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千四百三十章:可伶的血狍老祖!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狂暴的能量海啸般激荡开去,到了一定距离之后又截然而止……

    "太可怕了……"

    四周各大生灵强者尽数毛骨悚然,这杜少甫和血狍老祖居然是能够交手到如此地步,而且堂堂的血狍老祖一直就在被虐啊。

    "噗嗤……"

    血狍老祖不断吐血,身躯在八卦虚空图上接连震退。

    此刻,血狍老祖内心深处震动泛起惊涛骇浪,彻底涌出了惧意。

    短短时间,这杜少甫居然可怕到了如此地步,同层次之中,居然是镇压到让它难以有抗衡之力!

    "化血为天!"

    血狍老祖大喝,知道今天不拼命怕是已经无法善了。

    "轰!"

    血狍老祖目光一沉,周身血煞之气铺天盖地涌出,血光鼓荡而起,让虚空苍穹之内隐隐间一片鬼哭神嚎。

    "咕咕……"

    这同时间,血狍老祖周空,开始弥漫着一股滔天气息,周围黑雾缭绕,如是血水翻涌,宛如沸水,周围那刚开始的哀嚎声不断。

    "呼呼!"

    一片血海沸腾,血光符箓秘纹如是化作细小的血水冲天而起,伴随着血狍老祖周身空间旋转波动。

    "这是狍鸮一族的化血大法,施展之后,实力能够暴涨,但要付出巨大代价,看样子血狍老祖已经被bi到了极致!"

    "这人类杜少甫的实力,让血狍老祖已经到了极致!"

    目视着前空,四周生灵强者之人惊骇轻声议论。

    孙家孙琴此刻在孙家阵容中,目光轻颤,紧紧的注视在了前空,以她对杜少甫的了解,这就是一个变态,每一次见面,皆是能够让她震骇。

    此时孙琴才算彻底明白,这家伙的确是变态,短短时间不见,已经能够蹂躏血狍老祖。

    "呼呼!"

    随着血狍老祖周身血煞之气喷薄而出,身上的气息似乎是恢复到了当初重创前的巅峰,血光万丈,凶瞳目光血红,身上的那一股血煞之气越发的浓郁,以自身为中心,一股股的无形血煞气息顿时蔓延而开,让人心颤。

    "你终究还年轻!"

    血狍老祖凶瞳目光抽动,随着冷喝一声,背上肉翅宛如一抹鲜血一般冲天而起。

    血色肉翅扇动,周空气势骤然变色,震动血色肉翅,面对此时的杜少甫,血狍老祖明显已经凝重到了极致,不敢有丝毫大意。

    "动我荒国,今日你必死!"

    杜少甫本体话音一落,紧盯着血狍老祖,澎湃杀意,顿时弥漫这方空间!

    "嗤!"

    同一时间,杜少甫雷霆武脉上一股紫金电弧弥漫,在这紫金电弧之中伴随着一股恐怖的刑杀气息,让生灵神魂都是无法承受这可怕的威压。

    "哼!"

    血狍老祖杀意斗射,也没有停滞,背后血色肉翅一挥,周神铺天盖地的血煞气息蔓延而出,滔天血煞气息,伴随着一股同样很是可怕的气息在周空凝聚。

    "咻咻!"

    漫天的血煞气息和威压铺天盖地涌出,随即在血狍老祖的身后便是凝聚成了一片血海,血海泛起千重巨浪,血煞气息遮天蔽日。

    血海巨浪宛如实物,浪潮之前,有着漆黑空间黑点闪烁,有透着诡异的血色。

    杜少甫目光注视那血海浪潮,那密密麻麻的血色巨浪不凡,光是那血煞气息,就足以是让同级修为者也受到巨大影响了,这血狍老祖的实力绝对是恐怖的。

    "小子,去死吧!"

    血狍老祖的阴沉之声在这空间回荡着,血光作响,血色肉翅开始颤动,带着血色浪潮席卷而去。

    "老东西,看看谁死!"

    杜少甫上前一步踏出,随着虚空八卦图空间为之一颤,声音中也是充斥着磅礴杀意。

    随着杜少甫话音落下,身上光华闪烁,周身气息突然一变,猛然剧烈起来。就宛如是在平静的水面扔进了一枚炸弹,一瞬间泛起惊涛骇浪。

    "轰!"

