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千六百九十二章:离去之前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相公大人,你倒是告诉小女子,怎么才叫吃不了兜着走啊?”

    见杜少甫不答话,欧阳爽再次柔声问了一句。

    那温和的声调,配合着那张如羊脂玉般的容颜和红唇,散发着别样的魅惑之意。

    如果是换作平时,这般场面恐怕是要令杜少甫血脉腾腾不已。

    但他此时却是承受着钻心的疼痛,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你到底放不放手?”

    感受到对方似乎没有罢手的意思,杜少甫眼神也凶狠了起来,装着很是生气的模样,朝欧阳爽瞪了过去,想要用这种方法威胁于她。

    但显然,这种手段用在别处或许可行,但拿来对付这个男人婆,却真真切切是用错地方了。

    “嘻嘻……还敢威胁我了呀?”

    欧阳爽笑嘻嘻的,一双大眼眯成了月牙状,有缕缕光亮从中迸射而出,具有勾魂夺魄之效。

    透过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可以看到一小截舌尖抵在贝齿之上。

    只不过她脸上笑着,一条腿却是猛地向上一抬,携带着巨大的力道,直接朝着杜少甫的双腿之间袭击而去。

    但在间不容发之际,那条修长笔直的大腿,霎时就被杜少甫的双膝一下子给夹住了。

    “反了你了,歇几天不调教,你都忘了自己该怎么对待相公了是吧?”

    杜少甫忍受着双臂上传来的痛楚,脸庞狰狞起来。

    紧接着,他的一双魔爪再次按压在了那挺立的臀上,死命地揉捏了起来。

    “啊……快放开你的咸猪手!”

    欧阳爽猛然遭受突袭,也不禁是尖叫了一声。

    只是很快,她就平静了下来,纤纤十指之上的力道变得更重了几分。

    “嗷……”

    杜少甫一边口中痛叫着,一边双手攀上了欧阳爽的纤腰,将那柔软的身躯紧紧贴向了自己的身体。

    不过,饶是他如此作为,那男人婆却是依旧面不改色的模样,弯着大眼盯着他。

    “反了反了!”

    杜少甫双臂一抬,直接就将欧阳爽的身体带离了地面。

    而后,他的腰身一转,带着她就扑向到了身后的床榻之上,那娇柔火热的胴体就被他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与此同时,杜少甫双手抽出,放到了正面,按在了两座凸起的峰峦之上!

    “快放开我!”

    到了这个时候,欧阳爽终于是有些惊慌了,惊声叫了起来。

    这一次,她终于是感到有些心里害怕了。

    杜少甫的实力,远远的在她之上,就算是欧阳爽有心反抗挣脱,也无法摆脱那双魔爪,还有那紧紧箍住他的大腿。

    她自己心里也知道,如果杜少甫愿意运功相抗的话,自己哪怕是掐得再狠,也无法让对方产生痛楚。

    而这一切,正是因为杜少甫一直都是让着自己。

    这时候被对方压在身下,欧阳爽知道可能是玩过火了,彻底激发出了杜少甫心中的某些凶性。

    “嘿嘿……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杜少甫怪笑出声,体内力量稍稍运转之下,手臂上的痛感就瞬间消失而去。

    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张绝美脸庞,他的目光都快喷出火来了。

    “乖乖当一个好媳妇儿,认认真真地服侍你家相公才是正理!”

    杜少甫想也不想,杜少甫的脑袋就直接探下,猛然印在了那两瓣柔唇之上。

    “放开……唔……”

    欧阳爽见到杜少甫那意欲膨胀的眼神,怎么会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直接就是娇声喊了起来。

    但一句话还没有喊完,双唇就被堵住了,喉咙里发出“唔唔”的闷声。

    娇躯狠狠地一个颤抖,那张如玉的容颜,再一次爬上了红晕,鲜艳欲滴。

    杜少甫舌尖探出,叩破玄关,在某个湿软之处疯狂掠夺了起来。

    这样一来,欧阳爽再也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她轻轻地闭上了眼,那掐在杜少甫手臂中的十指也无力的松开,转而是抱住了身上男子的腰身。

    继而,在杜少甫的不断抢夺之下,欧阳爽也开始激烈的回应。

    二人都从对方身上使劲索取着,几欲将彼此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

    “少甫,以后再也不要让我担心了!”

    突然,激烈热吻之中的欧阳爽含混着声音说道,她的眼角淌下了两滴晶莹的泪水。

    这句话,令得杜少甫不由也是颤抖了一下。

    他轻轻松开双眼,看着身下那张如玉的娇颜,一股莫名的情绪浮上了心头。

    “怎么好好的就哭起来了?”

    杜少甫伸手,将欧阳爽眼角的泪痕拭去,柔声问道。

    “少甫,答应我,你要好好的,绝对不要再去冒险了!”

    欧阳爽哭着,一把搂住杜少甫的脖子,像是怕一松手,身上的男子马上就会消失不见一般。

    “这……”

    杜少甫有些语塞,他怎么会不理解欧阳爽此时的心情。

    这些年来,他多少次在生死之间徘徊,更是真真切切地死过了三回。

    而每一次,身下的这个女子,都承受了多少的心痛?

