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千三百五十八章:各个击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雷电巨羊和刚刚雷电所凝聚的雷电巨羊虚影一般,这是雷羊的真正本体,比起刚刚所凝聚的雷电本相还要庞大的多。自那庞大的雷羊之躯内,一股可怕的毁灭威压弥漫,雷电交织,让远处生灵颤粟。

    巨大雷羊当空,雷电充斥,遮天蔽日般遮盖苍穹,让人心生渺小和震撼,神魂在战栗!

    “小子,能够让我动用本体,不得不说,你是我所见到过最强的人类,可惜,你还是不够,终究是有着巨大差距!”

    雷羊开口,声浪震动虚空,自那庞大的本体,一股璀璨的雷电宛如神火升腾而起。

    “差不多了,下次吧!”

    杜少甫目视着雷羊,苍白的面色上露出了笑意,能够让这雷羊动用本体,也算是验证了自身。

    随着话音落下,杜少甫手中有着手印凝结,有光芒掠出。

    “轰……”

    刹那间,下方群山轰鸣,虚空波动,到处弥漫出一种特别的符箓秘纹,像是沟动了这四方天地之力,一股无形气息冲天而起,化作光幕,将四方虚空笼罩。

    雷羊变色,四周虚空凝固,它一瞬间被笼罩其中,也难以脱身,随即眼前一切在开始变幻。

    “符阵……不,是幻境!”

    雷羊变色,实力再强,遭遇这幻境也是不敢有任何大意。

    围观的生灵强者,远远的目视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见到那一方虚空模糊。

    这是杜少甫一早就布置下的幻境,来自在师父圣手灵帝所留下的《天灵录》。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幻境,但以杜少甫现在的元神力量和实力布置出来,也绝对有着惊人的效果。

    只不过凭仗着这幻境想要真的困住雷羊,显然也是不可能。

    并没有多久,雷羊就从幻境中走出,庞大的雷电之躯矗立天空深处,雷电交织,璀璨耀眼。

    但此刻天空上早就消失了杜少甫的痕迹,在虚空消失不见。

    “小子,你逃不掉的!”

    雷羊怒吼咆哮,它动用了本体,全力而为,居然未曾奈何那一个圣境中期修为的人类,老脸怎么挂的住,何况那半截秘骨还在其身上。

    “难道,真的是那人类,他还活着!”

    雷羊雷电双眸波澜不休,传言那一个绝世至尊人类,有着大鹏皇之名,刚刚这人类有着金翅大鹏鸟一族的至尊气息,不可能人类之中会有着如此多可怕的年轻至尊存在。

    “不管你是谁,逃不掉的!”

    雷羊沉喝,身影撕裂虚空,犹如是一轮雷光曜日消失在了虚空内。

    四周围观的生灵强者还在震撼中,那样一个青年,居然最后在雷羊的手中还能够扬长而去,不可思议。

    空间萧瑟,天空中的云彩也呈现暗红之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杀伐之气,到处显得很压抑。

    群山中,有着暗黑色的岩石,透着一种金属般的光泽。

    欧阳爽,戴星语,青鸾小青,銎猿,冰蟾五人身影出现在了此处。

    “少甫哥不会有事吧。”青鸾小青有些担心,那来的可是一个圣兽境后期的强者,放在外界,也是最为巅峰的存在之一了。

    “少甫哥就算是不敌,也能够脱身的。”戴星语清澈的眸子中泛起信心光芒。

    “放心吧,他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欧阳爽开口。

    “嗤……”

    随着欧阳爽话音落下,虚空悄然波动,杜少甫身影自虚空显露而出,面色颇为苍白,嘴角有着淡淡的血迹。

    “主人。”

    銎猿,冰蟾行礼,眸子暗自震撼,在雷羊的面前,主人居然还真是全身而退了。

    “少甫哥哥,你受伤了!”

    瞧着杜少甫苍白的面色和嘴角淡淡的血迹,戴星语目光顿时担忧紧张。

    “可有碍?”

    欧阳爽上前,玉藕般的纤手中,一块弥漫着淡淡幽香的丝巾轻轻的擦拭着杜少甫嘴角的些许血痕,大眼紧张。

    “小伤,不碍事!”