    这一方苍穹突然变色,有着神秘伟力降临在虚空,顿时间自杜少甫周身有着璀璨符文涌出,其身躯也发生了诡异变化,像是身躯在膨胀,也像是有什么在周身凝聚。

    一瞬间,在苍穹变色中,虚空八卦图上,杜少甫化身长了一尊足足百丈之高的巨人,通体散发蒙蒙雾霭,气息慑人,宛如百万大山从天而降,像是自远古穿越了时空而来。

    在场所有生灵强者颤粟,那庞大的身躯让人心脏欲要压暴,欲要瘫软。

    当这样的庞大身躯耸立在本就是神异神圣的虚空八卦图上,苍穹乌云压顶,风起云涌,澎湃的巫神之力自远古横贯时空而来。

    四周虚空,风雷不休,铿锵阵阵!

    实力不够的生灵,在那可怕的威能下席卷,早已经为之瘫软。

    "轰隆隆!"

    庞大巫神之躯凝聚,杜少甫立刻出手,挥手而动,直接拍向了血狍老祖周身血海。

    这样的一道掌印,是巫神之躯在出手,满天都是符文,浩瀚汹涌,宛如一串的山洪暴发。

    刹那件,'隆隆'的风雷颤响不休,巫神之力弥漫,所过之处空间'哗啦啦'齐齐炸开。

    巫神之躯四周,无数神魔在四周吟诵,震人心魂。

    那浓郁澎湃的巫神之力,像是自远古横贯时空而来,直接掀翻血海。

    此刻杜少甫的巫神之躯和血狍老祖的本体已经差不多大小,扑进血海之中,和血狍老祖再度大战在了一起。

    "轰隆隆……"

    这样的大战激荡苍穹,四方天地扭曲,空间波纹直接像是沸水波浪一般向四周泛开。

    这样的大战,超出众人原本的预料。

    "轰隆隆……"

    这一刻,虚空沸腾,让得下方不少生灵强者体内也血液澎湃。

    谁都知道那大鹏皇杜少甫的年纪可不大,可此刻却是能够力压血狍老祖这样一尊恐怖的存在,实力恐怖如斯,怎能不让他们心驰神往!

    这样的对决,血狍老祖已经各种手段和神通齐出。

    和小星星在交手的猲狙老祖,此刻在侧空也没有任何的隐藏,在全力出手,拼死抗衡,情况比起血狍老祖还要惨。

    璀璨的符文,激烈的对决,能量对撞迸发神光。

    那等激散的能量,也是犹如火山喷薄一般,能量浪涛浩荡各方,让人胆颤心惊!

    "我和你拼了!"

    血狍老祖怒吼,它接连被创,身后肉翅漫天血光伴随着一股血煞滔天的气息,还有着空间内诡异的一股鬼哭神嚎的声音,对着杜少甫溃压而去。

    无数血光宛如血色长矛暴掠,每一道长矛掠出,都直接撕裂开一道漆黑带着血色的空间裂缝,怕是此刻间一般的圣境中期巅峰修为者,一旦被这血光长矛波及,也会被直接洞穿成碎片。

    "哼!"

    杜少甫巫神之躯双眸寒芒闪说,滔天杀意这一瞬间为之尽数释放。目光之中露出不屑的冷意和怒意,手印猛然变化。

    "天雷无妄破!"

    "天火88必发娱乐破!"

    "………………"

    "轰隆隆!"

    虚空上,天雷骤降,滔天电弧席卷,烈焰滔天,这整个初期天地在颤抖轰鸣,乾坤颠倒,苍穹像是欲要龟裂。一条条的裂缝在蔓延。

    天地轰鸣,苍穹颤动,气息恐怖的让整片虚空都在颤粟。

    杜少甫以八卦领悟各种手段,在疯狂的对着血狍老祖溃压,整个虚空顿时摇摇欲坠一般。

    随着杜少甫接连的突破和领悟增强,虚空八卦图的威力比起以前来,再次强悍上了太多。

    虚空八卦图威能翻涌,滔天威压气息霎那间席卷这片空间,空间顿时宛如天地动荡,整个空间为之陡然颤抖,随即空间直接要崩塌了一般。

    "咔咔!"

    虚空八卦图如是一方世界,溃压一切,镇压苍生,血狍老祖顿时就被克制,那无数的血煞长矛,瞬间就改变了空间轨迹一般,为之扭曲成了一团。

    一道道的血光长矛再也无法坚持,在一股诡异的镇压能量之力下,直接开始逐渐的消淡,像是天生就遇到克星一般。

    "咔咔!"

