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千三百五十五章:倒霉的冰蟾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要是赌输了呢?”欧阳爽目视着杜少甫问道。杜少甫讪讪一笑,道:“要是赌输了,大家能跑多块就跑多快吧。”

    闻言,戴星语,欧阳爽,青鸾小青三女不禁有些无语的白了杜少甫一眼。

    片刻后,不远处,群山之中,杜少甫让欧阳爽,戴星语,青鸾小青三女站在远处,手中一道道手印凝结,一道道光芒涌出,化作符箓秘纹飞掠而出,随后没入大地而后虚空中不见。

    “星语姐,少甫哥在做什么,不像是布阵啊……”青鸾小青目视着杜少甫,颇为诧异,那不像是在布阵,也不像是在布置封印禁制,很奇怪。

    “我也不知道。”戴星语此刻也很诧异,身为灵符师,她此刻也不知道杜少甫在做什么,但看得出来很玄奥。

    足足片刻时间,杜少甫才手印一收,光芒收敛,踏足虚空,脸庞上才露出些许笑容。

    “銎猿,发出消息吧,接下来就要看运气了。”杜少甫对身边的銎猿说道,也有着些许的紧张。

    “是,主人。”銎猿点头,手中有光芒悄然溢出,消散在虚空。

    目视着虚空远处,杜少甫眼中有光芒闪烁,也有着些许的期待,万一不幸来的是雷羊,也没有什么可惧的,至少也能够验证一番自身。

    “少甫哥想要做什么?”青鸾小青远远的目视着杜少甫銎猿,很是疑惑,不知道其神神秘秘的想要做什么。

    欧阳爽淡淡一笑,目视着远处那一道挺拔身影,红唇微张,开口说道:“他让銎猿放出消息,故意暴露自己,到时候那雷羊等人势必要分散开来相助,若是前来相助銎猿的是地狼和冰蟾,那就可以直接解决了。”

    “原来如此,少甫哥还真是奸诈啊。”青鸾小青咂舌,那家伙看起来一脸正气的,没想到这般奸诈,这是在请君入瓮。

    “要是来的是那雷羊呢?”青鸾小青随后挑眉,刚刚听说那雷羊可是圣兽境后期的可怕修为啊。

    “那我们就趁早跑吧。”戴星语浅浅一笑道。

    虚空上,杜少甫静静而立,在等待着。

    “主人,要是来的是地狼,也要小心一些才好,这地狼也不简单,圣兽境中期巅峰,离圣兽境后期也不会太远了。”

    銎猿对杜少甫说道,目光敬畏而温顺,被布置下了血魂印,不会影响其以后的修为,却足以保证其真诚,永不会背叛。

    “只要来的不是雷羊就好,若是来了雷羊,无需理会我,你先和星语她们走。”杜少甫对銎猿说道,在銎猿的兽魂中打下了血魂印,布置下了控兽术,也便是将其当成了自己人,要是遇上雷羊,以銎猿的实力,也帮不上任何忙。

    “主人……”

    而就在銎猿正欲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杜少甫突然目光微挑,目视向了远方,嘴角掀起了一抹笑意弧度,说道:“运气似乎不错,来了,准备吧……”

    “轰!”

    听到杜少甫的话,銎猿顿时目动,在一瞬间,气息直接暴涌而出。

    “嗷!”

    一瞬间,銎猿化身本体,一头狰狞的巨猿浮现,身高数百丈般,如是一座庞大山岳,覆盖厚厚的灰白色鳞片,眸子赤红如实浓雾遮盖的两轮血月,气息凌厉阴沉。

    “銎猿,这就是那人类么!”

    随着銎猿化身本体,自虚空远处,有着光芒破空而现,如是撕裂了虚空,一道身影降临,出现在了銎猿身边。

    来的是一个中年,个头不高,身上的白衣上有着层层叠叠的光辉,双眼微凸,模样极为引人注意,但身上一股寒冰气息,却是随着其降临,让四周的温度也骤然剧降,虚空之中泛起了冰霜。

    “冰蟾!”

