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千四百零二章:心痛难忍。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轰隆……”

    黑色符箓秘纹穿梭,大鲲如是在一望无际的海域中沉浮,惊人至极!

    目视着自己演绎的至尊兽能,杜少甫自己也很惊讶,那大鲲居然是如此可怕,弥漫而出的气息足以和真龙真凤并列了吧,能够和真鹏齐名。

    仔细的感觉着那大鲲的变化,杜少甫暗自震惊,这大鲲和金翅大鹏鸟更是些许类似,一个是九天大鹏,一个是海域大鲲,但却是无形中有着某一种联系存在。

    一时间也想不明白,杜少甫没有再多想,收敛了鲲之至尊兽能,感觉着自己此刻的修为实力,若是再遇上那雷羊,那怕是就应该好玩了。

    想到这,杜少甫嘴角掀起一抹笑意,还真是很期待再遇上那雷羊,哪怕是再遇上那血狍老祖,那也有着好玩的了。

    “血狍,真期待在此见面啊!”

    杜少甫喃喃轻道,轻轻的握了握拳头。

    只是一瞬间,杜少甫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还没有回过神来,顿时就快要哭了。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少甫终于看到了此刻石室内四周的一切,到处漂浮着圣器,而紫金天阙,荒古空间,幻衍刀阵等在一旁,包括九劫剑也在。

    摸着光溜的身躯,杜少甫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所有的乾坤袋全部没有了…………

    发呆,懵了,杜少甫直接愕然起来,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脑海中自己的思索着一切,杜少甫隐隐间像是有着一缕回忆,在最后自己肉身被那太古大能遗骸所轰碎之后,肉身破碎,元神陷入昏迷,元神之躯内的灵雷开始肆虐,然后将自己身上的乾坤袋轰碎,也因为是自己的灵雷和自己的乾坤袋,虽然布置上了封印禁制,因此乾坤袋被轰碎却是没有将里面的宝物摧毁,但也被灵雷直接轰碎,成堆成堆的天才地宝,圣药,丹药,灵药直接化作了灵液…………

    杜少甫终于明白了,难怪感觉哪来的那一股澎湃的能量,几乎要将自己撕裂无数遍,要让自己万劫不复,合着是自己这一路上辛辛苦苦所收集起来的宝物。

    痛,心痛,肉痛……

    杜少甫几乎快流泪了,众多的圣药,天才地宝啊。

    还有那一大堆的远古武技,功法,还有那成堆的在道器,法器等啊,那被轰碎了,毁了就是毁了啊,早知道还不如把那些道器,法器等给紫金天阙吞噬了呢。

    杜少甫摸着自己的心口,几乎要捶胸顿足起来,辛辛苦苦一路上的收获啊,想尽了办法,费了无数心思,也冒了不少风险,结果就这样全没了。

    久久,杜少甫这才平息一些,想着自己那么多的圣药和天才地宝,至少也让自己再度突破了,此刻踏足到圣兽境后期,似乎也没有吃亏。

    可是一想起那么多的武技,道器,法器,功法等完全就是陪葬品,杜少甫就忍不住心口隐隐作痛起来。

    “咦……”

    感觉着紫金天阙上的气息,似乎紫金天阙似乎也再度陷入了一种沉睡状态,杜少甫数着自己身上的那些圣器,总是感觉着紫金天阙是不是偷吃了自己不少圣器,总感觉圣器的数量有些不对。

    而随即,杜少甫也发现了一个居然保存完好的乾坤袋,这乾坤袋是天武学院之中当初大长老所留,在进入这凶地的时候,这神秘乾坤袋上似乎还有着一些反应。

    而这乾坤袋,居然在灵雷的暴轰下也逃过了一劫,这让杜少甫感觉到这乾坤袋越发的神秘。

    随后收拾起身边的一切,杜少甫将紫金天阙,幻衍刀阵,荒古空间等收进体内。

    身上没有了乾坤袋,杜少甫只能够九劫剑等剩下的保存下来的圣器收进了荒古空间内,这些圣器本身很强,灵雷也没有将其摧毁,逃过了一截,不过杜少甫一只感觉到圣器数量不对,怀疑紫金天阙。

    收拾好一切,杜少甫拍了拍手,尴尬的发现自己身上现在没有任何外物,身躯赤裸,只好无奈的催动了青灵铠甲遮身。

    “怕是过去了很久,有大半个月了吧!”