    一道道的血光长矛,根本就还没有碰到杜少甫,便轰然直接消淡在了八卦虚空图内。

    血狍老祖愕然,鲜血泊泊的嘴角狰狞,一直被各种镇压和影响,无时无刻都有着缚手缚脚的感觉,不知怎么的,那小子就被压制住了自己的攻击,那小子太诡异了。

    "圣兽境后期,就只有这样吗!"

    杜少甫声浪滚荡传出,漫天巫神之力溃散,随即挥手遥遥一拍,虚空八卦图空间猛然颤动收缩,将这一方偌大空间直接掀翻,有雷霆降临。

    一股无形刑杀威压之气犹如带动了这片天地的能量一般,万千丈的雷电空间,急速便是化作了一座上百丈庞大的雷球。

    "轰隆隆!"

    巨大的璀璨雷球,雷电符文炽盛交织,随即瞬间朝前降临,对着血狍老祖轰击而去。

    "卡卡卡……"

    空间波纹不断的传出不堪重负的'咔嚓'声音,一道道裂缝犹如蜘蛛网一般从雷球周围急速蔓延而出,夹杂着暴掠而出蔓延的无形刑杀毁灭之气,周围空间直接毁灭成了碎片,显露出巨大漆黑虚空,电弧交织。

    巨大的璀璨雷球,雷电符文炽盛交织以一种奔雷般的速度,直接将血狍老祖笼罩其中,让所有人能够感觉到一种毁灭般的刑杀气息。

    血狍老祖圣兽境后期已经靠近巅峰,此时这虚空八卦图空间之内的诡异力量压制下,直接让它难以顺利脱身。

    庞大璀璨雷球,雷电符文炽盛交织直接就将血狍老祖笼罩,这时候血狍老祖才知道这杜少甫的真正难缠,明明在圣境后期上的修为远不如它,也没有它牢固,可此刻的战栗竟然是一直将它碾压。

    "血海狍鸮!"

    血狍老祖知道这已经是生死存亡的一战了,一切超出它的预料,感觉自己在这空间内遭受无形克制,体内玄气暴涌,挥爪而起,背后血色肉翅变化出无数血光长矛,血光旋转,宛如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色长矛空间深洞一般,直接吞噬向了电光火石间已经是到了身前的雷球。

    血色长矛和璀璨雷球,雷电符文炽盛交织轰然相撞,随即血色肉翅残影和破碎的血色符文直接飞溅开去。

    "咔咔……"

    血狍老祖背后血色肉翅破碎。

    璀璨雷球,雷电符文炽盛交织炸开,刑杀毁灭的雷电气息在天空上席卷开来。

    可怕的刑杀毁灭劲气下,连空间波纹都是变成了一圈圈的黑色波纹,洞穿出一道道漆黑空间裂缝。

    满场生灵强者紧张的注视着上空那巨大动静,脸庞目光紧张,呆若木鸡!

    "嗤!"

    滔天的刑杀毁灭劲气之下,血狍老祖身躯再度被震飞,凶瞳震惊和凝重到了极致。

    "孽畜,去死吧!"

    同一时间,杜少甫雷霆武脉爆发,巫神之躯身影横跨空间,宛如山峰一般耸立,周围可怕的巫神之力翻涌而起,恐怖的气息弥漫攀升,空间都在直接被掀翻成虚空。

    没有任何的犹豫,巫神之躯挥手猛然而动,一道巨大的拳印,瞬间便是对着血狍老祖轰击而出。

    "滋!"

    庞大拳头之前犹如神魔在嘶吼,沿途所过之处,将空间尽数震碎成了虚无。

    目视着这一拳轰击而来,血狍老祖也面色大变,这小子的实力居然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变得如此可怕,那重宝到底是什么!

    感觉着这一拳,血狍老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一拳之力将这整片空间震碎,这种力量太可怕了。

    "咻。"

    血狍老祖没有任何时间耽搁,面色骇然中,铺天盖地的玄气蔓延,仓惶中,滔天血光也在身上甚至是布置上了一逃不凡的血色铠甲,背后血色肉翅接连山洞,在虚空划出一道道玄奥弧线,猛然间飙射出一道血色关注,带着血色浪潮,狠狠的阻挡在杜少甫的拳头上。

    "轰隆!"

    这样的对撞,虚空闷响,响彻寰宇!