    杜少甫目视着眼前来的那白衣中年,没想到费了一番准备,结果来的却是这冰蟾,修为层次和銎猿相差不多,虽然也不是弱者了,但对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威胁。

    “小心一些,这人类很强,怎么只来了你一个,当初我和烈雕联手也吃亏了!”銎猿对冰蟾问道,神色看似很凝重。

    “我和雷羊大人在一起,雷羊大人去支援烈雕了,地狼不知道在何处,人还未到。”

    冰蟾神色也正色起来,目视向杜少甫的目光极为阴沉,没有任何大意,他听说过当初这人类可是让銎猿和烈雕联手也吃了大亏,而他的修为比起烈雕来也只是相差无几而已。

    “联手,拖延时间,等雷羊大人到。”銎猿目动,这样对冰蟾说道。

    “好!”

    冰蟾点头,脚掌一踏,身影便是在一瞬间直接扑出,滔天的玄气猛然自体内席卷而出,这玄气冰寒无比,顿时间这片天空也是突然变得暗淡了下来,密布冰霜,冰寒彻骨的气息铺满虚空,寒风大作,在天空呜呜的呼啸不休。

    “咕……”

    声如钟鸣,震天动地,冰蟾在身影直扑而出的同时,也直接化作了了庞大的本体,一只雪白的冰蟾,通体覆盖层层叠叠的白色鳞甲,宛如是冰雪铠甲覆盖,透着一种金属般的质感,弥漫光芒,但其体积虽然大,只是比起銎猿的本体要小上不少,只有数十丈大小,但身上的气势绝对不会在銎猿之下,那寒冰气息更是诡异,所过之处冰冻虚空。

    见到那冰蟾的这等气势,杜少甫也是暗自目光微挑,不会在銎猿之下,在同级修为者之中,算是顶尖拔萃的了。

    “嗤啦……”

    但变故来的太快,一切快若闪电,就在冰蟾身影刚刚扑出化身本体之际,身后的銎猿毫不留情,凶瞳炽热,当即直接诶出手,巨手而动,如刀锋般锋利的指尖撕裂虚空,宛如铁钩,微微弯曲,灰白银光闪烁,抓向了冰蟾的后背。

    这样的一爪,像是要将冰蟾之躯也尽数囊括,气息压爆虚空,符箓秘纹炽盛交织,狂暴无比!

    “銎猿,你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故,感觉到身后銎猿的出手,让冰蟾顿时面色大变,惊恐不定,大喝之下瞬间转身,挥爪而下,一道寒冰光柱暴掠而出,抵御阻挡想了銎猿而去。

    "铛!"

    两道攻势瞬间对撞,闷响铿锵,传出风雷之声,如实金石交击,震耳欲聋!

    "哼!"

    冰蟾喉咙中传出闷哼之声,身躯直接震退开去,吃了闷亏,它的修为实力和銎猿本来相差无几,但銎猿是早有准备出手,而它却是仓惶之下还击,有着极大的差距。

    然后,冰蟾震退,还在双瞳惊魂未定之际,杜少甫的身影也已经是鬼魅无比的出现其中,紫袍长袖一扫,手掌挥出,天空之上金光爆发,一片璀璨的金色符箓秘纹犹如电芒雷霆涌出,化作一片金色的灿烂浪潮,气息恐怖滔天,犹如曜日般的金色光芒喷薄而出。

    这一瞬,冰蟾双瞳涌出骇然,感觉到了一股兽中至尊气息,周身全力爆发冰霜,化作屏障,但在那一片金光璀璨的光芒冲击下,摧枯拉朽被摧毁,一嘴鲜血直接吐出,身上的寒冰鳞甲也根本无法承受那等霸道冲击而龟裂溢血,身躯如是被十万大山直接溃压,从半空身不由己倒栽坠落下去。

    "嗤!"

    但这根本还没有完,其数十丈的身躯还未曾坠落在地,一道金色光芒包裹的紫袍身影已经是出现在了身前,一股霸道无匹的凶悍气息席卷而来,那一双金芒荡漾犀利慑人的双瞳,在它骇然紧缩的双瞳中越来越大,随后一脚狠狠的踏在了它的身躯上,距离轰然落下,让得周围虚空都为之扭曲。

    "砰砰!"

