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千二百二十章:好白菜被拱了!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娘,此人就交给你吧。”杜少甫到了甄清醇的身边,将甄清醇提着的法家当世尊主接过提在了手中到了母亲韩傲彤的身边。

    法家这位当世尊主此刻一脸惨白,眼前的这一幕幕让他从震撼中还没难以回过神来,杜庭轩居然是中通神的弟子,杜家的背后,有着如此多的强者,短短的十数年间,荒国就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已经能够碾压法家同辈。

    韩傲彤对杜少甫说道:“少甫,快松开,他毕竟是你外公!”

    杜少甫犹豫了一下,将这当世尊主身上禁制解开。

    此刻这位法家尊主面容错愕,目视着身边杜庭轩,杜少甫,青狐老妖,火雷子等,暗自心颤。

    “父亲,回去吧。”韩傲彤对法家尊主说道。

    “傲彤,你真要随他们走么,你若是走了,那是不孝。”法家尊主最后盯着韩傲彤,目光抽动。

    “父亲,女儿不孝,回去吧。”韩傲彤面容平静。

    “你要是今天随他们走了,以后就休想再踏入法家大门,从此以后,你再不是法家之人,将被逐出法家,我们父女也恩绝义断!”法家当世尊主面色阴沉道。

    “那也罢,女儿不孝,从此以后,不再是法家子弟。”

    韩傲彤话音落下,眼神中一抹疼痛掠过,手中光芒一闪,脑后一束秀发截断,道: “我们父女也恩绝义断,养育之恩,来生再报,此生就当父母没有傲彤这个女儿!”

    话音落下,韩傲彤手中发丝化作灰烬,随即跪在虚空对着法家当世尊主恭敬的磕了三个头,随后对着天空城方向磕了三个头。

    “哈哈哈哈……”

    法家当世尊主冷笑,脸庞抽动,他没有想到眼前的女儿,还真是要断绝父女关系,要离开法家。

    “你是我的女儿,你体内流的是法家的血,真以为这般容易就能够脱离法家么,你是我的女儿,想要走,那就留下你的命!”

    话音落下,法家当世尊主挥手一抬,掌心光芒掠动,面色阴寒,巨手就对着韩傲彤拍去。

    “砰!”

    低沉的闷响声传出,紧随着法家当世尊主身躯便是如断线的风筝般,伴随着一口鲜血喷出,直接飞向了天空城而去。

    “嘭!”

    法家当世尊主身躯坠落天空城外城墙下,地动山摇,地面龟裂。

    “你的命,我儿子手中傲彤留下了一次,刚刚看在傲彤的份上,我又留下了你一命,算是还了双亲恩情,从此以后,她和法家再没有任何的关系。”杜庭轩开口,刚刚出手的也正是他,双眸泛起紫色雷光。

    法家当世尊主身躯自废墟堆内爬出,鲜血淋漓,面色惨白,抬头目视着杜庭轩一家,目光怨恨滔天。

    杜少甫没有再多说什么,目光扫过四周,所幸今天有惊无险,有着天木神树前辈,伏一白还有老疯子降临。

    “多谢前辈。”杜少甫对天木神树前辈行礼,心中感激,已经数次获其所助,这份情可不是一般的重。

    “无须客气,你无碍就好。”天木神树点头一笑,自知自己没有赶来,荒国也一样会安然无恙,那中通神和北痴肯定一早就已经关注了此地。

    随后,杜少甫交代了小星星,杜小妖,大哥甄清醇,医老,二哥杜云龙等几句,传音让天木神树和火雷子护佑荒国众人先回荒国。

    “名家,有些账,总会有清算之时!”

    天木神树目视着邓猽,青绿色的眸子中泛起寒意。

    惠武闻言,面色暗沉,当初的事情,是他所为,却是没想到那方技家还有余孽存在,此刻那天木神树自天魔战场内走出,这是名家的大患。

    邓猽神色很难看,没有说话,当初的事情他未曾插手,那时候其已经进入了永恒之墓,但自然知道天木神树说的是什么,也明白方技家怕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轰隆!”

    浩大的古老战场激荡,荒国大军掠上战船,震动虚空,随后随着火雷子,天木神树,杜小妖,小星星,青狐老妖离去。

    法家子弟,秦天谷,苏三焱,龙万古,邓猽等目视着火雷子等扬长离去,一个个目颤,但没有任何人敢再多说什么。

    “走吧!”伏一白话音落下,身影一闪,和老疯子破空离去

    杜少甫抬头目视着秦天谷,邓猽,龙万古,公孙将等人,道:“今天在场的,我都记下了,它日,一并清算!”

    话音落下,杜少甫身影紧随而去。

    龙万古,秦天谷,公孙将,邓猽四人对视了一眼,面色极为难看,暗自凝重,有着中通神,北痴,火雷子,天木神树等人在那杜少甫的背后,他们想要动,就不得不要想想后果了。

    …………………………

    山壁陡峭,树木繁茂。

    当杜少甫随着伏一白和老疯子来到了此地,几栋建筑古朴深幽,透着沧桑。

    “我就知道你没死,你不会死的。”

    一个容颜绝色的女子冲了出来,纤长美腿横空弧度诱人,勾勒出完美绝伦的身材,那绝美的容颜简直是勾人魂魄一般,张开双臂立刻冲到了杜少甫的身前,动人脸庞上双眸激动。

    “我命硬,谁都要不了我的命。”杜少甫笑着,将身前一团软玉抱在怀中。

    欧阳爽在此地,杜少甫并不奇怪,她师父可是老疯子。

    “咳……”

    干咳声传出,老疯子出现在了杜少甫身后。

    “咳什么,这么大的小妮子了,迟早要嫁人的。”伏一白轻飘飘的走过,淡淡的瞥了老疯子一眼。

    “只可惜,好白菜被拱了啊。”老疯子的声音有些阴阳怪气的,一副自家白菜被猪拱了般的感觉。

    “师父,你说什么呢?”

    欧阳爽回过神来,从杜少甫怀中落下,那动人的脸颊上,一抹红晕如潮,悄然浮现,宛如蜜桃。

    杜少甫也很郁闷,自己怎么就拱白菜了。

    “进来吧!”

    老疯子开口,身影已经走进了庭院中。

    片刻后,一处小庭院中,杜少甫见到了一个沧桑少年和空灵中年。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