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武儒圣君孟九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龟凤巫印!”

    瞧着孟文老祖的出手,不少儒家强者也惊呼变色,为之发颤。

    龟凤巫印,那是儒家绝学,并不是所有儒家子弟都能够有资格也有潜力天赋修炼成功的。

    但一旦催动龟凤巫印,几乎能够让同境界修为者根本无法抗衡。

    “咕叽……”

    龟凤交织,巫神之力激荡,符文璀璨波动宛如涟漪,向外扩散,而后间演化成为惊涛骇浪般,朝着杜少甫席卷而至。

    “嗤嗤……”

    杜少甫目光直视龟凤虚影,泛起波澜,双瞳内光芒宛如雷霆,璀璨而刺眼。

    下一瞬,杜少甫出手了,挥手直接探出,四周虚空了顿时斗转星移陷入昏暗,手掌拍下,一道手印自虚空掠出,化作一片璀璨光芒。

    “轰隆……”

    在巫神之力澎湃中,有神魔之音回荡,自那手印内有着一尊神邸和魔影分别掠出,浮现虚空。

    “呜呜……”

    这一瞬,神魔咆哮,巫神之力激荡,这是巫神之力的演化,化作了这一尊神邸和魔影。

    这一道手印掠下,四周虚空寸寸崩碎,狂暴无比,异象浮现,景象恐怖!

    “轰……”

    这样的攻势,随后对撞在了一起,迸射出无穷无尽的光芒,巫神之力席卷长空,淹没苍穹。

    “哗啦啦……”

    破碎的璀璨符如烟花般冲向了四面八方,席卷高空,那等毁灭之力却是骇人至极!

    能量浪潮之中,自有着一股可怕的威势,能够天生压制孟文老祖的攻势,将那龟凤虚影溃压。

    这可怕的威压,也让得下方儒家子弟胆颤心惊,心中无端心悸不安。

    “滴答……”

    不少儒家的强者率先见到,在对撞中,孟文老祖的双手掌心内,有着血迹一处,掌心中出现了伤口。

    “蹬蹬……”

    孟文老祖在虚空上身影踉跄直接震退,目光涌出骇色,更多的是震骇。

    虚空上,那仙风道骨的老者目光涌出了火热激动之色,儒服长袍舞动,声音传出,道:“巫尊出关,尔等还不行礼么?”

    这样的声音传出,回荡儒家天地,落在每一个儒家子弟的耳中。

    “拜见巫尊!”

    儒家子弟跪地行礼,巫尊,那是儒家古老的存在,传言只有远古那些通过巫峰天路上的那屈指可数的几个儒家天骄至尊,才拥有儒家巫尊之号。

    巫尊,那是儒家的至尊封号,不插手儒家之事,但地位能够和尊主平起平坐!

    “见过巫尊!”

    所有长老护法强者弯腰行礼,目光皆是带着激动。

    此刻谁都看得明白,巫峰天路后最大的好处已经是被魔王杜少甫所得,要不然的话,他身上怎么会有着巫神之力,那巫神之力更是能够压制儒家功法和攻势。

    虚空上,杜少甫目视四周,目光泛着神光,周身巫神之力澎湃,像是有着无穷之力在体内激荡。

    …………………………

    清雅大殿,书香气息浓郁。

    大殿内,一袭儒服长袍仙风道骨的老者,摊开掌心上的一卷玉简在身前虚空,玉简之上有光芒滔天,巫神之力弥漫,无穷无尽的符文涌动,伴随着神魔之声响彻,威压骇人。

    “《巫神真经》,真的是《巫神真经》,这是我儒家自天地大劫之后一直失传的重宝,记载着我儒家武学的最高层次,没想到它一直都在巫峰天路之后,这是我儒家的重宝!”

    老者目光激动,将玉简收起,捧在手心,如获至宝,而后目视着杜少甫,问道:“小友,你真的已经参悟成了《巫神真经》?”

    “算是勉强有所领悟吧,但《巫神真经》浩瀚深广,我也还只是略懂皮毛。”

    杜少甫开口,闯过巫峰天路之后,所得到的宝物,便是这《巫神真经》,领悟三月,算是入门,才得以破关而出。

    而对于《巫神真经》,杜少甫此刻心头也还在震撼,《巫神真经》的浩瀚程度,丝毫不会在霸拳道,霸剑道,霸拳道等石碑之下。

    《巫神真经》不是儒家功法,但却是记载着儒家最高深的武学,包罗万象,不少武学已经在儒家早已经失传。

    “勉强有所领悟……”

    闻言,仙风道骨的老者目光望着杜少甫,也难忍抹过震撼之色。

    他可是清楚,就凭仗着杜少甫对孟文的出手,其在《巫神真经》上的领悟就绝对不是略懂而已。

    更让这老者心头震撼的是,杜少甫可不是儒家的弟子,没有修炼儒家功法,没有接触过儒家武学,但却是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中,直接领悟了《巫神真经》,这简直是骇人听闻。

    《巫神真经》,这可是记载着儒家最高的武学,很多高深的武学早已经在儒家失传。

    那些高深武学在儒家,在远古之时,只有最为杰出的弟子才能够修炼,也只有最杰出的弟子才能够有机会修炼成功。

    当初天地大劫之后,巫峰天路就再也没有人成功闯过,当初儒家的那些远古强者陨落的陨落,折损的折损,儒家元气大伤,那些武学也未曾留下。

    而《巫神真经》内,除了那些儒家武学之外,其中最最重要的,还是巫神之力的领悟。

    现在儒家子弟修炼的巫神之力,远远比不上远古之时儒家先辈修炼的巫神之力。

    如此修炼,甚至会影响以后的修行,无法更进一步。

    这老者甚至已经早就感觉到了自己修为一直缓慢,和身上的巫神之力有着关系,在影响自己的修行。

    传言能够提升巫神之力秘密,就藏在巫神真经内,但《巫神真经》一直下落不明,曾被怀疑已经遗落在了远古大劫中。

    也有儒家强者一直代代怀疑,或许巫神之力内有的就是巫神真经。

    但一代代的儒家天骄至尊闯巫峰天路,折损众多子弟,却从未成功过。

    而现在,《巫神真经》就出现在了面前,这老者怎么能够不震撼!