    "噗嗤……"

    一瞬间,血狍老祖嘴中大口鲜血吐出,面色也顿时苍白起来,目光为之惊骇,那小子的实力比起它想象中的来还要强悍的多,数种可怕的威压汇聚在一起,有雷电之力,有那可怕的刑杀之力,还有各种说不清楚的力量,加上这诡异的虚空图案,让它无法抗衡,甚至还有一股力量让它兽魂也在发憷,让它处处受到压制。

    "噗嗤噗嗤……"

    蓦地,血狍老祖口中接连吐血,这血液格外璀璨,是体内的精血。

    随着血狍老祖精血吐出,诡异的能量波动,血光万丈,一股古老的血煞威压似乎横跨的时空而来,瞬间降临,让得杜少甫的虚空八卦图也受到剧烈影响。

    这血煞气息很诡异了,让杜少甫也顿时变色。

    "小子,哪怕是我付出代价,也放不过你!"

    血狍老祖狰狞怒吼,众多狍鸮一族的强者因为这小子折损,整个狍鸮一族的强者,因为这小子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它如何能够不怒,哪怕是付出绝对的代价,今天也不能够放过这小子。

    随着这话音落下,短短一霎,血狍老祖背后肉翅诡异而动,也爆发出不少血液,和刚刚喷出的精血快速融合在一起。

    "轰隆隆……"

    一瞬间,血光万里铺展,鬼哭神嚎之声不绝,犹如是打开了恶鬼修罗大门。

    血光铺展,此刻宛如横跨了远古而来,将杜少甫的虚空八卦图也淹没,正片苍穹被铺满,让得杜少甫巫神之躯也被瞬间包裹,无法避开。

    "桀桀,小子,你死定了,困死在这吧,想要离开血煞幻海,可没这么容易。"血狍老祖狰狞冷喝,身上气息此刻很是虚弱,庞大本体上的血光也暗淡了不少。

    "血煞幻海,血狍老祖这真是不要命了!"

    瞧着虚空上那铺展苍穹的血海,诡异的能量波动,隔着虚空也能够神魂战栗,虎擎,赤素等强者,此刻也接连变色。

    "血煞幻海,血狍老祖的真正底牌,也是狍鸮一族的远古神通,传言催动血煞幻海,血狍老祖足以能够困住圣境圆满修为者,这才是各大势力中的老祖也要给它几分颜面的原因,不过这血煞幻海太强了,所以狍鸮一族的强者一生之中最多只能够催动两次,没催动一次,都要付出巨大代价,重则以后永难更进一步!"有强者开口,说出了这血煞幻海的来历。

    血海之内,有诡异力量遮天蔽日,笼罩一起,甚至隔绝天地能量。

    杜少甫巫神之躯想要横渡血海,顿时被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震退,这空间之内,自有一股能量束缚,让他无法脱身而出。

    "这空间诡异。"杜少甫面色变化。

    "桀桀!"

    血狍老祖冷笑,站在血海之外,望着那遮天蔽日的血光空间,它付出了巨大代价,但只要能够解决那小子也值得了。

    在自己的血煞幻海中,血狍老祖不相信那小子还能够脱困,就算是圣境圆满层次的强者被自己困住,也难以脱身。

    "孽畜,这狗屁空间就想困住我,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只是还在血狍老祖暗自得意之际,杜少甫的幽幽的声音便是已经从其中传出,猛然之间,从那血煞幻海之内,顷刻间有着刺眼的银金色光芒如同耀日一般蔓延而出。

    "嗤啦啦!"

    短短瞬间,这银金色光芒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出,一股恐怖的雷电气息霎那间出现蔓延。

    短短的时间,前空顿时被一片可怕的雷云包裹,蔓延着一股古老可怕的气息。

    "轰隆!"

    空间顿时一颤,滚滚的银金色光芒形成了一片小型的电弧海洋,一股让人动容的可怕气息,悄然蔓延而开。

    银金色电弧海洋之内,随即一道庞大之躯直接自血煞幻海之内横跨而出。

    "轰!"

    这一瞬,电闪雷鸣,化作了铺天盖地的雷电,威压滔天,淹没虚空。

    电弧璀璨无边,雷电符文密密麻麻,映照虚空。

    漫天雷霆中,一只庞大的赤尻马猴身影冲出,在刹那间释放出的狂暴毁灭的威压,

    "嗷!"

    赤尻马猴咆哮,双眸如是蕴含两轮金色曜日,银金色璀璨光弧心悸弥漫倾泻四方。

    这是杜少甫的赤尻马猴元神脉魂,蕴含数种灵雷。

    "轰隆隆……"

    漫天的银金色雷霆席卷而出,铺满虚空,掀翻血煞幻海。

    血煞幻海能够困住别人,可是困不住赤尻马猴!