    杜少甫估摸着时间,在参悟中时间像是失去了概念,但是也隐隐间感觉着,现实中的时间并没有过去那么久,但也有着大半个月了,也该想办法离去了,也不知道柳璃漠可否已经顺利逃脱,还有那远古大能遗骸去了何地。

    目视着四周石室,杜少甫仔细的打量着,还是早点离去的好,要是那远古大能遗骸再度回来,怕是张家界虽然突破了,也还是照样不是对手。

    运气算是不多,随即杜少甫发现石室内原本布置的封印禁制奇怪的消失了,自己要离去,已经并不困难。

    挥手撕裂虚空,杜少甫离去,脱离了那石室。

    数个时辰之后,一处山脉之中,有着十几个人族强者在组队探险,突然间,神秘金光暴涌,领头的一个圣境初期强者清瘦中年直接消失不见。

    而随后,在这十几个强者胆颤搜寻之中,在不远处看到了那圣境中年强者,浑身被禁制,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只是剩下了一条齐臀亵裤,目光浑浊呆滞。

    没有多久,有传言传出,葬天死地内出现了一个有着龙阳断袖之癖的超级强者,专门对圣境强者出手,已经有圣境强者遭受羞辱。

    “人言可畏啊,人言可畏啊…………”

    翌日,一处生灵强者聚集之地,一个其貌不扬的青年摇头叹息,自己明明只是顺手拿了点换洗衣衫和乾坤袋而已,哪里来的龙阳之癖啊,这绝对是谣言。

    这其貌不扬的青年,也正是杜少甫,施展了易容神术,走出了那石室。

    在这生灵汇聚之地,杜少甫也得到了不少的消息,到处都在争夺宝物,各族强者尽出,甚至有老祖级别的强者也已经出现了,传言血狍老祖在不久前,都被强者所创而逃。

    而荒国之名,也在葬天死地内传开,震慑了葬天死地,但当然也树敌无数。

    从各种消息之中,最让杜少甫震惊的是,传言外界的入口裂缝出现了变故,有可能当初进入过葬天死地内的那些强者,也已经能够再度进入了。

    这让杜少甫凝重,这看样子已经是真的了,那就意味着永恒之墓内那些强者也已经能够进入,那可是有着自己不少仇家,还有魔教的那些可怕魔皇。

    “看样子得早些找到大家才行。”

    杜少甫喃喃轻道,无论是外界的那些魔皇和永恒之墓内的强者进入,还是此刻这里面的那些老祖界别强者也放下了身段出手,大哥甄清醇,酒鬼老爹等都不是对手,需要尽快找到他们。

    葬天死地的争夺已经越来越剧烈,也不知道多少的大势力已经被卷入其中,影响巨大,也已经折损了众多的强者,当然,也成就了很多的强者,有至尊崛起,震动四方。

    “有一处神秘秘境在开启,惊动了四方,各方强者势力皆是在蜂拥而去,传言那里面可能就蕴藏着真龙真凤精血。”

    杜少甫得到了这样的一个消息,以荒国众人的性格,若是得到这样的消息,杜少甫知道怕是大家都不会放过,或许在那里能够找到大家。

    数个时辰之后,杜少甫身影出现在了虚空之上,血魂印下,控制了一只主域境巅峰的凶禽作为坐骑,也打听了一些事情。

    与之同时,此刻杜少甫的身边也多了两人,一个小女童和一个半大少年,正是杜小凰和杜小霸,在荒古空间内,他们未曾受到任何影响,也已经尽数恢复了伤势,杜小霸甚至又略有进步。

    "最快速度赶路。"

    杜少甫在凶禽背上盘膝而坐。

    "是,主人!"

    凶禽应道,凶瞳敬畏顺服,双翅震动,有符箓秘纹闪烁,周围空间都是微微扭曲丝丝波纹,气流呼啸而过,带动出一阵低沉的破风之声。

    盘膝而坐在凶禽背上,呼啸的空间气流带着狂风呼啸扫过,片刻之后,杜少甫易容神术下,衣袍微微挥动,周身萦绕上了一到无形的金色光圈,眼眸徐徐未必,心神开始沉浸在了领悟断空三剑中,周身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空间奥义。