    “孟前辈,《巫神真经》这样的儒家宝物,为何会放在巫峰天路之下?”

    杜少甫问道,《巫神真经》上的不少儒家武学,还有着巫神之力的记载,也就是因为那些对于巫神之力的记载和修行之法,杜少甫才参悟出了巫神之力。

    至于眼前老者的身份,杜少甫已经得知,这是儒家的一个圣境强者。

    从孔羽琪的口中得知,这圣境强者在外界号称武儒圣君,名唤孟九渊,曾也是震动过那一世,是当世仅存的可怕强者之一。

    感觉着眼前这武儒圣君身上无形的气息,敏锐的元神窥探力量下,杜少甫发现这位武儒圣君身上的气息,比起当初见到的法家,纵横家的圣境强者气息,似乎可是要高的。

    “《巫神真经》内记载着我儒家许多失传武学,还有着对巫神之力的参悟,只有天赋最杰出的子弟才能够有资格修炼,也只有天赋最杰出的子弟才有机会修炼成。”

    孟九渊开口,目露光芒,道:“我猜想,所以我儒家的先祖先辈们,才会将《巫神真经》放在巫峰天路之后,就是让经过考核的子弟才能够得到资格,而后来天地大劫,所有生灵都被波及,儒家也不例外,很多的强者和先辈强者陨落,自此后巫峰天路也未曾有人能够闯过。”

    杜少甫目光虚眯,这一次能够得到巫神真经也是幸事,领悟巫神之力,虽然在修为上没有太过于明显的进步,但无形中在实力上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特别是那巫神之力的浩瀚,杜少甫感觉着,若是自己继续领悟下去,怕是绝对不会在霸拳道,霸拳道等之下。

    “巫神真经完璧归赵,以后就交给儒家了,小子也不会将巫神真经内的一切外泄。”

    杜少甫对孟九渊开口,巫神真经只是存在巫峰天路下那封闭的空间内,而巫神真经内的一切,都是杜少甫在脑海拓印而出,铭刻在了这玉简上,也算是完璧归赵。

    已经得到了儒家《巫神真经》这样的宝物,杜少甫也很自觉,自然是不会将其外泄。

    “《巫神真经》老朽就不扭捏了,的确对儒家重大,天地大劫将要再临,巫神真经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修炼和参悟,但对于我儒家不少老人来说,要是能够得巫神真经参悟,定然能够获得巨大好处,甚至能够更进一步,到时候也能够有着多上一份自保之力!”

    孟九渊目视杜少甫,道:“小友无需多虑其它,你闯过了巫峰天路,虽然不是我儒家子弟,但却是领悟了巫神之力,也参悟出了巫神真经武学,这也是天意让你为我儒家巫尊。”

    “前辈,这不太好吧,儒家可是九大家之一,小子毕竟年少。”

    杜少甫心中颇为无奈,对于巫尊的身份也知道清楚,虽然在儒家没什么实权,却是地位崇高,和尊主能够平起平坐。

    巫尊,那是远古之时儒家闯过巫峰天路的天骄至尊才有的封号。

    “你为荒国之主,金翅大鹏鸟一族少族长,以你的修为实力,此刻又领悟了我儒家的巫神之力,你有绝对资格。”

    孟九渊望着杜少甫,皱了皱眉,突然目光一转,盯着杜少甫道:“你不会是想要拍拍屁股走人吧,我可和你小子说,你领悟了我儒家的巫神之力,参悟了我儒家的《巫神真经》,这巫尊你做也得做,不做也的做,就这么决定了。”

    “这………………”

    杜少甫目光有些复杂,脸庞神色有些扭曲,这真的是儒家堂堂圣境强者么,怎么感觉有些很特别啊。

    “前辈,我麻烦一大堆,成为儒家的巫尊,怕是会连累儒家啊。”杜少甫无奈一笑道。

    “不就是法家,纵横家还有龙族么,你背后有金翅大鹏鸟一族,还有墨家,阴阳家,农家和你关系不浅,加上我儒家,还怕什么。”

    孟九渊挑目,望着杜少甫道:“你成为我儒家巫尊的消息,我会暂时保密,等你有需要的时候,儒家定然助你一臂之力,成为我儒家的巫尊,你又不会吃亏!”

    “那好吧……”

    杜少甫苦笑,似乎想推也推不掉了,不过成为儒家巫尊,似乎对自己目前来说,的确有百利而无一害。

    “好,就这么决定了。”

    孟九渊露出了笑意,但却是自有着一股气场,不怒而威,超然物外,最后对杜少甫说道:“你已经是儒家巫尊,以后儒家所有地方你都能够自由进出,我就不陪你了,当参悟一二巫神真经,你自便吧!”

    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孟九渊身影飘然离去。

    杜少甫苦笑,随后也离开了大殿。

    片刻后,杜少甫见到了尊主孔卓浩。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