    "怎么回事!"

    血狍老祖实在是没有想到,它的血煞幻海空间怎么会困不住那小子,按照常理来说,哪怕是圣境圆满层次修为者强者,也无法在它的血煞幻海幻空间内脱身而出。

    传言当初狍鸮一族的一位远古大能先祖,就用这血煞幻海空间,困住过一个修为足足高上自己一个层次的强者,将其活活被困的走火入魔,然后折损其中。

    "看你你还有什么手段!"

    没有任何耽搁,杜少甫心中杀意已起,也不能够放过这血狍老祖,赤尻马猴元神脉魂之躯大喝一声,挥手而动,于此同时周身璀璨的银金色电弧猛然冲出,一道道雷霆光柱,顿时就对着血狍老祖席卷冲去。

    血狍老祖面色难看,血色肉翅挥动,让空间风起云涌,数道血光顿时巨就撞击在了银金色雷霆光柱上。

    "砰砰……!"

    如此撞击,半空瞬间颤抖,电闪雷鸣,璀璨符文从高空倾洒而下,就如同是那绚丽的烟花一般,毁灭般的气息溃散,将大片空间摧毁成了虚空。

    "今日你必死!"

    杜少甫庞大的赤尻马猴之躯横渡,一股磅礴的银金色电弧倾泻而出,化作滔天雷电,一瞬间在这空间之内就直接扩散开来。

    漫天空间显露裂缝,一股股银金色雷电符文交织倾泻而出,都是化作银金色雷霆。

    只是短短的一瞬,漫天虚空已经是化作了一片炽盛的雷电海洋,将这整片的空间直接包裹。

    银金色雷电所过之处,万物化作虚无。

    血狍老祖背后血色肉翅急速山洞,将身前一方空间直接阻挡,让那滚滚的银金色雷电无法渗透而来,面色也越发极其难看起来,狰狞嘴角不断吐血。

    血狍老祖它没有算到的是,杜少甫的战力这般变态,就连它的底牌血煞幻海也毫无作用。

    "呼!"

    银金色雷电爆发,将血狍老祖包裹,璀璨雷电上下翻涌撞击。

    空间颤抖,可怕气息,悄然迅速蔓延而开。

    "混蛋!"

    血狍老祖咆哮,已经被溃压到了极致,庞大之躯不断被雷霆轰击!

    "镇压!"

    赤尻马猴大喝,四方虚空一望无际的银金色雷电海洋内,泛起惊涛骇浪,电闪雷鸣,符文璀璨,雷电波浪翻涌其上百丈,一阵阵的雷电波浪,朝着血狍老祖连绵不绝的涌去席卷。

    "轰!"

    风雷声响彻,杜少甫巫神之躯此刻已经悄然收敛,金光万丈,宛如人形真鹏般出现在了血狍老祖身前半空,背后大鹏金翅振动,眼中紫金雷光闪烁的眼眸内,杀意斗射。

    "强弩之末了么!"

    喝声落下,杜少甫眼中抹过一道杀意冷笑,那紫金雷电包裹的深邃的双瞳内,此时间也都是有着一抹星辉萦绕。

    下一瞬,杜少甫手中一道道的复杂的手印看似缓慢,实则是快到了极致般凝聚,随即周身一股股神秘的光芒符文涌动笼罩,霞光犹若星辰旋转波动,手印之中有着符箓秘纹涌出,犹如是夜空之中的星辰释放辰光,带着一种浩大的气息铺天盖地而下,直接镇压向了血狍老祖。

    随着杜少甫这一道手印掠空,整个初期四周空间也黯淡了下来,就如同是这一方初期之上的空间,突然之间掉进了夜幕之中,威压盖世,镇压长空!

    "好强的手段,不同寻常!"

    望着杜少甫的手印,让得四周围观者的生灵强者又一次变色。

    星耀印当头镇压下来,狂暴之力影响空间,吞噬光线,犹如星空降临,几乎是穿透了空间,在众多感受到巨大威压的惊讶目光中,所过之处同化空间,下空地面裂缝接连崩碎而出,最后出现在了血狍老祖的头顶。

    霎时间一股可怕的能量如同风暴般的席卷而出,空间显露出丝丝漆黑空间裂缝,星辉吞噬光鲜,也吞噬空间万物般,闪电般蔓延而开,空间波纹寸寸崩碎。

    血狍老祖顷刻间就被笼罩其中,面色大变,全力施为,也难以挣脱。

    "轰隆隆!"