    如果自己只是一个平凡之人的话,或许就安安稳稳地过上一辈子也不错。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

    自己如今所拥有的一切,都必须要用实力才能守护。

    哪怕是说他掌控了这一界的天道,但冥冥之中总会有一种感觉让他知道,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之人,绝对存在!

    杜少甫虽然不知道那样的存在与自己有没有关系,或许躲在这一界足不出户,能够避免可能发生的凶险。

    但他绝对不会做不到坐以待毙,就这么静静地龟缩在此,期盼着命运的眷顾,令那些存在不会找上他。

    所以,哪怕他很想答应欧阳爽,可心中却无法去欺骗。

    他必须要去三十三天,去往更为广阔的世界闯荡,提高实力。

    在那里,谁也不知道将会面临着什么。

    然而,身经千般险,才能冲破万重灾!

    不经一番彻骨痛,怎可破茧化彩蝶?

    只有站在绝对的巅峰,获得至强的力量,方能拥有所有的美好,就像此时他身下的玉人一般。

    “我答应你,以后绝对会好好爱惜自己的生命,尽量不去冒险!”

    耳旁,欧阳爽呜呜的低声啜泣之声,令得杜少甫心乱如麻,不得不许下了这样的保证。

    他手掌轻拍着女子的后背,微笑着说道:“以后我不管走到哪里,都把你带着,一直处在你的监督之下。你让我上山打虎,我绝不下海捉鳖,你让我行云布雨,我绝不追星逐月!”

    杜少甫难得小小地诙谐了一把,有些蹩脚,但却并没有起到想象中的效果。

    欧阳爽仍然是在不停地低泣,泪水浸湿了杜少甫肩头的衣衫。

    “别哭啦,再哭就丑死了!”

    杜少甫扳过她的娇躯,亲吻着她的脸庞,道:“我不敢完完全全的保证什么,所追求的一切,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强大,仅仅是想将自己拥有的一切守护住。父亲、母亲、妹妹、小凰、小霸、小麟、医老、清醇哥、杜家……还有你,所有人至亲之人,都……”

    这一次,杜少甫的话并没有说完,就被欧阳爽的柔唇堵在了嘴里。

    二人再一次陷入了激烈的缠绵之中,拼命索取着那一抹馨香甘甜的味道。

    渐渐的,房间之中的气息开始升温,二人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唰……”

    杜少甫的意念一动,勾动着无形的力量,将整个房间团团包裹在内,使外界根本无法窥探到这里的一切。

    在他身下,欧阳爽腰肢用力,一下子翻过了身,反而是骑在了杜少甫的身上。

    他的藕臂伸出,一双纤手轻轻一扯,轻衫滑落,飘下床第,露出了一具诱人无比的玲珑躯体。

    那每一道弧线,似乎都是上天最为杰出的作品,诠释着美感。

    随后,在她的动作之下,杜少甫身上的紫袍尽去,健壮有力的肤体展露在外。

    而在某处的物体早已蓄势待发,战意高昂,意欲擎天而起。

    欧阳爽没有犹豫,直接就是一把坐了下去。

    在彼此交融的那一刻,二人的口中都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轻吟,仿佛攀上了云端,身心俱悦。

    “有些事,是身为男人的责任,还是我来做比较好!”

    杜少甫一语双关,对着欧阳爽笑着说道。

    而后,他亦是拧过身躯,再次将那引人入胜的身躯压在了身下。

    连番的动作展开,呼吸渐重、情绪高涨。

    清泉汩汩之处,有猛士提枪而战。

    房中的二人,全都进入了这世间最为玄妙的状态之中。

    而经过杜少甫的不停征伐,半个时辰之后,在那狂猛地彼此掠夺之下,最终二人同时达到巅峰之境,将对方的全部都纳为己有。

    ……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杜少甫一直陪伴着自己的家人,偶尔会去找上沐剑晨、百里无崖、迦楼绝羽等同辈的强者们叙叙旧。

    他时常会去到金翅大鹏鸟一族、古天宗、七星殿等一些势力之中,指导一些后辈的子弟修炼,就如一个寻常的长辈一般,耐心教导着一些东西。

    对于杜少甫来说,已然是立在了这一界的最顶端。

    三陆九州一界域的强盛程度,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算是他自身的势力范畴。

    当他们去到了三十三天,那必然是要站在同一阵营之中的。

    同时,杜家之中也涌现出了不少的好苗子,杜少甫自然是免不了着重教导一番。

    在天道之墓开启之后,这一界的压制之力就释放了很多,随着杜少甫掌控了天道,那无形的规则的束缚之力也有了更进一步的宽松。

    依他估计,就算是不去到三十三天之中,单是呆在这一界修炼下去,怕是也要不了太久的时间,同样会有人能够超越天圣之境。

    对此,杜少甫早有所料,他更期盼的是以后的发展。

    希望在自己去到外界后,随着修为的不断提升,可以解开更多的规则压制。

    或许有一天,这一界可以与三十三天成为同样的存在也不一定。

    如果真有那种时候,如今在这一界中就能够笑傲天下的那些人,必然也会成为所有世界中的绝顶豪强,直到哪里都会受到尊重。

    “荒国镇世,天下归心!这一界的形势,恐怕在大劫结束之后就已经定型了!”

