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争风!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大鹏同风,弱水不湮,可怕!”

    耶律寒目视着那一只只金光万丈的金翅大鹏鸟横渡弱水骨河,眼中也泛起波澜。

    “轰隆隆……”

    也在同一时间,紧随金翅大鹏鸟背后,有着一道道身影齐齐腾空,在虚空错位分开,无形中气息相连。

    这是天将十八卫,他们身影错落,却是暗自相连,手印凝结,气息汇聚。

    "嗷吼……"

    与之同时,一道道的兽吼声像是惊雷响彻,天将十八卫周身光芒璀璨,符文闪烁照耀苍穹,一瞬间化作了金翅大鹏鸟,玄云赤蛟,上古天狐,上古'祸斗',远古'腾蛇','梼杌','獬豸'等等十八只可怕的巨兽虚影。

    十八异兽虚影盘踞虚空,狰狞咆哮,以夜飘凌周身笼罩的金翅大鹏鸟虚影领头,铺满天宇,以一种遮垩天蔽日般的姿态浮现长空。

    “隆隆……”

    夜飘凌的身上,更是有着至尊之力浮现,引起天音,神火般的光环当空。

    这一幕,让四周一道道的目光为之倒吸凉气,天下会的十八天将卫,恐怖如斯!

    “走……”

    天将十八卫盘踞虚空,带着剩下的荒国和韦家子弟横渡了弱水骨河。

    “走……”

    圣阵童子甄清醇手中一座小塔抛出,刹那间煞气滔天,化身数丈大小,身影腾空而上,御塔而行。

    “轰隆隆!”

    有天音浩瀚,法家阵容中,杜少璟腾空,十轮神环当空,笼罩法家子弟横渡弱水骨河。

    “轰,轰,轰!”

    几乎是同时间,孔三思,虚阳子,惠佑恩,恒伦,潋清容等不少至尊催动至尊之力,天音动荡苍穹,机器弱水巨垩浪,一个个携带着身边众人争渡弱水骨河。

    “阿弥陀佛!”

    佛家中,恒伦之外还有老和尚抛出一串佛珠,那是一件神秘圣器,化身一尊佛影,梵音渺渺,像是在普度众生,齐渡弱水骨河。

    “嗷!”

    有龙吟响彻,龙族中龙銘有着一滴神秘的宝血祭出,化身龙影,龙威浩瀚席卷苍穹,让生灵胆颤匍匐,而后龙族子弟渡向弱水骨河。

    “那是真龙遗血,真龙腾云,弱水不浸!”耶律寒目光微微一挑。

    “渡弱水之河!”

    虚空之上,眼瞧着各大势力都在争渡,亦是有着各方势力催动秘法,布置大阵开始横渡。

    有强者现身,不再隐藏,动用秘宝。

    有生灵身怀宝物,有神秘手段。

    刹那间,争渡再度被引爆,一道道身影横空,各种秘法,阵法,宝物,神秘手段齐齐展现。

    符文冲天,光芒璀璨照耀。

    弱水呼啸,随着白骨泛起巨垩浪。

    有人摇摇欲坠,阵法欲要破碎,最后被弱水淹没化作白骨,凄惨哀嚎声不绝。

    有强者宝物被湮灭光芒,身躯坠落,无法逃脱弱水吞噬。

    但也有人险险渡河,成功登岸。

    “三千弱水深,生灵定底沉,至尊非凡体,弱水也可渡!”

    独孤焚天振臂长袖一扫,虚空之上六轮神环当空,至尊之力包裹,回头白了一眼杜少甫,大步横渡弱水骨河,扬长而去。

    耶律寒望着身边的杜少甫,双眸暗自一转。

    “先走一步。”

    话音落下,耶律寒虚空之上神环当空,亦是至尊之力催动,随着独孤焚天离去。

    “喂,你们两个带我一程啊!”

    杜少甫在身后大声的呼喊,可是独孤焚天和耶律寒却是商量好的一般,根本就未曾理会杜少甫。

    “这两个混蛋!”

    杜少甫算是看出来了,这弱水可怕,但也有手段和秘法能够渡过,但消耗极大,而最特别的是至尊,身为至尊,弱水不浸。

    独孤焚天和耶律寒离去,杜少甫可心知这两个家伙肯定是故意的,想要看看自己是否也是至尊。

    但此刻一旦暴露至尊之力,怕是就会暴露身份,金翅大鹏鸟之体也能够直接横渡弱水,但也绝对马上就会身份大白。

    杜少甫苦笑,不过心中暗自倒是对东离青青的担心略小了一些,东离青青也是至尊,若是提前进入了天虞山的话,至少这弱水骨河是能够渡过的。

    弱水骨河岸边,有着众多的身影已经登岸,耶律寒和独孤焚天落在一处岩石之上,回头遥遥望着对岸的杜少甫,以他们的修为,相隔万丈也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杜少甫正站在虚空上徘徊不定。

    两人暗自目动,目光紧紧的盯着杜少甫,没有带着杜少甫一起渡弱水骨河,就是想要看看杜少甫的真正身份会不会也是至尊。

    此刻和独孤焚天,耶律寒两人一样心思的人也不少,各大势力中不乏有着目光在紧盯对岸的杜少甫,谁都看得出来那神秘的紫发男子在对付韩阙惪的时候似乎都未曾全力,深不可测,此刻要渡这弱水,不知道会拿出什么手段,或者又是一个至尊?

    “啊……”

    有惨叫哀嚎声还在不断的传出,不断有生灵试探渡河而坠落。

    “似乎有些熟悉啊。”

    杜少甫目视着泛起巨垩浪的弱水骨河,神色泛起些许差异,感觉着这弱水骨河泛起的波动,似乎有着一种熟悉的感觉。

    “难道真的有关么,试试吧!”

    微微咬牙,杜少甫决定一试,实在不垩行的话,到时候也只能够无奈的暴露一些身份了。

    “嗤……”

    杜少甫腾空,身形掠动,顿时宛如微风中飘落的落叶,轻飘飘的便是直接落在了弱水之上。

    就在不少关注的目光中,杜少甫脚踏弱水,身影飘忽莫测,捉摸不定,在那激荡的弱水巨垩浪和白骨中,飘忽若神的横渡而过。

    那弱水巨垩浪翻滚,但像是故意承载在杜少甫脚下,让其身影轻飘飘而过。

    脚下轻点,杜少甫宛如雨燕过河。

    那湮灭万物生灵的弱水,能够吞噬一切,但此刻不知道为何,却在对杜少甫没有任何的影响,就像是普通的河水一般,让其安然无恙,神清气闲。

    “这……”

    很多人傻眼了,独孤焚天和耶律寒也傻眼了。

    他们原本还想要试探那家伙的真正身份是否也是为至尊,可谁想到那家伙就这般轻而易举的直接渡过了弱水骨河,看似轻飘飘渡河而来,引起的震撼,却是比起所有至尊争渡还要震撼的多。

    越是让人看不透,捉摸不定,也越是让人震撼!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