障已经消失,被人一击轰散。

    周围的巨石受到震动,纷纷落下,砸进岩浆之中,溅起大片的火花。

    而这熔岩空间里的变化,也引起了上方诸人的注意。

    “兄台你终于出现了!”

    见到杜少甫现出身形,贺知白有些欣喜的出声。

    而后,他带着自己的几名随从,迅速降落了下来,站到杜少甫的身边。

    “你受伤了?”

    杜少甫看到,贺知白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膛,呼吸有些急促。

    在他的嘴角处,亦是挂着一道猩红的血痕。

    能让这位归虚境圆满巅峰的年轻强者受伤,来人的修为可见绝对是不凡了!

    只不过杜少甫也没有多想,他与贺知白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情,虽然这个家伙与千古玉长得实在是太像了,但只要那些人不招惹到自己的头上,他并不打算多事。

    “我没事,小伤而已!”

    贺知白轻轻一笑,抬起袖子将嘴角的鲜血拭去。

    然而,在他看向上方那锦袍青年时,目光之中抑制不住地露出忌惮的神色。

    而这一幕,被杜少甫敏锐地捕捉到了,很显然,伤他的那个人正是那锦袍青年。

    “太虚神将府的人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连我们公子都敢伤,真当你们能够一手遮天不成?”

    贺知白身后,一名随从望着上空,义愤填膺地大吼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杜少甫不由一愣,亦是再次抬眼望去。

    难道说,那锦袍青年是来自太虚神将府,也就是那戴玄梓的家族?

    自己这边还没离开呢,对方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哼!贺知白,我本不想对你出手,奈何你却是要护着那小子,就别怪我不给你紫鸿神将府留情面!”

    这个时候,那锦袍青年亦是娓空而下,来到了贺知白和杜少甫的对面,凌空而立,哼声说道。

    而这样的一句话,让杜少甫又是怔了一怔。

    贺知白居然是为了维护自己,才招致那锦袍青年出手的?

    自己与他连熟知都算不上,他这般做是为何?

    “兄台见笑了!我只是见你面善,想多交一个朋友罢了!或许我的实力远远比不上你,但也想厚着脸皮前来结交一番!”

    贺知白很直接地道明自己的意思,丝毫没有藏藏掖掖。

    “这……”

    杜少甫愣住了,心中对这贺知白生出了几分好感,拱手道:“多谢贺公子了,在下感激不尽!不过现在却不是谈话的时候,还是等我先解决这里的麻烦再说!”

    他心中稍一思索,就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戴玄梓在自己的手中吃了亏之后,肯定是找到了太虚神将府的其他之人,来这里找自己报仇来了。

    可当时自己正在炼化血焰神莲,贺知白应该是怕对方打扰到自己,从而出手略加阻拦。

    但对方可一点没有给贺知白,或者说是给他身后的紫鸿神将府面子,直接将贺知白击伤。

    对于这找上门的麻烦,杜少甫一点退避的意思也没有。

    进入这片特殊空间的,全都是年轻一辈的强者,绝大多数人的实力都不足以对自己造成威胁。

    他已经观察过,太虚神将府的这锦袍青年再强,大约也只是与小星星一个层次,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小子,就是你伤了我三弟吗?”

    看到贺知白与杜少甫说话,那锦袍青年伸出一指,傲然地指着杜少甫的鼻尖,盛气凌人的问道。

    他的双目透出凶戾的光芒,两道斜眉飞入发鬓,增添出无穷的英气。

    一头黑发随意披散着,宛如一把青柳一般,无风而动。

    “我不知道你的三弟是谁!不过在前两天,我确实教训过一个鼻孔长到脑袋上的蠢货!唔……说起来,你跟他长得似乎并不像啊,怎么会是兄弟俩?难道不是一个妈生的?或者说不是一个爹生的?”

    杜少甫摸着下巴,摆出一副非常严肃认真的样子,不停地打量着锦袍青年,同时嘴里还不停地絮絮叨叨。

    但他的话刚一出口,那锦袍青年的脸色顿时就紫了起来。

    “小杂种,你想找死吗?”

    锦袍青年大怒,长发都根根直立了起来,看上去就像一头暴怒的雄狮。

    那双凶目圆睁着,恍若铜铃一般,说不出的骇人。

    杜少甫所说的话,令得锦袍青年都快要发狂了。

    兄弟俩长得不像,说不是一个妈生的,倒还没有什么大毛病,但要讲不是一个爹生的,这其中所包含的内容可就大了,可以引导出很多很多的故事,让人生出无穷的遐思,回味无穷!

    “这家伙的嘴可真是毒啊!”

    杜少甫旁边,贺知白嘴角一抽一抽的,眼珠子都快要瞪了起来。

    不仅是他,就连其身边的几位随从,亦是对身边的紫袍青年生出了无限的敬仰之情。

    这家伙太牛掰了,居然敢如此调侃太虚神将府的人。

    谁都知道,在禹清神国之中,那可是一个绝对强悍的存在,哪怕是他们紫鸿神将府,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

    可以这样说,这紫袍青年与太虚神将府之间的仇恨,是越结越深了,再也难以化开。

    尽管贺知白等人忍不住为杜少甫感到担心,但又不得不在心底为他伸出一个大拇指。

    “兄台,此人乃是太虚神将府的二少爷,也就是戴玄梓的二哥,名叫戴玄铭!他的实力,可是比戴玄梓要强了很多,已经真真切切地踏入了夺神之境,你要小心才是!”

    见到锦袍青年发狂,贺知白轻轻转了转头,对杜少甫传音说道。

    “我知道了!”

    杜少甫回应,而后又是看向了那名叫戴玄铭的锦袍青年,翻着白眼道:“这么容易就动怒了?看来还真是被我说中了啊!不过话说回来,你跟戴玄梓不是一个爹生的,但这性格却也有着几分相似,都是那么蠢!”

    “小杂碎如此信口雌黄,今日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戴玄铭大叫不已,那凶狠的眼神,恨不能将杜少甫给绞成碎块一般。

    他何曾受到过这样的侮辱,被人指着鼻子那样大骂。

    说他父亲脑袋上绿油油的,又说他很蠢,从小在万众呵护之中长大的戴玄铭对此,是绝对的无法容忍!

    “小子你一日不死,我太虚神将府绝对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戴玄铭的身边,亦是有着太虚神将府的人怒不可遏地大叫着。

    他们恨不能扑上去将那紫袍青年撕成一百零八瓣,但这些人都知道自己的实力,远不是其对手。

    “不!今日他必死无疑!”

    戴玄铭恨声呼喝道,而后大步踏出,向杜少甫袭杀而去。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