    何况此刻,滚滚的银金色雷霆,也在突破血狍老祖的血光防御,滚滚的雷电如同洪水开闸一般,将血狍老祖同时困在其中。

    灵雷滚滚,银金色雷电席卷,还有那星辉手印当头笼罩,两者同时将血狍老祖困住,空间直接翻涌的一片混乱。

    此刻血狍老祖已经震骇到了极致,目露胆寒,浑身血煞气息和玄气铺天盖地涌出,血色肉翅不断击天,也难以挣脱。

    "砰!"

    星耀印落下,如是星河落下,有星辰坠落,血狍老祖当头挨上,口中接连吐血。

    乘它病要它命,杜少甫紫金双瞳中有着闪电般的光芒闪烁而出,以周身为中心,一道道的气浪波动蔓延开去,嘴中亦是同时一道似龙吟九天,似神象长鸣的大喝声传出……

    "嗷……"

    这一刻,虚空在轰鸣,空间在颤剧,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够见到,杜少甫双手手印变化,符箓秘纹绽放波动,闪电般化作无数道拳印,最后凝聚成一掌……

    "嗡!"

    宛如梵音般的低鸣之声自拳印中传出,伴随着符箓秘纹划破长空,暴掠而出,一个闪烁间,便是再度撞击在了血狍老祖的身上。

    "轰隆!"

    如此撞击,以血狍老祖周身为中心,恐怖的能量涟漪宛如惊涛骇浪一般骤然席卷而开。

    "天马暴空掌!"

    "碎星拳!"

    "扶摇震天翅!"

    同一瞬间,杜少甫不再耽搁,在一瞬间一股股无比浩瀚的把刀气息,猛然毫无保留的自其体内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泛起恐怖的气息波动。

    一瞬间,杜少甫闪电般爆轰,大开大合,携带着数道攻势化作风暴席卷,顷刻间血狍老祖笼罩其中。

    血狍老祖本就是在接连吐血,此刻情况可想而知,全力催动一身修为,背后血色肉翅漫天的血光犹如山洪般猛然爆发开来,血色所过之处,整个巨大的空间,猛然崩裂。

    "噗哧!"

    但一切已经徒劳,在杜少甫的的镇压和攻击下,血狍老祖嘴中又是接连血雾为之喷出。

    随即恐怖的灵雷和杜少甫大开大合的攻势攻击,狠狠冲撞而下,血狍老祖周围空间直接龟裂开一道道空间裂缝。

    "咻咻……"

    混乱的空间之内,血狍老祖身上最后的血光铺天盖地迸射,撞开一道道空间裂缝,空间裂缝急速蔓延,沿途所过处,一切化作碎片。

    "噗哧!"

    如此镇压之下,血狍老祖嘴中一次次喷出大嘴的鲜血,庞大的狍鸮本体无比狼狈,兽魂都大受影响,目光也有些呆滞了起来。

    "去!"

    辽阔浩瀚的银金色雷电还有之内,杜少甫赤尻马猴之躯挥手一扫,猛然冲出一条庞大的银金色雷电光柱,陨石般的就激撞在了血狍老祖的身上。

    "砰砰……!"

    如此撞击,半空颤抖,银金色雷电光柱一瞬间就撞击在了血狍老祖的身上。

    "轰隆隆……"

    电闪雷鸣中,虚空炸开,银金色电弧在高空倾洒而下,就如同是那绚丽的烟花一般,然而这其中却是蕴含着毁灭般的力量。

    "噗哧!"

    血狍老祖身躯猛然倒飞而去。

    "嗡……"

    蓦地,虚空之上,有着诡异璀璨的黑色的符箓秘纹冲出,发出风雷之声,铿锵作响。

    这些符箓秘纹,最后如是要撕裂虚空,发出黑色的乌光,在杜少甫的周身排列在一起,最后在虚空之上化形,凝聚成了一条巨大的黑色大鱼。

    "轰隆隆……"

    这黑色大鱼太可怕了,弥漫至尊之气,宛如活了一般,双瞳如是两轮太阳,如是在俯视生灵,镇压太古,能够与真龙相比,展翅如是大鹏,能够铺满虚空。

    "那是!"

    当这黑色大鱼出现,远处的虎擎,赤素等愕然颤目!

    迦楼摩罗老太太等金翅大鹏鸟一族的人在远处,此刻也如是感觉到了什么,一个个为之骤然变色。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