    有人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带着极度的感叹之意。

    这句话并没有假,杜少甫掌控了天道,荒国自然是屹立在了绝巅之处。

    而整个天下都以大鹏皇马首是瞻,这一根顶梁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有动摇的。

    另外,出于外界还存在着更为强大的三十三天的关系,诸多势力都把这一界中的其余之人当作了自己一方。

    要是在外界遇到了什么麻烦,那肯定是要同仇敌忾的。

    如此一来,各大势力之间怕是不会产生太大的摩擦,势力的层级想要再作大的变动,恐怕会很难了。

    “后辈修炼,如果缺少磨砺的话,并不是什么好事。以后还是照旧得好,圣境以上的修为者尽量不要出面,除非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际。那些后辈,让他们该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去吧。三十三天,那里才是我们的战场。”

    也有人心中生出担忧,所以放出了这样的话语。

    圣境圆满的修为者,就可以去往三十三天进行磨练。

    有了这样的一个诱惑,也可以让诸多的圣境修为者安心地闭关,不会为了后辈子弟中的一些小打小闹就跳将出来,从而有机会去往外界增长见识。

    也正是有着这样的想法,整个这一界的所有势力,非常默契地达成了一个公约。

    以后所有的圣境强者,只要不是家族门派面临覆灭之危,绝不出世,为后辈子弟提供更多的自由空间!

    最近一段时间,三陆九州一界域中,许许多多的圣境圆满强者都在磨拳擦掌,极为意动。

    很多人都在做着准备,在门族之中安排着一些事宜,期盼着到时候能够与大鹏皇一起,去往三十三天。

    时间无声无息地流淌而走,很快,便是到了一个特殊的日子——大劫结束整整一年!

    在荒国的号召之下,三陆九州一界域所有大大小小的势力,全都在这一天举行祭典,向那些在大劫中献出生命的英魂致敬,缅怀他们。

    “每一个战死之人,都是这一界的功臣!不管他是善是恶,是邪是正,是强是弱,只要是与魔教拼死厮杀过,浴血战斗过,那就是英雄!他们的名字,理当记载在册,供后人瞻仰!”

    有强者如是说道,对于战死的英灵们,带着崇高的敬意。

    而在医无命的为首带领之下,三陆九州一界域中的许多地方,全都竖起了一座座丰碑,宛如大山一般伫立着。

    在些丰碑所立之处,正是与魔教厮杀的一处处战场所在。

    那些奉献出生命的生灵名字,以血红色的朱漆为墨,一一镌刻其上!

    每一座丰碑,都有强者布下了盖世符阵,将之紧紧保护在内。

    他们希望,哪怕万古岁月过去,这一界的所有后辈,都不要忘记魔教大劫的惨烈,以此勉励他们刻苦修炼。

    因为在外界,还有着更多强大的存在,或许会威胁到他们这一界的生存。

    “少甫,我们也该准备准备,而后去往三十三天了吧!”

    荒国皇宫之中,杜庭轩与杜少甫二人站在宽阔的广场上,并肩而立。

    “老爹!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刚刚才做下决定,正准备跟你说来着。”

    杜少甫侧转过身,对父亲杜庭轩说道。

    “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吧,我想所有人都会支持你!”

    杜庭轩微微一笑,说道。

    “其实我们这一界还很弱,面对三十三天的强者,绝对无法正面抗衡。若是多数强者一齐离开的话,那么如法家、名家、纵横家的主族再派遣强者过来,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将面临着巨大的危险。”

    杜少甫停顿了一下,而后接着道:“尤其是荒国,要是我们圣境圆满以上之人全部离开的话,我怕他们会趁虚而入。就算这一界有着天地之力压制,但要是没有绝顶强者坐镇,荒国会很危险。而我去到了三十三天之后,也无法顾及这里。所以,我希望多数人能够暂时留在这里,等我将外面的情况探知清楚了,再逐渐带人过去。”

    “呵呵……原来你也是这样想的。”

    杜庭轩轻笑了一声,似乎早就知道杜少甫会这样决定。

    事实上他的担心很有道理,这种浅显的事情很多人都能想到。

    但如今所有人都在心花怒放,想要出去闯荡一番,实在是不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不管让谁留下来,都显得不太公平。

    所以,这让杜少甫心中很是为难。

    “所以我思虑再三,最终决定,还是只带少数几个人直接离开比较好,否则,怕是不少人都会闹腾一下。”

    杜少甫苦笑,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了。

    先带几个人去往外界,如果情况允许的话,再一步步让其他人过去,这不失为一个最为可行的办法。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是想悄悄地溜走,声张地不要?”

    杜庭轩哈哈大笑,点了点头,道:“放心吧,你老爹我一如既往地支持你!”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