    杜少甫冲着欧阳爽一笑,轻轻的将那白玉莲藕般的纤手抓在了手中,伤势并不重,只是消耗了不少。

    这一次的验证,杜少甫心中对于自己的实力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

    雷羊最后动用了本体,那才是其最强的状态,杜少甫也很清楚自己的脉魂和元神灵雷之力也未曾动用,何况还有八卦奥义底牌,正要是拼起来,结果怎么样,还真是不好说。

    但那是拼死对决,最后才会有结果,此地到处都有强者,自己的仇家可不少,还到处有着险境,杜少甫可没有打算和那雷羊拼到最后,自知就算是到了最后,也难以真正的奈何这雷羊,多半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已经验证了自身,杜少甫见好就收,原本布置下了手段,就是怕万一遭遇到雷羊,也有着一招退路,最后也还是用上了。

    “主人,那雷羊呢?”

    銎猿问道,很震撼,想要知道结果,他可是知道雷羊的实力,整个凶地内也是顶尖的存在,让人族和兽盟之中的不少老祖级别强者也要礼让。

    “应该没有这么快追上来。”

    杜少甫道,嘴畔掀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问道:“找到位置了没有?”

    “应该就在前面不远。”銎猿回道,目光难忍震撼,主人这太凶悍了。

    “你们先进荒古空间,我再去办点事。”杜少甫低眸,对欧阳爽说道,还有着一些事情要办,要速战速决,幻阵阻挡不了雷羊多久,怕是会很快追上了。

    “小心一些。”欧阳爽没有多说什么,眼眸中有着一抹黯然之色悄然掠过,她很担心,希望能够帮上一些忙,但此刻自己却是一直成为了他的累赘。

    “或许,没有我在身边,他会轻松的多,没有这么多负累……”欧阳爽心中暗自沉吟,但面色不留痕迹,绝世容颜上,有笑意倾城,动人心魄。

    “放心,不会有碍,至少能够脱身。”

    杜少甫说道,话音落下,略带苍白之色的双唇在那娇嫩红唇上微微印上,一缕清香入鼻,红唇轻柔,让人流连不愿松开。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戴星语伸手捂着双眸,娇笑着说道。

    “我也没有看到,羞死了。”青鸾小青十指交叉捂着眼睛,但在指缝中却是偷偷的好奇看着。

    “好了。”欧阳爽娇羞,探头退后了一步,满脸红润,更显动人。

    杜少甫唤出了荒古空间,将欧阳爽,戴星语,青鸾小青送进了荒古空间内,随即身躯蠕动,脸庞也在扭曲变化,在銎猿和冰蟾瞠目结舌中,身躯在逐渐的缩小,变得瘦小干枯,刚毅俊朗的脸庞也无血肉,皮包骨头,还长出了一缕山羊胡,透着几分猥琐,活脱脱就是那雷羊的模样。

    “轰!”

    双眸波动雷光,杜少甫动用易容神术,化作了雷羊的模样,除了衣衫外,身上的雷电气息也如出一辙。

    銎猿和冰蟾眼球都快要瞪出来了,惊悚的目视着眼前的雷羊,就连身上的气息也如初一撤,根本难以分辨,这要不是亲眼所见,不可置信!

    ……………………………………

    连亘群山,遥遥望去,蜿蜒曲折,陡峭幽深。

    层层叠叠的黑褐色岩石随着群山中的峡谷迂回盘曲,宛若是一条幽暗深邃的纽带,在这萧瑟的古地上蜿蜒飘舞。

    峡谷两侧,幽幽高山直冲云天,就如一把把竖直的利剑,将天地分别,山尖之上,有暗红色云雾缥缈。

    “那条杂鱼倒是贼溜的很,躲得挺快的,但肯定就在附近,隐藏了气息,慢慢找,这一次不能够让他再逃了!”

    一块巨大的岩石上,一个黄衣中年居高临下,目光扫视下方,身形透着矫健,双眸内有黄芒宛如闪电。

    “那杂鱼还真是够能够隐藏的!”

    黄衣中年的身边,还有着一个赤衣宽袍的半百老者,宽袍上有着赤色花纹,宛如火焰,勾鼻宽额,倒是颇为有着些气质,但此刻目光却是极为阴沉。

    “雷羊大人他们来了,应该有所收获吧。”蓦地,黄衣中年目露波动,目视向了虚空,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听着黄衣中年的话,赤衣宽袍者心头也是一动,目光顺着前者的视线望去,那里隐隐间有着破风声响彻,紧接着,虚空之上泛起波动,一瞬间,三道身影便如是撕裂了空间裂缝,从虚空直接降临。

    三道身影出现在虚空,三股无形中的气息凝固虚空,目光扫过四周,正是杜少甫易容神术所化的雷羊和銎猿,冰蟾三人。

    “雷羊大人!”