    一切干净利落,凌厉无匹,一气呵成,冰蟾本体坠落在了地面,地动山摇,地面裂缝龟裂,碎石冲霄,身上的鳞甲应声破碎,符文破碎,嘴中大口大口的殷红血雾直接喷出。

    迎头倒栽,冰蟾兽魂深处攀爬出死亡气息,这样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它一个层次的,不可反抗,那一脚踏下,蕴含的那种惊人霸道威压,是兽中至尊!

    “我被出卖了……”

    冰蟾凶瞳目露恐惧,被势如破竹般的镇压,鲜血喷薄而出,神情满是不可置信的震骇,到了这时候,它才知道,自己被銎猿出卖了,对方这是在等着它上钩。

    “咕……”

    銎猿只是出手一击,便是站在了远处,瞧着眼前的一幕,冰蟾被摧枯拉朽镇压,也不由是喉咙倒吸唾沫,这短短的时间,主人比起上次对付它来,实力又不知道强上了多少,这种进步的速度,也太吓人了吧!

    青鸾小青,戴星语,欧阳爽三女在远处观望,此刻瞧着眼前那远远的一幕,也不由是直接咂舌。

    “少甫哥居然这么强了,他肯定有突破了!”

    青鸾小青愕然,那冰蟾可是圣兽境初期巅峰啊,堂堂的圣兽境强者,此刻却是这般的不堪一击。

    "隆隆……"

    而在此刻,杜少甫没有任何停滞,手印急速凝结,伴随着一股至尊威压扩散,掌心上便是覆盖上了一道神异的印诀。

    “轰!”

    印诀之中,一只金翅大鹏鸟虚影浮现,通体金光璀璨,带着银黄色电弧,一股滔天威压从其上扩散,带着电闪雷鸣,银黄色电弧骤然爆发!

    "嗷吼!"

    乍然间,一声龙吟虎啸,凤唳狮吼的咆哮声自杜少甫掌心印诀内传出,可怕的气息爆发,一股滔天威压降临,蕴含着一种万兽无法抗拒的威压。

    这种威压来源于万兽之魂,来源于其血脉之内,如是兽中绝世至尊降临,足以让万兽为之臣服,难以心生抵御。

    这可怕威压降临,冰蟾兽魂颤粟,浑身颤抖,完全受到压制。

    "嗤啦……"

    一瞬间而已,杜少甫手中印诀带起龙凤狮虎的兽鸣之声,直接落进了已经几乎呆滞,根本无法反抗的冰蟾眉心内。

    诡异的金色印诀,伴随着兽中至尊威压化作一团金色闪电光芒,瞬间消失在了冰蟾眉心内。

    “嗤啦啦……”

    一道道手印还在杜少甫手中不断的凝结,身上有着神异的符文波动,伴随着手印凝结间,一股股极为诡异的神异光芒带着可怕的至尊威压,夜接连落在了冰蟾眉心中。

    不知何时,冰蟾凶瞳悄然为之紧闭。

    这是血魂印,这冰蟾不会在銎猿之下,自己在这凶地内的仇家已经越来越多,杜少甫有意收服冰蟾,那怕是到时候无法将其带出这凶地,至少目前也能够让自己的身边多添加一个真诚的圣兽境修为者。

    血魂印布置,冰蟾脑海中的兽魂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不断的咆哮,其兽魂如是一只缩小版的本体,在全力反抗,不想要被彻底镇压。

    "孽畜,已经晚了!"