    这一次的突破,属于侥幸,杜少甫欣喜的同时,也庆幸自己这一段时间在参悟上没有落下,要不然怕是撑爆了自己,也难以突破,到了圣境这种层次,参悟比起修炼玄气更为重要。

    凶禽展翅,杜少甫四周虚空,自有一股空间能量围绕在身旁。

    在领悟上,杜少甫的领悟力一直是是一日千里不敢说,但也绝对很变态,可在这断空三剑的参悟上,却是一直花上了不少的时间。

    当然,杜少甫也清楚,那是因为断空三剑最为繁奥和厉害。

    哪怕是已经再度突破,杜少甫现在也不想耽误任何的时候,离那魔神还远远不够。

    从这凶禽的口中得知,到那发现的秘境还有着一些距离,杜少甫也干脆开始修炼参悟起来,沉浸在领悟之中,倒是浑然不知了。

    当然,杜少甫也布置下了禁制,可不会有着任何大意。

    一路上,虽然遇上不少的生灵,但这主域境巅峰的凶禽也不弱了,也没有任何的生灵前来骚扰,都在赶路。

    何况有着杜小凰身上释放出的淡淡气息,也足以震慑一般的强者了。

    逐渐,四周山脉之中,也陆陆续续出现了不少身影,见到那凶禽上有身影,也没有人会拦截,此刻众人都是寻宝而来,主动想招惹是非的,怕是也不会有多少人,没有人愿意无缘无故出手。

    “呼……”

    几个时辰后,一口浊气呼出,杜少甫也自己从领悟之中清醒了过来。

    "主人,我们快到了!”凶禽的声音传来。

    “嗯!”

    杜少甫闻声抬头目视向了前方,只见此时遥遥远空之中,漫天一片昏暗的蒙蒙之色,有着淡淡的血雾遮天蔽日,笼罩前方大片空间。

    那血色的雾气之中,有着一座座庞大山峰的轮廓出现,但看不清晰。

    只是越是靠近,便是有着一股浓郁的苍老荒凉之气,伴随着慑人的杀气也蔓延开来。

    这气息下,让人神魂都是为之心悸。

    “此地不简单!”

    杜少甫目光一挑,前面就是所发现了秘境么,光是这气息就让人心悸了,仿若是有着惊人的危险存在。

    "咦……"

    也在此时,杜少甫变色,心神一动,挥手间,眉心一闪,荒古空间内有着流光流出,一个乾坤袋出现在了手中,

    这是一个普通的乾坤袋,透着古朴苍茫之气,外表看不出太多什么特别之处,但此刻却是有着一抹光芒闪烁,只是随即又隐匿不见。

    这也正是杜少甫不久前收进了荒古空间内的天武学院太上长老当初交给自己的乾坤袋,为了怕在发生意外,虽然身上又得到了不少乾坤袋,杜少甫也还是将那些圣器放在了荒古空间内。

    而刚刚杜少甫在此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是屷屿太上长老交给自己的乾坤袋,刚刚又有了反应,甚至反应的时间持续了一会才消失不见。

    握着手中的乾坤袋,杜少甫元神窥探向了乾坤袋中,却是发现以自己此刻的元神力量,也还是依然是感觉到石沉大海,根本无法窥探出这乾坤袋中有着什么。

    "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

    杜少甫收起了元神力量,刚刚真的是分明是感觉到一直没有动静的乾坤袋有了一些波动。

    “爹,前面有着不少人!”杜小凰开口。

    “我们不会来晚了吧,前面已经有着不少人在了。"杜小霸站起身来,半大的身影却是负手而立,注视着前方,心神窥探之中,前方山脉之中已经是有着不少气息存在,显得有些少年老成起来。

    “没有,都在等呢。”

    杜少甫随手将乾坤袋收进了怀中,心神感觉下,早已经窥探向了前方, 感觉到了不少的气息,都在等待着什么。

    凶禽展翅,距离前方空间越来越近,那苍凉和血煞的气息也越来越浓郁。

    隐约之中,杜少甫甚至是能够感觉到一股煞气外泄,更加是让人心悸。

    “都要小心。”杜少甫交代杜小凰和杜小霸,也是因为这两个小家伙已经痊愈,加上也有心让其继续磨砺,才从荒古空间内带出了这两个小家伙。

    随后,杜少甫也让这凶禽收起本体,化作了一个高瘦中年,落地直接往这秘境入口而去。

    四周早已经是人山人海,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生灵强者,杜少甫抬头目视前方,只见到了一处辽阔无边的空间内,隐约有着庞大山岳辽阔,苍凉血煞的气息蔓延并存,很是惊人。

    四周山头之间,有着一片巨大的广场,山林缝隙内,隐约是还有着一些妖兽灵兽的遗骸在,白骨森森,更加是为此地平添了几分阴森。

    刚刚到了此地,杜少甫便是面色暗中变化,感觉到了不少熟悉的气息,这四周此时竟然是已经出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

    一眼望去,杜少甫颇为惊讶,除了熟悉的兽盟和人族之中不少强者在,还有这外界的佛家,儒家,农家等不少身影在,没想到这些人也到了此处。

    见到儒家,,农家,佛家等一些人在,毕竟都是外界进入此地的,杜少甫也颇为欣慰他们安然无恙,其中一些很熟悉的身影也在其中,九重灵,恒伦,孟文老祖,孔三思,周小洛,地锄老人……