    黄衣中年和赤衣宽袍者目视着来人,顿时对当先一人行礼,目光敬畏,颇为不敢直视。

    “那条鱼呢?”

    杜少甫开口,声音宛如低沉雷鸣,和雷羊一般无二,听不出破绽,身影也随即直接朝着那两人落下。

    “回雷羊大人,那条杂鱼应该就躲在附近,只是其有着隐匿手段,一时间难以找出来。”

    赤衣宽袍者回道,余光目视着銎猿和冰蟾,颇为有些意外,问道:“不知道雷羊大人有没有抓住那人类,那半截秘骨就在那人类的手上!”

    “那人类狡猾的很,还好雷羊大人及时赶到……”

    銎猿和冰蟾朝着赤衣宽袍者靠近,不留痕迹,开口说道,但就在突然间,銎猿体内滔天的玄气猛然自其体内席卷而出,一拳近在咫尺直接爆轰向了赤衣宽袍者。

    “銎猿,你做什么……”

    一瞬间,赤衣宽袍者面色骇然大变,双眸乍然锐利,亦是瞬间自其体内爆发出璀璨光芒,急速暴退的同时,有光芒匹练阻挡想銎猿而去。

    “轰!”

    只是这同时间,冰蟾出现在了其身侧,寒冰气息滔天,冰冻虚空,凌厉攻势毫不留情,倾泻而下。

    黄衣中年变色,但却没有来得及理会赤衣宽袍者,因为它面前的雷羊大人在骤然间出手,比起銎猿和冰蟾还要快的多。

    “轰!”

    杜少甫直接出手,没有给于眼前这地狼任何回旋的时间,当身影刚刚落下,就已经瞬间出手,势如奔雷,快若闪电,一拳直接轰碎虚空,瞬间落在了地狼的胸前。

    地狼根本来不及反应,突如其来,攻势瞬间而至!

    以杜少甫此刻的修为实力,那怕是正面出手,这地狼圣兽境中期巅峰的修为虽然很强,不会在俞伯乐之下,但也不会是杜少甫对手,何况此刻杜少甫是早有准备的偷袭,还是在地狼根本没有任何准备之下的偷袭。

    “砰!”

    低沉的闷响之声瞬间自地狼的胸口传开,随着身躯直接倒飞出去,胸口拳头所落之处鲜血泊泊,血肉横飞,嘴中大口的鲜血‘噗噗’的倾洒,双眸还在呆滞的震骇中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来。

    “隆隆……”

    地狼之躯砸落峡谷,激起碎石冲霄,地动山摇。

    “轰!”

    一股澎湃无比的气势降临而下,在地狼还没来得及起身之际,杜少甫身影已经直接落下,鹏临九天,镇压苍生,一脚如天柱直踏而落,双瞳之中,有着诡异光芒掠出,符箓秘纹闪烁,带着一股诡异之力,让地狼骇然双眸呆滞下来。

    地狼根本无法反抗,杜少甫未曾停滞,一气呵成,挥手而动间掌心之内一股至尊般的威压扩散,带着电闪雷鸣,银黄色电弧爆发,凝聚成了一道璀璨印诀,印诀中像是一只金翅大鹏鸟虚影欲要扶摇而出,一股滔天威压从其上扩散。

    这是血魂印,带起龙凤狮虎的兽鸣之声,直接落在了呆滞的地狼眉心内。

    而此刻,地狼脑海内,璀璨金光爆发,那一道金翅大鹏鸟虚影般的手印出现在了其脑海,元神电弧肆虐,滔天的至尊威压席卷,直接将其兽魂禁锢。

    地狼兽魂剧烈挣扎,欲要逃窜,但此刻拼命而为,也根本无法脱身。

    "控兽术。"

    外界,杜少甫最后一道道手印凝结,打下血魂印,布置下控兽术。

    这样一个圣兽境中期巅峰的修为者,杜少甫也不想放过,否则直接一招出其不意,就足以将这地狼不死也要损失兽躯肉身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