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武神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再上大轮教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88必发娱乐

目录 下一章 →
    医无命上前,拍了拍杜少甫的肩膀,没有说话……。

    ……………………

    皓月当空,月华如练。

    山谷幽幽,昏暗黑沉,黑浓的连月色也无法冲淡。

    安静的庭院,岩石重叠。

    一个袍帽遮盖脑袋,浑身笼罩披风的身影站在庭院前,盘膝而坐,呼吸吐纳。

    血煞气息波动,这袍帽者身前,有着是十数具尸体。

    这些尸体浑身萎缩,像是被吸取了精血和魂魄,只留下了干瘪的尸体。

    随着袍帽者的吐纳,有着月色匹练自天宇坠落,与之相连,淬炼其身,波动光辉,皓月像是也被拉扯下来,被渲染成些许的红色。

    “嗤!”

    空间泛起波动,一道身影悄无声息落下,也是袍帽装束,身影修长,露出双眸泛着灰白瘆人的光芒。

    “呼……”

    随着此人的到来,盘膝而坐的身影停滞了吐纳,一口月华吸进嘴中,身上气息收敛,双眸睁开,泛着瘆人的闪耀光芒,徐徐起身。

    “最近得到了一些消息,杜少甫已经踏足轮回涅槃层次了!”

    来者开口,身上的袍帽揭下,露出了一张颇为年轻的脸庞,只有看起来二十八九岁的模样,气度不凡,不是别人,赫然是玄符门的沈言。

    “突破的挺快啊,就已经轮回涅槃了!”

    闻言,后者声音幽幽,微微抬头,揭下了袍帽,满头金发,发丝飞舞,面色带着些许白色,但依然是透着一种神武,眸光绚丽神韵。

    要是此刻杜少甫在,怕是会绝对惊讶,这正是自大轮教消失的东离赤凰的尸骨,没想到此刻东离赤凰还活着。

    “他的好日子不会太久了。”

    沈言冷笑,笑声阴沉,和其气质截然不同,阴森的回荡在了这深谷之内。

    “我们还要隐忍多久?”

    东离赤凰望着沈言,双眸在夜幕中释放慑人的光芒。

    “快了,就快了。”

    目视夜幕,沈言开口,寒光迸射。

    “杜少甫,我还没死,还活着,你我还并没有完……”

    东离赤凰张开双臂,冷笑不休,身上煞气波动,让得深谷虚空突然风起云涌,黑云遮月,仿若是有着绝世邪魔出世。

    …………………………

    初秋的清晨,显得有着一丝清凉,山涧落叶泛黄。

    这一日,杜少甫到了大轮教上,望着群山耸立,心头暗自一震,涌出一股难言的滋味。

    “荒国杜少甫来访!”

    对着大轮教门外几个紧张疑惑的弟子,杜少甫淡淡一笑说道。

    “杜少甫,魔王杜少甫?”

    闻言,那几个大轮教的新弟子几乎是双腿发颤,浑身瘫软,面色大变,立刻有人连奔带跑的冲了进去禀告。

    “嗖嗖……”

    并没有多久,大轮教内气息波动,不少身影闪电掠出,皆是面色惊讶,神色紧绷。

    从身份声看,这些来者都是大轮教的长老护法。

    这些身影杜少甫不少都见过,其中还有着几个域境强者,杜少甫也不陌生。

    只是此刻这些域境强者的眼神,杜少甫并未感觉到太多的善意。

    “杜少甫,你来我大轮教所为何事?”

    有域境强者开口,目光暗自泛着波动,神色有些紧张,眼前的魔王已经今非昔比,连法家也敢对付,大轮教已经无法抗衡。

    东离赤凰的死,让这些大轮教强者此刻对杜少甫,也没有太多的善意。

    “我来见一个人。”杜少甫开口。

    安静的庭院,四周葱翠,奇花异草,清香阵阵扑鼻。

    “你来找她的?”

    庭院外,杜少甫见到了一个老妪,素袍长袖飘动,没有气息波动,却好似不怒而威。

    杜少甫认识这老妪,东离青青的师父,很早就见过面,后来去神域空间后,据大伯所提,还得到过她的援手,后来辰荒大陆神域空间外,也曾得到她的间接支援。

    “前辈。”

    杜少甫开口,感觉着这老妪身上的气息,竟然是不会在老太太之下,甚至更浩瀚,或许是因为其是东离青青师父的关系,更是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不过这种压力,不是来自实力,而是来自东离青青师父的身份。

    老妪望着杜少甫,神态苍老蹒跚,但双眸深邃,目视着杜少甫,久久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琢磨着什么,心中有些波澜。

    “前辈。”杜少甫抬头,再度开口。

    “哎……”

    老妪收起了心中的波澜,微微叹了一口气,突然直视杜少甫,道:“她在你心中,能够占据多少的位置?”

    杜少甫怔然,不明所以,有些疑惑,但随后道:“若是我和她同时遇上险境,有一个人必须折损,那一个人一定是我。”

    “她背后背负了太多,你现在或许还不明白,但我可以告诉你,她有着血海深仇,要面对不下于法家,纵横家那样的庞然大物,你要和她在一起,就要守护住她,你可能够做到?”老妪望着杜少甫问道。

    杜少甫望着老妪,目光坚毅,道:“我会以我的命守护好她,除非我死了,我要不死,就会和她一起面对。”

    “记住你今日所说的,我以前不让她和你在一起,是她背负太多,和你在一起,会误了她,也会害了你。以她的身份,以前的你也没有资格和她在一起。现在的你,是我当初看走了眼。你心中不喜我也好,对我老婆子不悦也好,你只要记住,你今日对我所作出的承诺,你们终究走到了一切,这就是缘分,也是天意,我不会再阻止!”

    老妪望着杜少甫,正色说道。

    杜少甫闻言,望着眼前的老妪,道:“小子心中无不悦不喜,以后会像是青青一般孝敬尊重前辈。”

    “有你这句话,我老婆子就足够了,青青那丫头,从小吃苦,从蛮兽山脉内遇到你之后,我才从她的脸上,经常看到了笑容,她不善言语,你不可负她。”老妪说道。

    “小子一定会好好守护她,除非有一天我死了!”

    杜少甫行礼,对老妪敬畏,也为东离青青有着这样的师父而高兴。

    “去吧,她刚刚出关不久,在后山。”老妪挥了挥手,对杜少甫说道。

    “多谢前辈。”

    杜少甫告辞,掠身去了后山。

    “天地大劫就要临近,时间已经无多,也不知道最后结果会是如何,或许,是我对你要求太苛刻了,终究是个孩子。”

    望着杜少甫的背影,老妪微微抬头,深邃双眸波动,望着远空,喃喃轻语,道:“这小子,或许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有一天,我要是离去了,你也不至于孤苦无依。”

    ……………………

    “嗖……”

    后山,葱翠青山,古老丛林,一道曼妙身影蹲在一株古老的青藤旁。

    一朵花开,透着清香。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