    杜少甫的声音响彻在了冰蟾的脑海中,璀璨金光爆发,一道如是金翅大鹏鸟虚影般的手印出现,浩荡的电弧肆虐,滔天的至尊威压席卷,直接将冰蟾兽魂镇压,无论其兽魂再剧烈挣扎,不断咆哮,也根本无法反抗。

    一个圣兽境的兽魂非同小可,冰蟾圣兽境初期巅峰的修为,兽魂更加强大,这要是换上一个人,和杜少甫一样的修为层次,哪怕是也掌握着血魂印,想要这般轻易镇压冰蟾,也绝对不可能。

    可这冰蟾遇上了杜少甫,当初以杜少甫还是圣境初期的时候,变态元神力量,加上专门压制兽魂的血魂印,就是十个銎猿的兽魂也难以反抗的。

    而此刻杜少甫再度突破,元神更强,实力也更上一个台阶,这冰蟾根本就不可能有反抗之力。

    "控兽术。"

    伴随着杜少甫杜少甫手印不断凝结,一道璀璨刺眼的金色光芒最后没入冰蟾眉心内。

    "嗷……"

    冰蟾脑海中,响彻龙吟虎啸,凤唳狮吼之声,滔天威压下,有着璀璨的金翅大鹏鸟虚影化作炽盛的金光匹练,顷刻打入了其兽魂之中。

    这是天生的压制,无可反抗,冰蟾的兽魂在挣扎了一会后,开始逐渐开始驯服了下来,片刻之后,彻底不再挣扎。

    "呼……"

    外界之中,杜少甫手印一收,但此刻神色却是突然瞬凝,目视向了某一处虚空。

    冰蟾紧闭的双眼睁开,庞大身躯起身,化作了原本白衣中年模样,身上鲜血淋漓,有血流泊泊,原本双瞳中的凶光已经悄然尽退,变得敬畏,面对着杜少甫低下了头颅行礼,道:"主人!"

    而此刻,杜少甫面色凝重,传音顿时对冰蟾,銎猿和远处的欧阳爽等说道:“你们快退,快!"

    “退!”

    随着杜少甫话音落下,欧阳爽,戴星语,青鸾小青等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掠空离去,肯定是那雷羊来了,她们留下来只会成为累赘,帮不上任何忙。

    銎猿带着冰蟾也在瞬间暴退,早已经约定好,它也感觉到了雷羊的气息,留下来根本帮不上忙。

    “嗤啦啦……”

    虚空波动电弧,有雷云盘踞虚空,一条虚空裂缝直接出现在了天空上,一道瘦小干枯的身影出现在了天空上。

    伴随着这身影出现,这一方天空有电弧波动,整个空间在悄然间无声无息凝固,一股毁灭气息降临。

    杜少甫抬头,目视着来的来者,光是气息就能够引起这天地变化,这等实力深不可测,不是自己见过的第一个强者,但却绝对是自己这般正面来面对的第一个实力这般强悍的强者。

    一个瘦下干枯的老者出现在了杜少甫的目光中,身形瘦小,宛如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一张脸庞上像是只剩下了皮包骨,面无血肉,蓄着几缕白色的山羊胡须,在下巴随风而动,一双深邃的瞳孔,泛着雷光闪电,让人目视上一样,无端元神灼痛,像是要被毁灭。

    老者现身,四周虚空凝固,目视着四周,见到了急速破空离去的銎猿,冰蟾还有欧阳爽等人,眼中暗自有疑惑,却是未曾追逐,感觉到周围的气息和凌乱的场地,不难知道刚刚交手过。

    “你就是那得到了那半截秘骨的人类?”

    雷羊目视着杜少甫,声音宛如雷鸣,和那瘦小干枯的身躯极为不协调。

    “你就是那雷羊了吧。”

    杜少甫目视着老者,不用说,从身上的气息来看,此人就是銎猿所说的雷羊了,身为一个散修,却是强大如此,还真是不俗,难怪在这凶地内,也有着其一席之地,让人族和兽盟都颇为忌惮。

    不过见到这雷羊,杜少甫却是不由想到了大哥甄清醇,这雷羊的模样,让人看着就给人一种猥琐之感,不像是好人,不过这猥琐模样的程度,倒是还远比不上大哥甄清醇。

    随后,杜少甫嘴角也略带苦笑,该来的始终来了,原本还有些遗憾只是来了一个冰蟾,谁知道这雷羊随后就到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看样子,那半截秘骨果然就在你的身上,交出来吧,成为为我的战仆,我可以饶你一命,再给你无尽好处,它日更进一步,也绝非困难。”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