    当然,杜少甫也见到了兽盟和人族之中不少的对头实力在其中,这些人竟然都到了此地,但却是都还没有打起来。

    心神仔细扫过,杜少甫倒是也放心了一些,在场似乎并没有那种老祖级别的强者,不过圣境强者可是不少,其中数道隐晦气息波动,应该是各大势力之中隐藏的超级强者,修为实力怕是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圣境后期了。

    "都小心一些。"

    杜少甫轻声对杜小凰和杜小霸说道,虽然是现在也不惧何人,不过万事还是要注意一些的好。

    "恩。"

    杜少甫的话音落下,杜小凰,杜小霸微微点头轻应一声,各自提防起来。

    这一片天然般的广场之上,此时汇聚起来的生灵强者,怕是至少已经有着上千人了。

    见到杜少甫等人进来,周围也是引来了一些目光的注视,似乎是感觉到了杜小凰身上的气息,也没有人敢阻挡杜少甫三人前行,纷纷让路。

    而前面的一些大势力和强者,倒是没有注意,有人陆续来到并不是一件什么让人惊讶的事情,何况此时所有的人都是在注视着前方那巨大空间。

    杜少甫也不例外,徐徐前行,但目光一只目视着前方,那一片大岳轮廓巨大无比,两边山谷高耸入云,灰蒙蒙的空间内,显得极为巍峨雄伟。

    自那其中,自有着一股震人心魄的苍古气息和血腥杀气并存,而更让杜少甫震惊的是,前方从入口到目光所及之处,堆积满了厚厚的生灵尸骨,有庞大的妖兽遗骸,白骨森森。

    “这似乎是一处大凶之地!”

    杜少甫望着这巨大的大岳辽阔,那些尸骨面积极为广阔,两边隐隐间出现了一座座巍峨的巨大山岳轮廓,远远看去,那杀气弥漫的空间内,似乎是有着一只滔天凶兽匍匐存在一般,令得人毛骨悚然。

    没有丝毫大意,从进来这凶地开始,到此刻这里面的所见所闻和各种遭遇的凶险,杜少甫很清楚,此地绝非善地,若是不谨慎一些的话,恐怕将性命折损在这里都并非是不可能的事。

    目光暗自波动金色光芒,越是注视着前方,杜少甫越是感觉到了前方有着一股可怕的气息存在一般。

    这气息甚至似乎是让杜少甫感觉到不存在当世一般,让的自己暗自不由自主的心生出一股渺小之感。

    "好可怕的地方,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杜少甫神情凝重,随即才回过神来。

    这天然广场上,还在连续还有着不少人加入进来,注视着前方巨大的峡谷入口,一个个都是有些失神,似乎是感觉到了这其中的气息。

    能够进入葬天死地范围内的生灵,就已经是证明不会是一般,因此到了此地后,都没有任何大意。

    四周有的人似乎是来了很久的模样了,但也没有人轻易进入前方,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为什么没有人进去啊?”

    杜小凰挑眉,低声问道,前方似乎也不像是有着什么过于特别的封印禁制,但四周的生灵像是都在等待着什么。

    “前面有不少强者已经折损,自然不会再有人蠢得甘愿当这领头羊,要不然自然是早就进去探险了,可是现在这么多人,谁也不想给别人去开路。”

    杜少甫开口,前方入口,有着不少白骨还带着气息波动,有血迹斑驳,在似乎是刚刚折损没有多久,从尸骨上来看,折损的也都是强者,但却是刚刚靠近就被什么轰杀了,自然也不会再有人去当领头羊了。

    “唰唰……”

    也在此时,就在杜少甫打量前方之中,突然察觉到有着不少目光投射而来,不带善意,也目光很是复杂。

    当下杜少甫眉头一挑,视线一转,目视而去,见到了不少熟悉的阵容之中,其中有着一些人群阵容之内不是别人,正是那姬家,姚家的人,也还有兽族的一些大势力在其中。

    目光一扫,杜少甫随即又见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正是孙家的孙琴,孙瑥老祖,姜家的姜雅婷等人。

    “咦……”

    人群之中,杜少甫随即也见到了自己此刻最想见到的一些人,迦楼绝羽,老太太迦楼摩罗,大姐迦楼彩翎,迦楼绝空等。

    “小凰,小霸,你们怎么来了!”

    一道天籁般的声音传来,随即有着曼妙的身影闪身而出,那是一个颇为年轻的女子,绝美中透着一股飒爽英气,光采照人,神如秋蕙披霜。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